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ac 的空間

愛到深處,才明白“安得與君相訣絕,免教生死作相思”
正文

魂夢安能定

(2019-05-21 00:32:54) 下一個

 

 一  昔我往矣   1986年那年晚夏,蘇薇薇已拿到北師大中文係的碩士生錄取通知書。為了犒勞自己,與女同學白蘭和胡曼麗在鼓樓大街逛街。準備買點東西東西為自己開課後用。嬉笑中,蘇薇薇突然看見很熟悉的身影在不遠的地方慢慢地走著。但無論如何想不起來那是誰。

  白蘭說:“是不是韓傈呀?”

 胡曼麗說:“像,但怎麽那麽瘦了?好像風一吹就倒似的。”

 蘇薇薇說:“她從大三第二學期就退學了,她家長說她得了很嚴重的病,需要休學。

  白蘭說:“我們快走兩步,看看是不是她。”

 胡曼麗說:“我先從側麵看看,咦,怎麽帶著大口罩,還帶了太陽鏡?

 蘇薇薇說:“算了,別打招呼了,她好像不願意讓人認出來.”

 於是他們三個人快走了幾步,超過了那女孩。白蘭用餘光快速一瞥,果然,她全副武裝,很顯然不願讓人認出來。

 蘇薇薇說:“那就算了吧,不要讓人尷尬。”

其實那女孩就是她們的同學韓傈。剛上大學那會兒,韓傈是他們係的係花,不但人漂亮,學習也在前幾名。同時會彈鋼琴,也喜歡運動。女同學們都很羨慕她,當然她自然也是男同學心中的女神。後來幾個男同學喜歡她,想跟她交朋友。但她隻跟那個從小一起玩伴叫胡蒤的好。胡蒤是清華機械係的學生,至於以後忙著寫畢業論文,考研,就再未見過韓傈。

還有三周假期。蘇薇薇想一年多沒有看見韓傈了,她家就住在鼓樓大街,看看她去吧,到底同學快三年了。私下裏還有一點點好奇,想看她怎樣了,但又顧慮到:如果她若不願見她怎辦?又自我安慰,沒關係,轉身就走好了。

敲開那個斑駁的街門,一位五十多歲的婦人開門問:“你找誰?”

蘇薇薇:“請問阿姨,有位叫韓傈的同學住這裏嗎?我是她大學同學”

婦人頓時警惕的回問:“你是誰?她早就退學了,沒有人來看過她.”

蘇薇薇問:“您是她母親嗎?她病好了嗎?我叫蘇薇薇,想看看她。”

婦人說:“我是她母親。好久沒有同學來了,我問問她要不要見你。”是說過後,掩上門,進裏麵了。

大約十分鍾後,那婦人出來,臉色不那麽好,但語氣還是滿和氣的:“我想你還是不見她好,從退學後她情緒一直都很低落,脾氣也很焦躁,她說她不能見你。”

而後,婦人卻放低了聲音跟蘇薇薇說:“若你不在乎她的壞脾氣,若你不在乎她已沒有的美貌,我寧可願意讓你見見她,開導開導她,今年你們都是二十二歲,她卻想在這種年齡將自己埋葬。作為母親,我隻能照顧她身體和生活卻不能分憂她的苦惱。你們是同齡人,又是同學,希望你能打開她封閉的心靈。”

當蘇薇薇進屋後,眼前是一張非常整潔的床。一個寫字台,一台計算機,一把計算機椅子。還有一個台燈。

 韓傈對著電腦坐著,蘇薇薇以為她不知道她進屋來了,卻聽見韓傈用低沉的聲音說:“你還是說服了我媽。進來看我的樣子了。

   “好吧,該來的,還是要來的,她慢慢地轉過身來…”

蘇薇薇捂著嘴,用勁控製住自己因驚恐而發出的尖叫聲......

 

 

 

 

 ——待續——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