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九章 恐怖厲屍

沒錯,那僵屍確實是趕屍人所操控的,趕屍人在幾天前悄悄的在那幾個受害者的門前作了‘死亡標誌’,僵屍白天潛伏在東門外的那間廢棄的小廟內,也就是鄧龍和李康愷放棄搜查的那間小廟。到了夜晚便出來順著‘死亡標誌’的氣味前去尋找‘獵物’。



其實趕屍人隻作了三個‘死亡標誌’,那就是三個寡婦家門前的標誌,對與陳家大院的黃桂香卻是個意外,陳家是鎮上第一大家,門前門後來往的人極多,趕屍人根本不敢也不會到陳家作‘死亡標誌’。



那陳家少奶奶黃桂香卻是死的極冤,原來僵屍那夜出去尋找死亡標誌,(也就是鄧龍第一次看見僵屍的那次)按照趕屍人的死亡標誌,僵屍的目標應該是陳秋梅,可是那僵屍在躍過陳家大院房頂的時候,黃桂香半夜起來小解,正巧被那僵屍遇上,所以僵屍才殺害了黃桂香。



按照趕屍人的推算,隻要僵屍吸食了三個女性的血液再加上至陰日的天地陰氣,僵屍足夠成為毛僵了,隻要成為毛僵,趕屍人等於就擁有了一件十分厲害的殺人凶器,要知道毛僵是不懼水火,全身堅硬如鐵的,恐怕沒有道力高深的人是無法對付的。



現在僵屍隻剩下最後一個‘死亡標誌’,也就是陳秋菊了,所以僵屍在吸完陳秋雁的血後,沒有絲毫的停留,僵屍飛快的向陳秋菊家躍去。



陳秋菊雖然是個寡婦,可是她不是個簡單的寡婦,為什麽呢?因為她有一個姘頭,如果不是這次僵屍事件,也許鄧龍也不知道這個秘密,由於陳秋雁的死亡讓鄧龍異常的憤怒,憤怒讓鄧龍完全爆發。



當鄧龍以驚人的速度趕到陳秋菊家門前,甚至比僵屍還先到,由此可見人的潛力是無限的。鄧龍發現了奇怪的一幕,隻見保安隊的十多個隊員正在陳秋菊家門前巡邏,這讓鄧龍不敢輕舉妄動,長長的吸了一口氣,鄧龍漸漸平息了心頭的憤怒,有保安隊的人在這,自己也就放心多了。



隻見那陳秋菊家燈火通明,二樓上有兩個身影正在碰杯喝酒,從窗戶投下的影子來看,鄧龍能夠分辨一個女人的身影,估計那就是陳秋菊,不過另一個身影卻是無法分辨,那油燈燈光不時的搖曳,散發在院子裏,整個院子顯得無比清幽。

鄧龍偷偷摸到陳秋菊的大院後門,隻見後院的大門上正畫著那個‘死亡標誌’,如果不是刻意去看,很難發現那個標誌。



後院並沒有人把守,鄧龍輕輕地躍過院牆跳入了院子,潛伏在院子的牆角,鄧龍猜想,陳秋菊既然有保安隊的保護,想那僵屍也不敢輕易前來,自己倒也省了一份心,隻不過自己該不該把‘死亡標誌’這件事情告訴陳秋菊呢?這讓他很頭疼,陳秋菊明顯行為不檢,自己若是貿然闖進去,豈不是讓她惱羞成怒。



想到這,鄧龍靜靜的蹲在院子的牆角裏,隱匿好身形,鄧龍決定先觀察下,隻見一個黑影從牆上翻下來,由於從小接受武術,鄧龍有著非凡的武術根底,鄧龍幾乎是直覺性的反應,反身就是一肘,那人雙手擋住鄧龍的這沉重一肘,“噓”了一聲,鄧龍細眼一看原來是李康愷。



李康愷見鄧龍憤怒的向僵屍追去,在看了陳秋雁的屍體之後,順著地上的腳印,追到了這裏,剛躍進來,就發現潛在牆角的鄧龍,還差點中了一肘子,李康愷噓了一聲,對鄧龍道:“這就是僵屍的‘死亡標誌’目標?不簡單哦,還有保安隊保護。”鄧龍點了點頭道:“估計是和保安隊哪個人好上了吧,咱們小心點,如果僵屍真來了,咱們見機行事。”



李康愷哦了一聲,說完把麵巾帶好,又從懷裏掏出一個黑麵巾道:“你小子跑的倒快,連麵巾都掉了。”鄧龍一摸臉上,才發現不知道什麽時候麵巾早已從臉上掉了,想道剛剛自己一時憤怒,鄧龍無奈的搖了搖頭,接過麵巾帶好,兩人小心翼翼的潛伏在牆角。



陳秋菊此刻正與她的相好溫酒聊著開心話,卻不知道死神已經在不知不覺的向她走來。(前麵我給大家分析過了,僵屍是沒有智慧的,沒有思考能力的,它隻被趕屍人用神秘的力量控製,所以在僵屍的‘心’中,也就是趕屍人給的指示,隻有一個目標,那就是陳秋菊。)



所以僵屍飛快的躍過幾個屋頂落在了陳秋菊的屋頂上,當時鄧龍和李康愷卻都是沒有發現,因為他們潛伏的地方,從任何一個角度都無法看到屋頂上的任何情況。



不過鄧龍還是知道僵屍來了,因為兩個女鬼,別忘了她們是飄在空中的,並且她們是被僵屍所害,所以兩個女鬼對僵屍有種特別的敏感,那僵屍一落入房頂,兩個女鬼就感應到了,鄧龍從兩個女鬼的驚恐表情就知道僵屍已經來了。



鄧龍心裏極是了緊張,後背心甚至起了冷汗,李康愷還緊緊的盯著前院,鄧龍悄悄的用手碰了下李康愷,把手向屋頂上指了指,李康愷兩個眼睛睜得很大,雖然他帶著麵巾,但是仍然掩飾不住他驚訝的神色,李康愷就要站起來,鄧龍趕緊將他緊緊拉住,保安隊在這裏,如果他們貿然出現肯定會被當賊抓起來。



保安隊的眾人明顯還沒有意識到危險的來臨,仍然端著槍來回的走動巡邏,屋頂上的僵屍伸直著手臂,白森森的牙齒和指甲還滴著鮮血,僵屍用力的吸了幾口,確定了自己的目標就是房中的那女人,僵屍直挺挺的落到大院子裏。



院子裏的保安隊等人都被這從天而降的黑家夥嚇了一跳,以為是來襲擊樓上那人的,紛紛大喊起來,鄧龍和李康愷站起身來,現在還不是現身的時候,兩人站起來緊緊隻是因為驚訝,隻見那僵屍身穿黑色綢服,頭戴著黑色高氈帽,由於晚上光線不明亮,鄧龍根本就看不清那僵屍的模樣。



保安隊的眾人都憤怒了,從來沒有人敢這麽光明正大的來刺殺,樓上那人聽到了底下的吵鬧,與陳秋菊趕緊趕下樓來,看是什麽人敢這麽放肆。



那人與陳秋菊出現在台階上,鄧龍忍不住驚訝出聲,“鎮長”,沒錯陳秋菊的姘頭正是鎮長,也隻有鎮長才有如此的權利,隨意調動保安隊,那陳天河(鎮長)挽著陳秋菊的手用手指著那身著黑衣的僵屍大怒道:“大膽,哪來的醉漢,敢到這裏來撒野。”



僵屍哪裏聽得懂鎮長的話,眼睛隻是直直的盯著陳秋菊,看來僵屍在進行確認,當僵屍認定陳秋菊就是自己的目標的時候,躍過一個保安隊員的頭頂,向鎮長和陳秋菊撲來。



陳天河卻是大吃一驚,隻見那黑衣人迎麵夾帶著一股難聞的惡臭高高的躍起向自己撲來,待那僵屍快到眼前的時候,陳天河這才發現這黑衣人長長的指甲與牙齒上的紅色血跡,陳天河突然想起了什麽,神色十分的驚恐大叫道:“僵屍!”那陳秋菊卻是嚇的兩腿一軟坐倒在地上。



陳天河畢竟是見過世麵的人,在驚慌之餘及時的反應過來,拉起陳秋菊就往房裏猛的一退,那僵屍剛落在他剛剛的位置,陳天河把房門一栓,朝外麵眾人喊道:“給我攔住僵屍,快去給我叫人。”



保安隊眾人卻也是麵如土色,汗毛豎起,誰也沒想到,鎮子上流傳的僵屍竟然是真的,看到僵屍如此凶惡,眾人哪裏敢向前一步,隻見那僵屍一邊蹦跳著一邊用利如刀刃的指甲向那門戳去,隻一戳就出現了一條巨大的裂縫,很明顯那門根本擋不住那僵屍。



鄧龍知道是該出手的時候了,雖然鎮長不是什麽好人,但是鄧龍卻也不想讓那僵屍害人,朝眾慌亂的保安大喝一聲:“快去喊人來,閃開!”,鄧龍掏出八卦鏡,念動咒語,向那僵屍照去。



其實鄧龍對八卦鏡能否克製僵屍,也沒有什麽把握,畢竟他還沒時間去詳細研究陳老頭的《茅山伏魔錄》,情形緊急,什麽東西都拿出來用用再說。



果然隻見那八卦鏡照向那僵屍,僵屍明顯對這黃光很是反感,抬起雙手豎在頭頂擋著那黃光,李康愷見僵屍露出如此空當,淩空躍起雙腳踹在那僵屍的胸口。這一腳運用了李康愷八成的氣力,要知道李康愷是經過警隊特訓的,武術根底深厚,一般人若是當胸中了這一腳,恐怕胸骨得斷裂,不死也得殘疾。



但是那僵屍隻是往後退了一步,李康愷隻感覺自己這一腳像是踢在鐵板上,雙腿發麻,不禁對僵屍的能力感到驚訝,看來自己小看這神秘的生物了(咱們姑且把僵屍算作一種奇怪的生物,至於僵屍屬不屬於生物,這個任務交給科學家定論吧)。



保安隊員見到鄧李兩個蒙麵人如此英勇,不禁也是豪氣頓生,有兩人已經趕回去求援,剩下的八人都齊齊將僵屍團團堵在大門口,那僵屍對八卦鏡的力量有所畏懼,一時間也是怒吼連連不敢向前,眾人見李康愷奮力一腳無功而返,卻也是不敢輕舉妄動,兩邊卻是僵在了一起。



那僵屍估計是被八卦鏡照的發狂了,咆哮連連渾然不顧的向鄧龍眾人撲了過來,雪亮鋒利的指甲帶著強烈的勁風掃了過來。鄧龍見僵屍被八卦鏡照的發狂了,暗自鬱悶,原本想克製僵屍,卻沒想到刺激了僵屍的狂性,此時的僵屍如同發瘋的猛虎凶猛無比。



那僵屍鋒利的指甲直向鄧龍頭部掃來,沒有遲疑,鄧龍就勢一滾險險躲過僵屍這猛烈的一擊。見到僵屍發狂了,鄧龍朝眾人喊道:“小心,僵屍發狂了,不要被它抓了。”那僵屍見沒抓到鄧龍遂向其它人抓去,整個場景如同老鷹抓小雞,但是個中的危機卻是難以言狀的。



隻見那僵屍並沒有高飛想象中的那般笨拙,一躍一撲動作卻是迅捷不比,一個保安隊員正被那僵屍追的抱頭逃竄,那僵屍卻是一躍淩空跳到那人麵前,那人隻感覺一股惡臭撲鼻,抬頭一看,那僵屍正在麵前,那人剛想大喊救命,僵屍那鋒利無比的雙手死死的掐住了他的喉嚨,鮮血直流,眼見是喉管被抓破,必死無疑,那僵屍側著頭拚命的吸著那隊員的鮮血。



在吸食了鮮血後,那僵屍的凶氣愈發膨脹,原本綠油油的眼睛竟然變成了暗紅色有如魔神附體,看起來十分的恐怖,口裏發出難聽的嗚鳴聲,鄧龍事後覺得那是一種自己從來沒聽過但是又似曾相識的聲音,有點像貓叫,又有點像黃狸子臨死的前發出的慘叫,極其的恐怖。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死活人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