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一位瑞士老人的故事】

(2014-09-21 09:50:31) 下一個
             

 
    她把衣衫又重新地整了整,手又下意識地梳攏了一下頭發,陽光照在她充滿皺紋和滄桑的臉上,好像時間又多了一些沉澱和凝固的感覺。她是我今天要講述的故事的主人公,一位95歲高齡的老人,確切地說她的年紀己經要接近一個世紀,一個近百歲的老人,她在緊張地等待著客人的拜訪。前兩年因為年事太高,行走及做一些基本事情的困惑她選擇了到瑞士養老院終老。這個養老院的環境和設置和另外一些養老院來比都有一些獨到的地方。首先大廳和飯廳十分寬敞明亮,特別是大廳設計得讓人感到十分養眼舒服,在很多綠色植物和花卉的陪襯下一條小溪流穿過花壇的中央。配上穿窗而灑的陽光,仿佛使人有誤入仙境的喚覺。走進每個老人住的房間都有一個寬大而整潔的陽台和每層另設的咖啡屋,這個養老院的這些完備的設置,使它成為了很搶手的養老院,那就是要進這裏需要一段時間的等待。

我加快了腳步,因為約好的時間在下午3點,時間還有一些富裕,但是跟老人們有約,最好準時為好。好像在這裏基本上有一條不成文講禮貌的規則,就是跟這裏的老人(特別是歲數更長一些的老人)約定一個時間。最少得提前一個月告知,這樣老人們可以有一些充足的時間做準備。他們平時的社交活動僅限於幾個要好的老人和最近的親屬的來往,平常外岀的次數也有限,所以對遠來的客人他們願意留足充裕的時間做一些像打掃房間及做一些簡單的甜食的準備。

我準時準點地到達到她的房間,看得出來,她把房間做了一些精心的修飾,首先印入眼簾的是一大盆康乃馨鮮花擺放在屋子的正中央,屋裏子窗明幾淨,配上幾件簡單的古老舊家具,顯得典雅又整潔。很難想象這是一個近百歲老人的房間。

這是一個遠房親戚,婆婆生前病重的時候她經常推著她的手推車(為老人專門設計的)來探望,現在婆婆走了,出於一種回報和行善舉我也時常來這裏拜訪她,帶來一些甜品與老人在一起聊會天。我想婆婆在天之靈也會樂見和欣慰的。

我們先寒喧了幾句,看到我的目光轉向她桌子上的照片,她輕輕地走了過去又重新擦拭了一下相框上的塵土,然後慢慢地帶著深情地對我又像是對自己在說;"這是peter的照片"peter是她早已過世的丈夫,然後她緘默了很長的時間。。。

我知道這是一段塵封己久的故事,提起這段故事讓人至今都是覺得很沉痛很詫異的事情。。。

老人跟她的丈夫是在職業學校的同學,當時雙方互生愛慕,很快就走入了結婚的教堂。婚後倆人生育了三個子女,丈夫做為一名戶籍警察在政府部門工作,而她為了三個孩子選擇在家作為家庭婦女,收拾家務,撫養老小,丈夫內斂又低調,倆人很相愛,共同扶持著把三個孩子養育成人,孩子們陸續地走向了社會,接著就是成家相繼有了隔輩人。時間慢慢地走著,幾十年過去了,丈夫慢慢地也到了退休的年齡,越到老了,她發現丈夫的性情又有了一些微妙的變化,有時經常把自己獨自鎖在一間屋裏有時甚至幾個鍾頭之長。他本來沉默寡言的性格現在更加突岀,有時一連幾天不想說話。而且她還察覺到當丈夫跟別人談話的時候,不知道是不是觸及到了一個敏感的話題,突然間丈夫淚流滿麵,不能自恃。丈夫的變化來得很突然。一時間在他們夫妻關係上顯得很緊張,挨近四十多年在一起,倆人早過了磨合期,倆人同甘共苦,共同抵擋人生的風雨,共同扶持三個孩子長大,該受的苦該訴的怨都己經早已成為了過去時,現在倆人應該盡亨生活中的甘甜了,現在老頭子這是怎麽了?

接著就是找到夫妻心理醫生做調解,從哪裏她知道了丈夫得的是一種心理疾病---抑鬱症。而且必須到了強製性服藥的地步。自從知道丈夫的這種情況之後,她把讓他服藥作為自己的一項任務來做,早,中,晚催促他按時服藥,慢慢地她發現小小的藥片產生了一定的作用,他開始話多了起來,臉上又重新恢複了微笑。她開始放下心來,日子慢慢地又過了幾年,他們又恢複了溫馨如常的生活。

她在想這種生活一直延續著,該是多麽好的事情,她在心理黙黙地祈禱著。不料1993年發生的一件事讓她鬆弛的心又重新提了起來,1993年7月份她的丈夫參加了一個葬禮回來,臉上陰沉沉的,一連幾天又恢複了不講話,經常落淚的狀態,食欲一直不好,體重在下降。而且更為糟糕的事情,丈夫拒絕繼續服藥,把那些瓶瓶罐罐摔得粉碎。她把兒女搬來說服老頭子,但幾天之後他又恢複了常態。他厭惡蒼老疾病纏身。厭惡毎天周而複始的生活,厭惡每天沒完沒了地服藥,生活對於他來說,好像就像一個大鍋蓋一樣壓得他喘不上氣來,終於有一天早晨最糟糕最可怕的事情發生了。這個男人拿著服兵役時(由於兵役製度幾乎每個瑞士男人家裏都有槍)用過的手槍對準自己的太陽穴結束了自己75歲的生命。槍聲震撼到整棟樓,鮮血從客廳一直流到了陽台。。。

她的血壓從160竄到了230,一個星期長她一直住在醫院。本來一直偏高的血壓一直強製降不下來,她的兒女們幫她料理了父親的後事,為了不讓她觸及到敏感的事情,房間及陽台的血跡都是女兒和孫女擦拭和淸潔的。而她在她丈夫死後的第二天再也支持不住了,在家中跌倒昏迷了過去。

她最後還是選擇了堅強地生活下去,為了不倔服於命運,更最要的是為了關愛她的親人們,她常常說;自殺最痛的是他們的親人,仿佛是親人們接到了一種懲罰,但是遺憾的是,他們沒有做錯什麽,不應該受到這種懲罰。話雖這樣說,看得岀來,她最後還是原諒了她的丈夫,畢竟原諒了才能把傷遺忘,痊愈的心靈才能重新開始生活。

在小小的瑞士毎年有1400人死於抑鬱症,這個數字是交通事故的2倍,而自殺者又偏多於年輕人,人們不禁要問,這是不是生活質量太好的後遺症,還是隨著生產力發展到一定水平與之相伴隨的人際關係的泠淡和生活的壓力下大自然對於人類的精神上的一種無情的報複呢?

不管是什麽原因,為了你的父母和你的其他親人們,你要好好認認真真地活著,因為隻要你每天健康地活著,他們才能每天綻開笑容,他們的生活和心靈才能沒有傷痕和陰影,才能每天充滿燦爛的陽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