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五十八章 表白麽

秦廣王看到呂秋實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打了個冷顫。臉上勉強堆出笑容,樂嗬嗬的看向呂秋實:“小鬼啊,不要那麽激動,其實你今天是真的在鬼門關前晃了一圈啊。”

看到呂秋實滿臉不解,卞城王開口解釋:“小鬼啊,今天幸虧你用了鍾衛長教你的收魂訣,耗盡了身上的鬼力,鬼王鎧自動離體,使得你恢複了普通人之身,才能堪堪躲過勾魂鬼的魂體自爆訣。如若不然,你最好的結果也就是重新投胎了。”

“你們,不是在嚇唬我吧。”呂秋實有些吃不準。

“嗬嗬嗬,小鬼,你覺得憑我們的身份,用得著嚇唬你麽?魂體自爆訣是通過施法者的靈魂來傷害對方的法力,進而傷害對方的靈魂,這是地府的禁法。說起來,你還得感謝我們讓鍾衛長傳授你收魂訣呢!”

“那可難說,我總覺得你們對我這麽好,是有什麽陰謀,還是大陰謀!”

“小鬼,有什麽陰謀用得著我們十殿閻王騙你呢?”還好閻羅王是個黑臉,難得說一回謊話而臉紅也看不出來。

這個小鬼不好騙啊!這是十殿閻王此時共同的心聲。

“真的麽?”呂秋實還是不信。

“當然是真的,你不是想知道為什麽我們對你這麽好麽,那我告訴你,”楚江王看了秦廣王一眼,心說老秦為了計劃能夠成功,要得罪你了。

“小鬼,你當初因為秦廣王的工作失誤而導致險些冤死,這是我們地府的失職,為了讓你還陽彌補我們的工作失誤,讓你加入了緝鬼衛,結果你成了唯一一個緝鬼衛中的人。這是緝鬼衛有史以來第一個。而你作為一個人,成為了緝鬼衛,能夠為我們地府解決很多棘手的問題,你說,我們能夠不照顧你麽。”

“恩恩,這倒是。”呂秋實大言不慚的點了點頭。

“小鬼啊,我們也知道,以你目前的法力,的確是有些為難。所以我們十殿閻王一致決定派遣一個得力助手幫助你,使得你有足夠的實力自保,你看如何?”泰山王扔出了美味的誘餌。

“這怎麽行,你們把一個鬼派到我身邊,我平時還要不要見人了,如果碰到人間的修道者,我不成了過街老鼠了?”

“放心,不會的。小鬼,你能考慮到的事情,我們十殿閻羅豈會考慮不到。他出身畜生道,法力也是高深,基本上是不可能被人看透的。而且人間現在不是流行豢養寵物麽,你就當是寵物就可以了。”

“恩,這個,我得考慮一下。”呂秋實琢磨了片刻,拒絕了:“不要,我覺得,這樣對我的發展不好,容易使我產生懶惰情緒,我拒絕。我應當努力提高自身實力,這樣才是王道。”

呂秋實的話完全打亂了十殿閻王的算盤。十殿閻王的眼珠差點掉落地上,這個呂秋實真是那個貪生怕死,畏首畏尾,遇強則退,遇弱則上的小鬼麽?地府今天出太陽了?

呂秋實不管十殿閻王如何想,他有自己的打算。不就是想派個鬼跟在我身邊麽,隨時向你們報告我的行蹤,監視我的一舉一動,我有那麽傻麽,不論派來的家夥是否能夠保護自己,自由自在總比被人監視的好。

“小鬼,你考慮好了?”

“恩,沒錯,我考慮清楚了。你們把我帶過來就是為了這件事情麽?”

“小鬼,這對你可是有天大的好處啊。”

“男人當自立自強,我不可一心指望依靠外力,我拒絕。還有如果沒有什麽事情,我想我得回去了,這麽久了,我擔心我的肉身受到損害。”

“那好吧,小鬼,你和鍾衛長下去吧,把你今晚和勾魂鬼的遭遇詳細告訴鍾衛長就可以回去了,不要再難為鍾衛長,記得早點回去,要不然過了時辰,你的魂魄也無法回體了。”

看著鍾馗帶著呂秋實出了秦廣王的大殿,十殿閻王湊到一起,商量起來。

“你說,咱們就不把那個醃臢破落戶派過去了?”

“那怎麽行,不把這個破落戶派過去,把他安排到哪?我可受不了他的那張嘴,和呂秋實的伶牙俐齒真的是有一拚。”

“就是,畜生道已經雞犬不寧了,不能讓他再待在畜生道了,讓他回地府更是不可能,要不然地府非要反了天不行。”

“是啊,張口就罵,比呂秋實還要厲害。”

“不管那麽多了,決定吧,就把他派到呂秋實身邊,一方麵可以保護呂秋實,另一方麵麽,哼哼,惡人自有惡人磨。”

“好,就這樣決定吧。”

“哼,雖然這個小鬼說不要,但是咱們十殿閻羅決定的事情豈能是一個小鬼所能反對的?”

“事情宜早不宜遲,我看咱們盡快安排一下,讓這個破落戶順理成章的出現在呂秋實的身邊吧。”

可憐的呂秋實,自以為聰明,看透了十殿閻王的本意,可誰知道,十殿閻王根本就沒有想過要監視他,隻是想打發掉一個大麻煩而已。

###

張潘妮的房間裏,四個人靜靜的看著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的呂秋實,沉默著。

司火仁率先打破了這份沉默:“劉恒,通知警察吧,讓他們過來接手,你們知道呂秋實家人的電話麽?”

張潘妮忽然間像瘋了一樣,撲到呂秋實的床上,用後背擋住呂秋實:“不行,胖子還沒有死,我們不能放棄!我們把他帶回市裏,既然醫生已經無法醫治好他,我回去請家族裏的人,一定能夠把他救活!他現在還有呼吸,還有心跳!”

此時此刻張潘妮才忽然發現,她一直以為隻是因為好奇而關注的胖子,已經在她的心靈深處留下了一道身影。雖然呂秋實渾身上下唯一還可以讓人稱道的就是他的人品,但是張潘妮永遠也忘記不掉當劉威父母的鬼魂向她撲來,她已經閉目等死的時候,那個厚實而堅強的身影毫無猶豫的推開她,為她擋了下來;在聖誕之夜,呂秋實滿臉羞紅的將玫瑰遞給她的時候,那不知所措的舉動也讓她難以忘懷;昨天晚上又是這個被她認為膽小懦弱的胖子,為了保護朋友,與勾魂鬼同歸於盡,間接的幫助自己脫離了危險,而自己還把一切都歸咎於他。女人麽,大抵是需要被感動的,特別是生死攸關的時候更容易被感動。

程麗麗看著有些瘋狂的張潘妮,心痛之餘竟產生了幾分欣慰。作為呂秋實超友誼的好朋友,當林雪和呂秋實分手的時候,看著呂秋實失魂落魄的樣子也曾心懷內疚,畢竟林雪是她介紹給呂秋實的。現在,雖然呂秋實死了,但是好歹還有一個張潘妮是喜歡他的,或許這就是上天給呂秋實的補償吧。

“潘妮,你麵對現實吧!”司火仁也不想打擊張潘妮,可人畢竟要麵對現實,“胖子的魂魄已經不再了,而且呼吸和心跳很微弱,這些你是都知道的。”

“我不想聽!我隻知道胖子現在還沒有死,還沒有死!我回去請族裏的長輩施展逆天搜魂大法,不論胖子的魂魄到了哪裏,都一定能夠找回來!胖子他不會死!”

“張——潘——妮,”微弱而又堅定的聲音從張潘妮身後傳來。

司火仁和劉恒簡直瞪大了眼珠,不可置信的看著張潘妮身後的景象。哆哆嗦嗦的程麗麗手指塞到了嘴裏,用顫抖的聲音叫了出來:“詐,屍!”

張潘妮還沒有反應過來出了什麽事情,身後的聲音繼續道:“你,你壓著我了。”

張潘妮慢慢轉過頭來,呂秋實單手撐著床,上半身略微抬起,看著張潘妮,虛弱而又無力:“你真的壓著我了。”

“啊!”張潘妮大叫一聲,撲到呂秋實的身上。緊緊的抱住了呂秋實。

“啊!”這一聲是呂秋實叫出來的。渾身虛脫,酸軟無力的呂秋實再度被壓倒在床上,被人死死的抱著,呼吸都有些困難。他也難受啊。

“你壓的我好難受。”

張潘妮突然坐起身來,呆呆的看著呂秋實。呂秋實借此機會剛剛喘了口氣,就看見張潘妮發瘋一般,衝著自己廝打過來。

“我讓你裝死騙我!”

“打死你,你不是死了麽,幹嘛還要活!”

“我讓你再裝死!”

“我讓你再騙我!”

“我讓你再嚇我!”

隨著張潘妮嚎叫和呂秋實的慘叫,屋裏憂鬱的氛圍一掃而光。司火仁無奈的搖了搖頭,轉身離去,劉恒和程麗麗相視一笑,誰也不肯打破此時的局麵。

也不知道張潘妮打了多久,或許是打累了吧。張潘妮終於收手,趴在呂秋實的身上哭了起來。

“潘妮,”呂秋實艱難的張開了口,“我有一句話想對你說。”

“什麽,說吧,我聽著呢!”張潘妮停止了哭聲,靜靜地趴在呂秋實懷裏。

“潘妮,這句話其實我醒來的時候就想跟你說的”

“你說吧。”

劉恒和程麗麗也豎起耳朵,看來胖子要表白了。

“我說了你可不要生氣啊!”

“你還沒說,怎麽知道我會生氣?”張潘妮感覺心跳有些加速,臉上也有點發熱。

“你說你不會生氣的。”

“恩。”

“那我可就說了。”

“你說吧,你說什麽我都不會生氣的。”

“那好。潘妮,其實,我很難受,你能不能,能不能……”呂秋實猶豫了一下。

“能不能什麽?”張潘妮輕聲的問道。

呂秋實費勁咽了一口唾沫,定了定心神,鼓起勇氣,拿出全身所有氣力高聲道:“潘妮,你能不能——”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