瀟湘夜雨

我想知道,在一個中國留學生眼中,實現美好的思念是怎樣一個夢.....
個人資料
正文

想做一個最美的女人,但與容貌無關

(2014-05-25 22:53:58) 下一個

想做一個最美的女人,但與容貌無關


窗外是繁華的景,忽明忽暗的燈火映射在玻璃上,閃爍著別樣的風情。拉下簾子,把塵世的燈火在一帷帳之間輕輕隔開,還原一個清寧的世界給自己,偷得片刻的安逸。

一直奢望做一個人雲端的女子,高高記掛在某個人的心中,然後把所有的陌生留給他人。或許這種太過極致的要求,有些完美無無瑕,塵世裏,才會磕磕絆絆,總不達意。因此,閑暇之餘,喜歡浸泡在白落梅的文字裏,讀那份孤獨裏蘊含的絕世淒美,想在文字的天堂裏尋找我可以發泄的出口。

然,慧極必傷,美極必醜,真正能拿捏到適中的女子少之又少。事物總是從一個端口走入另一個端口,形成一個圓,而自己一次又一次在裏麵彳亍,常常形同一個戲子,讀別人的故事,流自己的淚水。我無法在情感的世界裏做一個標準的尺度,因為我不夠聰慧,就像一個女子無法原諒自己的人在忙碌之外彳亍於她處,這是一種自私,但又不是自私。其間滋味,他或許不懂,而我卻懂得很深。

能做一個人雲端的女子,必然是最美的女人。不然,金嶽霖又怎會用一生的孤獨去仰望一朵開在他人院中的花?想來,林徽因擁有的不止是美麗的外表,還有讓男人記掛一生的內涵,這就好比池中的蓮花總會衰敗,而心中的蓮花永不褪色。林是幸福的,她不但讓三個男人放入雲端,也讓天下女人羨慕一個世紀或許還會是永久

最美的女人,必然有一顆不同尋常的心,她懂世情冷暖,更懂取舍。她明白懂得比愛更重要,要想留住一個人就住到他心裏去。

行走在網絡裏,常常會遇見一些寫文字的女子, 她們或抒寫個人情懷,或闡釋對生活的看法,淡淡的文字裏總是充滿了對美好的奢望,對愛情執著,對浪漫的期盼……這些女子,她們生於煙火塵世,借助一方空間晾曬自己的靈魂,不為博得陌生人的同情,隻為給生命一個交代。下了線,依然做生活裏不可缺少的主角,工作也好,洗衣做飯也罷,那時的她們定然有著妥帖和安寧。( 文章閱讀網:www.sanwen.net )

我一直認為最美的女人,莫過如此。嗅著煙火的味道,在文字裏上演一幕幕生活縮影,然後用聰慧的心給人以啟迪。但那些文字癡了的女子,我是不喜歡的,脫離了煙火,再好的文學作品隻不過是紙上談兵,讀來有種古怪離奇,就像穿越劇寫得再好,我也不去看。

林說,?最美的女人,是無俗心的女人。身處浮華顛簸的娑婆紅塵,內心,已自建起一個琉璃世界。

喜歡奧黛麗·赫本這個堪稱最優雅的女人,她從演藝界隱退後,回歸家庭和婚姻。坐在鄉村花園裏的長木椅上,蔥鬱的樹陰下,一個人靜坐。素色的衣裙,素靜的光陰,素潔的心。燈光,掌聲,萬人追捧的榮耀都一一遠去。她自願舍去。俗心遠去,她過著露珠般晶瑩而恬靜的日子。?這時候的她,才更加迷人,沒有了胭脂水粉的裝飾,卻異常的素雅幹淨,在大自然中靜享安寧,就像一滴水回歸了大海。

女人,要懂得把歲月過成減法,刪繁就簡。心境簡單了,世界就美好了;我簡單了,你自然就是最好的。

我不是最美的女人,卻一直做著最美的。渴望有人承諾我一生的幸福,渴望煙火塵世中能尋到我勞累而後的心靈依賴,渴望能做某個人雲端的女子。

我左手揣好安寧的日子,右手撫摸著浪漫和詩意。因是女子,常常會因為一段感情共鳴落淚,也會蓄意生出一段美妙的繁華,這一切都隻是在紙張上。生活諸多煩惱,我漸漸學會了聽光陰逝去的聲音,因為我懂得我不僅僅是個女子,更是工作中家庭裏不可缺少的媽媽,到哪裏都有著依賴我的孩子們。

白落梅說:“最美的女子,應當有一種遺世的安靜和優雅。無論什麽時候,無論何種心情,她都能讓你平靜,讓你安心。這樣的女子,應該有一處安穩的居所,守著一樹似梨花,守著一池素色蓮荷,緩慢地看光陰在不經意間老去。”?

很久以前,聽你說過喜歡那枝頭淩霜而開的梅花,不與俗世為伍,居高心傲。那時,我以為你是寒冷的,亦是孤傲的,才會如此決絕的喜歡著臘月的梅花。後來,漸漸地我也喜歡上了梅花,因為它在寂寞中滋長出絕世驚豔,在百花爭豔的天,默默凋零,這種不屑塵世的相爭,讓我愕然!若此生,能有一處梅花綻放的院落入住,能有一人陪在我老去的光陰裏,我願意是你。

沈從文說:“我知道你會來,所以我等。”可我不知道有人是否會來,卻一樣願意去等,這種等待讓我安寧和溫暖。

今夜,屏前隨意敲打,不知道誰是誰雲端的女子?但我知道她們都是美麗的,因為她們筆下綻放的都是一縷縷清香,這清香讓我沉醉。

我想:最美的女人,和容貌無關。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