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八章 女鬼

到底是什麽拉住了李康愷?鄧龍回頭一看,李康愷麵色鐵青,鄧龍趕緊拉了李康愷一把,可是出乎意料的是,李康愷全身冰涼,似乎被什麽東西死死的拽住。



李康愷的麵色愈發慘白驚恐的朝鄧龍喊道:“鄧龍,快,快看看是什麽東西拉住了我。”難道真的有那種靈異的東西,又或是陳秋梅的鬼魂拉住了李康愷?鄧龍沒有時間多想,因為李康愷的麵色已然是十分的難看。



鄧龍雙手不斷的變換著手勢,口中念動著奇怪的咒語,鄧龍在念完咒語後在自己的雙眼上一蒙,再睜開眼的時候,眼前的一幕實在是令鄧龍膽寒,鄧龍不敢相信,雖然他並不是無神論者,但是眼前的這一幕已經超出了他的想象。



眼前的一幕可畏是恐怖之極,沒錯,鬼魂,的確是鬼魂!而且是兩個鬼魂緊緊的拉住李康愷,這兩個鬼魂正是黃桂香和陳秋梅兩個被僵死剛咬死的女人的鬼魂,這兩鬼魂模樣與生前並沒有什麽區別,隻是臉色蒼白些而已。



其中一個女鬼黃桂香緊緊的抱著李康愷的脖子,當然隻是抱,陳秋梅則緊緊的抱著李康愷的大腿,李康愷頭上以及兩肩的三味真火燒的極其旺盛,這也是兩鬼魂不敢太造次的原因,想必也是怕那三位真火吧,其中黃桂香抱著李康愷的脖子,一邊不停的吹著白色的寒氣。



不過這兩鬼魂卻也是怪,隻是糾纏著李康愷,卻不來纏自己,鄧龍卻不知道,他身上懷著辟邪寶刀與八卦鏡,那鬼魂等陰靈之物又豈敢近他的身。



鄧龍從來不敢相信這個世界上竟然還真有鬼魂這麽一回事,李康愷卻是被困擾的不行,雖然沒有生命危險,卻也是非常的驚恐和難受,自從來到這個古鎮上遇上的一連連怪事讓他很是動搖,這裏發生的一切都不是自己學習的科學可以解釋的,此刻他感覺全身冰涼,脖子上有一股比寒風更讓人刺骨的寒冷,自己全身根本就動彈不得,他當時第一個想法就是自己被鬼怪之類的拉住了,想到這他朝發呆的鄧龍大喊道:“鄧龍,你在搞什麽,快拿你那鏡子照一下啊。”



這是鄧龍第一次看見鬼這種東西,鄧龍驚訝之餘卻是有點點害怕與緊張,那黃桂香吐出的森寒白氣不斷衝擊著李康愷的三盞不滅真火,所幸李康愷真火旺盛,要是普通人恐怕那真火早就被吹滅了,饒是李康愷真火旺盛,卻也被鬼氣折磨的十分的難受。



鄧龍被李康愷這麽一喝,頓時清醒過來,拿出八卦鏡,咬破自己的中指滴了兩滴鮮血在上麵,使用八卦鏡並不複雜,隻見那八卦鏡經過鮮血開光之後,頓時散發一陣耀眼的黃光,鄧龍大喝:“兩位大姐,快放開我兄弟,他不是害你們的人。”



八卦鏡黃色強光一照在那兩女鬼身上,那兩女鬼淒厲的大叫一聲鬆開了手臂,在八卦鏡的強光照耀下發出陣陣慘叫,李康愷這下卻是解脫了,感覺全身一鬆,那種森寒的感覺頓時消失了,雖然他知道自己是被鬼纏住了,可是由於沒有開陰陽眼,他隻能聽見女鬼的淒厲呼喊聲,卻是看不到的。



鄧龍見兩女鬼十分的痛苦,想那女鬼也是被僵屍所害的無辜,頓時收起八卦鏡,那黃桂香和陳秋梅卻是跪在地上苦苦求饒。鄧龍上前扶起兩位女鬼,畢竟她們也是冤死之鬼,平時與自己無冤無仇。



“兩位大姐,你們為何不去投胎,還逗留於人間呢?”高飛問道,李康愷卻是目瞪口呆,在他看來鄧龍正彎腰自言自語,不過想了想他又明白過來,要知道鄧龍可是開了天眼的,哎!中國的神秘東西太多了。



“鄧龍老弟,我們是被僵屍所殺,這僵屍吸走了我們的魂魄,我們根本進不了祠堂,所以我們做鬼也隻能做半鬼,根本就投不了胎啊。”陳秋梅飄起來歎了口氣道。



“嗯,這個我知道,那陳老六已經被鎮長當做殺人凶手了,到目前為止,整個鎮上還沒人相信你們是被僵屍所害,隻是不明白兩位大姐為何要纏著我那兄弟呢。”鄧龍不解的問道。



“這個我們不是纏著他,當你們進來的時候,你們說的話我們全都聽見了,我們很感謝你們的幫助,當看到你們發現標誌要離開的時候,我和秋梅姐想與你們一起去順便幫點忙。本來是想懇求老弟你的,可是你身上有我們害怕的法器,所以隻能哀求這位大哥,可是卻忘了他是看不到我們的,讓大哥受驚了。”黃桂香朝鄧龍與李康愷鞠了一躬道。



“嗯,既然你們已經知道了那自然是最好,隻要我們找到下一個標誌就能抓住僵屍,這樣你們對鎮子也熟悉,你去查探東邊每家每戶的牆門上,我和李大哥去西邊,一個時辰後在這裏集合,你們看如何?”鄧龍對兩女鬼道。



“那沒問題,我們立即分頭去找。”兩女鬼說完就要飄走,鄧龍突然想起什麽大聲道:“慢著,兩位大姐我看還是算了,咱們一起走吧,每家大門上都貼了門神,家裏也供了菩薩的,大街上也有很多鬼魂,你們單獨走不安全。”



李康愷看不到女鬼,也聽不到女鬼的聲音,隻是從鄧龍的說話中,他大概還是明白了兩女鬼並不是有心作難自己,而且準備幫助他們一起查探標誌。想到這心裏倒也釋懷了,隻不過感覺身邊站著兩個女鬼總感覺怪怪的,所以他總是習慣性的把眼睛往兩邊看,看那女鬼是否真的跟在自己的身後,那種神情很是怪異與荒誕。



兩女鬼想了想也是,街上有夜遊神和門神,如果不小心很可能被他們抓走,還是跟著高飛比較穩妥點。不過當她們看到李康愷那怪異的表情她們都不約而同的笑了起來,鄧龍也跟著笑了。



“李大哥,放心吧,兩位大姐不會害人的,她們都說你表情好怪異呢,你還是放鬆些吧。”鄧龍笑了笑對李康愷道。



李康愷尷尬的朝兩邊看不見的女鬼笑了笑,摸了摸後腦勺加快了腳步道:“鄧龍,我看咱們走快點,早點替兩位大姐報仇吧!”兩女鬼看了看李康愷尷尬的模樣都抿著嘴笑了起來,她們本來都是長相俊美的女子,此刻即使是死了,鬼魂卻帶著一種異樣的淒美感,這一笑倒也是十分迷人。



鄧龍想了想道:“李大哥,這僵屍既然專對年輕女子下手,那麽應該縮小排查範圍,先去那些獨居的女子門前看看。”鄧龍本來想說到寡婦門前看看,一想到陳桂香在身旁頓時改了口。



鎮上一共隻有隻有三個年輕寡婦,陳秋梅是一個,另外兩個就是陳秋雁和陳秋菊(秋字輩)她們兩個分別住在東街的兩條偏僻巷子裏,最適合僵屍下手。



正當鄧龍準備去那兩個寡婦家的時候,一條黑影從他們頭頂一躍而過,隻見那黑影帶來一陣濃重的腐臭味,陳秋梅與黃桂香卻是從空中掉落,滿臉的恐怖,原本蒼白的鬼臉卻是有些鐵青,眼睛睜得大大的。



鄧龍趕緊扶起兩女鬼,半晌,那兩女鬼緊張的說道:“是他,是僵屍,剛剛那黑影就是僵屍,那種氣味,就是那種氣味,沒錯是僵屍。”



鄧龍驚叫一聲,沒想到僵屍這麽快就來了,朝李康愷大喝一聲:“李大哥,是僵屍,快,咱們要快。”鄧龍飛快的奔跑起來,鄧龍有著深厚的武學底子,一旦情急,體內的潛能迅速激發出來,飛快的向前奔去,速度卻是極快。



按照僵屍的去勢,很可能是去陳秋雁家了,李康愷沒有多想,也是盡全力奔跑了起來,他的本領本不在鄧龍之下,可是鄧龍一時急切,竟然速度奇快,連李康愷都自歎不如,不過李康愷還是拚盡全力緊緊的跟在鄧龍的身後。



陳秋雁家在一條偏僻的小巷子裏,饒是鄧龍速度奇快卻還是慢了半拍,就在鄧龍即將趕到陳秋雁家的時候,隻聽見一聲淒厲的慘叫聲,那黑影已從房頂上一躍而逝。



鄧龍大腦中一聲轟鳴,整個人跪倒在地。“晚了,晚了,又是一條人命。”鄧龍痛苦的用手砸著地麵,那雪花被砸的飛濺而起,李康愷趕到鄧龍身邊,從剛剛那一聲淒厲的呼喊聲,以及鄧龍痛苦的表情,李康愷知道陳秋雁八成是遇害了。



事實上僵屍一躍十幾步遠,又是從房頂上抄的近路,鄧龍就是跑的再快,也趕不上僵屍,鄧龍卻陷入了深深的自責,他恨自己的大意,也恨自己的無能。



“鄧龍,鄧龍,你快起來,還有秋菊妹妹呢。”兩女鬼飄在空中對鄧龍道,鄧龍神智逐漸清醒了些,“對啊,還有秋菊姐姐,一定不能讓僵屍害了她。”鄧龍嘟噥道,從地上抓起一把雪在臉上擦了擦,鄧龍飛快的躍上房頂,在瓦片上飛快的行走,兩女鬼趕緊飄飛跟在鄧龍的身後。



到了這個時候,鄧龍不再隱藏自己的實力,想鄧龍有‘蒙麵俠’之稱,這輕功卻是他最擅長的,這是他在那些富豪層層嚴密保護下仍然能夠順利得手及逃脫的本錢,李康愷驚訝的看著鄧龍幾個飛縱消失在黑暗中,李康愷卻是怎麽也沒想到原來鄧龍如此的深藏不露,看來自己是追不上他了,想到這,李康愷朝陳秋雁家奔去。



陳秋雁的確遇害了,與黃桂香的情形一樣的,脖子上隻有兩個犬牙般的血洞,這僵屍卻是受到趕屍人的操控,以最快的速度吸完血迅速離去,可憐那陳秋雁還在睡夢中就被僵屍殺害了,李康愷給陳秋雁用被子蒙好,歎了口氣,退了出來。



鄧龍與自己的推斷也完全沒有錯,那門上卻是畫著‘死亡標誌’,沒想到趕屍人如此毒辣早已經預謀好了,想到這裏李康愷緊握拳頭,一拳打在那木門上,恨恨離去,他要迅速追到高飛,一起對付僵屍,同時心底也暗暗祈禱,希望鄧龍能夠阻止僵屍害人。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死活人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