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五十九章 回家

隨著呂秋實話語的繼續,房間內的氣氛驟然緊張起來,劉恒和程麗麗的手心都有些濕了。這個死胖子,表個白而已,至於搞得這麽緊張麽!

呂秋實費勁咽了一口唾沫,定了定心神,鼓起勇氣,拿出全身所有氣力高聲道:“潘妮,你能不能不要再壓著我了,我是真的很難受啊!”

“啊~~~~”

###

元月三日,晚。

躺在自己租來的房子裏,呂秋實心裏一團亂麻。

下午回來的路上,劉恒和程麗麗都拿張潘妮來打趣,呂秋實明白他們的意思,也感受的到張潘妮的心意,可是他始終無法忘記林雪——那個他生命中的第一個女孩,那個深深的傷了他的心的女孩。

沒有辦法,隻好裝傻充愣。他承認,張潘妮的確是一個很好的女孩,長得漂亮,人也善良,有正義感,但是要是能夠再溫柔一點就好了。

想到這裏,呂秋實看了看手臂上的淤痕,這是下午在車裏因為他裝傻充愣,被張潘妮留下的記號。

我不能害她啊,我都不知道我現在卷入了什麽樣的危險中,沒有搞清楚之前,怎麽能夠連累一個善良無辜的女孩呢?呂秋實默默的想到。

不過地府那幫家夥到底想利用我幹什麽呢?我有什麽值得他們利用的呢?還想派個動物來監視我,做夢啊,隻要有不知來曆的小動物靠近,我就把它殺了吃掉。不早了,明天還得上班,睡覺。

接下來的日子裏,呂秋實過的很充實。房屋中介的工作越來越上手,靠著那張能把死人說活的嘴皮子,呂秋實忽悠了買家再忽悠賣家,搞得風生水起,腰包也越來越鼓。

一個月的時光轉眼即過。這一個月裏麵,劉恒和程麗麗也約過呂秋實一起出去玩,但呂秋實總是以工作太忙的理由拒絕了。他害怕再碰到張潘妮,怕碰到了之後不知道說什麽,裝傻充愣也是一項勞心勞力的工種啊。

每天晚上下班之後,呂秋實的生活都是很規律的。在外麵吃完晚飯,回家上網玩兩三個小時的遊戲,然後洗澡睡覺,臨睡前,拿出林雪的照片,默默為她祝福。

他知道,這輩子估計和林雪都不可能了,隻有在心裏默默的祝福她,希望她幸福快樂。

還有半個月就要過年了,十幾億中國人共同的節日。呂秋實必須要回家的,又是一年沒有見到父母了。早早的買好了車票,就等著公司放假了。

中午的時候,呂秋實正和許光超一起吃飯,手機響了。

“喂,你好,我是呂秋實。”有可能是業務來電啊。

“胖子!”

“恩?你是,張潘妮?那個,有什麽事情麽?”呂秋實有些緊張。

“胖子,你是不是在躲我?”

“咳咳,哪有的事,我怎麽會躲你?”

“沒有躲我那為什麽劉恒打電話找你幾次出來聚聚你都不來呢?”

“不是,我現在太忙了,工作多啊,真的很抱歉。”

“真的是這樣?”

“當然了。”

“那這兩天有時間麽,大家出來坐坐,好久沒有見麵了。”

“啊?這個,哦,現在快要過年了,我得把手頭上的工作整理一下,可能沒有時間。”

“那倒是,你們那一行收入蠻高的,友情哪有金錢重要啊。!”電話另一頭的張潘妮有些索然。

“不是不是,”呂秋實也不知道為什麽會著急解釋,“真的是太忙了,這樣吧,過年回來之後,再一起出去玩,我請客好了。”

“你說的啊,不要說話不算啊。”

“放心好了,我呂秋實是什麽人。”

“哈,那說好了,不過去哪玩我說了算!”張潘妮顯得很高興。

“行,沒問題。那就先掛了啊,拜拜!”

呂秋實掛了電話,長出一口氣,莫名其妙的一巴掌抽到自己嘴上。

“我說胖子,你出什麽事情了,為什麽抽自己?”許光超被呂秋實的動作雷到了。

“我嘴賤!”

許光超摸了摸下巴,鄭重的點了點頭:“沒錯,的確很賤。”

###

臘月二十七,呂秋實簡單的收拾好了行李和準備給父母帶回去的北市特產,來到了公交站台前,等車。臘月二十六公司放假,他給幾個朋友打了電話,告知一下次日回家的消息,正琢磨要不要跟張潘妮知會一聲,劉恒告訴他張潘妮已經回家了,這才出了口氣。

北市經濟發達,流動人口非常多,呂秋實平日上班都要擠公交,沒錯,是擠。人口太多,公交運力不夠啊。

呂秋實曾經因為擠公交感歎過,人的力量是無窮的。

有一回早上上班,呂秋實在站台上等公交,可能是由於堵車,公交來的晚一些,站台上本來人就多,這一耽擱等車的人更多了。大家都著急上班,好容易來了一輛公交車,都死命的往上擠。

公交車裏已經滿滿當當了,站台上還有三四十人,呂秋實見狀放棄了,可等車的人們還是很執著的,經過一番推搡,吵罵,叫喊,竟然全部上去了!

呂秋實看著這一幕,感慨萬分:人的力量真的是無窮啊!

那天呂秋實上班遲到了。

言歸正傳,今天等車的人也不少,尤其是開往火車站方向的公交車。看了看身邊的行李,呂秋實抬手攔了一輛出租車。

來到了北市火車站,站前廣場人頭攢動,等車的,送人的,叫賣的,還有一些不知道幹什麽的充斥在整個廣場上。

呂秋實拉著行李,朝進站口走去。忽然間呂秋實感覺到一些熟悉的感覺,空氣中隨風飄來半縷熟悉的味道。呂秋實站定,向四周看去,看到了那個曾經讓他魂牽夢縈的身影。

林雪早就放假了,隻是由於她叔叔一家今年過年也要回老家過年,就讓她晚點走,跟著他們一起。

自打林雪和呂秋實分手後,林雪的叔叔林向東不停地給林雪安排相親,相親對象不外乎家裏有錢或者有權的年輕人。林雪經過了最初的拒絕之後,慢慢的也就答應了。

林向東一行五人站在進站口前。除了林向東夫婦、林雪外,還有一個十一二歲的小男孩——林向東的兒子——以及一個二十七八陽光帥氣的年輕人。

“少遊,我們準備進站了。”林向東對著年輕人說。

“那行,林叔,我就回去了,你們路上順利啊。”這個叫做少遊的年輕人嘴上說著,可腳卻一動不動,隻是轉頭看著林雪。

林雪的嬸嬸笑著說:“少遊,今天還得謝謝你開車送我們過來,你放心好了小雪開學就過來了,你又不是見不著了,至於這麽舍不得麽。”

這個年輕人姓鄭,名少遊,也是林向東給林雪介紹的相親對象。

鄭少遊的父親在改革開放的機遇下,靠著一些不光彩的手段,迅速攫取大量財富,並成立了鄭氏房地產開發公司,記過十幾年的發展,鄭氏房地產開發公司已經成為整個北市房地產行業的龍頭。

長相帥氣,年輕多金,嘴似蜜罐,出手大方的鄭少遊很快就得到了林雪的好感,二人開始了交往。

“雪兒,我會想你的。”鄭少遊拉著林雪的手,柔聲說道。

“少遊,我也會想你的。”林雪早就從和呂秋實分手的身影裏走了出來,尤其是碰到鄭少遊後,更是拿鄭少遊和呂秋實進行了全麵對比,可以說鄭少遊基本上從各個方麵都超過了呂秋實。

帥氣,有錢,有時間陪她,會哄她,逗她開心,出手也大方,經常開著跑車手拿鮮花在宿舍樓下等她,弄得林雪的舍友豔羨不已。這一切都讓林雪很滿足。

不過有一點不是很滿意,當自己生病難受或者不開心的時候,這個鄭少遊不能象胖子一樣立刻出現在她身邊,陪著她,安慰她。不過也無所謂了,至少鄭少遊會在事後哄她開心。

“到家之後記得給我打電話,我的寶貝,我愛你。”鄭少遊在林雪耳邊輕輕的說。

“我也是,少遊,你回去吧。”林雪現在應該感覺很幸福,胖子就不會這麽說話。

讓呂秋實在大庭廣眾下說出一句我愛你,能把他難為死。可是,為什麽我感覺不到以前的那種幸福呢?

林雪也不明白,這個鄭少遊哪方麵都好,為什麽和他在一起就是找不到和呂秋實在一起的那種安全感呢。

和呂秋實在一起的時候,林雪很輕鬆,喜怒哀樂都可以在胖子麵前表現出來,有什麽事情都可以讓胖子解決。

可是和鄭少遊在一起的時候,更多的是鄭少遊在說或者帶著她出入一些高級娛樂場所,認識一些事業有成或者家裏有權有勢的所謂社會精英。要麽甜言蜜語討她開心,很少會安安靜靜的聽她講述她的開心與難過。

“雪兒,我看著你們進站我就回去。”

林向東夫婦帶著兒子和侄女林雪朝著進站口走去,就在快要到盡頭的時候,鄭少遊朝著林雪大聲喊道:“雪兒,我愛你!”

呂秋實沒有上前與林雪打招呼,他隻是靜靜地站在不遠處默默地看著。

雖然聽不見鄭少遊和林雪都說了什麽,但是從林雪的表情上可以看出,林雪很開心,這就足夠了。

特別是聽到鄭少遊的大聲示愛,呂秋實更覺得那個年輕人或許真能夠好好地照顧林雪了。

呂秋實看到林雪幾人已經進站,拉著行李也朝著進站口走去,與離開進站口準備返回的鄭少遊擦身而過,就聽見鄭少遊拿著電話邊走邊說:

“三兒,少爺我今天沒事了,恩,那個纏人的女的走了,今晚好好安排一下。什麽,找一個?不行,最少給少爺我找兩個!對了,那個叫什麽蝶的,就是前幾天你給我介紹的那個小姐,一定把她找來,太銷魂了,錢不是問題!”



過渡章節,有些無味,啥也不說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