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手抄書的記憶。。。

(2014-10-02 13:38:58) 下一個
文/ 蟬衣草


  現在的電視節目五花八門,爭奇鬥豔。看得人眼花繚亂,應接不暇,又因為各個節目的雷同性很多,且又摻雜了一些虛假性的東西,像婚介服務類的節目,時常聽到說後台已經安排好的結果,或者是已經找好了一個演員來替代等等,看到最後隻能是頭昏眼花,並且所看所聽很快就又交給了電視台,或者馬上就遺忘掉。。。

在我腦海中記憶最深的無疑是童年時候的手抄本中的故事,雖然那個時代距離現在已經很為久遠,而且又沒有真人秀的精彩和視頻效果的逼真,它隻是口口相傳或者互為傳閱,雖然已經飛逝了幾十年,那手抄本的人物故事及情節還深刻地鑲嵌在腦海裏。。。

那時候家家還沒有電視,夏季到來,白天火熱太陽褪去,傍晚最好的休閑就是拿著一個凳子或者馬紮,坐到大門口的空敞地來聊天乘涼。。。隨著夜幕降臨,出來乘涼的人越來越多,大人們來時還拿著大蒲扇,互相問候著寒喧話,老人們來時則拎著一壺茶,準備在這裏聊個通宵。。。而我們孩子則坐在哪裏左顧右看,正在著急等待著那個說書人。。。所謂的說書人就是比我們大一些的,跟外界接觸頗為頻繁而又能說會道新鮮事情的年輕人,這些人在我們孩子心中也是個大人物,就相等於是我們當時心目中的偶像。。。當時我們的鄰樓是中央組織部宿舍,那裏住著一個高個子年輕小夥子,他經常來我們這裏乘涼並且帶給了我們很多的故事,這些個故事都是他先從手抄本中閱讀,然後每天一點點地再倒給我們這些孩子聽。。。我們每天等待這個人,隻為聽得大眼瞪小眼,目不轉睛,直到最後出神入化的境地。。。

從最開始的 “梅花黨” “綠色的屍體” 到後來的“第二次握手” “一隻繡花鞋” “火葬場的故事”。。。每個故事的情節都深刻地記憶在腦海中,而所產生的效果現在回憶起來還忍俊不止。。。至今我還能清晰地回憶起聽完了“綠色的屍體”。。。已經12點的午夜,大家不得不帶著千萬的不舍而各回各家,那個時候父母都早已經睡覺,屋子裏麵很黑,進門的第一件事就是馬上打開燈,然後接下去就是彎腰看看床底下有沒有藏匿著一個一聲不響的壞人。。。然後再大著膽子走到窗戶前,看看窗簾的後麵是否也隱藏著一個躲藏並站立在窗簾後麵的人。。。那個時候家家還沒有獨立衛生間,去廁所都要去公用廁所,聽完故事的我們無論如何不敢單獨夜半三更的去廁所,總是叫上二三個人一起去,深一腳淺一腳地來到廁所,隻要是有一點異祥的聲音,大家都會如臨大敵,花容失色。。。

這些手抄本是當時文化沙漠中遺留的珍貴產物,超有想象力的中國人不能容忍文化沙漠中長途跋涉的饑渴,於是乎民間口頭文學不脛而走,於是乎各種手抄本應運而生,

而關於手抄本的故事和這些珍藏的記憶,沾帶著童年的稚真和還沒有完全褪去的驚悚溫度,長留在我的青春中追憶中並永遠存放在心裏。。。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