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章 突傳噩耗

  

  等到秦天德和齊妍錦起來的時候,太陽已經日上三竿了,二人在兩個小丫鬟的伺候下,相攜趕往前廳,齊妍錦還沒有正式見過秦天德的父母。

  齊妍錦給秦天德的父母見過禮後,秦非點了點頭,算是回應,但秦李氏的臉色就不那麽好看了,畢竟齊妍錦幾天前差點將她的寶貝兒子打死。

  最後看在秦天德不停地給她使眼色的份上,總算冷哼了一聲,算是認下了這個兒媳婦,但心中還是有氣,於是朝著廳外的管家秦洪吼道:“秦洪,讓下人開火做飯,沒看見少爺還沒吃早飯麽?”

  齊妍錦看到秦李氏臉色不好,心中有些擔憂,正準備起身回房的時候,秦天德拉住了她的小手:“娘,錦兒是個好姑娘,那天晚上也是孩兒的錯,您別怪她了。”

  秦李氏聽到自己的兒子開口替齊妍錦求情,臉色這才好轉一些,但仍不忘記敲打齊妍錦:“天德啊,為娘最是疼你,既然你開口求情,以前的事情為娘也就不追究了。不過你既然加入我們秦家,就需遵守三從四德,遵守我秦家的規矩,聽清楚了沒有!”

  齊妍錦連忙起身做了個萬福,恭恭敬敬的說道:“媳婦牢記了,請婆婆放心。”

  秦李氏這才又衝著門外喊了一句:“你們是死人啊,沒看見你們少奶奶也沒吃飯呢?去告訴廚房,讓他們做兩人份的飯菜。”

  秦天德聽到母親說出這句話,就知道秦李氏算是暫時原諒了齊妍錦,當下也寬心不少,朝著四周看了看,無意中看到一胖一瘦兩個衙門的差役矗立在門外,恭恭敬敬的站在那裏。

  他有心想問問這麽早衙門的差人跑來幹什麽,可是看到兩個差人站在那裏也不著急,也就懶得開口了。

  等他和齊妍錦吃過飯,打算去找齊正方商量一下出海做生意的事情時,秦李氏才說道:“天德啊,那兩個是衙門的差人,一大早就跑來了,說是有事情找你,我告訴他們你還沒起,他們就一直等到現在。你現在要是沒有什麽要緊事,就分出點時間看看他們找你到底幹什麽。”

  秦天德一聽是衙門來人,心中好奇,連忙讓下人將其請了進來,客氣的說道:“早知道二位差官是來找天德的,天德剛才就先不吃早飯了。”

  秦天德的客氣引來了秦李氏的不滿:“天德,你跟他們那麽客氣幹什麽?即便是本縣的朱縣令見到咱家也得客客氣氣的,何況他們隻是兩個下人。”

  胖衙役臉上的肥肉擠出了諂媚的笑容,連連鞠躬點頭,媚笑著說道:“老婦人說的是,秦少爺的事情都是大事,小的們哪怕再等幾個時辰也無妨。”

  秦天德很是好奇,自己家為什麽能夠穩穩吃住本地縣令,隻不過現在不是時候。於是為了襯出秦府的地位,他坐在椅子上,品了口茶水,裝腔作勢的問道:“你們兩個一大早來找本少爺有什麽事情麽?”

  “秦少爺,其實也沒什麽事情,隻不過縣令大人差小的前來詢問一下,秦少爺可認識城南的丁五斤麽?”胖衙役吃力的彎下腰,使自己的高度與坐著的秦天德差不多,繼續媚笑著問道。

  “丁五斤?這是什麽人?”

  同樣彎著腰的瘦衙役看護胖衙役喘氣有些困難,連忙解釋道:“就是家住城南的那個倒夜香的夜香丁。”

  “混賬!”坐在上首位的秦非大怒,拍案而起,“我秦府是什麽樣的地位,怎麽可能會認識那種低賤之人!朱愈朱子聰難道就是這麽管理你們的麽!”

  朱愈,字子聰,乃是錢塘縣縣令,卻被秦非直呼其名,顯然是動了真怒。

  胖瘦兩個衙役見到秦非發火,連忙跪了下來,渾身發抖,連忙解釋道:“秦老爺息怒,秦老爺息怒,我們也不相信秦少爺會認識那種低賤之人,隻是前日中午,有很多人見到秦少爺抱著夜香丁的孫女,而且還見過夜香丁。”

  秦天德也想到了那個幹瘦的老頭以及可愛的丁瑤,於是追問道:“沒錯,本少爺的確和他見過,你們問這個做什麽?”

  “今日一早有人前來報案,說是夜香丁和他的小孫女被人殺死在了家中,所以我們依照慣例前來詢問一番。”

  “大膽!”秦李氏也站了起來,“你們的意思是,懷疑我兒是殺人的凶手不成!這是朱愈的意思麽?”

  胖瘦兩個差役這下抖得更厲害了,整個錢塘縣都知道秦府惹不得。在秦府中,老爺秦非要聽妻子秦李氏的,而秦李氏是要聽秦天德的,而秦天德是最不講理的!

  這一下兩個差役在內心將派他們前來秦府的班頭的祖宗十八代罵了個遍,平時秦府對於錢塘縣衙來說就是禁地,除了秦府派人前來知會他們做什麽,很少有縣衙的差役敢來秦府。

  “小的不敢,小的不敢,小的哪敢懷疑少爺是凶手啊,真的隻是依照慣例前來詢問一番。”

  “這麽說不是你們懷疑,那就是朱愈懷疑了,那好,老夫現在就去找他說道說道,看看他憑什麽懷疑我家天德!”

  秦天德此刻已經愣住了,他不敢想象時隔兩天,夜香丁和他那可愛的小孫女丁瑤就這樣死去了,尤其是丁瑤,那個讓人憐愛的小丫頭,才七歲啊!

  想到這裏他一把抓住距離自己最近的瘦衙役的前襟,怒視著問道:“你說的可是真的?”

  “真的,真的,小的所言句句屬實,真的隻是依照慣例前來詢問,沒有別的意思。秦少爺,小的家中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嬰兒,求您發發慈悲放過我吧。”瘦衙役看到秦天德這個煞星也發怒了,頓時雙腿抖動的更加厲害,一股騷臭之位從兩股之間傳來,原來是被嚇得尿了褲子。

  秦天德厭惡的將他丟到一邊,皺了皺眉頭,厲聲道:“本少爺問的不是這個,本少爺是問,你說丁家二人全部被害可是真的?”

  “真的,真的,他們二人的屍體如今就在縣衙,小的親眼見過。”

  “沒用的東西!”看著如此軟弱的衙役,秦天德不屑的罵了一句,又轉向自己的父母,“爹,娘,孩兒去趟縣衙,看看究竟是怎麽回事。”

  秦非與秦李氏皆以為秦天德是要去錢塘縣衙教訓縣令朱愈,連忙說道:“去吧,多帶點人手。”

  “不用了,有秦二秦三足以。”秦天德又看向齊妍錦,“錦兒,一會你先去找你兄長,估計過一段時間,你們兄妹會有很長時間不能見麵的,現在你們多聚一聚。”

  交代好了一切,秦天德對仍跪在地上的胖瘦衙役說道:“你們兩個頭前帶路,本少爺要去縣衙看一看,秦二秦三跟好了!”

  錢塘府衙位於錢塘縣城中央區域,八字衙門朝南開,門前一個小廣場,連接著錢塘縣的主幹道。緊鄰著衙門官署的主幹道兩旁分布著“吃衙門飯”的一係列行業,主要是旅店、茶館、酒家、藥鋪四大“支柱產業”,還有錢莊、米行、典當、果鋪等其他買賣,其中秦家的米行就在這條街上。

  跟著胖瘦兩個衙役來到衙門門前的小廣場,秦天德再次看到了前兩日見到過的那條小牛犢大小的大黃狗,旋即對秦二說道:“二子,回頭找幾個人,把那條惡狗給本少爺活活打死!”

  身後的秦三聽到了,連忙說道:“少爺,哪還用找人,隻要您吩咐,小的現在就把那個惡狗給打死。”

  秦天德心情不好,沒有搭理秦三,跟在胖衙役身後朝著錢塘縣衙走了過去。

  瘦衙役早在從秦府出來後就一路飛奔,回到縣衙報信,因此錢塘縣縣令朱愈此刻正在縣衙門口恭候,遠遠地看到秦天德到來,連忙走下石階,一臉笑容的打著招呼:“本縣今早起來聽見窗外傳來喜鵲的叫聲,就知道今天必有喜事,原來是秦賢侄親至,快快請進。”

  秦天德也不客氣,大步走進縣衙,同時問道:“朱縣令,丁家爺孫的屍首在什麽地方?”

  “賢侄如此稱呼實在是太見外了,什麽縣令不縣令,如果賢侄不嫌棄,就喊一句世叔好了。”

  秦天德不明白朱愈身為一縣縣令為什麽會那麽懼怕自家,不過來自後世的他知道凡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的道理,於是停下腳步,一抱拳說道:“世叔,剛才小侄心中著急,所以有些無禮,還請世叔多多見諒。”

  “無妨無妨,年輕人就應當有年輕人的血性,隻是可惜賢侄來得不巧,小女真兒去了靈隱寺進香,要不然你們同齡人還可以好好地聊一聊,真兒一直仰慕賢侄的威名,恨沒有機會一見。。。”

  眼看著朱愈的話像婆娘的裹腳布一般沒完沒了,秦天德開始煩了。自己的名聲是個什麽樣子他清楚的很,他就不信縣令之女能夠像翠兒那樣不以為惡,還想認識自己。

  他抬手打斷了朱愈的話,再次抱拳說道:“世叔,小侄這次來是因為聽說丁家爺孫被人所害,特來看看,不知道他二人的屍首如今何在?”

  朱愈稍作遲疑,感覺出秦天德次來不是為了追究自己派人前往秦家詢問的事情,心中鬆了口氣,連忙說道:“現在就在衙內,仵作正在驗屍,等他驗屍完畢後就要送到城外的義莊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