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八章 趕赴臨安

  

  “娘,你有什麽話就直接說吧,爹又不在,您何必在這兒繞圈子呢?”

  來到南宋已經一年了,秦天德體會最深的就是秦李氏對自己的溺愛,所以他肯定秦李氏一定是有什麽話要說,多半還是有關自己參加今年春闈之事。

  果然,秦李氏疼愛的在他頭上輕戳了一下:“就你聰明。你一會回去收拾一下,咱們下午就趕赴臨安府。”

  “娘,這麽早就去臨安啊,現在距離春闈還有一個月呢?哦,對,是應該去了,參加春闈的各地舉子無數,去的晚了恐怕連客棧都找不著了,是應該早點去。”秦天德起初不明白,可是很快響起曾經看得電視劇中,一般應試的舉子往往都提前很多天趕赴京城準備參加科舉。

  “笨!”秦李氏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又在他的頭上輕大了一下,“咱家在臨安府是有宅子的,用得著為了找間客棧去的那麽早麽?兒啊,你真的是忘記了很多事情啊?”

  秦天德神情一滯,生怕秦李氏懷疑什麽,連忙打著哈哈的回答道:“娘,孩兒頭部受創之後真的是忘了很多事情,不過您是最疼愛孩兒的娘,孩兒是永遠不會忘記的。”

  好在秦李氏並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糾纏過多隻是親昵的摸了摸秦天德頭上曾經受傷的地方,有些感慨的說道:“其實為娘也不知道你忘記了許多事情究竟是好是壞,但至少能夠聽到你這孩子喊一聲‘娘’,為娘已經很滿足了。不說這個了,為娘告訴你,咱們這麽早去臨安府,為的是去拜訪你堂叔,讓他在此次春闈中多多照拂你。”

  “可是娘,爹不同意這麽做啊,萬一讓爹知道了,肯定會責怪孩兒的。”

  “傻孩兒,怎麽你現在變得如此懼怕你爹了呢?你以為泉州那邊是真的出事了麽?那是你娘從中做的手腳的,目的就是將你爹支走,這樣咱們娘倆能夠順利的去拜訪你堂叔。”

  “可是爹一回來不就知道了麽?算了吧娘,孩兒自有辦法,總之此次春闈孩兒必定能夠金榜題名。”

  “你有幾斤幾兩為娘能不知道麽?用不著擔心你爹,為娘估計是你爹看到你在經商方麵頗有天賦,所以才不希望你進入仕途。當初你日日在府中無所事事的時候,你爹就希望你進入仕途,要不讓當初也不會花錢給你弄了個舉子的身份,有資格參加此次春闈。”

  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秦天德還能拒絕麽?秦李氏對自己的拳拳關愛,濃濃深情讓他感動,再說了他遲早要和秦檜碰麵,趕早不趕晚,去一趟就去一趟吧。

  臨安府原稱杭州,公元1138年,南宋在此定都,改稱臨安府。

  杭州自隋唐以來,由於東南經濟的逐漸開發,已成為全國經濟的重心。兼以襟浙江而帶運河,它又是東南交通的樞紐。

  隋朝時,杭州已是“珍異所聚”,“商賈並湊”的都市。到了唐朝,貿易更盛,‘為國內外通商’11口岸,“驕牆二十裏,開肆三萬室”。

  所以雖然臨安府剛剛成為南宋京城沒有幾年,但整個臨安的繁華已經是不弱於曾經的汴梁了。

  秦天德乘坐馬車趕至臨安的時候已經是天色擦黑了,他們是從城東七座城門中偏南的候潮門進入的。

  雖然天色已晚,但秦天德透過馬車的窗幕,依然能夠感受到臨安的繁華。沿街生意人的叫賣聲,參雜著各地口音的吵雜聲,商賈酒肆的吆喝聲以及間或偶爾傳來的女子嬉戲聲,無一不證明著臨安的繁華。

  錢塘縣和這裏相比,真的是小巫見大巫啊!秦天德心中感慨,可是很快又變的傷感起來,如今的臨安百姓能夠過上如此安定的生活,將臨安府打造的如此繁華,究竟是應該感謝嶽飛等一眾抗金名將在前線的浴血奮戰拒強敵於國門之外,還是應該感謝以秦檜為主的投降派,在去年簽訂的喪權辱國的《紹興和議》呢?

  秦家在臨安城的府邸位於中部偏北的裏仁坊,規模很小,至少跟秦家在錢塘的府邸相比小的不是一星半點。

  此處的管家也姓秦,叫做秦福,也是在秦家幹了幾十年的老人,早就得了消息知道秦李氏和秦天德要來,所以房間什麽的一早就安排好了。

  這一回秦天德來到臨安沒有帶秦二,而是將其留在了錢塘,要幫他看好府中的嶽氏一門。

  但是秦三是一定要帶的,雖說秦三有點那啥,但萬一臨安城有什麽不長眼的家夥,秦三的作用就能發揮出來了。

  當然嶽銀瓶也是他必須要帶來的。一提到這個將門虎女,秦天德就禁不住的頭疼。他必須要將其帶在身邊時刻盯著點,以防這個女子有惹出什麽麻煩來。

  出奇的是對於他的這個要求,嶽銀瓶並沒有拒絕,而是毫不遲疑的答應了,爽快的讓秦天德心中不安。

  用過晚飯後,秦天德和秦李氏坐在廳中,聽著秦福稟報最近一段時間來臨安城中發生的變化以及府中發生的一些瑣事。

  秦天德對此不是很感興趣,因為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所以一時間哈欠連連。

  秦李氏也看出來秦天德心不在焉,於是屏退了秦福,說道:“兒啊,今天你也舟車勞頓了一天,早點回房歇息吧。如今你的兩個妻妾都留在了錢塘,今晚就讓瓶兒那個丫頭伺候你入寢吧,你也早點要了她的身子,娘還指望著早點能夠抱上孫子呢!”

  說到這裏秦李氏心中就有些不滿了,這都大半年的時間了,不僅齊妍錦無所出,就連朱淑真也同樣如此,所以她又起了給秦天德納妾的心思。

  既然秦天德說中意那個叫做瓶兒的丫鬟,那就早點納入門中,還管她什麽願意不願意?也有希望早點懷了孩子。

  “啊?”秦天德的睡意頓時不翼而飛,長大了嘴巴半天說不出話來。

  “啊什麽啊!”秦李氏一邊右手指點著紅木桌麵,一邊數落起來,“就這麽定了,你不用擔心受傷,為娘已經讓下人給她送去了一碗燕窩,裏麵下了迷藥,現在相比已經睡下了。等到她明天早上醒來後,米已成炊,就算是我秦家的人了。

  為娘就想不通了,怎麽你頭部受傷之後變得這麽懦弱了?換成以前,早就把那個女娃辦了,還談什麽讓人家心甘情願?”

  秦天德做夢也想不到秦李氏會有這麽一招,在秦李氏的敦促下,由下人帶著來到了後院的一間廂房門口。

  “快進去吧!”秦李氏剛把秦天德推進房內,就將房門從外麵反鎖上了,“兒啊,為娘能不能早日報上孫子,就看你今晚了!”

  房間內已經掌上燈了,搖曳的燈火將整個房間照的忽明忽暗,依稀間可以看到燈火下擺放著一個瓷碗,裏麵還有尚未喝完的燕窩。

  而嶽銀瓶正躺在床榻之上,抿著小嘴,呼吸勻暢,胸前的兩團柔軟隨著呼吸一起一伏,煞是誘惑。

  秦天德吞咽了一口口水,慢慢的走到床邊,看著熟睡中的嶽銀瓶,慢慢的伸出手去,將繡著荷花圖案的錦緞被攤開,小心的蓋在了嶽銀瓶的身上。

  雖然他不是什麽柳下惠,但這種事情他還是接受不了,尤其是將此等惡行施之於嶽飛女兒的身上。

  做完這一切,他放下了床幕,又吹滅了蠟燭,這才坐到了桌邊,小心的聽著房外的動靜。

  他猜得沒錯,沒一會就聽見門外響起了腳步聲,由近及遠漸漸消失,看來秦李氏是不放心,一直在門外偷聽。

  房間內一片黑暗,皎潔的月光透過窗紙撒進屋來,使得窗下的地麵一片雪白。

  坐在暗處的秦天德卻沒有了睡意,開始思索著見到秦檜之後該說些什麽,能夠使得對方信任自己。

  秦檜雖然被稱為中國十大奸臣之一,但能夠被金國看重,並且作為被釋放的俘虜還能登上相位,並且把持大宋朝政多年,絕對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

  要想騙過這種人,必須如履薄冰般步步小心,同時還必須展現出足夠的能力讓其接納自己,可是自己該怎麽做呢?

  不知不覺間院外傳來了三聲更響,坐在桌案旁邊苦苦思索的秦天德突然間聽到床榻上傳來了聲音,緊接著一個鬼祟的腳步聲慢慢的朝著自己傳了過來。

  不用說肯定是嶽銀瓶了,隻不過他不明白古代的迷藥藥性怎麽會如此差,嶽銀瓶這麽快就醒過來了。他連忙趴在桌案上,假寐起來。

  很快一隻小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之上,輕輕的搖晃了幾下,他假模假樣的哼唧了幾聲,裝作已經睡著了。

  “哼,狗賊,算你識相!”嶽銀瓶銀鈴般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要是你今晚敢心生邪念,本姑娘一定殺了你這狗賊!”

  秦天德有哼唧了幾聲,還故意扯起了鼾聲。按在他肩膀上的小手離開了,緊接著腳步聲朝著房門方向傳了過去。

  秦天德絕不會讓嶽銀瓶這樣離開,萬一明天早上秦李氏發現嶽銀瓶破門而出恐怕會知道他今晚沒有得手,那麽將來指不定還會弄出什麽樣的事端來。

  “嶽姑娘,這麽晚了你想去哪兒啊?”

  “狗賊,你竟敢裝睡騙我?”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