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六十章 車上偶遇

呂秋實好容易才上了火車,三九寒冬卻弄得大汗淋漓。呂秋實運氣不好,沒有買到直快或者特快之類的火車票,隻買到了普快。不過好歹還有個座,總比那些拿著站票的強了許多。

呂秋實高舉行李,步履維艱,慢慢的挪動了十幾分鍾才來到座位上。擦掉了額頭上汗水,把行李放到行李架上,這才一P股坐在了座位上大口的喘氣。

又過了十幾分鍾,火車慢慢的開動起來,車廂內的溫度才稍微降了下來。車廂的過道裏擠滿了人,或站,或坐,或倚,或靠,基本上沒有留下什麽空間。但是呂秋實相信,即使這樣就算再上來幾十個人,這節車廂也能消化掉。

呂秋實出門之前墊補了點東西,現在也不餓。

而且不要看呂秋實比較胖,他卻有一個習慣,在火車上不吃東西,水也盡量少喝。白天看看窗外的風景,晚上就閉目養神,但是絕對不會睡覺。

這可能就是自打高中起養成的習慣吧。

呂秋實高中是在外地上的,一般一個月才回家一趟,坐火車要四個多小時。

考大學的時候,盡可能離家裏遠一點,不願意考本省的大學,一方麵本省沒有什麽太好的大學,另一方麵離家遠一點也自由一點。於是他考到了北市,坐火車最少也要十幾個小時。

第一次去學校報道的時候,大多數人都是父母親戚陪同,十**歲的孩子第一次離家遠行,家裏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擔心。

可是對於呂秋實來說就沒有什麽了,隻不過路程遠一些而已。自己一個人拉著兩個皮箱,獨身一人到了北市。

電視報紙網絡都經常報道一些外出之人在火車上被騙,行李被偷等等,使得呂秋實在火車上從不睡覺,也不願意輕易和別人答話,為了減少離開座位的次數,也盡量不吃不喝,時間長了,也就形成了習慣。

說來也巧了,這一回他對麵坐著一對返鄉回家的農民工夫妻,兩個人一路上嘀嘀咕咕的商量著回家後的打算;呂秋實的身旁坐著一個穿著時髦的前衛女孩,大約二十歲出頭,染了一頭金發,偏在一邊特意把幾縷頭發染得花紅柳綠。

上車之後拿出了一瓶飲料和幾袋零食,戴上了耳機,吃了點東西就閉著眼睛欣賞音樂。

幾個人似乎沒有什麽共同語言,也就都各忙各的了。

太陽漸漸偏西,天色暗了下來。呂秋實靜靜的看著窗外越來越暗的景色,心裏感覺世事無常。

不到一年前,自己還是學校的學生,雖然生活簡單,但是每天快快樂樂。

本以為能夠憑借三次為學院奪得校辯論賽冠軍,加上和大部分老師的關係都不錯,可以留校,可誰知一切原本的打算都因為地府的失誤而偏離了。

在學校被人稱為裝鬼的流氓而名聲大臭,留校的同學告訴他這一屆大一的新生都知道了這件事。

雖然林雪宿舍的幾個女生都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可是除了這幾個親眼看到鬼的女孩,還會有誰能相信他的話?不是親眼看到,有誰能夠相信這個世界有鬼呢!

參加工作後,呂秋實越來越感覺到生活的壓力。

北市本來就是一個快節奏,高壓力的城市,經濟發達,人口眾多,消費昂貴。

呂秋實現在銷售業績不錯,收入每個月也有大幾千快,但壓力更大了,哪裏有留校當老師舒服啊。

雖然工資沒有現在高,但也有三千左右,住宿,吃飯都方便,生活成本低啊,而且沒有那麽大的壓力,這才是享受啊。

可惜生活軌跡偏離的越來越遠,之後不斷地碰到各種各樣的鬼怪,甚至多次威脅到了生命。

現在再想跳出這個圈子基本上是不可能了。看看都認識了什麽人吧,先是張潘妮,接著是許光超還有司火仁,都是什麽修道之類的,而且關係還都不錯,連劉恒也被拉入了這個圈子,他們要是有危險什麽的,呂秋實能夠不管不問麽?

怎麽會這樣子呢?呂秋實困惑不已。

我隻是想簡簡單單,平平安安的生活,買個房子,娶個老婆,每天下班回家,在兩個人的小世界裏享受生活,偶爾呼朋喚友小聚一番就可以了;

我不指望什麽大富大貴,也不指望什麽功成名就,因為那樣需要付出太多的努力,而且有所得必定會有所失,不值得啊。可是現在還能回到原先的生活軌跡麽?

呂秋實神遊萬裏,完全不知道天色已經全黑了。

“盒飯!盒飯!”列車員的叫賣聲驚醒了呂秋實,看著推著餐車的列車員在密集的人群中硬生生的闖出一條道路,呂秋實突然起身,跟在了列車員身後。

過了好幾個小時了,尿急。好容易有人開路,自然不能放過了。

呂秋實解決了自身麻煩之後,站在車廂連接處點燃一顆煙。車廂內禁止吸煙,在車廂連接處的煙民還是不少的,所幸這種老式綠皮車密閉性能比較差,到是不嗆人。

呂秋實剛抽了兩口煙,朝著車廂內看了一眼,看看自己的行李,結果眼睛直了,嘟噥的罵了一句:“真他媽的夠背。”

呂秋實所在的車廂走來了一個中年婦女,斑白不齊的頭發,粗糙黝黑的皮膚,滿是老繭的雙手,再配上她穿著的破舊青灰色的還打著補丁的衣服,明顯是一個勤勞樸實但卻家境艱難的農村婦女。

她一路跌跌撞撞,邊走邊有那雙呆滯無神的目光尋找著什麽東西。嘴裏還不停的念叨著:“你看見一個小紅布包了麽?都怪我,要不是我粗心,給孩子看病的錢就不會丟,我的孩子也不會病死。”

奇怪的是,車廂裏的人都對她不理不睬,哪怕這個女人走到了身邊,都沒有任何反應。

而這個女人似乎也沒有看到其他人,隻是邊走邊向四周的地麵張望,周圍的人就像不存在一樣,直接從人的身體裏穿了過去。

呂秋實一動不動的盯著這個她足有五分鍾,直到她走到了自己身邊,夾在手裏的煙燒到了手指,才醒過神來。還沒有來得及揉揉被燙傷的手指,她開口說話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