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孽緣中的女人(3)

(2014-10-17 04:23:43) 下一個
  自從張堅民有了錢之後,又滋潤著甜蜜的爰情,偏偏這爆發戶的輕手得來的財富燒得他不自在,不安穩,這種精神上的躁動讓他鬼使神差地找到了突破口,那就是賭博,要說這個賭博當它成為了娛樂且又跟經濟利益緊密掛上勾的時候,那麽輸贏之間的心跳和眼紅,輕而到手的利益和頃刻之間債台高築的現實不知演繹了多少不該發生的人間悲喜劇,這之間的血腥味道不亞於硝煙彌漫的戰場。。。張堅民剛開始還是僅限於玩小的,久而久之這種小玩小錢所帶來的刺激感越來越小,越來越庸,也加上贏了點錢,好像有了些底氣,膽子也越來越大,開始參加到另外一夥玩起大的來,而且玩得頻率越來越勤。。。這牌玩大了,可是手氣卻一下子風頭逆轉,好賭運也從此不再。開始了他輸的進程,而且越輸越多,這個跛腳的男人輸得急紅了眼,總是想著要把輸掉的再贏回來,那承想,不但沒有賺回來已經輸掉的,而且偏偏是越輸越多,越輸越大,一發不可收拾,不可控製。。。不但把辛苦賺來的近百萬資本輸了個底掉,而且為了能贏回來輸掉的,還不得己厚著臉皮,借了一庇股的外債。。。小戀人是看在眼裏,急在心頭,好言好語,旁敲側擊,苦口婆心,良言規勸,但是這時候這個已經賭紅了眼睛的男人那裏聽得進去善言,倆人之間的口角為此在所難免,而且即己開了口子便經常發生。。。

一日堅民和幾個牌友又在一家灑店設上了賭局,幾個回合下來,堅民的手氣還是逆著風轉,不見回升。。。拿來的幾萬元錢轉眼之間已經輸到了別人的口袋裏,小女友也在旁邊,看著他冒紅的眼睛和發熱有些發青的臉頰,這時候她感到一種莫名的害怕,待一個回合過後,趁著他洗牌之際,用近乎哀求的眼神,用有別事相逼,抓住了他正在洗牌的右手,一個勁地往門的方向拽。想讓他今天就此休手,那怕是己輸也不要再打下去了,再賭下去了。。。那知這個輸了錢的男人已經輸紅了眼,像一頭發瘋餓急的獅子,狗慫神煩,脾氣火爆,當著眾人的麵不但隨即口出髒言,當這個受氣的女人還嘴的時候,他的火氣立即爆發了,輸牌的所有怒氣一下子都撒在了這個無辜的女人身上,驟然從椅子上竄了起來,當著眾人的麵,上前兩耳貼扇在了這個麵前無辜女人的臉上。。。女友怔了片刻,似乎受不了這突如其來的當眾屈辱,含著眼裏的淚水直盯著他,像受了天大的委屈,片刻之際,轉身跑向六樓酒店房間開著的窗戶,眾人這時也意識到事態有些不好,說時及,那時快,扒開椅子也隨後衝到了窗戶邊。。。可是已經太遲了,這個無辜的女人已經從六樓的窗戶縱身跳了下去。。。

這之後人們隻聽到一聲悶響和一聲撕心裂肺的叫聲。。。。

等眾人急促地跑下六樓去看時,看到了一副悲烈淒慘的場麵,已經頓了氣的女人和一灘漆紅的鮮血,四濺的鮮血染紅了剛剛下過雨的濕漉漉的酒店外的馬路。。。人們馬上將其送到了醫院,可是已經太遲了,到了醫院時已經是一具冰涼的屍體了。。。

張堅民一連幾天把自己鎖在房間裏不出來,不但不吃不喝,也不讓人任何人進來,任憑家人敲破了門也不理不踩,如同死去一般。。。等三天過後,門被打開了,這個跛腳的男人從裏麵走了出來,人們看到他是一副落魄丟魂的樣子,滿臉的胡渣,眼睛像被擊打一樣深陷,眼眶旁還有些未幹的淚跡。。。

這之後張堅民為了自己而死的心愛女人舉辦了隆重的喪禮,並在下葬之前剪下了女友的一絡頭發保留了下來,作為結發妻子的象征和標誌。證明自己是喪偶,死去的女人是自己的妻子,自己的至親及心爰。。。

從此以後這個跛腳喪偶的男人遠離了賭場,遠離了這個讓他失去至爰,家破人亡的聲色場所,並且今後不準任何人在他麵前再提這個賭字。。。

女友這縱身一跳給了這個跛腳男人一個糾正錯誤的機會,從此他開始丟棄了放蕩弛縱,重回正道,重務正業,又開始專注於生意賺錢了,雖然這幾年的工程的生意不像之前好賺,但是由於他頭腦靈活,善於變通,幾年下來,他不但還上了幾十萬元的賭債,而且手頭上又開始了小有盈餘。。。

當張堅民看到楊小芹之後,他眼睛怔住了,揉了揉發怔的眼睛,以為是自己的眼睛看錯了。。。怎麽眼前的這個跟在老同學後麵的女人,像極了一個女人,簡直就是自己失去心爰的女人的翻版,她不但眉眼之間極似,甚至連舉手投足,一笑一強間也能讓他感受到以前的女友又仙飄回來了。他又回到了甜蜜的從前。。。他越看越像,以至他也不怕出醜,整個晚上眼晴一直沒有離開過這個對他來說即陌生又“熟悉”的女人。。。

雖然鎮靜之後,他知道了她己婚的身份,而且又偏大於自己。。。但是他還是做了一個大膽而認真的決定,決定靠近這個女人,並且打算也不懼怕世俗的眼光,開始追求這個己婚並且貌似跟自己關係很“熟稔”的女人。。。



待續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