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一百零八章 自救

任函安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我這是在哪兒?哎呦!頭上怎麽這麽疼?”他揉著頭站了起來,發現自己昨天晚上竟然睡在衛生間裏,頗是不解。

努力回憶昨天發生了什麽,事實證明,有時候記不起來也是一種幸福。這不,他終於想起了昨晚發生的事情,臉變得煞白。

他先看了看自己的手,很正常,沒有什麽紅色;照照鏡子,鏡子裏映出了他的模樣,臉上幹幹淨淨。他死死地盯著鏡子,想要發現鏡子的秘密,什麽都沒有發現,卻發現了另一個問題。

他在脖子的某個地方使勁的搓揉,想要搓掉些什麽,直到脖子都被搓紅了,皮膚上都冒出了一些血點,還不罷手。

任函安失魂落魄的走出了衛生間,家裏的燈還都亮著,屋裏家具的擺放也沒有發生變化。

“昨天晚上的事情,是做夢?是幻覺?還是。。。”他看到了被切斷電源的電腦,電源線他拔得。

坐在客廳寬大的沙發上,他拿出了手機,他要搞清楚一件事情。

“夢瑤,是我。”他撥通了夢瑤的電話

(“誰啊,這麽早的。”夢瑤顯然還沒有睡醒,早上九點對於習慣於夜生活的他來說是有點早了。)

“夢瑤,我是任函安,你還在睡覺麽?”

(“哦,任哥啊,”夢瑤聽到任函安的聲音立刻清醒了,“這麽早找我,有什麽事情麽?”)

“是這樣,我有點事情想問你。”

(“有什麽事你說吧。”)

任函安認真思考了一下,問道:“瑤瑤,你昨天從我這兒離開的時候有沒有留下什麽東西啊?”

(“留下東西?讓我想想啊,”夢瑤皺起了眉頭,“我的東西都帶回來了啊,沒有拉你家啊,對了,你不會是剛看到那張紙條吧?”)  

  “那張說給我留了午飯的紙條?”任函安小心的試探。

  (“對啊,任哥,你不會是今天才看見吧,我可是放在你枕邊啊。”夢瑤好奇的問道。)

  “哦,那張紙條我昨天醒來的時候就看到了,謝謝你,瑤瑤,你做的飯很香。”這時候任函安的內心才掠過一絲甜蜜與溫柔。

  “不過除了那張紙條,你還有沒有留下別的東西,比如在什麽地方寫了什麽東西?”他小心的誘導著夢瑤,他真的很希望夢瑤能夠承認那些字是她寫的。

  (“別的東西?”夢瑤仔細想了想,回答道,“沒有,我昨天上午起來以後,給你打掃了房間,然後做了午飯,留下字條就走了,沒有留下別的東西,我的化妝品什麽雜七雜八的都在我的包包裏,沒落在你那裏。”)

  任函安有些不甘心:“打掃房間,打掃房間,對了,你有沒有幫我打掃衛生間啊?”

  (“當然幫你打掃了,”夢瑤感覺到任函安有些不對勁了,“任哥,發生什麽事情了麽,是不是你丟了什麽東西,你是不是懷疑我?”)

  感覺出來夢瑤有些不高興了,任函安也沒心情跟她詳細解釋,繼續發問:“瑤瑤,我沒有丟東西,也沒有懷疑你什麽,我就想問你打掃衛生間的時候有沒有看到什麽東西?”

  (“沒有啊,我沒有看到什麽東西,而且毛巾香皂什麽的我也都放回原處了。”)

“衛生間的鏡子你有沒有擦?”任函安有些急迫了。

(“擦了啊,是我沒有擦幹淨,還是鏡子碎了?”夢瑤以為是衛生間的鏡子碎了,感覺任函安有些大驚小怪。) 

  “不是不是,你擦鏡子,擦鏡子的時候,你,你有沒有,有沒有看到什麽?”任函安咽了好幾口唾沫之後才算把話說完整了。

  (“沒有,鏡子我擦得挺幹淨的。”這一點夢瑤很肯定。)

  “真的沒有?”

  (“沒有!”)

  “那最後一個問題,你昨天用的唇膏是什麽顏色的?”任函安不死心,他希望昨晚的事情是夢瑤開的玩笑。

  (“任哥,你怎麽了,好端端的為什麽問這個問題?”)

  “你別管,你告訴我你昨天用的唇膏是什麽顏色的?”任函安幾乎是歇斯底裏的吼了出來,這是他最後的稻草了。

  (夢瑤有些害怕,不明白任函安為什麽突然發這麽大的脾氣,小心翼翼的回答:“無色透明唇膏啊,我一直都用這種唇膏。”)

  “咣當!”任函安的手機掉落在地板上,根本沒有聽到手機裏傳來的夢瑤的焦急呼叫,最後夢瑤自己掛了電話。

  他坐在沙發上,右手肘戳著右膝蓋,右手掌撐著額頭,沉默中,擺出了活人思想者的造型。

  窗外大風起,天上烏雲蓋,遠處雷電閃,心中蕩蕩空。

  風大了,透過窗紗揚起了乳白色的窗簾,在空寂寂的屋裏肆意搖擺;雨落了,擠過窗紗淋濕了窗台,淋濕了地板。

  “轟隆!”又是一個炸雷,震醒了迷茫中的任函安,他看了看窗外陰沉的天空,沒有去關上窗戶,阻止風雨的肆虐,他沒有這個心情,他的心裏比窗外的天空還要陰沉。

  屋裏的燈還都亮著,浪費電費,誰在乎,自己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都不知道;狂風拚命地撕扯著乳白窗簾,誰管它,自己昨晚的經曆還不知道怎麽解釋;雨水淋壞木質地板,誰擔心,自己還能活多久都不知道。

  一顆煙,一顆煙,一顆煙。。。

  也不知道抽了幾顆煙,任函安有些醉了。

  別不信,連著抽煙,速度又快,特別是心情沉重的時候很容易有頭暈的感覺,反正俺有過。

  他晃了晃頭,強迫自己清醒一點,不論是不是真的碰到了什麽不幹淨的東西,他都不能坐以待斃,必須想辦法解決。

  任函安走到窗戶旁,打開了紗窗,直麵風雨,他要自救。

  可是找誰解決,怎麽解決呢?

  他回到茶幾旁邊,找出了前幾天的報紙,仔細翻閱了起來。幾個風水堪輿的廣告進入了他的眼簾。

  他根據廣告版麵的大小和廣告內容,按照順序開始一個一個的撥打電話。

  打了五六個之後,他有些心灰,要麽對方的年紀大一些,口氣很狂妄,根本不願意聽他的話,隻是告訴他有事情直接來公司麵談;要麽接電話的年紀小一些,聽了他的描述很是不屑,說他說經曆的都是幻覺,他們是正規的公司,可以給他在家裏擺放風水陣,使得家宅平安,財運官運亨通,更有甚者還會恥笑他的無知。

  任函安的目光落在了前天的報紙上,寫著許氏堪輿公司的廣告。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