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狼

宇宙無邊,有生命。人是動物,也是狼。來自遠方的狼,在想啥呢?
個人資料
大江川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歸檔
正文

父親

(2009-05-28 15:03:22) 下一個

我的父親已年近八旬,是老一輩地質工程師。畢生為國家找煤找金子,挖煤挖金子。
父親的足跡踏遍了中國的偉大礦山:遼寧的撫順,本溪,黑龍江的鶴崗,山西的大同,安徽的淮北,貴州的六盤水
---。幼時,我就從他老人家那裏聽到,熟知震旦紀,侏羅紀,白堊紀,水生岩,火生岩,豎井,貫通等等名詞。
父親極為敬業。

找礦充滿艱辛,礦井極具凶險,父親不懼! 每當父親夜班,稍晚未歸,母親就會打發我去礦上打聽問訊——礦山水火瓦斯常見,每年都有礦難發生。家人即習以為常,又充滿耽心,還好!憑著對大地的了解,涉足礦山30餘年,父親並無大礙。當然,他也屢遭驚險,生死攸關,在退休後才把當年的故事講出。與父親相比,我下過鄉,受過凍餓,遇到過狼,都是些小兒科。
我一直想把父親與他的同伴們的故事訴諸文字,沒能如願。
父親偉大!他與前輩們都挺偉大!
如果說毛澤東們支撐起民族的脊梁,那億萬個中國父親就是這脊梁上的筋骨血肉。
毛澤東們是督脈(督脈總一身之陽經,氣貫顛頂百會,人不可無陽!),父親們就是無數的穴道,這裏麵含有中國人的精氣神!

父親在退休前曾經曆險:在千米井下,父親在現場指揮巷道貫通,巨響過後,硝煙未散,父親親自登上犬牙交錯,亂石猙獰的巷口察看險情,此時,一塊巨石砸下,將父親的安全帽,礦燈砸得粉碎!父親仆倒在地,昏了過去。徒弟們見狀都急哭了,邊救他,邊跑去報告礦長,礦長也是父親的徒弟,罵告急的青年人,媽拉個巴子的,你是幹啥吃的?救不出師傅,我活埋你!

受傷的父親落下腦震蕩,所幸生命無虞。還算全身而退。

半個多世紀過去,1950年代的老夥伴們已所剩無幾。父親有感慨,也很滿足,見慣了風險的父親也很快樂,常喝上兩盅。當然少不得茅台酒,那是我特意從美國背回去的。父親喜愛茅台酒,洋酒喝不慣,說有胡椒麵味,然後又說自己說漏嘴了,叫我別大老遠的往回背茅台酒,淨幹些出口轉內銷的事。我表麵答應,心中卻暗笑:下次回國還要背茅台酒給他喝。

我相信那是純正的茅台酒。

記起過父親節,寫點文字給他老人家,讓他高興!也讓所有的父親們高興!

我自己也乘機高興一下!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