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我所經曆的“鬼的故事”

(2014-09-13 15:37:56) 下一個

看了海雲的“鬼居鬼影”,突然也聯想很多,因為到了我們這個年紀,總是經曆了很多的事情;或者也曾經感應過什麽,總是或多或少的道聽途說,有關靈異的傳說。

幾年前,曾有一位殘疾的病人給我講了一段他的親身經曆,5年前他因為重度車禍昏迷了三天,醫院已下達了病危通知書,三天後他突然醒來之後講述了三天的經曆;他先是穿過了一段像隧道般長長的路,突然眼前陽光燦爛,鮮花一片,他被帶到了一間屋,見到了一個像神甫的人,先讓他坐下,然後緩緩對他說;"你現在正處在生死的叉路口,你有兩條路可以選擇;一條路可以立即沒有了疼痛,意思是死亡。另外一條路疼痛會終生伴隨著你。意思是可以返回人世,但代價是疼痛一生"他由於貪戀著家庭,選擇了求生,直到現在五年來他一直疼痛,接受治療。生不如死... 他曾經繪聲繪色地講給我聽,搞得我幾天消化不了這些東西,甚至有一段時間真想剃度為尼,禪修宗法。終於時間的老人慢慢地讓我忘卻了這些事,佛堂裏也少了一位懵懵懂懂,誤入其廟的俗人。

記得小時候,夜深人靜,月亮爬上枝頭,我們總是纏著外公外婆講一些過去的事,那時候家家沒有電視,唯一的娛樂活動就是傍晚的故事會,其中有一件外婆講述的親身經曆,現在想來還是記憶猶新,驚心駭魂。 話說外婆年輕的時候有一次帶著九歲的舅舅從保定府回家,隻因天太晚了,從保定到縣城的車已經打烊了。那可不是一段短路,九十裏路程,當時外婆年輕歸家心切,一拍大腿,說了聲 “走” 便帶著兒子走上了茫茫的回家之路,那個時候大路上沒燈,別說大街上連縣城裏也見不著幾盞燈,走著走著,走到了一處寬闊的院場邊外婆便迷路了,不知自己走到了哪裏,心中戰戰兢兢,沒有了主意,不知是該往前走,還是左右邊上走,正在那裏猶豫,突然從平地出來了一個人,這個人上衣穿著白布大衫,腳下穿著一雙黑布鞋,隻是隻有肩膀和雙腿,沒有腦袋。。。外婆看到眼前給嚇壞了,由於驚嚇過頭,褲子都尿濕了。手腳卻也不聽了使喚,往前往後都走不動。。。再猛然一定神,這個人的身架好像很眼熟,想起來了,叫XXX,前兩天剛被日本鬼子給拿刺刀挑了,死後就埋在。。。外婆也算聰明,很快就想起來了,就埋在了“雙巴窯”這個地方,看見了這個鬼從此地出來,她變也清楚了自己現處的位置,就在“雙巴窯”這個地方。以前經常來這裏,隻是現在天黑,自己走迷路了,又走到了這裏。。。多虧了這個鬼讓她知道了自己走到了什麽地方,過了一會兒,鎮定下來,外婆猛然想起聽老人們說,呼嚕小男孩的頭,走在夜裏,應該是冒火星的,尤其是童子,人看不見,隻有鬼能夠看得到。。。當時我的舅舅剛剛九歲,符合童子,外婆便手不停地呼嚕起來,隻是這個小男孩當時還不明白發生了什麽事情。。。這時眼前的奇跡出現了,那個鬼突然不見了,外婆說,她隻看見一陣風吹過,那個鬼突然從地麵上消失了。。。

童年的記憶有很多,許多已經淡忘了,隻有這件事時時縈繞在我的還沒有忘掉的童年記憶裏,隻是每次想起來,手心裏還有汗漬,雖然已經很久遠,但是卻構成我的童年為數不多的 難以忘懷的“鬼的故事”驚悚的記憶。。。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