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七章 另類的教導

  

  “小弟,用不著求這個狗賊,為兄不稀罕吃!”嶽震言語雖然堅決,但是不經意間的舔了一些嘴唇卻將他內心的真實想法完全出賣了。

  秦天德自然也看到了,他也不點破,站起身,一把抓住嶽震的手腕,拉著他就朝門外走去:“看不出你倒是挺有骨氣的。你不是想要教訓本少爺麽?走,跟本少爺出去,少爺我給你一個機會!”

  “官人。。。”冰雪聰穎的朱淑真猜出秦天德剛剛在門外聽到了嶽震的那番話,擔心秦天德生氣,和一個孩童計較。可是話剛出口,卻看見秦天德朝著她露出了一個狡黠的笑容,就明白秦天德沒有生氣,也就不再勸說了。

  拉著人小鬼大的嶽震來到院中的那塊平整的空地上,秦天德這才鬆開了手,看到四下無人,這才小聲的說道:“這兩日你跟你二哥習武可有什麽長進?”

  “什麽我二哥?小爺在家中排行老大,隻有一個弟弟,哪裏來的什麽二哥!”

  “行了小鬼,難道你忘了前幾日你見到嶽銀瓶的時候說的話了麽,嶽震?這裏隻有你我兩人,你用不著裝了。”秦天德心中暗笑,不過對於嶽震的小心謹慎還是很滿意的。

  “沒錯,小爺是姓嶽,乃是我大宋名將之後,狗賊你想怎麽加害小爺隻管道來,小爺絕不皺一下眉頭!小爺若是不死,將來必定替父兄報仇!”嶽震知道自家事情隱瞞不了秦天德,索性也不再藏掖。

  “虧你還記著報仇!”秦天德抬手給了嶽震一個爆栗,就像嶽震平日了打嶽霆那樣,“我問你,以你現在的能力,你能給你父兄報仇麽?某說那些害死了你父兄的人,就連我錢塘秦府都不是你能對付的了得,你那什麽報仇?”

  他有些氣憤嶽震不自量力,手上的力量也就稍微大了一些,打得嶽震抱著頭,眼中泛起淚花,臉上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樣。

  看著嶽震的樣子,秦天德知道自己力氣用的打了,心中一動說道:“你記住,我姓秦,是當朝宰相,也就是害死你父兄的仇人秦檜之侄,如果你連我都對付不了,你如何能夠替你父兄報仇呢?

  還有,報仇不是一味的蠻打硬撞就能成功的,要學會借力打力,最好是從你的敵人那裏得到幫助,助你成長,然後再反戈一擊,這才是最讓敵人痛苦的事情。聽明白了麽?”

  嶽震依舊是抱著頭,恨恨的盯著秦天德,但是眼中卻閃過了一絲光芒,顯然是領悟到了什麽。

  “我現在比你強,所以可以像剛才那樣打你,可以光天化日將你們兄弟強行擄來,等到有一日你的能力超過了我,你就完全可以將我對你所作的一切換回來,但前提是你能對付的了我,你明白了麽?”

  嶽震雖然恨透了眼前的秦天德,卻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不過嘴上卻強撐到:“小爺做事用不著你教訓,你是我嶽家的仇人,小爺絕對不聽仇人的話!”

  秦天德哪會看不出嶽震的那點小心思,將一直藏在背後的另一串糖葫蘆拿了出來,裝模作樣的歎了口氣:“唉,本來這串冰糖葫蘆本少爺想自己吃,可是現在卻沒了胃口,也不知道該給誰吃了。算了,還是扔了。。。”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感覺手上一空,再一看那串冰糖葫蘆已經落在了嶽震手中,上麵明顯少了一枚紅果,而嶽震的嘴裏卻變得鼓囊囊的,還在不停的咀嚼著。

  “小鬼。”秦天德嘴角翹了翹,隻是嶽震緊接著的一句話卻讓他傻眼了。

  “狗賊你用不著得意,小爺以後專門吃你的喝你的,但絕對不會感激你,等將來小爺本事長了,再找你算賬,就像你剛才說的那樣!”

  嶽震含含糊糊的丟下這句話,緊抓著到手的冰糖葫蘆,逃一般的飛快奔回了房中,隻留下哭笑不得的秦天德,傻傻的站在當場。

  不管怎麽說,這一趟秦天德很滿意。嶽霆年紀小,能夠專心向學,加上連曆史上著名的女詩人、女詞人朱淑真都跨他悟性高,將來必定能有所成就。更重要的是嶽震已經將他剛剛的那番話記下了,相信此後的日子裏必定能夠為了將來報仇而刻苦用功,他也算能夠將這裏的事情放一放了。

  心情大好的秦天德給父母請完安後,哼著別人聽不懂的小曲,一步三晃的回到了東跨院。

  一進入院子就看見綠兒和蝶兒守在門口,而蝶兒看見他回來立刻張開了嘴,似乎要問好,可是落在秦天德的眼中,卻讓他聯想到了上一回齊妍錦和朱淑真二女接待假秦強的那一幕。

  “閉嘴!”他壓低了聲音一聲冷喝,“少夫人在房中幹什麽呢?”

  綠兒和蝶兒對視了一眼,齊齊的衝著他搖了搖頭。

  “你們退下吧!”

  屏退了兩個小丫鬟,秦天德悄悄地來到房門口,將耳朵貼在門上,仔細的聽了起來,原來是齊妍錦在和嶽銀瓶拉扯閑話。

  “瓶兒姑娘,其實我家官人挺不錯的,你可能隻是聽外人議論對他有所誤會,所以才無法接受他。”

  “接受?接受什麽?少夫人的話我不明白。”嶽銀瓶雖然認可了秦家丫鬟的身份,但是這兩天來從來不以丫鬟自稱,而且對待秦府中人的態度也是相當的不好。

  “嗬嗬,瓶兒姑娘,這屋裏隻有咱們兩個,又都是女兒家,有什麽話用不著藏在心裏了。難道你沒有發現雖說官人讓你做真兒姐姐的貼身丫鬟,可是這兩天來,不論是官人還是真兒姐姐從來都沒有讓你做什麽粗重的活計麽?你難道還不明白官人對你的心意麽?”

  “他對我的心意?”嶽銀瓶總算弄明白齊妍錦到底在說什麽了,“少夫人恐怕誤會了,我和那個狗賊之間隻有不共戴天的仇恨,絕無其他可言!”

  “瓶兒姑娘,我明白你因為自己的家人都被官人抓到府中而心生怨恨,其實越是這樣越說明官人對你的真心,要不然按照他以前的性子,直接將你抓進府來,想做什麽就做什麽了。”

  “他抓了我的家人還證明是對我真心?”嶽銀瓶並不知道秦天德到底想要幹什麽,但卻可以肯定一點,秦天德對她沒有任何非分之想,這一點在龍泉山的破廟裏,她早已試探過了,可是她又對齊妍錦的這種怪異解釋甚是疑惑,忍不住開口相詢。

  齊妍錦淡淡的一笑,回憶起了自己當初連同兄長被秦天德一並搶入府中,隨即將自己和秦天德之前的瓜葛詳詳細細的描述了一遍。

  “這麽說你當初也是被那個狗賊搶入府中,這才被迫成為了他的妾室?”聽完了齊妍錦身世的嶽銀瓶頓時對齊妍錦產生了一絲同情還有同病相憐的感覺,口氣也變得溫和了不少,“這個喪盡天良的狗賊!少夫人你放心,隻要你願意,我能夠將你救出狼窩,讓你和你兄長一同離開這裏,逃離那個狗賊的魔爪!”

  齊妍錦發現事情被嶽銀瓶弄擰了,不由得苦笑一下解釋道:“瓶兒姑娘誤會了,官人現在對我很好,對家兄也很好,現在家兄還是秦家船隊的主要負責人,比之以前的生活簡直是天上地下了。

  這不是我貪圖享受,而是因為官人跟以前相比的確是變了許多。想來應當是當初我用燭台打傷了他的頭部,才導致了他性格大變,你和他接觸的時間長了你就會發現他的好了。”

  聽到這裏秦天德再也聽不下去了。嶽家一門被他抓回府中後,各種誤會就不停的產生,如今他已經沒有心情也沒有能力去解釋什麽了。索性這些誤會不會導致什麽嚴重的後果,而且他相信,隨著時間的流逝,這些誤會遲早會一一澄清。

  午飯時分,秦天德帶著朱淑真到飯廳用飯,沒有看見父親秦非的身影,不禁開口相問,秦李氏告訴他泉州的商鋪出了點問題,秦非已經動身前往泉州了。

  他這才知道,自從船隊第一次滿載而歸後,秦家就在泉州開了分號,不僅僅經營糧食生意,還會將船隊帶回來的一些稀罕物品進行出售已經囤積準備帶出海交易的貨物。

  吃罷午飯,秦天德正準備返回東跨院小憩片刻,卻被秦李氏叫住了:“天德啊,你留一下,為娘有話同你講。”

  帶著秦天德回到了自己房中後,秦李氏屏退了丫鬟,喝了口秦天德給她倒的茶,問道:“天德啊,為娘問你,春闈眼下近在咫尺,你準備的如何了?”

  秦天德撓了撓頭,想不通秦李氏為什麽又提起這件事,隻能含含糊糊的回答道:“娘,您不用操心了,孩兒這一回肯定會金榜題名的。”

  “你就在這兒騙為娘吧!”秦李氏起身來到秦天德身後,不輕不重的在他腦袋上拍了一下,“你肚子裏有多少墨水為娘能不知道麽?你去參加科舉,能看懂上麵的題目就算不錯了,還想金榜題名?”

  秦天德嘿嘿一笑:“娘,你有什麽話就直接說吧,爹又不在,您何必在這兒繞圈子呢?”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