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37章 方舟的死局(上)

這不是顧鐵第一次麵對死局,甚至可以說,這在他漫長的戰鬥與玩樂生涯裏比較不刺激的一個生死關頭,對國安委官員亞曆山大貌似平靜實則藏著惶恐的灰色眼珠傳達出來的不安訊息,顧鐵將之解讀為“沒有搞清楚自己要幹什麽”的機械執行。

他看著亞曆山大按在扳機上微微顫抖的食指,明白這個家夥沒有得到當場槍斃自己的授權,但又有點怕擦槍走火,於是自覺地跪倒在地,雙手藏在背後,很配合地擺出俘虜姿勢。

“現在呢?”顧鐵問。

“閉嘴!”亞曆山大嚷道。黑衣人側耳傾聽雙方的交火聲。烏克蘭士兵顯然沒有與光學迷彩作戰的經驗,突擊步槍的槍聲漸漸稀疏,有人在大聲呻吟。

“你們贏了。”顧鐵撇撇嘴。

“我說了閉嘴!”亞曆山大煩躁地用手槍戳著高分子麵罩。

顧鐵無奈地看他的手指在扳機上跳著危險的舞蹈。

他迅速切換進“創世紀”網絡,尋找到最近的聯網設備——位於切爾諾貝利紀念碑旁邊,也就是他們二人身後的微型雨量感應器——迅速提升輸入電壓使得設備過載。感應器發出高頻電流聲,隨即爆出一團劈啪作響的電火花。

作為訓練有素的情報人員,亞曆山大隻用眼角餘光向發聲處瞟了一眼,這小小的分神足夠了,顧鐵膝蓋用力彈起身子,身軀團起往後縮,右臂劈打,手掌接觸到手槍的同時,亞曆山大開火了,灼熱的子彈從顧鐵頭頂飛過。

接著顧鐵左右兩臂一滾,將情報人員的右手卷在其中,因氣密而鼓脹脹的防化服使得顧鐵沒辦法用力,但足夠將敵人掛在扳機上的手指擰斷;顧鐵大喝一聲,弓步震腳,右手從肘底穿出,反手拳毒蛇一樣“啪”地釘在亞曆山大長著青青胡茬的下巴上。

國安委官員的灰色瞳仁立刻渙散了,身軀發軟,手槍落地。

這時咻的一聲輕響,像隻飛蟲飛過,亞曆山大的前額撲地一聲多出一個小洞,後腦勺像砸爛的西瓜一樣爆破出紅的白的漫天飛花,四肢抽搐著,國安委情報人員撲通栽倒。

顧鐵懊惱地衝著對講機大吼一聲:“意大利鬼佬你有病啊!打死他幹什麽!”

“Scusi。”喬簡短地致歉,聽聲音倒是沒有什麽愧疚。

“我是GTC反恐情報處遠東特勤組的登布林少校,請你們立刻放下武器,避免無謂的傷亡。”一個中年男性的聲音通過擴音器傳來,——說的是英語。

顧鐵看到不遠處的圍牆上“砰”地多出一個彈孔,磚屑飛濺。“白癡!別亂開槍,他們有音波相轉移設備的,聽音無法辨別位置。”他罵道。

“總得試試。”喬急促的喘息聲在無線電中聽得清楚,他在快速轉移射擊位。

“登布林少校,我猜你是波蘭人。”顧鐵大聲道。

“你屬於哪個IPU恐怖組織?我們的聲紋記錄中沒有你的資料。”登布林少校的聲音從另一個方向傳來。

“我是中國人。”顧鐵配合地回答。

“黃皮猴,放下你的槍,配合我們的工作,否則GTC將把你加入恐怖主義分子名單中。”

“我說你是波蘭人吧。你們波蘭人總是對華夏民族有點仇恨,天知道為什麽,奧斯維辛又不是我們建立的。”顧鐵拉動兩把手槍的槍栓檢查裝彈,一邊挑逗著登布林少校。

在短暫的停火期間,他使用周圍的攝像頭構建了戰場三維模型,烏克蘭士兵已經全軍覆沒,GTC成員應該還有三個人,在光學迷彩的掩護下潛伏著。

“喬。”他輕聲呼叫濕婆的狙擊手。

喬敲敲通話器代表收到。

“三十秒後,我標注出敵人的位置,你解決掉切爾諾貝利紀念碑北側的兩個。”顧鐵說。

“登布林少校,”他大聲喊,“烏克蘭是反GTC國家,你們犯了偷渡、違法攜帶槍支、危害社會安全、謀殺和踐踏草坪的重罪。”

“反恐是一場戰爭,執迷不悟的中國佬。”登布林少校回答。

“謝爾蓋先生一定不希望你們把事情鬧得太大,否則沒辦法向馬克湯普森博士交待。”顧鐵一連拋出兩個敏感的名字。果然,登布林少校沒有回答。

這時顧鐵突然啟動了“方舟”南側的十六個消防噴水口,預防火災和輻射泄漏的水龍高高射向天空,化為鋪天蓋地的豪雨。

GTC光學迷彩的原理非常簡單,早在半個世紀以前就有科學家研製出了高性能模型,由特氟龍和光纖合成材料構成的連體外套通過采集光的入射信息,經過複雜運算,在外套表麵呈現透射擬態。量產的唯一阻礙是隻有超級計算機可以實現的龐大的運算量。

在“創世紀”誕生以後,通過量子鏈路與量子計算機進行巨量的數據交換,使得單人光學迷彩成為實用品,缺陷是為了保證數據安全,數據鏈路是通過通訊衛星建立的,因此在室內、高架等環境下信號比較差。

當然還有另外一個缺陷,在複雜氣象條件下,光學迷彩表麵會附著水滴、雪、沙塵,產生可識別的人形輪廓。如同現在,大量降水中潛伏著的輪廓被明顯地標識出來。

GTC特勤隊顯然有豐富地反偵察經驗,立刻展開戰術規避動作,朦朧水霧中由流水曲線構成的淡淡人影不住扭曲。

“咻啪!”狙擊槍子彈準確擊中一名敵人的軀幹,人影被衝擊力掀翻在地,第二名敵人立刻對入射方向展開火力壓製,衝鋒槍突突吐出火舌,但他顯然從頭盔內的戰術電腦屏幕上得不到足夠的信息,喬第二次開槍,掀飛了他的頭盔,連同半個頭蓋骨。

“喬,他沒有死!”被擊中身體的GTC士兵在攝像頭中蠕動,顧鐵一邊搜尋著自己負責的敵人蹤跡,一邊警告狙擊手。根據運動軌跡標注應當在紀念碑南側的敵人不見蹤影,顧鐵旋轉三維模型,極力尋找蛛絲馬跡。

“我靠!喬,boss在屍體後麵!”紀念碑西北側、 三具倒斃的烏克蘭士兵屍體中間,一朵小小的槍口焰綻開。

顧鐵飛速切換攝像頭,看到潛伏在一堵圍牆後的狙擊手坐倒在地,艱難地挪動著流血的大腿。

顧鐵不知道這個敵人何時移動到那裏的,他懊悔地一拍腦袋,轉身衝出掩護雙手開槍。克魯格自衛手槍劇烈跳動,在三十米距離處打出一團四十公分的彈著點散布,烏克蘭士兵的屍體噗噗冒出血花,又隨降水流入草地。

敵人開槍還擊了,衝鋒槍的火力像一群惱人的蜜蜂將顧鐵驅回雕像後麵,石屑紛飛。砰的一聲,防化服的高分子麵罩被一顆流彈擊碎了,顧鐵的鼻子尖都能感覺到子彈的灼熱。

“十五……三十……四十五……媽的這是什麽衝鋒槍啊,彈鼓容量這麽大。”顧鐵靠著雕像,幹脆扯下破損的頭盔,呸地吐出一口水。

他退出克魯格手槍彈夾,快速裝填,拉動槍栓,忽然發現三維模型缺損了幾個切麵:他失去了對幾個攝像頭的控製。這名GTC特勤人員開槍擊碎了周圍的攝像頭。

“靠!”顧鐵咒罵一聲,“喬,還活著沒?”他呼叫濕婆的狙擊手。

“暫時。”意大利人回答。

“暫時你大爺,躲好點。”顧鐵罵道。

對方的火力忽然猛烈起來,顧鐵捂住頭,感覺切爾諾貝利紀念雕像的大理石碎片在周圍橫飛。一定是那名被擊中胸部的士兵恢複戰鬥力了。顧鐵在火力間隙探出身還擊,一串炙熱的子彈擦過他的脖子,把插在肩部多功能基座上的衛星接收器打成了碎片。

顧鐵腦中的虛擬視野一下子黑暗下來,與“創世紀”的連接中斷了,這種感覺,彷佛從晴朗的午後墜入無星無月的深夜。“靠他奶奶!喬,你距離‘方舟’的入口有多遠?”顧鐵縮回身吼著。

“很近,大約三十五米。”喬頓了頓,回答。

“很好,聽著,戰術是這樣的:我拖他們一下,然後咱們衝著入口使勁跑。”顧鐵抹一把臉上的水。

“……你管這叫‘戰術’?”意大利人有點虛弱地譏諷道。

顧鐵沒有理他,丟掉克魯格自衛手槍,反手從防化服背後拆下壓縮空氣罐,奮力向敵人的方向投過去,接著猛地轉出掩體,雙手持M1911向空氣罐開槍。

衝鋒槍子彈尖嘯著飛過,“中啊!”顧鐵把全身的力氣灌注在年齡足夠當他爺爺的手槍上麵,連續開槍,他的運氣還算不錯,某一發子彈準確擊中鋼瓶,“嘣”的一聲巨響,雨幕中綻開一圈球形的衝擊波,地麵都在顫動。

“跑!”顧鐵衝著通話器大叫,撒腿向“方舟”衝去。

三秒、五秒、十秒,顧鐵從紀念雕像跑到“方舟”南側的唯一出入口,彷佛用了一個世紀那麽久。穿迷彩作戰服的狙擊手拖著傷腿從另一個方向出現,顧鐵腳掌踏地,“箭疾步”射出去,揪著喬的手臂一齊滾進了大門。衝鋒槍子彈隻遲一步咬到他們的腳跟,在鋼製液壓門上射出一串耀眼的火星。

顧鐵在混凝土地板上彈起來,撲到門邊按動關門的紅色按鈕,液壓門無聲無息慢慢合攏,一顆子彈通過逐漸縮小的縫隙鑽進來,在不鏽鋼牆壁上叮當彈射,最後撞碎在地麵上。

顧鐵衝控製按鈕砰砰開槍,直到簡陋的控製麵板布滿彈孔、冒出電火花。

“巴爾進入的時候,把開門的磁卡留在外麵。”他衝坐倒在地的喬解釋道。

“Bravo!現在我們被關在鐵皮罐頭裏了。”喬無力地擠出一個略帶諷刺的笑。

顧鐵丟掉手槍一P股坐下,喘息道:“400萬立方米大小的鐵皮罐頭,形容得好。”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人途
9星際屠龍戰士
10星際骷髏兵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霸天

    作者:毒邪  

    科幻未來 【已完結】

    一個不一樣的時代,遊蕩著一個個肮髒的靈魂,一個默默無聞的少年悄悄的崛起,作出了一個又一個無奈的選擇。...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末日骷髏王

    作者:黑雲遮日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末日來臨,血腥與機遇同在。張凡,剛大學畢業,拿著份剛好糊口的工資。末日的陰影籠罩著他所在城市上空的時...

  • 星際大頭兵

    作者:大夢依稀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昊羿一個擁有超能力,智商近乎妖孽的人類他在挫折中學習堅韌的含義在戰場中接受戰爭的洗禮在死亡中感悟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