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圓夢之公主抱

(2020-06-05 13:56:41) 下一個

"九妹! 九妹! 你怎麽了,快醒醒! "

九妹聽到身旁一陣陣的急呼聲,慢慢地睜開了眼睛,心想: "我這是怎麽了,剛剛吃完藍婆婆給的一顆菠蘿草莓,怎麽一下子頭暈了起來。"

眼前的形象還是有些模糊,隱隱約約地隻看到一雙朗目,裏麵透著焦急的神情。她定了定神情,周邊的景色漸漸地清楚了起來。

初春的太陽還有些刺眼,地下的薄雪也有點冰涼。九妹動了動腿,傳來一陣刺骨的疼痛。"哎呦!"九妹情不自禁地呼了出來。

旁邊的男子說道: "你看你,真不仔細,也沒讓鳳七給你的花盆底下縫上防滑的毛氈,這一下可摔疼著了吧!"

男子關切的聲音讓九妹覺得更加的迷茫。

"我這是在哪裏啊,你又是誰?"

"這下子可別摔糊塗了,咱們的額娘還等著你去請安呢,我扶你起來,看看能不能走。"

說罷,男子轉頭衝著後麵吩咐了一句: "小武子,趕快把福晉冬天用的那頂暖轎抬過來。"

"說讓你坐轎子吧,你非要自己在花園裏走,還說要看看臘梅花。"

男子溺寵著看著九妹,眼睛裏映現出一個清麗的佳人。

 男子試圖把九妹扶起來,可是沒穿慣花盆底的九妹掙紮地起不了身。

疼痛感很強烈,九妹淚眼汪汪地看著男子: "哎呦,不行, 疼。"

男子無奈隻好伸出雙臂 : "看來隻好抱你回去了! " 說罷他欺身過來。。。

使勁

使勁

再使勁

九妹身材修長,大概170厘米,身上的首飾再加上冬裝又能增重5公斤。

男人雖然身形高大,但是一下子從滑滑的地上把九妹抱起來也不是那麽容易。

隻見那似起非起之時,男人突然力氣用盡抱著九妹向前撲去。

九妹暈暈呼呼地聽到旁邊眾人急促地喊道: " 四爺,四爺,小心! "

然後接著又昏了過去。

 

文章靈感的來源

https://bbs.wenxuecity.com/myhouse/9434714.html

感謝9876543同學的友情演出,如有冒犯請多原諒。

 

 

十五歲之初戀   作者 碧藍天

改編/朗誦 海洋藍

   我是個有雙重性格的女孩。前一分鍾,我是一大群女生中最喧鬧的,後一分鍾,我是最安靜的。就是這兩種矛盾讓我表麵看上去開朗大方,內心卻冷漠孤僻。當我一個人獨處時,還常常想到自殺,少年時代有陣子還覺得死亡是一件美麗無比的事情。

    初一下半學期,全家從山東搬到了南方的一個素有“魚米之鄉”之稱的城鎮。誰曾想過,一個星期前我還是北方某城市某班級的學習委員,隻是命運把地點坐標這麽輕輕一變,我的世界就整個天翻地覆了。

   在新的班級裏我被定性為“後進”學生。“後進”同學,當然要由班上“最傑出”的同學來幫助。於是乎,樊就注定了出現在我陰鬱的雙眸裏:他是一個白淨、開朗的高個子男生,常年愛穿天藍色的牛仔褲、白色的球鞋。

   放學了,大部分同學回家了,小部分同學會留在教室嬉笑、追逐、喧鬧,他就坐在課桌的對麵,幫我一道道地講解題目。他是個很有耐心的男孩子,笑起來特別燦爛,好像陽光灼然照亮了他的臉龐,那一刻,我黯淡的世界也明亮了起來。
 
   有一次,他在給我講解方程式的時候,我有點著急了,因為他講了第三遍了我還是雲裏霧裏,我一急就去搶他手裏筆,嘴裏嚷嚷著:為什麽是這樣呢?為什麽不應該是這麽算呢?
 
   結果,我的手就抓到了人家的手,當時跟觸電似的,連忙把手挪開,心裏猛罵著自己,臉一下子就紅了。嘴裏喃喃著“對不起”。驚慌過後好一會兒,斜目偷窺,他還是帶著那熟悉的如陽光般的笑容,隻是雙眸卻凝視著我,雙眼裏有種東西,星星點點地要搖蕩我那顆已怦怦亂跳的心。他把筆鄭重地遞到我麵前,說:“沒關係,給你。別著急。你一定學得會。你是個很聰明的女孩。”
 
    這個對我來說是異鄉的可憎的地方,這個可怕的陌生的學校,因為他明媚的笑容,和一句他說的“你一定學得會”,就赫然變得如此美麗、充滿了朝氣和希望。
 
    我幾乎天天期盼著能去上學,放學了、可以跟他一起討論數學題目,有時,還會聊到看了什麽書。然後,兩個人會都突然發現自己離題了。覺得更離題了的是,有時候,他會執意要送我回家,原因是,天黑了。
 
    學校旁邊就是一大片田野。隻要天色灰暗了,他就會一路小跑,追上我,執意要送我到職工宿舍區。當時在學校裏,要被抓到一對男女學生單獨呆在一起,可是件天大的事。所以,我們兩個跟賊似的一個走前麵,幾步之後,一個跟在後麵,腳步先急後緩,其實我很害怕看到職工宿舍區的灰黑色的院牆。有他走在身後的感覺,真是很美妙,但是每次,那道院牆都迫不接待地跑出來迎接我。看到那個院牆了,我們就會一起不由自主地停下腳步,“唉,到了”  我心裏歎了口氣,回頭看著他。他就在黑暗裏,雙目晶瑩如星落,衝我笑笑,擺擺手,說“明天見。”然後,拽了拽背上的書包帶,瀟灑地轉身,走了... ... 我則目送他消失在蒼茫夜色中。
 
    轉身,夜幕低垂,寂寥的天空一輪殘月,萬家盈盈燈火就在眼前,似乎盞盞點亮地更是我心裏那灰黑的山穀,一點又一點、一片連一片.. ...
  
    一年下來,我們兩個成了班上成績最好的兩位學生。
 
    當時,我們都立誌要考省立中學。

    中考放榜了。我考進了省中。但是,他因為2分之差,隻能進入另一所市重點中學。最後一天,離開學校,我刻意跟著他,在校門外的小路上,遠遠地叫住他,他神情凝重,我衝他笑笑。他也衝我笑笑,微笑裏卻帶著些許的淒涼。

    “很遺憾,不能夠再跟你在一所學校讀書了。”他低下頭。
 
    “還有高考,樊,除了高考,還有考研,對嗎?”我忍著隱隱的傷心,盡量讓自己的聲音平靜。
 
     “說得好!”他點點頭,一甩頭、陽光在他的發縷間跳耀,他的眼睛、晴朗得似秋日高遠的天空,“3年後,高考見。”
 
     “說不定,哪天,我會到你們高中去看望你。”我垂下眼簾。
 
     “多保重,希望,3年後,我們會進同一所大學。到時候,我想,我就可以實現我心中一個小小的心願。”說著他慎重地拉起了我的手,目光卻似清水般的溫柔。
 
     我覺得自己緋紅了雙頰、眼角有些濕潤、心如鹿撞,我抿著嘴唇,卻隻衝他微微一笑。他放下我的手,我的心情卻沉醉、激動地無法平靜。我們並肩站立著,轉身才看到,校園外那一片與地平線連接的綠色田野上,一輪鮮紅的夕陽,掛在由藍沉寂為黑的蒼穹,幾縷或紅或白的醉人晚霞,逸逸灑灑,柔紗般懸在天際,我們兩個幾乎同時扭頭、望進彼此的眼眸,會心地笑笑,風兒,吹揚起了我們的頭發,打在各自的額頭,我伸手拂過散亂的發絲,心中卻播下了一顆諾言的種子.... ...
 

    但是命運總是愛跟人開玩笑。那天當我去樊所在的高中去找他,才發現他已經搬家了,因為他媽媽又結婚了所以他並沒給任何人留下新的地址。那天我呆呆地站在大太陽底下。曲終人散般,校園空了,隻剩下我一個人,我覺得自己的心也空了... ...

    雖然我始終相信有一天,我還會、一定會再碰到他。但是,無論是我的失落還是希望都很快的被繁重的課業鋪天蓋地般地淹沒了。就這樣,他從我的世界裏徹底地消失了。

 
   歲月是一條叫生命的湍急河流裏的細沙礫,它很快就被衝走了,幾年,十幾年,幾十年,驀然回首,才發現,曾經自己該珍惜的、卻錯過了,曾經該爭取的、卻失去了。隻是,時光荏苒,那個叫遺憾的小石子隨著年輪的盤轉,積結成了一塊塊鄙陋的頑石,在我們繼續搖櫓競覽壯美河山之際,請也記得在碧藍天穹心飛鶩之時,凝思那些沉積在生命深處,被我們錯過的溫情和真摯... ...
 
原文鏈接

十五歲之初戀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碧藍天 回複 悄悄話 好棒啊!謝謝藍藍!87!!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