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九章 我真的是第一次

  

  “就寢?好啊!啊,等一下,翠兒,你先出去,以後晚上用不著你伺候了。”秦天德發覺自己的腦子有些不夠使了,反應總是慢半拍。

  “少爺,奴婢得伺候少爺和夫人就寢啊。”翠兒挺了挺胸部,在秦天德眼前晃了晃,不情願的說道。

  秦天德把頭扭到一邊毫不遲疑的說道:“出去出去,你也回去歇息吧,這裏不用你了。”

  “是,少爺。”翠兒滿臉沮喪的轉過身,以更誇張的幅度扭動著臀部,慢慢的走出了房間,帶上了門。

  媽的,得把期限縮短,回頭告訴秦三,半個月內搞定翠兒,居然敢屢次調戲主人,這個大膽的小丫頭!

  秦天德腹誹了半天,才想起來齊妍錦還在一旁,連忙說道:“妍錦啊,天不早了,你先上床休息吧,我還有一些事情要做,到時候我睡別的地方好了。”

  齊妍錦的臉色瞬間由紅轉白:“官人莫非是嫌棄奴家不成?”

  “不是不是,實在是你的身子還虛弱,需要靜養,經不起折騰,而我的確有事情要做,不信你看。”秦天德連忙指著桌案上散亂的白紙解釋道。

  說實話他當然想了,不想的就不是個男人了。

  隻不過他害怕齊妍錦會吃不消自己這個憋了二十多年的小兄弟。再說了她已經是自己碗中的肉了,不怕將來會飛掉。細水長流,萬一弄出個好歹,豈不是不美?

  齊妍錦聞言邁著小碎步走到了桌邊,隨意翻看著桌上的白紙,搖了搖頭,心說官人的字實在是太醜了。

  可是當她看到秦天德畫出的地圖以及白紙上的阿拉伯數字後,不由得問道:“官人,這些是什麽?”

  “哦,地圖,我準備和你哥哥一起做筆大生意,需要製定航海圖。”

  “這個地圖準麽?是官人自己畫出來的?”

  秦天德這才琢磨過勁兒,古時候的地圖都是官府統一製作的,一般人哪裏能夠自己畫出來,連忙解釋:“不是我畫的。下午讓下人找了幅地圖,我描了一幅,在上麵製定航線。”

  齊妍錦瞟了眼秦天德,又指著紙上的阿拉伯數字問道:“拿這些奇怪的符號是什麽?”

  “數字。”壞了,這個時候哪會有阿拉伯數字呢!

  果然齊妍錦開始問了:“數字?這也是數字?”

  既然已經被看到了,將來還得把這些阿拉伯數字以及運算法則教給齊正方,索性現在就先教給去齊妍錦好了。

  於是秦天德開始耐心的給齊妍錦講述起來,而齊妍錦以前在淮陰的時候跟著自己的父兄從事過茶葉生意,所以對這些數字以及運算法則了解的非常快,更是認識到這些數字對於記賬的便利和重要!

  “官人,這是你自己想出來的?”齊妍錦看向秦天德的眼光開始變了。古代的女人婚嫁很少有什麽愛情的,大多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婚嫁之後隻希望自己的男人能夠有些本事,能夠對自己好一些。不是有句古話叫做“寧為英雄妾不做俗人妻”麽?

  秦天德臉皮還不至於把群眾的智慧都歸功於自己一個人的身上,他隨便編了一個理由:“前些日子有幾個夷人來了錢塘縣,我看著好奇就把他們抓來了,這些數字也是聽他們說的。”

  齊妍錦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又問道:“官人,你知不知道這些數字對經商來說有很大的幫助,你為什麽要告訴奴家呢?”

  我當然知道,看看那些穿越小說中發了大財的主人公就清楚了!

  “你是我的妻子,我們是一家人,告訴你又有什麽問題?回頭我還得把這個告訴舅兄,我指望著他給我賺大錢呢。”

  秦天德的話齊妍錦隻聽進去了一句,那就是第一句——你是我的妻子,她的表情有些傷感:“奴家隻是一個地位低下的妾室,不是官人的正妻。”

  古時候的妻妾差別很大,地位可謂是天壤之別,雖說寧為英雄妾不做俗人妻,可是如果能做英雄妻的話,那個女人又願意做英雄妾呢?

  不過對於來自現代的秦天德來說,在他的意識中根本沒有什麽妻妾之分,甚至現代很多二奶小三的地位遠超合法妻子。

  “你不用這麽說,在我眼裏,妾室和妻室是一樣的,沒有什麽分別,對我來說一樣重要。”

  這番話放在現在看來真的很普通,但對於古時候的女人來說,不啻於擁有極大的殺傷力,齊妍錦當即被感動了,淚水開始在眼眶中打轉,嗚咽著說道:“官人,不論你是不是騙奴家,奴家都很開心。”

  秦天德沒想明白齊妍錦為什麽會突然哭了,連忙伸出手去擦拭齊妍錦的臉龐,入手的感覺細膩滑嫩,聞著齊妍錦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少女清香,秦天德的手開始變擦為撫,輕輕地摩挲著齊妍錦嬌嫩的麵龐。

  年芳十八的齊妍錦長這麽大那裏被男人如此輕薄過,呼吸當即開始變得急促,將頭埋在了秦天德的懷裏。

  媽的,不管了,大不了今晚小心一點就是了!氣血正盛的秦天德那裏還能控製住自己,旋即將齊妍錦橫腰抱起,朝著床上走去。

  將齊妍錦輕輕的放到床榻之上,秦天德也脫掉鞋子躺在齊妍錦身邊,將她抱在懷裏。

  齊妍錦身體微微顫抖,雙眼緊閉,呼吸越來越急促,雙手不由自主的抓住了秦天德的衣襟。

  “妍錦。。。”

  “官人,叫奴家錦兒。”

  “錦兒。”

  秦天德看著自己懷中星眸微閉,滿臉泛紅齊妍錦,再也忍不住了,一口吻在了她的櫻桃小口之上,舌頭熟練的打開她的櫻唇,撬開了瓠犀皓齒,纏上了齊妍錦的丁香柔舌。。。

  “嗚,嗚。。。”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感覺自己有些喘不過氣來的齊妍錦推開了秦天德,羞臊的說道,“官人,床幃還沒有放下呢。”

  秦天德七手八腳的放下床幃,半附在齊妍錦的身上,再次吻在了紅豔動人的櫻唇之上,同時雙手也不老實,撫在了齊妍錦高聳的胸部,力度適中的揉捏著。

  片刻之後,他的雙手開始沿著齊妍錦那誘人的曲線任意的遊走起來,不停地齊妍錦身上一些敏感的地方加重力道,沒一會就弄得齊妍錦就開始嬌喘起來。

  她雙手纏上了秦天德的脖頸,香舌用力的回吻著,兩個人緊緊的抱在一起。。。

  不一會帷幕內傳出了秦天德焦急的聲音:“媽的,這個衣服怎麽這麽難脫!”

  “官人,讓奴家來伺候你吧。”

  “不用,我就不信我連自己的衣服都脫不掉!”

  。。。。。。

  “算了,錦兒,還是你來幫我脫吧。。。”

  “官人,還請憐惜奴家。”

  。。。。。。

  雞叫三遍,天色放明,蝶兒和翠兒一大早就來伺候秦天德洗漱更衣,結果叫了三聲門,房間內卻沒人應答,兩個小丫鬟隻好站在門邊等候著。

  或許是閑著無聊,蝶兒說道:“翠兒姐,你說昨晚少夫人和少爺。。。”

  “什麽少夫人,她不過是運氣好,得了少爺的青睞,我就看不出她哪點長的比我好看!”翠兒攔住了蝶兒的話頭,“而且她還打傷過少爺,少爺怎麽就那麽喜歡她呢?”

  蝶兒知道翠兒的心思,勸說道:“翠兒姐,我們就是丫鬟的命,你也別想那麽多了。再說了少爺是什麽樣的人誰不知道啊,真的成了他的女人保不齊是禍不是福呢。”

  “少爺是什麽樣的人?都說少爺好色,我還以為他見到我的第一眼就會要了我的身子,可誰知道他不僅沒有這麽做,還把我給支到少夫人那兒去,我以後哪還有機會啊!”翠兒感覺更委屈了。

  一個時辰過去後,天色已經大亮,房間內終於傳來了秦天德和齊妍錦的聲音。

  “錦兒,你醒了,身體感覺怎麽樣?這裏還疼麽?”

  “多謝官人憐惜,錦兒已經好多了。啊,官人不要摸那裏。官人,昨夜奴家不是已經。。。給了你麽,怎麽。。。你還。。。嗚。。。”

  又過了半個多時辰,蝶兒和翠兒的雙腿都站的麻了,房間內再次傳來了秦天德和齊妍錦的聲音。

  “錦兒,舒服麽?”

  “嗯,昨夜是奴家的第一次,多謝官人憐惜。”

  “你我是夫妻麽,再說我也是第一次。”

  “你騙人。”齊妍錦哪會相信,整個錢塘縣誰不知道秦天德是個什麽樣的人,醉花樓都成了秦天德的半個家了。

  “我真的是第一次!”秦天德急了,對於穿越者的他來說,這的的確確是第一次,可是齊妍錦的一句話讓他啞口無言。

  “官人,如果你真的是第一次,那的手法為什麽會那麽熟練呢?”

  這個問題無解。秦天德總不能告訴齊妍錦自己來自於現代,而那些熟稔的手法都是來自於影像觀摩吧?

  “官人,我們起來吧,奴家還得去拜見公婆呢。”

  “再躺會,我喜歡這樣抱著你的感覺。。。錦兒,我真的是第一次啊。”

  蝶兒和翠兒在門外聽得清清楚楚,兩個豆蔻年華的小丫鬟早已臉色通紅,翠兒一邊用力的撕扯著手中的絲巾,一邊不停的嘟囔著:“這個騙死人不長命的少爺,明明好色的要命,可為什麽就是對我無動於衷呢!”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