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塑佛看世界

大千世界,趣聞橫生,細細品嚐,回味無窮。
正文

學者如是說:耶穌是中國人 死在吉林!(組圖)

(2010-10-04 03:57:29) 下一個

現代人扮演的耶穌

中國著名《山海經》權威、吉林學者宮玉海教授對《山海經》等古籍進行了多年的認真研究和考證後,最近提出一個堪稱“石破天驚”的新說:耶穌並非隻是宗教或神話的人物,而是實有其人:他就是中國上古時期“五帝”之一的顓頊;他死而“複活”後,回到了中國(西方學者有人認為他回到東方的印度);其墓葬則在吉林省扶餘縣! 而基督教上的耶穌則是以顓頊為原型重新塑造的。

顓頊帝乘龍至四海

曆史上是否真有耶穌其人,因史料不足,眾說紛紜,世界上至今沒有一致看法,成為世界未解之謎。宮玉海說:“西方有一種說法:‘宗教上的基督,曆史上的耶穌’。其實應改為:宗教上的耶穌,曆史上的顓頊。”這一新說,對揭開這個謎帶來了希望之光!宮先生的這一觀點發表在《〈山海經〉與中國文化論文集》(第三輯)中,並在不久前在東北舉行的一個山海經國際學術探討會上引起轟動。

宮玉海和“天下第一奇書”

出生於鬆花江畔吉林市、畢業於東北師範大學中文係的宮玉海,1989年離休前任長春光機學院副研究員,後又被聘為教授。他是中國作協吉林分會會員和籌建中的中國《山海經》研究會會長。離休後宮先生“十年讀一經”,獨辟蹊徑,從語言民族學和比較語言學的方法來考證《山海經》,終於有所獲。“耶穌原型即顓頊”,就是他在鑽研此書時發現的。

《山海經》是我國一部具有重要曆史價值的的珍貴古籍。由於成書年代久遠,語言簡練而晦澀,加上語言、環境的變化,十分難讀難懂,致使該書蒙上了一層神秘的色彩,被譽為“中國第一奇書”。漢、唐以來,甚至把它列入神話、傳說、小說、異聞之類,常使研究者望而卻步,一讀三歎。

深入研究後,宮玉海認為,《山海經》並非神話而是“信史”,是以中國為中心的“天下誌書”,其中包含珍貴的世界古代文化史料,堪稱一本難得的“博物誌”。他認為,該書是中國上古時代黃帝等幾任統治者先後派人去世界“六大洲”考查後所形成的“調查報告”,大約成書於四千多年前。

為此,宮教授運用語言學並結合當代考古實證,把對《山海經》的破譯與解開世界文化之謎有機結合起來,從而在研究上有重大突破。如他最早提出的“印第安人是中國人後裔”、“現代人類發源於中國”、“古代中華文化為世界文化的中心”、“世界三大宗教皆起源於中國”、“伊甸園在中國雲南”等一係列新觀點,在國內外引起不小的轟動,其中一些已被考古新發現和有關學科研究成果所證實。

宮先生認為,上古世界本是渾然一體,正如《書經》所說的“普天下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夏以前的上古時代,即距今四五千年到一萬年前,隻有家族與氏族,還沒有形成“國”和“民族”等概念。“國”的含義與今不同,開始是“地域”,後來是“諸侯領地”。

顓頊畫像

上古人類並不愚昧窮苦,不像摩根以現代原始村落為依據所描繪的那樣,而是生活在自然物產豐富的優越環境之中,因此才能“百樂歌舞”,創造出高度的文明。人類不僅有過共同的語言,還出於共同的“根”:現在人類大多是伏羲、女媧、神農、軒轅的後代。古代的中央帝國曾是全世界的政治、經濟、科技、文化的中心,宏偉的巨石文化、輝煌的金字塔、神秘的古希臘文化、印第安文化,都與中華文化密切相關,氣息相連……

最近,由海峽兩岸史學家聯名發起的“重寫中華古史”的倡議,得到了海內外一百多名曆史學家、考古學家、人類學家、民族學家的熱烈響應與廣泛支持。他們認為,過去習以為常的“中華五千年文明”說法和曆史事實不盡相符,“中華文明史應追溯到萬年前”。這在某種意義上,對宮玉海的上述說法也是一種印證。

顓頊出生地點和耶穌一致

“自從盤古開天地,三皇五帝到於今”。宮玉海認為,這句話並非空穴來風,而是上古曆史的真實反映,“三皇五帝”都是中華文明史中的著名的領袖人物。他說,“三皇”就是“天皇”(伏羲氏)、“地皇”(炎帝神農氏)、“人皇”(黃帝軒轅氏)。

而“五帝”則指少昊、顓頊、嚳、堯、舜五人。“五帝”之後,以治水聞名的大禹開始稱王,之後又有湯王、周王,後世共稱“三王”。

宮教授說,基督教的創始人耶穌的原型,乃是“五帝”中順序排第二的顓頊(音“專須”,又讀“瑞須”)。他是軒轅黃帝之孫,少昊之侄兒,其父是“降居弱水”的昌意。

史書說:(昌意)“娶蜀山氏之女曰昌仆,是為女樞,……生帝(指顓頊)於若水”。宮玉海說,根據專家研究,“若水”即為“西方之水”(如《山海經》和其它古籍所載:“若木”即“西方之木”)。由此可見顓頊生於西方。後來他的領地封在扶餘,為高陽之國,方圓三百裏。這和基督教所稱耶穌生於巴勒斯坦的伯利恒是一致或至少相似的。

語言學上的證據:顓頊即耶穌

宮玉海說,語言是考古的活化石。從古代語言學的角度看,顓頊和耶穌其實是同一個名字。

一方麵,根據古漢語中“四通”之法,“顓頊”又讀作“瑞須”;而“書”、“穌”也讀作“須”;所以“顓頊”又可讀作“瑞穌”。另一方麵,“耶穌”在古希臘文中為Jesous,翻譯成漢語為“約書亞”。宮先生在“中華文化中心說”中論證古希臘是顓頊之子“伯鯀”的封地,所以伯鯀和其後代對先王顓頊尊稱為“顓頊爺”,也是很自然的。

如人們現在仍尊稱“開天劈地”的盤古為“盤王爺”,尊稱關羽為“關老爺”。在古音中,“亞”、“爺”讀音相通。如伯鯀的兒子是治水的大禹,他生於西方(古希臘),封地在山東。現在的山東方言中仍稱“讀書”為“讀須”。所以“顓頊爺”與“約書亞”其實是一回事。因此,從古代語言學的角度分析,古希臘語中的“約書亞”(耶穌)其實就是顓頊。

按照上古時代“一昭(東方)一穆(西方)”、“一幽(北方)一明(南方)”的培養、選拔接班人的原則,少昊(居東方)之後,應由其弟、居西方的昌意的大兒子顓頊接任帝王位。據宮玉海分析,因為同居西方的古羅馬人是黃帝重孫子,他們認為有權接班,所以千方百計不讓顓頊接班,采取了“寧可錯殺一千,也不漏網一個”的極端措施,把當地與顓頊同時出生的嬰兒全部殺死。

但顓頊被人們藏匿起來而獲救,他因此得名顓頊。後來的基督教中耶穌的故事,很可能就是以這段曆史為原型的。“顓頊”與“拽恤”同音,也有“拯救”之意,但他並不是“救世主”,而是“被拯救”的意思。

猶太人根在中國西北

據宮教授研究,不僅古希臘、古羅馬文化和中華文化同宗同源,而且猶太人本身就是從中國遷走的,猶太文化因此上和中華文化也是相通的,可稱“近親”。西方的世界史專家也認為猶太民族是東方民族,他們經過幾個世紀的西遷,於前11世紀從兩河流域遷到中東,並在巴勒斯坦地區建立了“以色列猶太國”,但該民族在此之前來源不祥,但承認他們是東方民族。

宮教授研究發現,猶太人的起源在中國,應在中國尋根。他們是炎帝神農氏之後,薑姓,封於邰(今陝西省武功縣一帶),所以號“有邰氏”(“猶太”即是“有邰”)。其地應在今河南偃師一帶。那一帶,也是帝嚳時的首都,稱為“西亳”(音“伯”)。公元前26世紀,堯執政時,舜又把“有邰氏”封到“來 ”(其地在陝西武功一帶)。這可能是猶太人又自稱“西伯來”(即“西亳來 ”人)的原因吧?

“這一家族於公元前15至14世紀(夏代)開始西遷,經過幾個世紀,於公元前11世紀達到中東。這和世界史上所記載的猶太民族西遷在時間上也基本吻合。

國內也有許多學者把中華文化和猶太文化做了比較,也發現有許多相似之處,這也為猶太人來源於上古中國提供了一個佐證。例如,從宗教信仰上看,人信仰上帝耶和華;而中國人特別是在帝嚳時代,對上帝的崇拜是特別虔誠的。“上帝”一詞,在我國古已有之,而且是上古人民崇拜的神。帝嚳的“嚳”字,古讀go,與英語的中的god(上帝、聖人)相同。

古籍《綱鑒易知錄》中講到嚳時,說他:“帝普施利物,不私其身。聰以知遠,明以察微。順天之意,知民之急。仁而威,惠而信,修身而天下服。其色鬱鬱,其德巍巍。其動也時,其服也士。帝既執中,而偏天下。日月所照,風雨所至,莫不服從。”這儼然是上帝的化身,耶穌的形象。由此可知,在上古時代,猶太人的信仰其實和中國人的信仰基本上是一致的。

顓頊死而複活與耶穌複活故事一致

宮玉海說,“死而複活”在事情,顓頊與耶穌身上都曾發生過。而據考證,在世界曆史上,“死而複活”的著名人物隻有顓頊;宗教史上也隻有耶穌一人。這難道僅僅是一種巧合麽?《山海經。大荒西經》裏這樣記載:“風道北來。天乃大水泉。蛇乃化為魚,是為魚婦。顓頊死即複穌。”

宮先生解釋說,“風道北來”是說傳教者從北方而來(當指顓頊)。“天乃大水泉”,“天”即“天方”,指西方。上古時中國人的方位稱呼是:西方為“天方”(今天人們所熟知的《天方夜譚》裏的天方,即是西方),東方為“人方”;北方為“鬼方”;南方為“獸方”。

“泉”指源泉。這兩句話說的正是《聖經》中所說的大洪水的故事,是說洪水是從西方發源的。“蛇乃化為魚”,是指當地居民由蛇圖騰轉化為美人魚圖騰。“魚婦”按古音與“以埽”相通,“以埽”即以色列:“魚婦”也可以看成是美人魚。我國長江中就有“美人魚”(《夢溪筆談》等古書記載),而美人魚圖騰是波蘭人(即古籍中的“亳人”)的圖騰,猶太人也來自於“亳”,所以很可能也是以美人魚為圖騰的。這句話是說猶太人從東方西遷之後,統一為以色列國,並由蛇圖騰轉變為美人魚圖騰。最後一句則指顓頊“死而複活”無疑。宮教授說,《大荒西經》記載的地點在現今中國西部更遠的地方。

這一段話語言雖簡練,但所記述的內容明顯是西方也就是中東地區的一段曆史。因為“顓頊複活”應是一個重大的曆史、宗教課題,所以很可能當時就已成為人們慶祝的一個盛大節日──複活節。對如此重大的事件,作為上古博物誌的《山海經》一書有所記載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後來基督教中的“複活節”則很可能是以此為藍本。

耶穌並不是基督耶穌教非基督教

據宮玉海介紹,按瑪雅曆(瑪雅人為古中國移民)及《外紀》等中國古籍的記載,黃帝應生於5120年前(公元前3113年),10歲有國(封地),壽命110歲。其子少昊在位84年,應為94歲以上:“顓頊十歲佐少昊”,20歲繼帝位,在位78年,享年97歲。

以此來推斷,顓頊應生於4946年前,卒於4849年前。也就是說,他生於公元前2948年。宮先生認為,生於西方的顓頊,10歲到東方建立了自己領地,20歲繼帝位,30歲又往西方傳教。

人們所熟知的耶穌出生日期是公元元年,有人不禁會問:既然耶穌的原型是顓頊,但他為什麽與顓頊在時間上相差了近三千年?宮先生解釋說,要搞清這個問題,先要弄明白:基督教並非真正的耶穌教。耶穌是創立耶穌教(顓頊教)的人,也就是顓頊;而基督則是一位名叫“叔達”的傳教士。後世的基督教是在繼承古代耶穌教的基礎上,進行重新改造形成的。

他說,上古時代,政教合一,最高統治者也是天下教主,當然要負責創立宗教文化、派人傳教的工作。據中國古書記載:“舜舉十六族”,“高陽氏有才子八人”,“使主後土,以揆百事;舉`八元',使布五教於四方”。正因為政教合一,所以不能把“總揆百事”(管理行政事物)和“布五教於四方”(到各地進行傳教)截然分開。

據記載,高陽氏的“才子”八人中,有一人名叔達(又寫作叔得、季達、子都)就曾在世界許多地方留下足跡。宮先生說,他就是“基督”。因為“叔得”之“叔”古讀為“基”,“得”也讀“督”:“叔得”也就是基督。“子都”的含義是“有德行的美男子”。

他還說,後人可能是為了“世濟其美,不隕其名”,才在修建“九丘”以為崇敬和紀念。在這裏已發現了古代留下的七座金字塔(按《山海經》中的記載,應有九座金字塔即“九丘”),其中之一的“叔得之丘”,就是為了紀念叔得(基督)而建。厄瓜多爾首都基多,名字也來源於基督(叔達),這是印第安人帶去的;巴西的裏約熱內盧港口高七十多米的石像也是為紀念他而建。

另外,西方把基督奉為新教的創始人,並且認為基督是一位“有德行的美男子”,也和中國古代所標榜的“子都”的內容也是一致的。其實在西方,耶穌的存在與否及生卒年也沒有搞清。公元一年左右,在宗教革新的浪潮中,耶穌教改為基督教(是為新教)。宮玉海說,為適應世俗需要,宗教改革者在對舊的教義做了大幅度修改的同時,並把2900多年前的往事拉到近前,此舉為了抓住人們“事情發生的年代越近就越可信”的心理,“新瓶裝舊酒”,重新定義、重新解釋了古耶穌教即“顓頊之教”的教義。

扶餘──顓頊之領地和歸宿

《山海經》中有三處提到顓頊葬於扶餘。《大荒北經》說:“東北海之外,大荒之中,河水之間,附禺之山。帝顓頊、九嬪葬焉。”《海外北經》說:“務隅之山,帝顓頊葬於陽,九嬪葬於陰……”《海內東經》也說:“鮒魚之山,帝顓頊葬於陽,九嬪葬於陰,四蛇衛之。”

宮玉海認為,上述說法應是比較可信的。他說書中多處提到的“附禺”、“鮒魚”、“務隅”、“鳧餘”之山,就在吉林省扶餘縣境內,其南北皆有鬆花江(北江為鬆花江幹流,南為第二鬆花江),北有長春嶺,從地形上看就像一條大魚。他說,這個地名是從記音和記形兩方麵而來:因為它在鬆花江的拐彎處,因此叫“附禺”;它的地形像一條魚,漁獵氏族把它叫“鮒魚”;鳥氏家族又把它叫“鳧餘”。

他介紹說,上古時代實行氏族分工負責製,扶餘人原是伏羲氏的一個家族,被派到今黑龍江以北作“冬官”,即是“黑龍氏”(黑龍江就是因此而得名的)。後來,這個家族不願意在這個寒冷的地方生活,私自違抗帝命,南遷到扶餘縣境內的鬆花江以南地區。為了表示告別冬天,他們過了鬆花江就把一道山嶺命名為“長春嶺”,又在其西方修築了“長春城”居住。由於是“叛逆家族”,後來的扶餘人老者仍自稱“古之亡(逃亡之意)人也”。這個家族離開後,統治者又把“華渚人”派到了黑龍江流域及北極圈內,即今之赫哲人和愛斯基摩人。

上古時代,伏羲氏定下了培養、選拔接班人的原則“一昭(東方)一穆(西方)”、“一幽(北方)一明(南方)”,即生於東方者必須封於西方,上一代住南則下一代住北,反之亦然。此舉當是為了不斷加強中央帝國對世界的了解和管理。直到周代,統治者還遵守這個規矩,如昭王生於東,穆王生於西,是典型的“一昭一穆”。

按照這個規矩,生於西方分顓頊必須到東方來建自己的領地。中國許多史書都說:“顓頊十歲佐少昊”(少昊是黃帝之子,顓頊之伯父),“少昊孺帝顓頊”,就說明顓頊十歲時即有領地。宮玉海說,大約4900多年前,顓頊受命到扶餘來建國(領地)。這使得一部分扶餘人遷到現在長春市一帶,他們把地名帶到新址,就是“長春堡”(長春市的前身,以此推斷,長春曆史已有4900多年了)。

另據《扶餘縣誌》和當地考古資料證實,當地發現了五六千年以上的古墓葬群,從新石器時代到鐵器時代均有文物出土,其中還有黃帝時代的彩陶。但是,由於缺乏與曆史研究相結合,並沒有確定出其具體歸屬。這會不會就是顓頊和扶餘人留下的呢?

世界著名神學家、德國的霍爾根。凱斯頓在其《耶穌在印度》一書中堅信:耶穌“複活”之後,經過克什米爾逃到了印度。宮玉海認為,耶穌(顓頊)“複活”後回歸東方是可信的,但不是到了印度。因為他“複活”之後最大的可能是回到中國。因此《山海經》中所說顓頊葬在扶餘(故國),也是完全可能、並有跡可尋的。另有一些古籍記載,顓頊死後葬在“濮陽”,傳統觀點認為是今河南省的濮陽。宮玉海說,“濮陽”應為“濮水之陽(南)”,也就是將扶餘地方。因為扶餘的北鬆花江,在《山海經》中原叫“濮水”(有卜奎地名為證),“濮陽”就是“”濮水之陽(南)“。這和《山海經》中的記載也是一致的。

 “聖誕節”應為“眾聖之誕”

現在基督徒們所普遍過的12月25日“聖誕節”,到底是不是耶穌誕辰之日呢?

宮玉海教授認為,耶穌(顓頊)的誕辰有可能是在12月25日,但更準確地說,“聖誕節”不僅僅是“顓頊之誕”,更應是“眾聖之誕”。據了解,西方對這一天到底是不是耶穌的誕辰之日也還沒有搞清楚。我國一些專家則認為,現行的“聖誕日”是後人推定的。

宮先生解釋說,按上古時代的習俗,“仲春二月令會男女,是時也,奔者不禁。”在男女相會中,即會有“無夫而生子”(沒結婚而懷孕)的現象,而且在當時視為合法。另外,根據古代的優生優育法,男女一般也在仲春二三月間結婚,因為為仲春季節,大地回春,陽氣上升;女子懷孕後所生孩子一般智商較高。九個月後,一般在農曆十一月前後生子,這段時間是為生育的旺盛時期,古時的聖人就多出生在這段時間裏。正因為前後延續一段時間,所以世界各地的“聖誕節”並不統一,而是從11月末到來年1月中旬的都有。

至於給孩子們送禮物的“聖誕老人”原型,宮玉海也有新說:地處北極圈附近的格陵蘭人,基本是赫哲人(愛斯基摩人,按古音可讀“赫哲”)。也就是前麵所說的代替扶餘人為“冬官”的“華渚人”。現在西方學者也認為“聖誕老人”和白雪公主是格陵蘭人,而格陵蘭人即是中國古籍中所記載的“丁令人”。

宮玉海說,這些身為“冬官”者規規矩矩聽命於中央帝國,在北極圈地區生活。但按規定,每年冬天他們都要趕著馴鹿拉的車,給作為“天下共主”的中央帝國統治者進貢送禮。後來,因為各種條件所限(強大起來的丹麥、英國人等半路打劫),本該送給中國統治者的禮物截下。後來,這段往事中的格陵蘭人逐漸演化成今天專給小朋友送禮物的“聖誕老人”。由於年代久遠,“聖誕老人”的故事,中國人已經淡忘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9)
評論
dudaan 回複 悄悄話 八十年代我在國內一本著名雜誌作編輯的時候,親手槍斃了這位的投稿。
胡椒 回複 悄悄話 那個他老婆九嬪怎麽個來頭,聖經裏好像沒有啊,繼續演繹下?
路過圍觀ING 回複 悄悄話 吉林學者宮玉海人?很有棒子的潛質,這麽近,看來他們是近親吧?
marge 回複 悄悄話 吉林的,是鮮族的吧?
clipmom 回複 悄悄話 見過有才的,沒見過這麽有才的
非否 回複 悄悄話 Xiaobo Liu:
See what I mean?
花心石 回複 悄悄話 此考證很有韓國人的味道,嗬嗬
ult 回複 悄悄話 噴糞學者
這種考證, 也可以烤出來牛頓,馬克思是中國人
liuyanghe 回複 悄悄話 又是一個跳大神的。
anniesky 回複 悄悄話 重大發現,簡易申遺。
九叔 回複 悄悄話 不對,應該是韓國棒子,葬在濟州島或者什麽什麽道才對。
dalet 回複 悄悄話 雕塑佛的轉帖現在是越來越不靠譜了。
dalet 回複 悄悄話 充分發揮華人思維的混沌功能加上異想天開的白日夢
終於編出如此可笑的杜撰。什麽都往中國湊
知道世界上有羞恥兩字不?
秋色滿院 回複 悄悄話 讀過滿嘴胡說的,沒見過這麽亂說的。山海經成書4000年前,耶穌隻是2000年前的事。僅憑著幾個發音相似的字,就說他們有關連,太象3歲小孩了。中國文化天生缺邏輯,沒治了。中國人中現在有很多有臨床症狀的妄想狂和妄想型迫害狂。
吐穀渾 回複 悄悄話 全人類都是中國人的後裔,這樣說就包括全了。
自然人 回複 悄悄話 好文,謝謝分享!這才是個真正的研究學者的態度!我喜歡!
陳牛牛 回複 悄悄話 不對呀,要是耶穌是中國人,那他中國人現在咋變成這樣兒啦?
icebear 回複 悄悄話 有意思的神話!真是做了一定的研究!
ahhhh 回複 悄悄話 滿嘴胡說:瑪雅人為古中國移民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