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五章 翠兒最大的夢想

  

  “秦洪,去將那個把少爺打傷的小賤人拖過來,今天夫人我非要把她活活打死!”

  把我打傷?秦天德愣了一下,旋即問道:“娘,是誰把孩兒打傷的,為什麽孩兒醒了之後頭疼得厲害,弄得好多事情孩兒都記不得了。”

  秦李氏歎了一口氣:“天德,你先坐下,站了這麽長時間別累著了。秦洪,你進來,把整個事情跟少爺講講清楚。” 

  “是,夫人。” 

  秦洪知道秦天德忘記了很多事情,所以他講的非常細致,用了一炷香的時間,總算是讓秦天德聽了個明明白白。

  原來五天前,秦天德在縣城內閑逛的時候,遇到了一對從北方逃荒來此的齊家兄妹。

  秦天德見到齊姓女子後,頓時驚為天人,派家丁將二人搶進府來,並且在搶人過程中打傷了齊家兄長。

  秦天德以前也強搶過不少民女,不過都隻是玩一玩,從來沒有過納妾的意思,但這一次卻動了心,無論如何要將齊姓女子收納為妾。

  當時秦非夫婦皆不在府中,府中的下人有沒權拒絕,於是秦洪操辦了婚宴,同時派人將消息通知秦非夫婦。

  可誰知洞房花燭夜當晚,那齊姓女子居然趁著秦天德有些醉意沒有防備的時候,用銀製燭台狠狠的打在了他的後腦,直接導致了秦天德當場昏迷,遲遲不醒。

  “天德,你長這麽大為娘都舍不得動你一根手指頭,這個小賤人居然敢用那麽沉的燭台打你的要害,險些害死了你。為娘若不讓人將其活活打死,如何能夠平息為娘的心頭之恨!秦洪。。。”

  “娘,等一下!”秦天德連忙阻止,“娘這件事情就交給孩兒處理吧,再說了也多虧她打了孩兒一下,要不然孩兒還像以前那樣不懂事理呢。”

  “你該不會是還對那個小賤人念念不忘吧?為娘就不明白了,憑借咱家的身份地位,什麽樣的女子你得不到,何必留戀一個流民女子?”秦李氏擔心自己的兒子,有些不樂意,“聽說朱縣令的女公子前些日子來了錢塘,傳聞此女自幼穎慧,博通經史,能文善畫,精曉音律,尤工詩詞,素有才女之稱。

  如今年芳二八,待字閨中,回頭找個媒人引路,讓你父上門提親,何必在乎一個區區的流民?”

  “娘您別說了,孩兒的事情就讓孩兒做主吧,行嗎?孩兒求您了。”

  秦李氏最是溺愛秦天德,看到秦天德苦苦哀求,最終點了點頭:“秦洪,你去將那個小賤人帶來交給少爺。”

  “娘,不用了,你不是答應不管這件事情了麽?而且您和爹剛趕路回來,想必身子有些倦乏,還是回房休息一下吧。”

  秦非一直在留心秦天德談吐,他發現自己的兒子明顯變了,不論是說話的口吻還是言談舉止都比以前成熟了很多,心中甚是安慰:“好了夫人,既然天德不想你操心,咱們還是回房歇息吧,這些小事就交給天德好了。”

  看到秦非和秦李氏轉入後堂,秦天德對管家秦洪說道:“秦管家,你去把秦二秦三找過來,讓他們帶我去見見那個女子,還有以後就讓他們跟在我身邊好了。”

  “多謝少爺提攜,可是少爺,小的那不成器的小兒子頭腦有些不好使,小的擔心他會給少爺惹麻煩,要不以後還像以前那樣,隻讓秦二跟在少爺身邊伺候吧。”秦洪心中喜悅,但嘴上卻是另一種說法。

  他是秦府的管家,自然知道秦府的將來必將落在秦天德的手上。而他在秦府多年,自然對自己的將來不是很擔心,但是自己的兩個兒子秦二秦三如果現在跟隨了秦天德,以後必定是秦天德器重之人,將來的日子也會好過許多。

  秦二為人機靈,一直跟在秦天德身邊,而秦三由於孔武有力,在府中一直充當著打手的角色。如今秦三有機會跟在秦天德的身邊,秦洪怎麽可能不開心呢?

  “無妨,”秦天德擺了擺手,“三兒為人耿直,心裏有什麽說什麽,本少爺不會在意,你去把他們叫來吧。”

  秦天德的想法很簡單,作為一個外來戶,他必須擁有自己的班底,而秦二秦三是不錯的人選。尤其他們還是管家秦洪的兒子,這樣一來就等於把秦洪也拉到了自己身邊。

  再說了通過白天的經曆,秦天德已經看出秦二機敏有眼色,秦三莽撞能打架,這也勉強能算是一文一武,讓他們跟在自己身邊,自己將來哪怕要做些什麽事情也有幫手。

  齊姓女子被關在柴房,秦二秦三正帶著秦天德前往那裏。

  秦洪已經將秦天德的話告訴了他們,兄弟倆的心情截然相反。秦二是擔心,擔心自己的弟弟秦三以後會再次做出一些冒犯的舉動,惹得性情變得古怪的秦天德生氣。沒錯,在秦二的心中,如今的秦天德就是一個脾氣古怪的人。

  秦三心中隻有高興,能夠跟在少爺身邊不但有機會成為少爺的心腹,而且月俸也會提高不少。

  秦府的柴房在後院的西南角,從正廳出來,去柴房需要經過府中的花園。在路經花園,從池塘邊走過的時候,秦天德忽然聽到假山後麵傳來了兩個小丫鬟的說話聲,從聲音判斷應當是蝶兒和翠兒的。

  秦天德原本沒有在意,可是翠兒的一句話讓他不得不停住了腳步,側耳細聽。

  “蝶兒妹妹,你說少爺為什麽就是不肯要了我呢?難道我長得不好看麽?還是少爺傷了頭之後性子變了?”

  蝶兒:“姐姐生的美貌,而且少爺的性子肯定沒變,每天我進他房裏的時候,他總是想,總是想占我的便宜。”

  秦天德大呼冤枉,心說我隻是想找你問一些事情,那裏占過你的便宜?而且你每次還跑的那麽快!

  “真的麽?那你還不把自己的身子交給他?”翠兒的聲音明顯帶著豔羨,“如果得到少爺的青睞,哪怕是收做暖房的丫頭,以後的日子也會好過許多。要是老天可憐能懷上少爺的骨肉被納為妾室,那以後就可以吃穿不愁了!”

  “翠兒姐姐你說什麽呢,大白天的說這些,也不怕被人聽見了笑話。”蝶兒的聲音變得小了,想來應當是羞紅了臉。

  “有什麽好笑話的,告訴你,這就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夢想!”翠兒的音量陡然增高幾個分貝,聲音也有些激動了,“蝶兒妹妹你放心到時候姐姐我一定會照顧你的。還有,萬一,我是說萬一,如果少爺先要了你的身子,那你也得記著照顧姐姐我啊。”

  這怎麽聽著那麽像陳勝的那句“苟富貴,勿相忘”呢?

  “我才不要呢,如果不是家裏窮的沒有辦法,我才不會賣身到秦府做丫鬟呢。還有翠兒姐,你想想看,以前有幾個姐姐雖然被少爺強占了身子,可最後不也被趕出了秦府?翠兒姐你得當心啊。”

  “切,那是她們沒本事,沒法讓少爺迷上自己的身子,我有信心,隻要少爺要過我一回,就絕對忘記不了我的身子!”

  聽到這裏秦天德再也聽不下去了,他快走了幾步走出花園,然後對秦二秦三說道:“你們兩個娶妻了麽?”

  秦二秦三對視了一眼,搖了搖頭。

  “那就好,從現在開始,本少爺給你們下達一個命令,你們誰先讓翠兒嫁給自己,本少爺重重有賞!”

  秦二秦三也聽到了剛才蝶兒和翠兒的談話,再次對視了一眼,秦二小聲的說道:“少爺既然不喜歡她,何不直接將她趕出府中呢?”

  秦天德搖了搖頭:“這年月都不容易,估計如果翠兒家不是窮的揭不開鍋,也不會賣身來咱們秦府當丫鬟了。”

  秦三嗬嗬一笑,說道:“少爺的心真好,要是換做以前,肯定要了翠兒的身子,然後再把她趕出府。。。哎呦,哥,你幹嘛又踹我!”

  “少爺息怒,小的這個兄弟腦子不好使,他不是有心冒犯的,還請少爺原諒。”秦二的臉色變得蠟白,連忙躬腰賠罪道。

  秦天德並不在意,不過他還是裝出生氣的模樣說道:“三兒,這回的事情少爺我先給你記著,如果你能夠在一個月內讓翠兒甘心情願的嫁給你,這筆賬咱們就一筆勾銷,否則本少爺要你的好看!二子,帶本少爺去柴房。”

  秦二帶著秦天德快速的朝著後院的柴房走去,隻留下傻傻發愣的秦三一個人自言自語:“一個月的時間,也太短了吧,我該怎麽辦呢?如果做不到,少爺會怎麽要我好看呢?”

  忽然間他想到了秦天德以前的殘酷手段,不由得渾身打了個冷顫,急急忙忙的追了過去。

  秦府的柴房不算小,比起錢塘縣許多窮苦百姓的屋舍也不遑多讓。柴房內不僅堆放著取火用的柴火,還放著一些亂七八糟的雜物。

  秦二推開門,站在旁邊,等秦天德走進去之後才跟了進去。

  柴房內發出一股黴變的味道,讓秦天德頗為不適,連著打了幾個噴嚏,等適應了之後這才看到一個嬌弱的身影橫在一堆幹柴之上,而且身上被繩索緊緊捆綁著,隻是這捆綁的手法,實在是。。。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