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35章 佛牙的哀鳴(上)

升起篝火,搭好帳篷,蘑菇湯在鍋子裏翻滾,群山懷抱的靜謐草原,A51房間的六名房客圍坐一起,各自想著心事。

約納不時偷眼看斜對麵的耶空,南方人一如既往眼神空洞,纏著圍巾的臉孔看不清表情。

“龍姐姐,唱首歌吧。”錫比靠在托巴身旁,抱著膝蓋,衝龍姬撒嬌道。

“附議。”埃利奧特說。

龍姬不置可否地看看約納。約納不由自主地躲開東方女人的目光。

龍姬笑了。“好的,想聽什麽?”

“就是那首講一個美麗的女仙子的故事的!”錫比舉手叫道。

“知道了。”龍姬站起身來,輕輕走到眾人中間,“這首歌叫做‘山鬼’。”

月光灑在她潑墨般的長發上,發線中的銀鈴悅耳和鳴,龍姬望著遠山,輕聲唱道:

若有人兮山之阿,

被薜荔兮帶女蘿。

既含睇兮又宜笑,

子慕予兮善窈窕。

乘赤豹兮從文狸,

辛夷車兮結桂旗。

被石蘭兮帶杜衡,

折芳馨兮遺所思。

餘處幽篁兮終不見天,

路險難兮獨後來。

表獨立兮山之上,

雲容容兮而在下。

杳冥冥兮羌晝晦,

東風飄兮神靈雨。

留靈修兮憺忘歸,

歲既晏兮孰華予?

采三秀兮於山間,

石磊磊兮葛曼曼。

怨公子兮悵忘歸,

君思我兮不得閒。

山中人兮芳杜若,

飲石泉兮廕鬆柏。

君思我兮然疑作。

雷填填兮雨冥冥,

猨啾啾兮又夜鳴。

風颯颯兮木蕭蕭,

思公子兮徒離憂。”

歌聲婉婉,前一句飄散在夜的原野,下一句在月光中嫋嫋上升,約納聽不懂用東方古老語言演唱的歌詞,但從龍姬悠遠的詠歎裏,分明聽出女人對男人蝕骨的思念。

龍姬輕盈地旋轉,展開雙臂,用西大路通用語再次唱出古老蒼涼的曲調:“

我從山巔經過,

身披藤蘿。

眼神帶著微笑,

姿態婀娜。

我騎赤豹、攜花狸,

在戰車上升起桂花彩旗。

身披香草,

折花代表我的相思。

我在竹林、看不到藍天,

獨自行在艱險。

站在群山之上,

看雲在腳下舒卷。

白晝變為黑夜,

神靈降下豪雨。

仙子飄然遠去,

年華漸老,誰能永遠美麗?

我采摘仙草,

看岩間藤蔓盤繞。

你思念我,忘卻回家,

你思念我嗎,何時來到?

我身在山中,香草青青,

飲山泉,庇鬆蔭。

你思念我嗎,我想不清、思不明。

雷聲滾滾、暴雨來臨,

猿猴鳴叫、夜幕低沉。

疾風吹起、落葉飛舞,

我是如此思念你,我是如此思念你!

——煩惱橫生。”

龍姬婀娜的影子彷佛遠古山中仙子舞著月光,埃利奧特彈劍做和,有璀璨的光點從龍姬眼角飛走,融入茫茫的夜空。

約納懂了。那個男人、那個龍姬未知走遍世界尋找的男人、那個不知在何處又在做什麽的謎一樣的男人,是龍姬心裏深可見骨的一道傷痕。這種思念沒有一點甜蜜,隻有痛;痛得讓約納都嚐到感同身受的苦澀。

約納發覺自己心中對龍姬已經種下愛慕的種子,但這個女人心中注定裝不下別的男人,十七歲的占星術士學徒捏緊拳頭,鼻頭泛起同情又絕望的悲傷。

曲終夜靜,沒有人鼓掌。

托巴已經響起鼾聲,錫比歪著小腦袋,陷入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思,耶空望著遠處,眼神反射月光,竟顯得有了些人氣。“我先睡了。”龍姬轉身鑽進帳篷,留埃利奧特和約納對視一眼,同時歎一口氣。

“我們也先休息了,後半夜替換你們,注意安全。”玫瑰騎士說,拍拍獨角獸的頭,騎獸踢踢踏踏地走到黑暗中去。

負責守夜的是約納和錫比。小女人還在發呆,約納發覺獨處時心中更容易泛起酸澀,於是走過去拍拍錫比的肩膀:“喂,還好吧。”

“老哥,我不太懂愛情。”錫比用碧綠的眼睛盯著他,出神地說。

“我也不懂。”約納挨著她坐下。兩個人一道沉默。篝火畢剝作響,快要熄滅了。

約納拿根木棍在地麵上刻畫星陣,不知為何,精力特別集中,五分鍾後,他手按地麵默念:“世上所有事是星辰於黃道的投影,我們生存、擁有、交流、遺傳、創造、管理、分擔、改變、超越、實現、交際與內省,都有星空高高俯視。心存敬畏,常常仰望。請星空借我力量!”

星際線之弦無聲撥動,一道明亮的橙色光線投射在篝火上,但約納預想的助燃效果沒有出現,“灼熱星光”像把利刃刷地將火堆連架在上麵的鍋子一起整齊地切成兩半,遠遠地延伸開去,在黑暗的原野上犁出長長一道泥土翻卷的深溝。

蘑菇湯灑出,篝火徹底熄滅了。約納呆在那裏,托巴依然打著呼嚕。

“啪”,約納的後腦勺挨了一巴掌,錫比瞪著眼:“想煮夜宵怎麽辦呢?”

“我想點火來著,沒想到威力這麽大。”約納結結巴巴解釋。

“大個屁。”錫比用鼻子哼出一口氣,“不過多少有點樣子了。作為獎勵,給你講完後半個故事吧。”

“耶空的故事?”

“廢話。”

“他就在旁邊,不好吧?”

“管他咧。”

錫比瞟一眼呆坐在那兒的耶空,自顧開口:



耶空藏在水底,等敵人出現。他不知道等了多久,忽然感覺到水波的震動,從水底向上看,一切都是扭曲的,隱隱約約看出一群人由摩羅太子陵跑出,腳步雜亂地衝向城門方向。撲通撲通幾聲落水聲,頭頂的湖水漾開桃紅色的波紋,一個閃亮的東西慢慢沉下來,耶空伸手接住,是一個被削斷——更像是被鋸斷的劍尖。

耶空揮劍撥動湖水急速上升,嘩啦一聲破開水麵高高躍起,看到甬道上孤零零有一匹馬一個人。一匹褐色的重甲戰馬,馬鞍上站著一個全身鐵鎧甲的獨臂將軍,獨臂人正收刀回鞘,護寺伽藍與武僧的屍體碎片灑成一個血色的扇形。

耶空在空中收束身形,像箭一樣向獨臂人射去。獨臂人背對著他,但完全察覺到刺客的行動,電光一閃,極長的鋸齒刀畫出一個扭曲的半弧,刀劍相交發出劈啪的脆響,耶空與他交錯而過,鏽劍在對方的重鎧上劃出一道耀眼的火星。

“亞瑪茹阿佳?”耶空落地轉身擺出防禦姿勢,抹一把臉上的水,厲聲喝道。

叮當一聲,耶空斷裂的劍尖落地。鏽劍沒能切開厚重的鎧甲,獨臂人站在馬背上轉身,長刀踩在腳下。

“是我。”他的聲音在猙獰可怖的鐵麵罩中嗡嗡作響,噴出熱氣,像冒著蒸汽的開水壺。

異教徒的七大半神將軍之一孤身潛入刺殺國王,耶空渾身因恐懼和興奮而顫抖。還有什麽給團長報仇的機會能比現在更好呢?他伏下身子,將斷劍藏在身後,胸膛按照大般若寺秘傳呼吸法緩慢起伏,每一塊肌肉都在微微抖動,尋找天道和諧的運動韻律。

“你是誰?”傳說中掌管死亡的半神將軍含混噴出炙熱的詢問。

“無名小卒。”耶空一呼、一吸,逐漸緩慢,將心智與體能漸漸壓為丹田部位的一個渾圓。

亞瑪茹阿佳沒有等待他蓄勢完成,戰馬揚蹄長嘶一聲迎著夕陽猛衝而來,半神將軍腳踩鋸齒長刀穩立馬上,覆著鋒利甲葉的手掌一曲一伸。

“《玖光》……明王槍……”耶空腳蹬大理石甬道影子一樣貼著地麵前進,忽然將劍甩在空中,結寶生羯磨印,左拳置於臍上,右手施願相,眼可見右手臂積蓄了一層光熱驚人的金紅色光焰,“……射!”他右手一推,空氣中爆出一個劇烈的風圈,火焰像一支長槍激射而出。

“吒!”亞瑪茹阿佳麵罩後的眼睛射出黑光,雙腳猛然下蹬,戰馬一聲悲鳴脊骨斷裂坐倒於地,半神將軍帶著鋸齒刀高高躍起,明王槍帶著尖嘯從他腳下穿過,射入晴空。

“《玖光》……寶幢杵……”耶空直起身子,結天鼓雷音如來手印,“……破!”隨著一聲大喝,他的頭上出現一支巨大的金剛降魔杵虛影,轟然砸落,“咚”的擂鼓般一響,甬道中央碎石紛飛、浪花翻湧,七尺長的白色大理石甬道破碎沉入水底,耶空腳尖輕點連退兩步,接住長劍,站在斷橋邊,抬頭看去。

亞瑪茹阿佳著重甲的巨大身影正在空中,眼看無從借力要調入水裏,“吒!”半神將軍淩空一頓,重甲每一條縫隙中都噴出熾熱的蒸汽,居然虛空裏行走了三步,抓住鋸齒長刀,攜著厲風劈頭蓋臉砸下來。

耶空再退兩步,亞瑪茹阿佳左腳重重踩在甬道,想提步再砍,但殘破的甬道支撐不住他的體重大塊塌陷,半神將軍隨碎石一起落入湖水中,濺起大片的浪花。彷佛燒紅的鐵塊入水,水麵嗤嗤地泛起蒸汽。

耶空持劍戒備。二十七尊佛像在湖水中注視著這場戰鬥,不發一言。耶空忽然想,法師昨天曾說今天與她有一眼之緣,她現在會在哪裏呢?

湖水炸開,亞瑪茹阿佳空手踩著碎石裂水而出,渾身蒸汽籠罩,如同熔爐中的魔神。就是此時!耶空大喝一聲加速前衝,旋轉步伐閃過擊來碩大的拳頭釘在半神將軍背後,用盡全部精神與力量一劍劈在亞瑪茹阿佳脖頸。

滿天神佛,保佑我。

然而神佛沒有開眼,叮當脆響中長劍化為碎鐵,敵將護頸鐵甲確實留下深深的傷痕,但僅此而已。下一個刹那,亞瑪茹阿佳的獨臂抓住他的頭顱狠狠地摜倒在地,耶空眼前一片黑紅,噴出一口熱氣騰騰的鮮血。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人途
9星際屠龍戰士
10星際骷髏兵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霸天

    作者:毒邪  

    科幻未來 【已完結】

    一個不一樣的時代,遊蕩著一個個肮髒的靈魂,一個默默無聞的少年悄悄的崛起,作出了一個又一個無奈的選擇。...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末日骷髏王

    作者:黑雲遮日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末日來臨,血腥與機遇同在。張凡,剛大學畢業,拿著份剛好糊口的工資。末日的陰影籠罩著他所在城市上空的時...

  • 星際大頭兵

    作者:大夢依稀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昊羿一個擁有超能力,智商近乎妖孽的人類他在挫折中學習堅韌的含義在戰場中接受戰爭的洗禮在死亡中感悟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