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〇伍貳、生死由命

謝文方眼睛死死盯著窗口,隻見窗扇無聲地敞開了,他渾身一緊,蓄勢待發,進可攻退可守。

可是虎子並沒有進來,他看到的僅僅是寒風中搖擺著的窗簾,和投落在房間裏的斑駁的樹影。大概過了五六分鍾,一個黑影忽然像蒼鷹一樣竄進了房間,兩隻鐵爪似的手向謝文方淩厲地擊去。

謝文方身體一翻滾到了一側,右腳飛起踢向虎子腋間,虎子發出一聲大嘯,用肘子格開了,右爪猛然探出牢牢抓住了謝文方腳踝。謝文方感到一絲劇痛,雙手撐地腰杆迅速一擰,左腿擺了一個圈甩到了虎子麵頰上,他悶哼一聲騰騰騰退出三步。

兩人站定,眼神像一把利刃射向對方。

虎子嘴角浮現出一抹冷笑,身體一旋,一顆寒星從袖間飛出。謝文方用最短的時間拔出了手槍,並且打出了一發子彈。

子彈和暗器相撞發出叮地一聲響,火花照亮了整間屋子。

“不愧是刺血營的高手!”虎子簡短的說道。

“你不也一樣嗎?你同樣出身刺血營,為什麽要做殺手?”

“廢話少說,今天我們隻有一人能走出這間房子。”

謝文方見他不願解釋,冷聲道:“好,今天我就替刺血營清理門戶!”躍起身體,伸腿踢往虎子麵門。

虎子並不躲避,陡然抬起膝蓋把謝文方頂了回去。謝文方乍落又起,兩腿交錯踢出,招招淩厲猛烈。虎子牢牢守住門戶,封的滴水不漏。等到謝文方一股力道用完,虎子低吼一聲,一記直拳搗向他胸口。

謝文方正是上勁不接下勁之時,眼看這一拳來的挾風帶雨,心知不可硬接,於是一邊後退,一邊使出擒拿手法拿住了虎子手腕,使勁一拽,虎子失去重心,踉蹌跟著往前跌出。謝文方緊接著將力道帶偏,一聲大吼之下,虎子身體飛了出去,撞在牆壁上發出一聲悶響。

虎子還沒有站起身來,謝文方又不停歇地攻了上去。他兩腿突然勾出,緊緊扣住了謝文方的脖子,用力一帶,把謝文方甩了過去。謝文方一頭撞在了玻璃上,血水四濺。

虎子走過去,一手抓住了他頭發,右手作刀,高高抬起往他脖子上砍去,勢要將謝文方一招致命。

謝文方不知哪裏來的力氣,一把扯斷了窗戶,狠狠砸在了虎子頭上。虎子慘叫一聲,用盡全力把謝文方推出了窗戶。

謝文方落地的時候,聽到了內髒碎裂的聲音,腦袋懵懵地感覺天旋地轉,他竭力睜開眼睛,看見虎子拉住窗簾跟著跳了下來。

“兄弟,別怪我!我所做的一切都有我的苦衷。”虎子說著抬起腳踹向他臉部。

謝文方閉目等死,眼前陡然閃過阿珍的笑臉,那麽清晰,那麽真實。“阿珍,謝大哥這輩子不能照顧你了,如果有來世,我一定娶你!”

可是,虎子那一腳久久沒有落下。謝文方意外地再次睜開眼,他看到的是虎子腦漿迸裂,躺在地上無聲無息了。

“大哥,我打死人了,怎麽辦?”一個聲音在不遠處響起。

“沒事,那個人死有餘辜!快走,別叫他們追上了!”

謝文方猜想是那倆人救了自己一名,他呻吟著坐起身子,看見不遠處的地方卻是兩個二十歲冒頭的青年。

“兩位兄弟,多謝救命之恩!”謝文方努力把自己的聲音抬高。

那兩人聽見他說話,往這麵走了過來。“你有朋友嗎?我可以幫你打電話通知他們,不過我們還被人追殺,現在自身難保,所以不能送你到醫院。”

謝文方瞧瞧他二人裝束,像極了監獄裏逃出來的犯人,而且衣服上沾染了許多血,眼神閃過一絲異樣。

一人覺察到了他變化,笑道:“你誤會了,我們倆是從黑廠子裏逃出來的,我叫馬小山,這是我兄弟劉恒。剛才就是他用彈弓大死了那個想殺你的人。”劉恒拿出彈弓在手裏晃了晃,顯得很是得意。

“哦,原來這樣。實不相瞞,我是一個警察。”

馬小山和劉恒對望了一眼。劉恒興奮道:“大哥,我們有救了,他是警察,我們有救了!”

馬小山點點頭,“好吧,我們送你去醫院!”說完,兩人扶起謝文方,打的去了醫院。

“我叫謝文方,是S市公安局的偵緝副隊長,多謝兩位舍身相救!”謝文方躺在病床上說道。

馬小山問道:“既然這樣,為什麽有人敢殺你?”

“說來話長,我得罪了當地的一個地頭蛇,打傷了他們幾十個兄弟,他們是想報複我。”

劉恒驚奇道:“你一個人能打幾十個?厲害!”

謝文方笑道:“那個殺手更厲害,我們本來是同門,可惜走上了邪道。”

馬小山心裏一直擔心那幫追殺他們的人,不願在這裏久留,說道:“謝隊長,生死有命,富貴在天,該死的人遲早都會死的。對了,你這裏有沒有朋友?”

謝文方明白馬小山的意思,說道:“你們走不了的,那些人一定把持了各個要道,你們現在出去隻會白白送死。我這裏有縣公安局的電話,你們打過去,叫他們派些人手來這裏幫忙,也好保護你們的周全。”

“多謝謝隊長!”馬小山聽他說得有理,心想要是有警察的保護那些人應該奈何不了自己,畢竟他們殺自己滅口就是不希望自己把他們的事抖了出去,如果和警方對著幹,那就不攻自破了。

“你太客氣了,你們救我一命,說感謝的應該是我。”

馬小山笑笑,“兄弟,去打電話!”劉恒拿著那個電話號碼走出了病房。

“馬兄弟,還有一件事要請你幫忙。我有一個朋友住在三層的321病房,麻煩你把她叫過來。”謝文方現在最想見的就是阿珍,他總算明白了什麽叫愛。

馬小山衝他點點頭。

阿珍聽說謝文方受了傷,急忙跑了過去,推開門撲到他懷裏,哭道:“你怎麽搞的啊?你要是死了,我怎麽辦?”

看著阿珍哭得傷心,謝文方心裏卻是極其高興。“傻瓜,我怎麽會死呢?我還沒有娶你過門,我不敢死的。”

馬小山看見眼前這一幕,心裏一陣心酸,他想起了龔玉蘭,“玉蘭,你現在好嗎?”他在心裏默默地說著,慢慢退出了病房。

阿珍聽了謝文方剛才那句話,哭得更加厲害,“你——你說的是真的?”

謝文方替她擦幹淚眼,兩手拖住她的臉龐,溫言道:“阿珍,我不在乎你的以前,你也別去多想,以後,我們再不分開了!”想想他臨死前的那一幕,心裏一陣後怕,他從來沒有害怕過死亡,可是現在怕了,因為有人在掛念他,他也掛念著眼前這個溫柔的女人。

“可是——”阿珍想到自己以前出賣肉體,感到很對不起他,那一種卑微感又爬上了她的心頭。

“我都說過不在乎了,阿珍,答應我!”謝文方深情的望著她的眼睛。

阿珍隻是不說話,她在心裏狠狠地掙紮。是啊,她終於等來了謝文方的表白,可是現在她自己卻退縮了,她忘不了自己第一次被流氓強奸的情景,忘不了一個又一個醜惡的軀體曾霸占著自己的肉體,她有太多想忘記卻忘不了的慘痛的經曆。她忘不了過去,所以不敢奢望未來將會是多麽的美好。

謝文方見她久久不說話,但是從她的眼睛裏他讀到了她的自卑,“她是個好女人,她受了太多的苦難,我要把所有美好的東西統統補償給她!”謝文方主動吻上了那兩片紅潤的嘴唇,他用力地吮吸,兩臂緊緊摟住她纖弱的腰身。

“阿珍,我愛你!”

阿珍淚眼迷蒙地望著這個男人,她終於使勁點了點頭,伏在他胸口。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