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有格局的人,對商業有很大的野心,但是對賺錢卻盡量克製。

真正的大機會, 把握住一次足以改變境遇;把握住兩次將開啟全新的人生;把握住三次整個家族都會不同。大多數人早已在各種小折騰中荒廢了---水晶蒼蠅拍
個人資料
正文

ZT: 這一碗清湯丸子

(2020-10-21 22:19:38) 下一個

侯玲:【岐地美食·連載27】一碗清湯丸子 

【岐地美食·連載27】

一碗清湯丸子

侯 玲

每一個下雨天,我都需要一碗滾滾的清湯丸子,暖暖地喝幾口,吃下一顆彈牙鮮香的肉丸子,我被冷得皺皺巴巴的心一下子就舒展了。

小小的一顆顆肉丸子,它能用盡我一個午後的光陰。那時間過得就像肉丸子,一顆一顆,粒粒分明。看著它在沸水裏浮浮沉沉,就如人生裏的起起落落,你擠我擠,最終浮起來的各個肉丸都曆經了沸水的洗禮,它鮮香分明。能趁得住我這一口咬,它就是好肉丸。我要的不多,嚼出細嫩鮮美的肉味,它於我已是一顆定心丸。

我兒時,父親年輕力壯,他總能給我們把個周末過得風生水起。哪怕是幾兩鮮豬肉,他也能給我們一個驚喜。生氽丸子,油炸丸子,我童年的幸福有一半是靠著丸子支撐。

一點點三分肥七分瘦的鮮豬肉不好買,李屠夫和父親是故交,窄窄地劃一細吊子肉,李屠夫也樂意。他不笑話我們錢少也不嫌棄隻買肋條肉。父親微薄的工資就這樣一細溜肉一細溜肉拎回家裏,一顆肉丸一顆肉丸的喂養著我們。這樣用肉丸連綴起來的日子,現在回憶,都是彈牙鮮美。忍不住,我就手癢癢嘴也饞。解決方法無非是我去找李屠夫兒子的肉店,拎回來一吊子肋條肉。我也要的是半斤肉,多了做不好,也怕多了不稀罕。這樣的廚房經驗來自我的奶奶。她老人家在世時候常說一句話:有福不能重享,有福不能多享。這樣的飲食理念,我到今日才明白。每次做美食,我隻是做淺淺的一盤,少少的一碗,女兒食之意猶未盡我卻鍋盡碗盡,她於下一次的美食總是長久地惦記。仿佛離別的戀人,你還沒有離開,我的思念已經蔓延。美食之美,就有想而不得地惦記作祟。越想越思越美味。這樣的人生,總是有盼頭;這樣的明天,總是有著希望。我的丸子就隻在天雨時才做,老天安排的雨總是不規律,偶爾整月都不落一滴雨,我的丸子也就擱淺一段時間。長一點的期盼於一顆肉丸子來說,時間總是倍增了它的好滋味。

當然,秋水時至的季節,哪怕天天落雨,肉丸子湯我也隻做第一場雨的那一天。就算我不缺錢不缺時間,我也把一顆肉丸安放地有儀式感。

三七分的肥瘦肉去皮橫豎斬切,刀要利刃砧板要柳木墩子,手下必須利索。興致來了,我還能雙刀齊下,剁起來錯落有致。那聲音,配著雨滴,能當歌聽。也許還能吟一首《雨霖鈴》或是《定風波》。等刀下的肉成肉塊成肉糜,細小又不黏糊時,濾些薑汁,滴幾滴生抽,灑細鹽蔥花,再剁一番,肉糜黏成一片,順著刀卷起來挑入大碗裏。這餡,嫩紅裏夾雜絲絲嫩白,聞著已經透著鮮香,就等著你好好地攪拌呐。

一順兒攪打肉餡是手底下的真本事。你要莫心急,攪打一番,兌少許清水,再攪打一番,再兌水。反複三四次,鮮肉餡被蔥香薑香的滋味喚醒,各種味道與肉融為一體,深深地留在肉餡的每一絲紋路裏。這肉餡就成了。

好的肉餡是丸子成功的一半。若有老雞湯或大骨湯,那就能妥妥地造就一碗上好的清湯丸子。

做清水氽丸子,是個好玩的活。肉餡在左手的虎口裏擠成肉丸,右手用薄皮的勺子刮,丸子就一顆一顆跳入了沸水,這是考驗耐力,心不急手底下還要快。十來顆肉丸就夠一碗,滾兩滾撈出來甩進高湯碗裏。肉丸們就成換了天地的肉丸子。碗底盤幾根粉絲,灑一絲兒白胡椒粉,湯上飄起香菜蔥花,淋幾滴香油,這熱氣騰騰的一碗湯食,簡直是神仙都可以享用。高湯裏鹽味兒是淡淡的,丸子透著粉粉的白,肉味實在,它就一味隻是鮮香。你說,有了這一碗清湯丸子,你還要什麽?配個煎油餅你管你一天舒坦,搭個米飯你也能吃出糧食的真滋味。

我很少做油炸丸子,父親做的炸丸子我卻是百吃不厭。

油炸的丸子比清湯丸子費一道工序,它的餡也多些輔料,可它的吃法也多。做清湯丸子的餡裏再加雞蛋,加饃花,加豆腐,這是油炸丸子的必備。雞蛋讓丸子發脹,饃花豆腐讓丸子酥脆,用父親的話說:啥都有個啥拿法。架起油鍋炸丸子。父親站在熱油鍋邊,他虎口裏擠出來的小肉團用小勺刮進熱油鍋,肉丸子在油鍋裏起伏。它翻個身就被炸得黃燦燦,撈出鍋就能入口,酥脆的皮鮮嫩的瓤,嚐一顆是絕對不行的。兒時的我端個碗碗,至少要討三個油炸丸子才離開灶台。

油炸丸子炒溜做湯都是極好,我卻很少做它。我厭了站油鍋旁的煙熏火燎,我也嫌它吸油太多。油炸丸子,我終於放棄它,隻留下一段關於它的回憶,這是我的一個成長。我不再貪戀食物的脂膏豐腴,我終能享受生活的安然恬淡,這是一種本事。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美食最終的精華就是食物的本味。

我又記起來一個雨夜,你我喝過一碗丸子湯。它是肉丸湯裏加了粉絲,可還有油豆腐,木耳黃花,還有少許雞絲,店家滿懷欣喜地問滋味如何,我不好說喧賓奪主,隻唯唯諾諾顧左右而言他。我說丸子還是很圓的。店家還是不滿意,他又強調一遍,他的丸子是手工製成。我終於問他:你的餡裏加了幾次水?他不解。我又問他:高湯你熬了多久?他訕訕笑著退去。丸子湯,他卻是敗在丸子和湯上,他極盡力氣去做花哨的東西,總是得不到真滋味。你勸我與人為善,不要苛刻地要求小店做出完美的食物。可我哪裏敢奢望店裏能做出我心儀的丸子。隻是這店家覺著,他已不容易地用了真食材好配料,就要眼巴巴地求表揚。於我來說,這無異於助紂為虐。我想給他講一則故事:五十步笑百步。是,現在粗製濫造的吃食太多,能備料動手做已經不易。可做的過程裏缺了重要環節,你還是犯了不可饒恕的罪過。從此,我得一個挑吃挑喝難伺候的名。我還是在堅持,丸子就要有丸子的味道,就像我該有自己的思想,要不然,我和路旁的樹,天上的鳥有什麽區別?從那以後,我總覺得我欠你一碗貨真價實的丸子湯。

天又陰沉了。我想明天該做一碗清湯丸子,邀你來。清清淺淺的一碗,清清淡淡的一味。仿佛整個世界都在碗裏,仿佛我們的人生就如此簡單。我知道,你要你喝了我的這碗湯,從此,你會和我一樣挑剔這個世界上其他丸子的味道。

侯玲,岐山縣鳳鳴鎮人,寶雞市作家協會會員。曾在《西安晚報》《寶雞日報》《廣安文藝》《秦嶺文學》等發表散文。曾榮獲陝西省“家鄉的年味”征文二等獎。現為岐山縣高級中學教師。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