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章 頭疼的原因

  

  秦二看出秦天德興致不高,以為是因為丁瑤這個到嘴的鴨子飛了,於是眼珠一轉湊上前來,獻計道:“少爺,要不咱們去醉花樓逛一逛,聽說前幾天來了幾個新貨,很是水靈,也好給少爺解解悶。”

  秦天德眼前一亮,剛才那些事情弄得他極為掃興,去見識見識古代的青樓也算不錯,當即就應了下來:“也好,本少爺還沒有去過青樓,正好去見識見識。不過現在這個時辰,醉花樓開始營業了麽?咦,我說,你們這是什麽表情?”

  秦二秦三就像看待一個陌生人一樣打量著秦天德,聽到秦天德的反問,秦二連忙說道:“回少爺的話,如果別人去肯定還沒有營業,不過少爺去了,不營業也得營業。”

  秦三就是個一根筋,想到什麽說什麽:“少爺,您不會是把頭磕壞了吧,以前您可是經常帶著小的們去醉花樓吃花酒的。”

  秦天德這才反應過來自己說漏嘴了,不過也弄明白了為什麽這幾天來自己的頭疼得厲害,為了轉移秦二秦三的視線,他轉移了話題:“對了,剛剛我在那條巷子裏見到了一個小牛犢子大小的黃狗,看樣子挺凶惡的,怎麽沒人把它打死?而且它好像見了我就跑,為什麽啊?”

  秦三的眼睛睜得更大了:“少爺,那是大黃,是錢塘縣的一霸,咬傷了不少人,但您下令整個錢塘縣除了您以外,任何人都不能動它的。至於它見到您就跑那是因為被您打得多了,怕您了。

  您還說錢塘縣的人見到大黃都躲著走,而大黃見到你就躲著走,這樣能夠襯托出您的威風。少爺,那個,您的頭真的不要緊麽?”

  秦天德無語了,古代版的自己到底是個什麽樣的混蛋啊,居然能夠想出這種主意來:“我的頭有些疼,所以有些事情記不大清楚了,走吧,帶本少爺去醉花樓逛一逛。”

  秦天德原本還想問一問自己的頭是怎麽磕著了,可是看到秦三的表情,他最終放棄了,多說多錯,指不定引起別人的懷疑,弄不好說自己妖邪附體,再整來一群和尚道士什麽的,那就麻煩了。

  沿著福滿酒樓門外的街道走到頭,再拐了幾個彎,眼瞅著醉花樓的牌子就在眼前了。

  “少爺,少爺!”正當秦天德有了些興致,想要見識見識古代青樓是個什麽模樣,青樓裏的姑娘又是個什麽模樣的時候,身後傳來一陣焦急的喊叫聲,一個秦府的小廝一路小跑的跑了過來。

  這個小廝滿頭大汗的跑了過來,氣喘噓噓的說道:“少爺,少爺,老爺和夫人回來了,急著要見您,您趕快回去吧。”

  老爺和夫人?難道是我爹和我娘?秦天德醒過來的這三天還從來沒有見過自己的父母,猛地聽到小廝這麽說,一路上惴惴不安,考慮著究竟該如何麵對古代版秦天德的父母。

  小廝頭前帶路,秦天德慢條斯理的跟在後麵,秦二秦三在他身後跟隨,約莫一刻鍾的時間,秦天德回到了秦府。

  “兒啊,你這才剛好一點怎麽就往外麵跑呢?萬一你再受什麽傷,為娘該多擔心啊!要不是管家差人送信,為娘都不知道你出了這麽大的事情!”

  秦天德剛走進大廳,一個身體略胖但卻頗有風韻的中年婦人立刻迎了上來,拉著他上下打量,一臉心疼的模樣。

  秦天德剛張開口想要說話,坐在大廳正手位,一臉嚴肅年逾不惑的秦非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來:“混賬,這才稍微好了一些,居然大白天的就跑去尋花問柳,當真是不要命了麽!”

  中年婦人看到秦非發怒,連忙護住秦天德,同時開始數落起自己的丈夫:“你凶什麽凶,天德還沒有好利索,要是讓你凶出個好歹,妾身也不活了!”

  秦天德的母親本家姓李,向來牙尖嘴利,屬於悍妻一類,非常溺愛自己唯一的兒子。年逾不惑的秦非很是懼內,到現在沒有納妾也是因為秦李氏反對的緣故,聽到秦李氏發飆,秦非的口氣立刻軟了下來:“好吧,這件事情就算了,等你的身子好利索了,立刻開始讀書,準備參加明年的春闈!”

  “讀書?還要參加科考?爹,孩兒不考行不行啊!”秦天德一聽讓自己讀書考科舉,當即就急了。

  沒有辦法,雖然他穿越前是名牌大學的曆史專業畢業生,但問題是現在是南宋,且不說他完全不懂科考所涉及的《四書》《五經》,單說用毛筆寫字就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古代和現代不同,對一個人的字要求很嚴格,俗話說字是敲門磚,如果你的字寫的不好,那麽你給別人的印象也會很差。更何況還是繁體字,有些繁體字秦天德都不認得,這讓他如何參加科舉考試?

  等了一會,秦天德沒有等到自己父親的表態,反而發現秦非完全愣住了,看待自己的眼神就像秦二秦三在街市上看待自己的眼神一樣。

  他不知道是哪裏出了問題,又轉向秦李氏:“娘,您跟爹說說,不要讓孩兒讀書好不好?孩兒一讀書頭就疼得厲害。”

  可是秦李氏也愣住了,直勾勾的看著自己,臉上全是激動的神色,眼圈居然濕潤了。

  除了他們二人,大廳內的丫鬟下人也全都愣住了,包括站在門口的秦二秦三,這兄弟倆又用一天內出現過好幾次的眼神對視了一眼,眼中全是驚異。

  大廳內瞬間變得寧靜無比,就連呼吸聲也變得幾不可聞。

  這是出了什麽問題?

  秦天德發覺了異樣,先是掃視了一圈,最後看著自己的父母小聲的試探道:“爹,娘,你們聽見孩兒的話了麽?”

  秦非總算是有了反應,他同樣有些激動的快步走到秦天德麵前,指著秦天德哆哆嗦嗦的說道:“逆,逆子,你,你剛剛,剛剛稱呼,稱呼為父什麽?”

  “爹啊。”這回輪到秦天德奇怪了,難道這兩個人不是自己的父母麽?可他們明明都自稱是自己的爹娘了啊?這個稱呼也沒有問題啊,古人稱呼自己的父母為爹娘是很正常的事情啊。

  “老爺,天德他終於肯叫我們爹娘了!”秦李氏再也忍不住了,眼中的淚水如斷線的珍珠般紛紛灑落,拉著秦非的衣袖又哭又笑。

  “你這個婦道人家,哭什麽哭,他本來就是我們生出來的,叫我們爹娘本就應當,哭個什麽!這個逆子,混賬。。。你再叫一聲讓為父聽聽。”秦非的聲音也變得哽咽,雖然他不停的罵著秦天德,但卻掩藏不住內心的欣喜和關愛之情。

  “爹,娘,爹,娘!”秦天德不停的重複著,他已經完全接受了自己的新身份,那麽眼前的二人就是自己的親生爹娘,別說叫一聲,就是叫上一百聲又有什麽問題呢?

  這一下秦非也忍不住了,老淚縱流,然後抱著秦李氏又哭又笑,說著一些秦天德聽不懂的話。

  秦天德稍微鬆了一口氣,看樣子自己沒有露出什麽馬腳,不過為什麽自己隻喊了聲“爹娘”,他們就都被叫哭了呢,還又哭又笑的,這到底是為什麽呢?

  “爹,娘,你們怎麽哭了呢?難不成孩兒以前不是這麽叫您的麽?”秦天德實在是忍不住了,開口詢問道。

  沒有人回答他的這個問題,反倒是沒心沒肺的秦三嘟囔了一句:“少爺,您的頭真的沒事麽?難道您都忘了,您以前都是喊老東西來稱呼老爺夫人的。”

  秦三的話險些讓他噴出一口血來,真想不到古代版的秦天德居然是這麽個玩意兒,稱呼自己的父母為老東西!

  秦二聽到自己兄弟的話,臉色瞬間變得蠟白,猛地踹了秦三一腳,將其踹翻在地,然後立刻跪下求情道:“老爺、夫人、少爺,小的的兄弟秦三沒有腦子,他不是故意冒犯的,還請原諒他。”

  秦非夫婦此刻正處在開心之中,根本對秦三的話不怎麽在意,秦二看到老爺夫人原諒了秦三的冒犯,這才站了起來,拉著秦三快速退下了。

  “兒啊,你終於長大了,為娘真是開心啊!”秦李氏鬆開了自己的丈夫,又抱住了自己的兒子秦天德,同時對著外麵的下人喊道,“去告訴廚房,今天晚上所有人加菜,慶祝我兒長大成人!”

  秦非也恢複了原本嚴肅的樣子:“回來的時候管家告訴為父,說你的頭被磕碰了之後,似乎變得與以前有些不同,為父還擔心出什麽問題,沒想到這一磕把你磕懂事了,要知道這樣,為父早就用棍子打你的頭了。”

  “老爺,你這說的是什麽話!”秦李氏護著秦天德,有些不滿的瞪了秦非一眼。

  “爹,那孩兒不用讀書了吧,明年也不用去參加科考了吧?”秦天德不罷休,非要從秦非口中聽到個準信兒。

  “不用了不用了,為娘替你爹做主了,咱家在錢塘縣有那麽多的房產,還有那麽多的田地,你就算什麽都不用幹也有吃不盡的糧食花不完的錢財,還考什麽科舉!”

  看到秦非沒有反對,秦天德長出一口氣,臉上露出了笑容。

  可是秦李氏的話還沒有說完,轉而看向候在門口的管家:“秦洪,去將那個把少爺打傷的小賤人拖過來,今天非要把她活活打死!”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