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一百零七章 有生意了

  一如既往的呂秋實打開了公司大門,打掃完了衛生,打開電腦,開始掃雷大業。

九點整,許光超準時來了,雖然他依舊遲到,但他也有一個良好的習慣——九點準時到公司。

“胖子,還玩掃雷呢,就沒點高追求啊?”許光超打趣著說。

呂秋實抬起頭嗬嗬一笑:“沒辦法啊,生意上門之前,沒事情做啊,玩這個實在是因為無聊,也不會陷進去,一但生意好了,很容易能夠跳出來。”

“你覺得咱們能有生意麽?”

看到許光超沒有什麽信心,呂秋實為他鼓勁:“當然會有生意啊,有咱們兩個在,隻要咱們出一次手,保證大家都會知道咱們的厲害,咱們現在唯一缺的就是機會。”

“或許吧。不過我挺奇怪的,”許光超不想再談這個話題,他的相術說實話水平不是很高。

相術不是一門簡單的學問,裏麵涉及的東西很多,分門別類的,而許家主攻宅相。

雖說許光超自幼在父母的耳提麵命下,一直在學習,但是這個東西更多的是要靠實踐來積累經驗和名氣,二十多歲的宅相大師這個稱號,也就是忽悠忽悠呂秋實還行,換個稍微懂點行的人都會不屑一顧的。

“胖子,我記得你跟我說過,你大學的時候也算是意氣風發啊,怎麽現在變了?”

“我哪變了?”呂秋實有些摸不著頭腦,不知道許光超想要說什麽。

“你看啊,你要是真向上大學的時候那樣一起風發,怎麽可能安於現在的局麵,我要是你肯定自己出去闖蕩。”

“那你怎麽不出去闖啊?”

“沒辦法啊,父母之命,祖傳之藝不能丟啊。”許光超顯得有些不甘。

呂秋實抬起頭,輕輕地吐了口氣:“我早就不是以前的那個我了,遇事搶風頭,做事爭第一,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時候還小,不懂事,把生活想的太簡單了。經曆的事情多了,人自然會發生改變的。”

“你經曆什麽事情了?”許光超有些好奇,饒有興趣的打量著呂秋實,“你才畢業多長時間,不到一年吧,能經曆什麽事情,讓你有這麽大的變化?”

“我,”呂秋實張口欲言,卻又搖搖頭,報以歉意的微笑,“算了,許哥,你就別問了,很多事情我是沒法說的。”

許光超說的沒錯,呂秋實畢業不到一年,從莫名其妙冤死又還陽開始算,也不到一年半的時間,一個普通人能夠經曆幾件足以改變性格的事情呢?

可仔細算一算,呂秋實確實經曆了不少,單單是生死攸關的場麵就經曆了兩三回。一個人如果經曆了生死,是一定會發生變化的,這樣的人會看開一些以往很執著的東西。

“許哥,你就不要多問了。總之我現在很好,公司的大事小情的都由你來操心,我隻要做好我的工作,你要是有什麽吩咐我也會辦好,這樣不是挺好的麽,我不用考慮那麽多,隻要等第一單生意咱們漂亮的完成,打出了名氣,咱們的事業一定會蒸蒸日上的。”呂秋實顯得很有信心。

“算了算了,我相信你的話,你慢慢玩你的掃雷,我慢慢看我的小說好了。”

###

明朗的天空眨眼間陰了下來,狂風大起,路上的人們紛紛加快了腳步,露天的小商小販要麽收攤走人要麽紛紛采取了措施。

“好像天氣預報說,今天上午有雷陣雨。”呂秋實看著門外,自言自語的說道。

許光超忙著閱讀網絡小說,沒有搭理呂秋實。

幾分鍾後,隆隆的雷聲響徹雲霄,間或伴有幾道閃電劃過,天空更加陰沉。上午十點多的天就向晚上六七點的天,陰暗的過分了。

唰!呼嘯狂風夾雜的傾盆暴雨轉瞬即到,拚命地義無反顧的敲擊著地麵,粉身碎骨也不怕。

街上的人們跑了起來。目的地近的就拚命趕往目的地,目的地遠的就近找個店麵進去避雨,特殊情況,大家都能諒解。

這不,許氏堪輿公司不大點的地方也擠進了五六個人。許光超抬頭看了一眼,沒有吭聲,繼續上網看小說。呂秋實衝幾個人微微笑了一下,表示理解,又搬了幾張椅子讓大家坐了下來。

雷陣雨這玩意兒不好說,說短會很短,但如果轉了大雨或中雨,那就不好說了,這場雨似乎是厚著,因為已經下了快半個小時了,雨勢也沒有見到明顯的減少,避雨的人們閑著無聊,也開始嘮嗑。

畢竟是主場,呂秋實開始的舉動又表示出了善意,有幾個人開始主動跟呂秋實嘮嗑。

“小兄弟,你們這是專門給人看風水的?”一個梳著分頭,戴著金絲邊眼鏡的中年男人很斯文的問道。

“是啊,幫人看宅相,布風水,消災邪,解困惑。”呂秋實很客氣的回答。

“你今年多大啊,年紀輕輕怎麽相信這玩意?”說話的是一個年紀和呂秋實相仿的留著寸頭的小夥子。

“有些事情雖然是信則有,不信則無,但是有些不信則隻是你不信,在你的意識中就不存在,而不是你不信現實中就不存在。”呂秋實沒有介意寸頭的唐突,很耐心的解釋。

他知道,年輕人中很少有人相信這些,就像他,如果不是在地府打個來回,他也會和寸頭一樣,不相信這些。

“那正好,我們公司這段時間不太順利,老總正想找個風水大師對公司進行布局,回去後我跟他提一下你們,成不成我就不知道了。”斯文人擔心寸頭說話不注意熱鬧了此地的主人,畢竟外麵的雨還是不小的。

“好的,那先謝謝您了,這是我們公司的名片,如果有需要,打這個電話就行了。”呂秋實走到斯文人身邊,遞了一張名片,許光超的。

呂秋實剛剛回到桌前,電話響了,呂秋實拿起了座機話筒,很職業的說道:“您好,許氏堪輿,有什麽能夠幫助您的?”

看到呂秋實在接聽電話,避雨的幾個人壓低了聲音,小聲的聊天。

“喂,您好?喂,您在麽?”呂秋實莫名其妙的放下了電話,衝著許光超解釋道,“可能是打錯了,通了沒人說話,後來他掛了。”

本以為是客戶的電話,呂秋實有點悻悻。

也就是一顆煙的功夫,座機又響了。

“您好,許氏堪輿,有什麽能夠幫助您的?”

“您說。”

聽了對方的話,呂秋實愣了一下:“我就是,你有什麽可以直接跟我說。”

“嗬嗬,我明白您的意思了,”呂秋實笑了笑,對方的這個問題使得他明白了對方的擔憂,“您是不是遇到什麽難以說清的事情,擔心您對我說了之後我不相信啊?”

“好的,我在聽,你說吧。”

“恩。”

“是不是。。。”

“那恐怕。。。”

“這樣啊。。。”

不能不說呂秋實是一個很好的傾聽者,隨著簡短的引導和頻繁的點頭,他已經大體上明白一些對方的事情了。

聽完了對方的話,呂秋實很鄭重的說道:“這位先生,如果按照你電話裏所說的,我想你現在的問題挺大的了,我覺得我們有必要麵談,一方麵隔著電話,有些事情可能會說不太清楚;另一方麵見了麵之後,我能夠從您的麵向中看出您是否沾染上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您說呢?”

剛覺到對方的猶豫,呂秋實趁熱打鐵:“我知道您的顧慮,你大可以放心,而且根據您剛剛的描述,我個人覺得您現在的麻煩不算小,同時我相信在電話裏,您所說的絕對不是事情的全部,應該隻是一小部分,甚至是膚淺的一部分,對嗎?”

“我擔心你的情況已經比較嚴重了,我怕,沒有多少時間了。這樣吧,今天下午三點,您來我們公司,我們麵談一下,好吧。”

“好的,今天下午三點,我們在公司等您,不見不散。我們公司的地址在正秋路94號路西,許氏堪輿公司,如果有什麽問題你可以直接撥打這個電話,我姓呂,雙口呂。”

放下電話,呂秋實這才發現已經十一點半了,天已經放亮,雨也停了,之前避雨的幾個人由於他在接電話而沒有打擾,離開了。

呂秋實扭頭看向許光超,發現許光超坐在已在上伸長了脖子盯著他。呂秋實笑了,對著許光超揮了揮拳頭:“許哥,差不多有戲,今天下午三點,或許就是我們的第一單生意!”

許光超也很開心,堪輿這個行當有時候是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的。他對呂秋實也算比較了解,這個胖子巧舌善辯是不假,不過在對待客戶的時候不會過於的誇張。

他從呂秋實第二次接電話的時候就開始注意聽了,按照呂秋實接電話時的回話,十有八九可以確定,打電話的人真的遇到災邪,究竟是風水問題還是惡鬼纏身,那就需要見麵之後再確定了。

問題越嚴重越好,因為這樣才能體現出他們的實力,才能有機會。。。。。。

“幹的好,胖子!”

太陽出來了,照耀著大地的每一個角落,如果不是地麵上還有些濕,某些地方還有積水,根本就看不出來半個小時前下過一場雷陣雨了。

“天氣真好啊!”這是許光超和呂秋實此時心裏的潛台詞。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