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六章 老家1

接下來的幾天,一切都按商定好的方案進行著。直到下葬的時候,又出了一點意外。抬棺的一個人腳扭了,村長隻好臨時換人。而抬棺的人因為要接觸死人,所以按照規矩必須淨身,並穿戴一定的避邪之物,所以耽誤了一點時間。

葬禮一直拖到了當天下午快五點了,才按預定計劃開始。等抬到山上,天色已經暗了下來,村長竟一時找不到選好的下葬地點。眼看林深避日,陰氣漸重,四周的墳頭也開始冒出磷火。無奈之下,隻好擇了一處看起來比較平坦的地方挖坑下葬。沒挖幾下,一個小夥子就挖出一個古怪的銅器。大家都說可能是陪葬的東西,也沒太注意。現在看來,那銅器可能大有問題。



棺材是普通的鬆木,油了一層清漆。四個小夥子拜過老人的牌位後便站在了棺材四角。宋肖一家分站棺材的左右。前麵由村長拿著紙錢、燈燭領路。隨著村長一聲‘落棺’,哀樂聲起,打破原本寂靜的樹林,老人的棺木便在燈燭的輝映中被推入坑內,由宋肖落了第一把土後,便有更多人上來填土掩埋,隻留一個墳包。



後山林木茂密,上山下山隻有一條羊腸小路,極不好走。落棺蓋土之後,天色已經完全黑下來,誰都不願意大晚上在這滿山墳堆的地方呆太長,因此一行人沒多做停留,隻是燒了幾把紙錢,便加快腳步下山。

走至半路,隊伍突然停下,宋肖一沒注意險些撞到了前麵的人。

“怎麽了?”宋肖下意識的問出來,然後便注意到是最前麵的村長舉起右手示意停下腳步。送葬的路上,不管是去還是回,停下來都是很不吉利的事情,因此所有人都不覺的屏息靜氣,霎時間,周圍安靜極了,連蟲鳴也沒有。隊伍裏一下便被一股不安的氣氛所籠罩。



宋肖的父親走上去和村長不知說了些什麽,村長一揮手,隊伍又開始走了起來。這時,隻見村長忽然用力拍了拍自己的兩個肩膀。宋肖記得曾經聽他爺爺說過,男人肩上各有三把陽火,走夜路的時候,如果碰到什麽不好的東西,便用力拍三下把陽火點燃。此時看到村長的動作,宋肖不由得吸了口氣,看來是真的碰到什麽不尋常的事情了。



宋肖拍了拍母親的手,走到父親身邊。

“怎麽了?”宋肖問道

“有東西,在林子裏。”見父親的神情異常緊張,宋肖也不由得害怕起來:“什麽東西?”

“不知道。”父親臉上有一絲的緊張:“反正小心些就是了。現在天還沒全黑,應該不會出什麽事。”

父親的話讓宋肖後背一陣犯涼,不由得向兩旁的暗林中看去。林子裏樹影憧憧,好像有很多的不為人知的東西在兩旁注視著他們。他的餘光看到右麵樹林中似乎有一個矮小的身影閃過,他腦袋嗡的一下,險些嚇得叫了出來。但等他定睛再看,卻是什麽也沒有!



突然一個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宋肖猛的回過頭,才發現原來是同來送藏的路傑。他長出一口氣道:“我的天,人嚇人,嚇死人!你……”他還要說什麽,卻發現路傑的臉色有些不對頭,不由得止住的話頭。



路傑現是做了個抱歉的手勢,然後低聲道:“宋肖,你能,你幫我數一下這次送葬一共多少人好嗎?”

宋肖一愣,這種事情本來是不該來麻煩死者親屬的,但,宋肖看了眼一臉懇求神色的路傑點了點頭,便邊走邊回頭把人清點了一下:“19。”

路傑似乎呻吟了一聲反問道:“多少?”

“19人。怎麽了?”

路傑深吸了一口氣道:“你,你能再數一次嗎?”

宋肖皺眉看了路傑一眼,道:“別這麽神神叨叨的,到底怎麽了?”

路傑苦著臉看向宋肖道:“可,可這次來送藏的應該是18人啊!”

話音方落,恰好吹過一陣山風,宋肖打了個機靈道:“說不準是誰臨時跟來了。”

路傑使勁搖了搖頭道:“今天送葬的花名冊是我記的,而且為了安全,村長囑咐我每隔一會就數一次人數。直到半個小時前還是18人…….”

宋肖倒吸一口冷氣,僵硬的轉過身向後看去。夜色漸臨,樹影梳斜,長長的送葬隊伍在林間小路上左折右轉。宋肖發現後麵的人隻看得到人影,卻看不清麵目,所以根本無法得知多出來得那人是誰,或者說,是什麽東西?

“我說宋肖,不會是老爺子跟在後麵吧?”一旁得路傑緊張得聲音都有些變了:“要不,咱還是趕緊跟村長說一聲吧?”

宋肖不自覺的看了眼身旁的棺材,背後一陣犯毛。他點了點頭,快步追上村長,將路傑的發現對村長說了。村長一聽,臉色也變了,但這次沒有停下來,卻依然保持前行道:“別管它,也別讓別人發現它。見怪不怪,其怪自敗!”

宋肖雖然點頭答應了,但心裏卻更加的忐忑不安!看到路傑緊張的目光,他突然覺得自己應該為這些幫助他家送葬的人的安全負責,也不知道怎麽就生出一股勇氣,低聲道:“我過去看看,你別說出去,省得大家都害怕。”

“我知道,但你也別去了,太危險了。”



“沒事。”說完,他便以係鞋帶為理由,蹲在地上,將其他人都讓了過去。

他在心裏暗暗的數著,15、16、17…….心情越來越緊張。



前17個走過的都是人!他慢慢低下頭向後看去,借著天邊的餘光,他從鞋上很容易便判斷出第18個是宋大慶,因為他這一年來總是穿著那雙表舅從城裏買給他的花花公子牌皮鞋。然後,宋肖便看到一雙白花花的腿垂在了他的身後!那腿給人的感覺百慘慘的,直愣愣的,腳上竟然套的是繡花鞋!

宋肖深吸一口氣,差點驚呼出聲!就在他大腦還處於一片空白的時候,突然一個低沉的聲音道:“蹲這幹什麽呢?!”

宋肖嚇得心裏一跳,但卻立刻反映出是宋大慶的聲音。然後,他猛的站起,連連向後跳了三步才停下,一臉驚愕的看著宋大慶身後。一個女鬼輕飄飄的站在宋大慶身後,那臉濃妝豔抹,詭異得不得了!

宋大慶吃驚得看著宋肖得反映,忍不住道:“你這是幹嗎呢?跳大繩?”

宋肖指著宋大慶得背後,結巴道:“你….你的後麵!”

宋大慶先是一愣,隨後打了個機靈,幾近哀求的道:“你別,嚇唬人啊,小心我揍你!”

宋肖看著那女鬼的臉浮現出一絲詭異的笑容,隻覺得整個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竟連叫都叫不出來。

那宋大慶臉色蒼白的緩緩轉過頭,然後便在和那女鬼對視2秒鍾後慘叫一聲,連滾代爬的向前麵的隊伍裏衝去,驚得所有人都停下了腳步,也都看到了那個女鬼白花花得身影風一樣得飄走,消失在林中。

當時,所有人都嚇壞了,除了往山下跑什麽都不知道了。

宋肖說到這裏停了一下,似乎還是心有餘悸。

孟久一直默默得聽著,此時卻忍不住問道:“你們挖出來得那個銅器呢?”

宋肖一愣道:“那情況下,誰還記得給扔在哪裏了。反正,爺爺的墓前沒有。”

孟久一歪頭,似乎因宋肖的膽量而產生了些好感,有些好奇的問:“發生這樣的事,你還趕上山?”

“白天,應該沒事吧。”宋肖似乎還沉浸在回憶中,對孟久話中的驚歎沒有過多的在意,隻是以一種悲痛的聲音繼續道:“其實,我再次上山,是去安葬我的父母。”

說到這裏,宋肖沉默了數分鍾,彷佛不願再提起那段往事一樣,用斷斷續續的語言,非常簡單的概括了後麵發生的事情:“葬禮之後沒有幾天,我爺爺,他突然變成了僵屍回到了家裏……我爸媽為了保護我,被爺爺咬死了。但是,爺爺得屍身也被爸爸用斧頭砍壞了,所以,村裏人就大著膽子,把爺爺得身子和爸媽得屍體一起火化。第二天,我一個人把他們都埋到了山裏。我為了證實,去看了外公的墳地……那,那僵屍確實是我外公。”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梧桐公寓
5詭異檔案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