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五章 東西2

宋肖出生在四川廣元森林邊上一個叫做山頭村裏。那地方之所以叫山頭村,並不是那裏有很多山頭,而是因為那裏有很多的墳頭!隻是為了隱諱才叫山頭村。也不知道是元朝哪代皇帝的時候,有個當官的選墓地,便看中了這裏,據說說這裏風水極好,整座山都是風水寶地。後來那當官的死後是否下葬於此便不知道,隻是附近十裏八鄉的都開始來這裏下葬。時間久了,自然滿山遍野都是墳頭,如此一來,這裏的風水卻被破了。到後來,也就沒有遠處的人再來這裏下葬了,於是,這裏就變成了山頭村百姓的專署墓地。



山頭村位置相當偏遠,除了民風淳樸外,還一直保留著土葬的習慣。但這裏的土葬卻自有其一套風俗習慣,誰也亂不得。據說是因為這裏風水被破,由寶地變為了陰地。所以,要在這裏下葬,一定要按程序先安撫死者才行,不然就可能會詐屍或者鬧鬼。但若要問這套程序是誰傳下來的,就沒人知道了,反正山頭村世代都是這樣,從沒出過意外。



山頭村依山而建,宋肖的家就蓋在山腳下。

宋肖的爺爺宋得誌是在71歲,身體依然很健康的時候去世的。本來宋得誌也應該按照程序入葬的,但卻在半路出了些不大不小的意外。



宋得誌死的時候,家裏人都下地去了。而宋肖也在三十裏地外的高中裏上學。因此,當家人發現的時候,宋得誌已經涼透了!宋肖的父親是遠近出了名的孝子,卻讓父親一個人死在家裏,這讓他心裏充滿了愧疚!尤其是看到父親的死是因為蒸午飯的時候被門檻絆倒,摔在了灶台上,他下意識的便飛起一腳踢到灶台壁,結果是右腳腳趾骨折,一時連站都站不起來了。

這個小意外使得宋肖的父母隻得先將老人的遺體就近安排。有個口語詞叫‘死沉死沉的’,可見死人的分量有多重。宋肖的母親也隻能將老人就近搬到屋子中央的地方了。讓老人躺平整些後,便立刻支撐著丈夫去醫療站包紮腳傷。這兩件事情做完,就算是天天做農活的母親也累得沒有力氣了。還是鄰居幫著將老人的遺體搬回屋裏的床上。見夫妻倆都臉色蠟黃,鄰居也隻好安慰了夫妻兩幾句就都走了。至於後麵的事情,也隻有等第二天再說了。所以,當宋肖知道這個噩耗的時候,已經是淩晨4點了。



第二天,宋肖家便聚滿了人,以村長為首集體討論宋得誌下葬的事情。按風俗,老人死後屍體先會經過一些特殊的處理以減緩屍體腐爛的速度(以山上一種特殊的樹汁塗抹全身,再自鼻腔將稀釋的樹汁灌入體內)。然後,屍身應在家被兒女拜祭三天,再抬屍遊村,接受各家各戶的祝福並與陽世道別,並於第四天晚放在村西的土地廟裏接受淨化。這幾天,老人依然被當作村裏人,屬於山頭村。第六天才能整裝化容,正式當作一個死人下葬!一旦下葬,老人便歸入陰世,不再屬於山頭村了。

然而宋得誌死的當天,首先家裏沒有人,然後又是宋肖的父親踢傷了腳,因此如果還是按照古法下葬,那麽就會變成第七天整裝化容了!而頭七是死者回家的日子。如果那時還沒有下葬,那很可能會令死者徘徊不去。而如果再趕上整裝化容,那很可能會出事。尤其是冤死之人,一定不能留到頭七。

現在宋得誌的情況便令大家都覺得很為難。宋老爺子雖然不是冤死,但卻不是正常的壽終正寢,死時家裏又沒人,很可能會對陽世有所留念,因此不宜過了頭七。商量來商量去,隻有縮減兒女拜祭的天數了。這個問題解決後,便是入葬時的問題了。

按古法,入葬時需要長子填第一捧土,並念誦自古相傳的葬文。然而宋得誌的大兒子在18歲的時候便離開了村子,去外麵打工。除了32歲母親葬禮得時候曾經回來過一次,之後便一直沒有消息了。對於這種情況,一般是要由長孫,也就是宋肖來代替的。但現在的問題是,宋老爺子的長子不知道是否有兒子,又是多大。所以很難說宋肖就是長孫。如果這樣,不如按孤寡老人入葬的辦法,在墓碑和棺材上雕刻鎮文;墳頭上撒雞血;家裏也不能豎牌位。所以,孤寡老人死後,大多都要求火化。誰也不想被鎮在後山之上。

說到這些,宋肖的父親再也忍不住哭了起來,還將他的大哥罵了個透。村長見宋肖的父親如此悲痛,一時便有些心軟。又想宋老爺子一向和善,怎樣也不會來禍害子孫。便同意讓宋肖來下這第一捧土。

誰知,宋肖的父母一聽真的要宋肖來下這土,竟不知為何猶豫了起來,兩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有什麽隱情。但村長一問,兩人又連忙擺手說沒事,隻是說怕宋肖不是長子,下這土會為他帶來災禍。

村長一聽也有道理,但緊接著,他腦瓜子一轉,想起了一個主意:不在墓碑上刻宋得誌長子宋陽的名字,以示父子斷絕關係。這樣一來,宋肖也就是名正言順的長子了。這個辦法是村長自己創造出來的,雖然不知道行不行,但總比將宋老爺子鎮起來要好得多。

宋肖得父親,當時心裏正對大哥有意見,又不想讓父親像沒有兒女的老人那樣死後還被鎮起來,便不顧妻子的擔心的眼色點頭同意了。至於他的大哥,沒準這輩子也不打算回村裏了,而且大哥在城裏這麽多年,大概也不會在意這種事。



事情都商量完了,宋肖才從學校裏趕回來。一回來便趴在爺爺的遺體旁跪地而哭。自小,村裏的小孩便總以他長得像女孩子為理由欺負他,父母每日忙於農活沒空照顧他,爺爺是他唯一的靠山。現在爺爺突然去世了,他心裏的悲傷絲毫不亞於他的父親!



在大家的幫助下,一個以老人的床鋪為基礎的簡易靈堂很快的就搭建起來。村裏人都陸續離開了,剩下的,便是宋家輪流在靈堂值守拜祭了。在輪到宋肖值守的時候,宋肖的母親了著丈夫關上房門,憂心忡忡的道:“你真的要讓肖肖下這捧土?”

宋肖的父親道:“當然,不然怎麽辦?”

“可,可肖肖他……”

宋肖的母親還沒說完,便被丈夫掩住了嘴:“小點聲,要讓外麵的人聽了去可了不得!”

宋肖的母親卻還是忍不住道:“可咱爹人都死了,幹嗎還要把這秘密瞞下去?”

“呸、呸、呸!爹沒下葬,就還是村裏的人!他和全村的人都看著我們呢!現在公開這個秘密不是讓爹死都不安寧嗎?!”

“但,你光顧了做個孝子,難道就不為肖肖想想嗎?!”老婆愛子心切,已經有些急了,連稱謂都變了。

“我怎麽不為肖肖想了?!下個土有什麽?這就是一個風俗,你還真以為會鬧鬼怎麽著?再說,就算鬧鬼,也是咱爹的鬼魂,還能害了肖肖?”

宋肖的母親忍不住打了個機靈,向宋老爺子的房門看了看道:“可如果咱爹知道我們一直瞞著他…….”

宋肖的父親也不由得吸了口氣,但一咬牙道:“沒事,你看咱爹對肖肖多好?我想,他老人家一定不會怪我們的,就更不會怪肖肖了。”

宋肖的母親不安的點了點頭道:“但願如此…..”



宋肖的母親離開房間,徑直去找自己的孩子,她說不動丈夫便希望宋肖能夠主動拒絕這件事。

宋肖在聽了母親的話後卻堅定的道:“媽,就讓我去下這捧土吧!”

“可是…..”

“媽,我知道你在想什麽,其實下葬不過是一種儀式,是不是長孫沒什麽關係的。”

宋肖的母親自小便總是覺得虧欠了這個孩子,因此對他極是寵愛,此刻見孩子有此心願,也硬不下心來阻擋,隻是摸了摸孩子的頭發,歎了口氣道:“但是孩子啊,你明白不明白,如果你去下了這土,那你的秘密就要在村裏永遠的瞞下去了,至少在你父親死前,你不能讓他被人指指點點。你……唉…….”

宋肖靠在母親的懷裏,抽著鼻子道:“媽,沒事的。大不了我長大了也出去發展。然後我把你們也接出去。”

“你出去也好,隻是,媽和你爸在這過慣了,晚年更不會離開這埋骨的地方了。”

“那沒關係,我以後每年都回來看你們!等你們老了,我再搬回來住。相信時間久了,村裏人會理解的。”

宋肖的母親含淚點了點頭,孩子畢竟還是年輕,他不會懂得什麽叫人言可畏,更不會懂得有些事就像埋在土裏得酒,沉的越久後勁越大。但此刻,她沒有再說什麽,隻希望離開村裏會為孩子帶來一條新的人生道路。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梧桐公寓
5詭異檔案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