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十九章 胡師父

  灣灣請了兩天的假,台頭一堆的文件全部交給了胡喜喜,胡喜喜埋頭在大山似的文件裏,直到晚上七點才差不多處理好,過了一段休閑的日子,重新投回這緊張繁忙的工作裏,多少有些不習慣。她癱軟在椅子裏,閉上眼睛瞧著辦公室牆壁上那大大的“忍”字,這個字可算是醜陋之際,宛若蜈蚣似的筆畫,墨跡穿透紙背,是因為用墨過多,而不是力度過強,這個字,是冠軍第一次上書法課送給她的母親節禮物,她驚喜若狂,找人裱起來掛在公司了,她知道為了冠軍,她能忍受很多事情,包括長時間在這疲憊中沉淪。

  她的家業,終究是要交給那敏感而聰明的少年,她要為他打下一個龐大的王國,讓他可以毫無後顧之憂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重要的是,他胡冠軍不是野種,而是歡喜集團的太子爺!

  拿起電話,她撥下那在心中默念千遍,卻一次都沒打過的電話,想起往事,依舊心酸不已,不想再回到那生養她的故土,但始終放不下爺爺,爺爺年輕的時候是個英雄,打過鬼子,跑過江湖,接納過許多落難的人,但是英雄會沒落的,他晚年之後的境況不濟,武館倒閉了,他閑賦在家,身體便每況愈下。

  五年前,胡喜喜讓灣灣每個月定時寄一筆錢回去給爺爺的戶口,她沒有透露自己的身份,隻說多年前曾經受過老人家的大恩,如今混出頭了,湧泉以報。

  灣灣留下了自己的電話號碼,胡老爺子一直隻跟灣灣聯係,前段日子,老爺子說想念一直流落在外的孫女,希望能臨死前得以一見那便是死也能瞑目了!

  灣灣知道他大概也猜出了一直寄錢給他的是自己的孫女胡喜喜,不知道他是真的病了還是假病,但老人懇切哀求,灣灣也曾跟胡喜喜提過,胡喜喜當時不以為意畢竟爺爺是一介武夫,身體十分的好,六十多歲一口氣跑上西樵山臉不紅氣不粗。但是記憶是永恒的,現實卻又是另一回事,自從見過陳老爺子後,胡喜喜開始害怕,害怕爺爺果真會有那一天。

  撥通了電話,響了幾下有人聽了,“喂?”是一把蒼老而虛弱的聲音,胡喜喜仿如隔世,淚水頓時湧上眼裏,她張嘴,淚水落入她嘴巴裏,鹹鹹的滋味焦灼著她心裏的傷口,她沉默著,一言不發。

  “喂,你是誰?找誰啊?”那邊的聲音開始有一絲不耐煩,想提高聲音,卻一陣咳嗽,那咳嗽聲排山倒海,好一會才停歇,胡喜喜心裏揪緊了,慌張之情頓時湧上心頭,這世間有什麽能抵抗衰老?他也會老去的!

  那頭仿佛意識到什麽,頓了一下試探地問:“是阿喜嗎?你是阿喜嗎?”

  胡喜喜還是不出聲,全身酸軟,拚命掩住嘴巴,這麽多年,除了歡歡和媽媽死的時候流過眼淚,到現在她都是堅強而淡定的,隻是再聽親人的聲音,她千方百計掩蓋的感情缺堤而出,無法阻擋!

  “阿喜,你怎麽不回來啊?爺爺都快死了!”那頭一聲嗚咽,老人家就像孩子,說哭就哭,十幾年不見阿喜了,他一直牽腸掛肚,千方百計找她,但是都沒有一點消息,五年前,忽然有一個女子打電話來說,母親在世的時候曾受過他的大恩,母親臨死前讓她謹記一定要報答,所以她每個月固定打一筆錢進入他戶口,當時他一分錢沒有動,甚至不讓家裏任何人知道。他的錢,要留給他的阿喜,阿喜會回來的。當時他如此篤定。

  胡喜喜掛了電話,把頭伏在辦公桌上,無聲痛哭起來。

  那頭的老爺子怔怔地盯著電話,那嘟嘟聲顯示已經掛線,他老淚縱橫,看著一屋的新穎家具,這些錢都是老伴騙取了他的銀行密碼,每個月都去他銀行裏提錢,他自從前年中風,就已經不能行走了,每日躺在床上或者輪椅裏,數著日子過。

  “爺爺,您怎麽了?”說話的是一個十六七的少年,他帶著厚厚的眼鏡,從桌麵抬起頭緊張地看著胡師父,見老爺子一臉的淚痕,連忙跑過去問道:“是不是不舒服?”

  “阿興,快幫我摁重撥,剛才那個電話是你阿喜姐給我打的,快,讓她回來,爺爺要見她。”胡師父連忙把手機遞給那叫阿興的少年,阿興接過電話,詫異地問:“爺爺說的阿喜姐,就是離開家裏很多年的二姐?”

  “是啊,就是她,快!”

  “不準打,阿興,做作業去。”一道威嚴的聲音響起,一個身穿灰色衣服的老太婆走了進來,她臉上皺紋橫生,眉毛粗壯雜亂,嘴唇很薄,緊緊抿起,耷拉的眼皮遮蔽著犀利的雙眼,她正一臉怒氣地看著胡師父。

  阿興縮縮脖子,有些為難地看著胡師父,低聲說:“爺爺,我一會幫你打。”說著便慢慢地回到桌子前,寫起作業來。

  “你這是什麽意思?我讓阿喜回來有什麽不對?”胡師父生氣地看著老太婆。

  “不準她回來,這個家門不是她能進的,你忘記了她那大姐做了什麽丟臉的事情了?我不承認她們是我胡家的人,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你想把銀行那點存款全部都給她,告訴你,想都別想,那是我給阿高娶老婆的錢。”老太婆尖酸刻薄地說。

  “不許,阿高他有本事娶老婆就娶,沒有本事讓他打光棍去,我一分錢都不會給他的。”說起這個叫阿高的人,胡師父突然激動起來,“那筆錢我分成兩份,一份給阿興上大學,一份留給阿喜,你們誰都不許動。”

  “阿興上大學事情不需要你操心,但是你想要把錢給那女人就萬萬不可。”老太婆冷哼一聲,進了房間把存折拿在手裏,快速地走了出去。

  “你,你給我回來,把存折還給我!”說完又是一陣咳嗽,阿興走過來拍著他的背說:“算了爺爺,我不讀大學了,那些錢裝修了房子已經所剩無幾,留著您看病去。”

  “唉,你二姐回來就什麽事情都解決了。”他越來越覺得那每個月寄錢給他的是阿喜,若說報恩,早該來看看他了,但是五年到現在,這女子一直沒出現過,問起她媽媽是誰,她也總說不出來,這世間隻有一個女子會如此牽掛著他,那就是他的孫女阿喜。

  “爺爺,也不一定就是二姐啊。”阿興推著胡師父走向門口,天已經黑了,路口的街燈昏暗,有一個肥胖的女人慢慢地走過來,麵容在街燈下顯得蠟黃疲憊,抬頭見胡師父和阿興,臉色頓時便沉了下來,“快推回去,一會著涼了又得伺候。”語氣裏不無厭惡。

  “媽,爺爺老是悶在屋裏,對身體也不好。”阿興嚅嚅說道,他一向懼怕媽媽,是因為在他出生的那年,胡廣弘遭遇了車禍,差點連命都丟了,於是大家都認為他是克星,刑克父母親人,幸好他是男孩,舍不得丟棄,隻是成長的路也頗為辛酸。

  “胡說八道,走,快給我推回去!”陳月娥揮揮手,不耐煩地粗聲道。

  “推我到池塘那裏!”胡師父往日一直都是沉默的,任由他們怎麽對待就怎麽對待,但是今晚不知道為什麽,就一定要去池塘那裏。

  “池塘風大,不準去,爸爸,你也要為我們這些年輕的著想啊,我們百日還要工作,你一旦又病倒了,誰照顧你?”陳月娥皺起眉頭,肥胖的身軀微微扭轉,語氣不耐。

  “你可以不讓我去,阿興,給我撥通電話,我讓常小姐以後也不必打錢進來,我已經差不多死了,這恩也報完了。”胡師父麵容悲涼,他一輩子俠義風骨,最後晚年落得如此不堪的下場,就連想出去轉一圈的權力都沒有。

  “你....”陳月娥氣結,厭惡地看了胡師父一眼,“去去去,都去吧,累死我算了,嫁入你這個家門,就沒一天好日子。”

  “沒有人讓你嫁進來,在我心裏,永遠隻有一個兒媳婦。”胡師父冷冷地說,他沉默得太久了,是他沒能好好保護歡歡喜喜,歡歡死了,是他一輩子永遠的痛。永遠記得聽到鎮上的人說那未婚生子的女孩難產死了,他們一臉漠然的神情,仿佛歡歡 不是自己的親人般冷漠。

  “你不要太過分!”陳月娥欲發火,但是念及現在還真的靠常小姐每月那一萬塊過日子,隻得忍了下來,“阿興,去一會就回來,不準太久。”說完,氣呼呼地進了屋,嘴裏咒罵著。

  阿興哦了一聲,慢慢地推著胡師父走向池塘邊,池塘左邊近路口的位置有一個土地公公,他讓阿興推他到土地公公前,雙手合拜,悲聲道:“保佑我的兒媳與孫女平安,快樂,就是讓我立刻死,也毫無怨言。”

  “爺爺,二姐會不會回來?”阿興在土地公公座前的石墩上坐了下來,稚氣的臉有一絲悲傷,從小他就是不受寵愛的,若不是爺爺堅持,他根本上不了高中,大學的門檻是和他無緣了,爸爸媽媽肯定不會讓他讀大學,他們的錢是留著給哥哥買商品房和娶妻。
更多

編輯推薦

1總裁的情人老婆...
2冷魅總裁獨寵妻...
3冷總裁的退婚新...
4誤做總裁妻
5錯愛霸道總裁
6總裁逃妻:新娘...
7總裁大人不要啊...
8不做緋聞妻:總...
9總裁,放了我
10撒旦總裁不要跑...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總裁,別胡來

    作者:微風中搖曳  

    總裁豪門 【已完結】

    本文主角淩妍妍六歲時被父親拋棄成為孤兒,大學畢業的她做著各種兼職。一天晚上她路上遇到流氓,匆忙中向正...

  • 惹上邪情少董:媽咪帶球跑

    作者:慕齊  

    總裁豪門 【已完結】

    五年前,她被迫與他簽下生子協議。黑暗的屋子裏,他不知是她,她不知是她。五年後,他依舊用卑劣的手段強占...

  • 總裁嬌妻不太乖

    作者:金水達蓮  

    總裁豪門 【已完結】

    20歲的丁蕊醉酒後稀裏糊塗的被LD跨國集團總裁楊旭帶回了房間,被吃幹抹淨了不說,脖子上還被強行種下了一顆...

  • 腹黑嬌妻:火爆總裁溫柔點

    作者:安真  

    總裁豪門 【已完結】

    什咪?這家總裁是不是秀逗了?隻不過是恰巧看見她在樓梯間換衣服就說她故意勾引他!真是自大加霸道!她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