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三章 洞房風波

  

  秦天德這回說的是真心話,從他第一眼看到齊妍錦的那一刻,那副楚楚可憐惹人特愛的模樣就深深的刻在了他的腦海深處。

  他是一個習慣於保護弱者的男人,尤其是像齊妍錦這樣的女子,更是激發了他前所未有的疼愛之心。

  至於那個才女朱淑真,他除了仰慕其名,讚歎其美貌,暫時沒有任何別的想法了。

  “官人,不要。”齊妍錦享受般伏在秦天德的懷裏,哽咽著,“官人,婆婆說的沒錯,你是大戶人家,是有身份的人,必定要娶一房門當戶對的妻室。即便這一回你回絕了,必定還有下一回。

  錦兒知道官人疼愛就足夠了,剛剛隻是突然想起了準備出海的家兄,心中一時掛念,有些傷心罷了。”

  抱著這個善解人意的女子,秦天德在她的腦門上輕輕的啄了一下:“錦兒你放心好了,舅兄那邊肯定是沒有問題的。另外,即便將來我娶了妻室,你和她在我心中也是同樣的地位。對於我來說,不論是妻是妾,都是我的女人,我都會一視同仁,絕對不會讓她欺負你的。”

  他所說的最後一句話才是齊妍錦最擔心的問題。在這個時代,妾室是相當沒有地位的。死後,不能和丈夫合葬,牌位不能入宗廟。不僅如此,對於男人來說,妾室就相當於貨物,甚至可以相互贈與交換,一代文豪蘇東坡南謫之時,就曾以諸多姬妾贈人。

  雖然隻是秦天德空口白牙的一句保證,但齊妍錦選擇了信任。相處的這些日子來,秦天德對她許諾的每一件事都辦到了。

  中秋之夜,皓月本應當空,隻是夜空中卻懸浮著層層輕雲,如煙似霧,彌蒙在月光之下。

  透過那層如煙似霧的薄雲,朦朧的月光灑落在錢塘縣內,灑落在街市上每個人的身上,臉上。

  街市上人聲鼎沸,喜氣洋洋,小商小販們起勁的吆喝著,來來往往的男男女女一邊欣賞著夜色美景,一邊時不時的和路邊的攤販討價還價。

  孩童們三三兩兩的聚作一團,提溜著各式各樣的花燈穿梭於大街小巷,嘰嘰喳喳嘻嘻哈哈哈的,整個錢塘縣都籠罩在節日的喜慶之中。

  錢塘縣最有權勢的秦府今晚也是熱鬧非凡,大擺筵席。大廳內八張圓桌坐滿了秦府的親朋好友,廳外的院落中也擺放著五十桌酒席,熱鬧哄哄的,都是來參加秦府獨子秦天德和朱縣令愛女朱淑真大婚的。

  納采、問名、納吉、納征、請期什麽的在秦天德毫不知情的情況下,都由秦李氏安排好了,就連今日親迎也是派“好命人”上門代接新娘的。

  頭戴鳳冠身披霞帔的新娘纓絡垂旒,玉帶蟒袍,下麵百花襇裙,大紅繡鞋,一抹濃豔滿身喜慶的被迎進了秦府,和秦天德拜了天地拜高堂,然後又夫妻對拜後,在丫鬟和媒婆的攙扶下,回到了新房,隻留下身著大紅喜服的秦天德接受著大多都不認識的親朋好友的祝福敬酒。

  從今天一大早,秦李氏的嘴就沒有合攏過,看著前來祝賀的客人帶來的厚重禮單,她臉上的笑容從來沒有消失過。

  朱縣令的心情也是大好,他早就有意撮合自己女兒朱淑真和秦天德的婚事,如今總算是心想事成,對於他來說,這就相當於攀上了一顆參天大樹,雖然是間接的。

  秦非也很開心,自己的兒子總算是完婚了,以後也就能收收性子,特別是前幾日泉州那邊傳來消息,說是秦府的船隊已經一切就緒,就等過了中秋就準備出海遠航了。他已經打定主意,不論秦天德計劃的出海經商是否能夠成功,等過了年,都要開始安排自己的兒子著手接觸自家的生意了。

  秦天德的酒量並不怎麽好,好在南宋時期的酒水度數不是很高,所以勉強還能應付的過來。饒是如此幾番下來,他也有些頭昏腦脹了。

  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家居然有這麽多親戚,這幾個月來他從來沒有見過什麽親戚,哪知道今天居然來了這麽多!有些還是八竿子打不著的遠在川蜀的親戚,這些人提前十幾天就上路了,為的就是來恭賀自己的大婚。

  真是貧居鬧市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啊!

  好容易借著尿遁逃離了大廳,打著酒嗝,秦天德踉踉蹌蹌的朝著新房晃了過去,他的心裏還是挺惦記見一見成為了自己妻子的南宋著名女詞人朱淑真的。

  新房原本是準備定在他平日起居的那間房,不過被他拒絕了,秦李氏隻能有安排了一件正房重新裝修,改成了新房。至於齊妍錦,如今秦天德娶妻,自然不能再住在秦天德的房內,另外讓人給她準備了一個房間。

  好在秦天德的強烈要求,齊妍錦的房間條件還算不錯,距離新房和秦天德原先的臥室都不算遠。

  秦府的富有遠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就連如今的秦天德都不清楚。

  洞房門前吊著一盞雙喜字大宮燈,鎏金色的大紅門上有粘金瀝粉的雙喜字,門的上方為一草書的雙喜字,門旁牆上一長幅對聯直落地麵。新房內金玉珍寶,富麗堂皇。

  新房內東麵靠北牆擺放著一套桌椅,右手邊有象征吉祥如意的玉如意一柄,前簷通連長幾一座,兩邊為紫檀雕龍鳳,幾上有瓷瓶、寶器等陳設,幾前左邊桌案上陳設一對雙喜桌燈,上麵還擺放著喜餅和喜酒。

  西北角安放著龍鳳喜床,喜床上鋪著厚厚實實的紅緞龍鳳雙喜字大炕褥,床上用品有明黃緞和朱紅彩緞的喜被、喜枕,其圖案優美,繡工精細,富貴無比。床裏牆上掛有一幅喜慶對聯,正中是一幅牡丹花卉圖,靠牆放著一對百寶如意櫃,無一不襯托著秦家的富有。

  新娘子此刻正坐在龍鳳喜床之上,大紅蓋頭遮麵,頭上的鳳冠在燭光的照耀下,金光閃閃。

  醉醺醺的秦天德晃晃悠悠的來到新房門前,一抬手推開了房門,並且將閑雜人等全部趕了出去。

  踏進房間,反手關上房門,秦天德打量著端坐在龍鳳喜床上蓋著大紅蓋頭的朱淑真笑了。

  他做夢也想象不到自己有一天居然能夠娶到一位曆史名人為妻,而且還是曆史上著名的有情趣的女才子。

  “嗝!”

  打了一個酒嗝,秦天德腳步不穩的朝著喜床走去,一P股坐在了新娘子身邊,貪婪的嗅著身邊傳來的脂粉香氣,感覺到大紅蓋頭下新娘子的身體開始輕微的顫抖。

  “聽說,聽說你叫,朱淑真,既然如今你成為了我的妻子,那以後我就叫你真兒吧。”秦天德嘴不識閑,手也沒停,顫顫巍巍的抓住了大紅蓋頭的下角,一點一點的將其慢慢撩起。

  終於礙事的大紅蓋頭被徹底掀起,一張羞澀嬌俏的麵容出現在秦天德的眼前:“真兒。”

  朱淑真緊閉的雙眼緩緩睜開,並且將頭慢慢的轉了過去,等她看清了秦天德樣貌後,原本的羞澀頓時不翼而飛,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的驚愕:“怎麽是你?”

  “不是我,還能是誰?”酒勁上頭的秦天德沒有聽懂朱淑真的問話,下意識的回答道。

  “怎麽是你這個無賴!爹爹怎的把我許配給了你這樣的人!”朱淑真一把推開靠在自己身上的秦天德,從喜床上跳了起來。

  她雖然來到錢塘縣的時間不是很長,但卻也聽說過錢塘縣首屈一指的惡霸秦天德。不過由於她很少出門,最多也就是去靈隱寺上香,所以一直沒有見過秦天德。

  加上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古時候的女子絕大部分在嫁人之前都沒有見過新郎,所以她隻知道自己要嫁給秦天德,卻並不知道秦天德究竟是什麽模樣,也不敢違背父親朱愈的安排。

  她隻希望自己聽到的關於秦天德的種種流言都是假的,最少也是誇大其詞的。哪知道這個時候才發現,自己要嫁的人居然是不久前在靈隱寺試圖擄走自己的無賴,這一下她徹底死心了。

  秦天德被她這麽一推,摔在了喜床上,頭也磕在了床尾的欄杆之上。好在朱淑真是個女子,氣力並不大,他的頭隻是有些疼痛,並沒有什麽大礙,不過酒勁卻是被這麽一磕散去了大半。

  “真兒,你這是什麽意思?”

  “別叫我真兒,你這個無賴!”朱淑真撅著小嘴走到一旁長幾旁邊,坐了下來。

  秦天德總算弄明白問題出在哪了,恨不得把立刻把秦三抓過來暴打一頓,不過現在明顯不合適:“真兒,你誤會了,那天的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樣,不是我讓人去綁你的。”

  “是不是你指示的有區別麽?總是你的下人幹的,要是你承認了我還佩服你敢作敢當,可你居然連承認都不敢承認!”

  秦天德算是解釋不清了,無奈的苦笑道:“真兒,那你說怎麽辦呢?反正那件事已經發生了,而且咱們也拜了堂,所有人都知道你朱淑真是我秦天德明媒正娶的妻子,你想我怎麽樣?”

  朱淑真也知道秦天德說的沒錯,她雖然恨秦天德那日的無賴行徑,不過她對秦天德當眾牽著齊妍錦的手一事還是另有想法的,也對秦天德還有一絲期望。

  沉思了片刻,她轉向秦天德,輕聲說道:“你說的沒錯,不管我願不願意都是你秦家的媳婦了,但那日的事情你不要以為可以這麽容易揭過。”

  秦天德臉上的表情有些發僵,變得難看了。

  “這樣吧,今日是你我大喜之日,我出一個對子,隻要你能夠對的上來,那件事情就算了。”

  秦天德臉上的表情更加難看了。

  “既然你沒有意見,那我出上聯了:大地香飄蜂忙蝶戲相為伴。”

  秦天德從床上站了起來,慢慢的朝著洞房門口走去。朱淑真原本似笑非笑的盯著麵無表情的秦天德,看到他慢步而行,還以為是在思考,哪知道秦天德腳步不停,居然走到了門邊,打開房門,徑直走了出去。。。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