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十八章 錯綜複雜

  陳天雲有些不是滋味的看著她,雖然也不知道自己在介意些什麽,隻是聽到她要去婚介所,心裏便感覺別扭,她所謂的沒有男人緣,也許是因為高處不勝寒,她站立在歡喜的頂端,睥睨一切,有骨氣的男子不想接近,貪錢的男人她看不上,他甚至懷疑她對任何人都不會公開自己的身份,如此保密,又是為何?看來胡喜喜不止是一個傳奇,更是一個迷啊!

  胡喜喜把長發解下,卷發隨風飄揚,她側頭笑得沒心沒肺:“今晚肯定有記者在,你明天怎麽跟油煎兒解釋?”

  “她不是無理取鬧的人!”陳天雲臉上浮過一絲幸福,“知道什麽是緋聞,什麽是真實,尤其她是娛樂圈的,對這些報道早就免疫了。”

  胡喜喜輕輕笑起來,她是屬於一笑起來就明媚如陽光的女子,能照亮夜的沉靜漆黑,陳天雲不得不承認,她其實真的很美,那種美不是五官上的美,而是一種氣質,他想起烽火戲諸侯的起因,不也為了美人一笑嗎?那一笑傾城,最後禍國,胡喜喜有這樣的本事,讓男人為他傾城禍國!

  “其實你算是個溫文儒雅的男子,怎麽會.....”胡喜喜沒有說下去,青菜蘿卜各有所愛,隻是這油煎兒容貌不算上乘的,脾氣壞,性格差,緋聞滿天飛,就連她這個從不看娛樂版的人,也都知道尤倩兒是誰,可見她的出位!

  陳天雲知道她想問什麽,這個問題其實他還真的沒想過,當時公司挑選代言人,他一聽說她叫尤倩兒,又是派傳單出身的,便心中一動,不排除開始的時候是想報答她的救命之恩,事實上這些年他一直尋找著她的下落,甚至登過報紙尋人,救了集團太子,肯定有很多報酬,一時間各式女子蜂擁而至,但是說起那日的事情,一個都說不出來。

  尤倩兒也不記得了,兩人在一起以後他問她,她笑著說:“似乎是曾經有過這樣的事情,但是過去這麽久,我哪裏還記得細節?況且當時的你和現在的你也改變了很多,那時候你的臉比較尖,皮膚陽光一點的!”

  “她心很好!”陳天雲篤定地說,“一個女子的心是好的,就算脾氣差,也無所謂。”

  “你真犯賤!”胡喜喜發現自己貌似在挑撥離間,所謂寧教人打仔莫教人分妻,隨即又說:“不過她能讓你如此深愛,想必也是有她的優點的!”

  陳天雲把身子平躺在沙灘上,雙手枕在腦後,看著漫天星輝點點,“所謂深愛不深愛,我還真沒想過。愛情大抵就是這樣的,兩個人互相遷就,我疼愛她,不讓她受一絲委屈,這是我對她的承諾。”要是沒有她,他隻怕早就做了水底亡魂,哪裏還有今日?所以疼愛她除了因為她是他女朋友之外,更重要的是她是他的恩人!

  “我知道那種感覺,那就是寧願自己死,也不要他受一絲委屈。”胡喜喜眼圈突然紅了,想起冠軍和她一路走來,相依為命,生命裏再沒有人能比他更重要,她胡喜喜可以是爛泥,可以被人辱罵,但是一涉及冠軍,她就像隨時準備出擊的母狼,獠牙森森,虎視眈眈!

  陳天雲沒有做聲,第一次和一個女子探討愛情,他是個有愛情的人,但是為何此刻說起愛情,卻有一種蒼白無力的感覺?

  “我要跟你道歉,曾經對你口出不遜之言。”陳天雲在停車場裏,在酒會裏,甚至在陳宅裏,他都曾經不留情麵的痛罵過她。

  “我要是那麽記仇,早自己氣死了!”胡喜喜也躺了下來,慢慢地閉上眼睛,海風清冷,呼嘯而過,她不覺得冷,甚至還有一絲溫暖,這些年能在她身邊談話的人不多,除了灣灣,便隻有冠軍,今晚有個外人聽她傾述一下,感覺真好!

  海灘上的人慢慢散去,人聲也隱去,隻有遠處偶爾傳來幾聲狗吠叫,也有幾聲嬰兒的啼哭,那是附近海邊的漁民,日無一日,周而複始地過著平靜淡然的生活。

  次日一早,胡喜喜借灣灣的車送衣服到學校,她一大早起來做了一鍋糖水,是冠軍愛吃的楊枝甘露,她在廚房裏沒有別的能耐,做糖水還是有幾下功夫的。

  她打電話給冠軍的手機,他沒有聽,她便給他發了一條訊息,說她在校門口等著。過了大約十五分鍾,便看見冠軍高瘦的身影從樓梯上飛奔而下,直直往校門口跑去,胡喜喜看著他跑步的姿勢,鼻子一酸,他已經長大了,不是當年那留著鼻涕一路寒風中向她奔跑而來的小男孩,她暗暗道:“歡歡,兒子長大了,我很快便帶他回去看你。”

  “媽咪!”冠軍一頭的汗水,鼻尖也滲著細小的汗珠,“我剛才去跑步了,回到宿舍才看到你的信息,馬上就跑下來了!”他臉色很好,紅潤光澤,精神奕奕。

  “你看你一身的汗水,等會寒風一吹又感冒了。”胡喜喜放下心來,冠軍從小大到,就沒有讓她操心過,乖巧得讓人心疼!

  冠軍笑嘻嘻地說:“媽咪,給我做了什麽好吃的?給我吧,我馬上要去打籃球了,約了同學呢。”冠軍接過胡喜喜手中的衣服和保溫瓶,把保溫瓶捂在了胸口。

  “那我走了,你進去吧!”胡喜喜想跟兒子說一會話,但見他神色無恙,又一副趕時間的模樣,隻好作罷,不舍地走向車子,打開車門坐在了駕駛位上,見冠軍揚著笑臉看她,便說:“快回去吧,衣服濕了不能吹風,快進去!”

  “媽咪,我要看著你走,你開車吧!”冠軍固執地站在原地,等待她開車,她隻得發動車子,熟練的後車拐彎,滑下了學校的斜坡,倒後鏡可以看到冠軍那大大的笑臉,她安下心了,踩下油門呼嘯而去了。

  看著胡喜喜的車消失在盡頭,冠軍的笑臉頓時消失了,滿目的憂傷,喃喃地說:“媽咪,我要拖累你到什麽時候?”

  年少的事情,他都一一記在心裏,自從外婆死後,她們搬了很多個地方,從大雜院到小平房,後來媽咪環境好點了,買下了第一套二手房,那是一間有二十年樓齡的舊區樓房,那年他八歲,媽咪的事業剛起步,資金緊湊,而為了外婆的遷墳又花去了一大筆錢,但是在這樣的環境下,她還是為他置了一個家!

  那時候他上小學了,晚上很多時候自己一個人在家,有時候帶著球球到樓下花園玩兒的時候,會有小區的大嬸指指點點,說媽咪是個不幹淨的女人,結婚就生了一個兒子,還說經常看到有男人送媽咪回來,有好幾次鄰居小孩的石頭都丟到他臉上頭上,罵他是個野種,他倔強地不告訴任何人,因為每次看到媽咪晚上回來疲憊的樣子,他就心疼,他為她端水捏背,她便綻開歡顏,笑著問他功課。

  鄰居有一個很疼愛他的大娘,她的孩子都在外地,隻留下她一個人在這裏,慢慢地跟他們熟絡了起來,她常年有做多了的飯菜拿過來給他吃,問起他媽咪的事情,他說媽咪一個人工作養家很辛苦,然後求鄰居大娘教他做菜,鄰居大娘看著他稚氣的臉心疼地抹了眼淚。

  從此媽咪回家,都有熱騰騰的飯菜等著她。她私下去謝過鄰居大娘,她知道她那些所謂多做了的飯菜都是特意的,她可憐冠軍一個人在家吃不好,但有顧著冠軍幼小的心靈,不想他自卑,所以說不小心做多了。

  他記得,媽咪說過,要感激全部對他們雪中送炭的好人!

  十歲那年,媽咪談戀愛了,那時候的她已經不是當日為錢奔波的可憐女人,她有自己的公司,有很大的生意。但是他們還是住在那屋子裏,先前不走是因為沒錢,後來不走,是因為看到鄰居大娘一個人怪孤單。

  媽咪把那男人帶回來,那是個官家子弟,儒雅斯文,但是當他聽到他喊一聲媽咪的時候,臉色變得很難看,憤怒地說媽咪欺騙他,說他是拖油瓶,說她是不幹淨不自愛的女人。

  媽咪把他趕出了家門,從此不認識任何男子!

  這是他心裏的一個死結,除非媽咪幸福,否則他心難安!

  他慢慢地走進學校,門衛是個五十多歲地老頭,見他神情低落,便問道:“你有什麽事?”冠軍搖搖頭,“舍不得我媽咪。”

  “傻孩子,你該自立了,還能一天到晚纏著媽咪?”老頭笑著說,“怎麽能像沒斷奶的孩子,你這樣你媽咪要擔心的。”

  冠軍點點頭:“我知道,我要堅強自立!”說完,他熱淚盈眶地走入校園,他沒有一個正常的家庭,但他有一個疼愛他到極點的媽咪。

  

  

  

  
更多

編輯推薦

1總裁的情人老婆...
2冷魅總裁獨寵妻...
3冷總裁的退婚新...
4誤做總裁妻
5錯愛霸道總裁
6總裁逃妻:新娘...
7總裁大人不要啊...
8不做緋聞妻:總...
9總裁,放了我
10撒旦總裁不要跑...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總裁,別胡來

    作者:微風中搖曳  

    總裁豪門 【已完結】

    本文主角淩妍妍六歲時被父親拋棄成為孤兒,大學畢業的她做著各種兼職。一天晚上她路上遇到流氓,匆忙中向正...

  • 惹上邪情少董:媽咪帶球跑

    作者:慕齊  

    總裁豪門 【已完結】

    五年前,她被迫與他簽下生子協議。黑暗的屋子裏,他不知是她,她不知是她。五年後,他依舊用卑劣的手段強占...

  • 總裁嬌妻不太乖

    作者:金水達蓮  

    總裁豪門 【已完結】

    20歲的丁蕊醉酒後稀裏糊塗的被LD跨國集團總裁楊旭帶回了房間,被吃幹抹淨了不說,脖子上還被強行種下了一顆...

  • 腹黑嬌妻:火爆總裁溫柔點

    作者:安真  

    總裁豪門 【已完結】

    什咪?這家總裁是不是秀逗了?隻不過是恰巧看見她在樓梯間換衣服就說她故意勾引他!真是自大加霸道!她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