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46現場勘察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我們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逃出死亡棺材了吧。



難題似乎一下子就解決了,所有的人都忍不住露出了欣喜的神色。



不過我還是得把最壞的打算說出來:“這些都隻是憑空推斷的,究竟是否存在這樣的通道,我也說不準,因此,如果實在找不到的話,那隻有用另外一個辦法了。”



“什麽,難道除了這個辦法!”金牛駭然道,望著我更是神色複雜之極了。

“恩!”我深吸了一口氣緩緩道:“當然這是最後沒有辦法的辦法了,那就是把邪惡蜈蚣引到的出口,讓邪惡蜈蚣幫我們開路。”



“什麽!”大個子戰士一下子蹦得老高。。

“邪惡蜈蚣!”金牛則是同樣是吃驚不小。

“這怎麽可能!”金波幾乎跳了起來:“別忘了邪惡蜈蚣可是一眨眼的功夫就把幾十個赤月高手和幾百名的高級遊俠化成了一堆對白骨啊。”



......................美女道士似乎驚呆了:“這個應該是瘋子才能想到的辦法吧。”



隻有那個高個子法師卻是微微點頭。



“這不是不可能的!”高個子法師神色凝重道:“這個法子雖然看起來不可能,可是你們想過沒有,狂龍幫竟然可以把邪惡蜈蚣引到這麽遠的地方來,那就說明一點,邪惡蜈蚣。是可以人為地影響它的行蹤的!”



“不錯!”金牛也是微微點頭:“仔細想想如果狂龍幫可以做到,那麽我們也同樣可以辦到。”



聰明的家夥,這兩個人還真是一點就亮啊,這麽快就想到了。



“所以,當務之急,就是想辦法弄清楚,當初,狂龍幫是怎麽把這個大家夥給引過來的。”我接著道。



“說得有道理啊!”金波肯定道。



“那接下來你認為該怎麽做!”高個子法師望著我的神色也同樣變得肅然起敬了。



不過現在我可沒時間飄飄然了。

“無論是那個方法,都必須從你們遭遇邪惡蜈蚣襲擊的地方開始。也隻有這樣才能找到邪惡蜈蚣的地下通道的入口。”我接著道:“又或者借此找到邪惡蜈蚣的行蹤,為第二套計劃做準備。”



“這!........”所有的人都是一臉的駭然並露出了猶豫的神色,這也不是他們膽小,實在是邪惡蜈蚣太過恐怖了,可以說這些人都是見識過邪惡蜈蚣的恐怖後僥幸逃出升天的人,如今讓他們再度回到當初的那個可怕的惡夢之地,實在是有點強人所難了。



“拚了。”金牛咬緊牙關豁然起身,就讓我先去觀察一下,如果確認邪惡蜈蚣沒有呆在那裏了,你們再過去看看看吧。



喝!這家夥還真是很勇敢呢,不過他的提議卻是最安全的。隻不過我知道,在場的,隻有我才是最合適的人選,畢竟我是這裏實力最強的赤月戰士!即使有什麽突發事件,我也是最有希望逃生的人。因此我隻好自覺地站了起來:“這個探路的任務還算我一份吧。”



“可是!”金牛和大個子戰士還想說些什麽卻被我給打斷了:“本來呢最適合的方案應該是我一個人去的,不過我不知道你們當初被伏擊的地點所以,得有個人陪我一起去。”



“就讓我陪你去吧。”金牛傲然道。



“恩!”我微微點頭望向高個子法師金幣:“你們有什麽法子能在地下河流裏漂流嗎。”



“嗬嗬!”金波嬉笑道:“原來天才也有不懂的地方嗎。”



“這你就放心好了!”金幣拍著背上的空間包裹道:“我們可是有整套的泅渡工具呢。”



“這樣最好!”我放心地點點頭。





我和金牛,一路飛奔,不過沿途還是小心地注視著周圍的情形,發現什麽不對勁的情況立刻隱蔽。畢竟死亡棺材裏,還有著一心想置我們於死地的狂龍幫。



在躲過了還幾隊狂龍幫的搜索小分隊後,我們終於來到了,當初神月宮和大聯盟遭遇伏擊的地方。這裏地形非常奇特,四周都是突起的大石頭,把中間的一塊大場地給圍了起來,隻剩下一個出口。不得不說,這裏絕對是個打埋伏的好地方。隻在唯一的出口布置一點兵力,就足以抵擋裏麵的人瘋狂的反撲了,無怪呼當初神月宮和大聯盟幾乎可以用全軍覆沒來形容了。



此刻場上的屍體早就被收拾掉了,看來能夠做到這點的似乎也隻有狂龍幫的人了,打掃戰場是勝利一方的特權,這倒不是什麽明確的義務,隻不過勝利的一方享有收集戰利品的資格罷了,而戰死的地方的屍體身上所佩帶的首飾和空間包裹裏的東西,無疑是最為豐厚的戰利品了,因此沒不樂意做這樣的事情,當然在收寡完了敵人的財產後,順帶著幫他們就地火化或安葬也我無可厚非的事吧。隻是通過場上所殘留的大片的灰燼表明,狂龍幫應該是爆裂火焰之類的高溫魔法直接把場上的人給燒成了灰,之後就丟下不管了。



這個怎麽說呢,還真是方便省事了不少啊。雖然無法看到滿地屍痕的血腥場景,不過那一堆堆灰白的粉末狀物體同樣另我有種嘔吐的衝動,畢竟那些原本都是一具具屍體啊。



強忍著心中的不適。跟在金牛的身後。



奇怪!我記得應該是在這裏沒錯的啊!金牛茫然四顧,可惜卻無法發現任何一點邪惡蜈蚣曾經出現過的痕跡。而我也是一臉疑惑地望著,金牛:“你確定邪惡蜈蚣當時就是在了嗎。”



金牛非常肯定地點點頭,可是他的腳下明明是一片幹燥平坦的焦土。按理說邪惡蜈蚣那麽大的身體,不可能完全不留下任何痕跡的。可是事實卻是,我們根本沒有發現那個應該存在的大洞啊。邪惡蜈蚣的身體到底有多大,我沒有親眼見過,不過當金牛畫出了一個直徑近六米的大圓圈後一臉驚駭地告訴我:“邪惡蜈蚣的腰身最細的部位也就是這麽大了,這些還、隻是它露出地表的部分至於藏在地下的身體究竟有多大,我們也不知道了。”



..............我有些難以置信道:“那高度呢。”



“大約有二十五六米的樣子吧。”金牛依舊是那副心有餘悸的表情。



隻是想想,就另人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老天他們居然見到了這個大家夥的真麵目。



“渾身都是觸角。”金牛回憶道:“那些觸角足有十五六米的長度,到底有多少跟我有不知道,不過少說也有一百多跟根吧,每一根都有我的腰這麽粗。上麵都是黏糊糊的,綠色或紅色的 惡心的東西。”金牛似乎已經平靜了下來,不過我能想象在當初麵的這樣一個恐怖的大家夥的時候,這些人究竟是一種絕望和恐懼的感受了。不過它的嘴比起它的身體,似乎不象一個比例的器官,居然隻有這麽大。金牛劃出了一個直徑越一米的大圓圈,裏麵都是牙齒,密密麻麻的,好嚇人的。”



“好了,別說了!”我現在有種胃部痙攣和抽搐的感覺,老天,光是相像就讓我有種頭皮發麻的,反胃嘔吐的感覺了,再聽他說下去,我恐怕連尋找地道,進入其中的勇氣都沒有了。



................



我和金牛再度仔細地找了個遍,還是沒有什麽收獲。聯想到這麽大個家夥不可能憑空消失的吧。可居然找不到它鑽出來的那個洞口,那隻能有一個解釋。洞口被封了。而會做這件事的除了那隻大蜈蚣外,應該就是狂龍幫的高手吧。不過我比較傾向於是邪惡蜈蚣自己把洞口給封了,畢竟我知道,很多穴居生物都有封洞的習慣,這是長期以來的進化所產生的結果。象土撥鼠就有這種習慣,當它的洞穴被強敵入侵的時候,它會封鎖洞口,尤其是在洞裏還有自己的幼崽的情況下,更是如此。隻有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它才會從備用的逃生通道逃離洞穴。看來邪惡蜈蚣這超級大家夥似乎也有這種習慣呢。



想到這裏,我也不在四處尋找了。直接站到了金牛所圈定的當初的那塊地方。



“應該就是這裏!”我從空間包裹裏找出了一把鋤頭,遞給了金牛:“往下挖吧,洞口肯定是被它給封住了。”



“啊!這怎麽可能!”金牛難以置信道。



“那你有什麽更好的解釋嗎?”我反問道。



“這個,我想應該是狂龍幫的那些家夥幹的吧。”金牛喃喃道。

“或許吧。”我也沒在爭辯什麽,畢竟這也是很和可能是事情。



金牛接過鋤頭,一臉疑惑地望向我:“那你呢。”



“我嗎。”我指著出口的方向,淡然道:“自然是把風了,我想你也不願意再被狂龍幫的那幫家夥給包了餃子吧。”



“包餃子?”金牛不明所以:“是什麽東西。”



“這個。”汗!我忘記了這個世界好象沒有餃子這種東西吧,不過和餃子一樣一麵粉為皮,包著菜餡的小吃倒是有。不過那東西不叫餃子而是,被稱之為,麵球。



“就是包圍的意思!”我解釋道。



...............金牛無語地望了我一眼,很自覺地埋頭苦幹了。而我則小心翼翼地注視著周圍的風吹草動。這個應該是上次被赤霄他們給包出的後遺症吧。



大約半小時後,金牛終於興奮地叫著:“星辰,快過來,這裏; 真的有個大洞啊。”



連忙跑了過去。



乖乖,好大啊,簡直就是個火車隧道啊,透過金牛所挖出的坑,我雖然沒下去,不過卻還是目測出了這個地下坑道的大概寬度高度。長和寬都是十二米左右,而且看那通道表麵光滑堅硬的表皮,似乎這個通道已經存在了好長一段時間了,有些地方甚至還張出了些苔蘚之類的植物,不過同樣一陣腐朽的古怪的味道也撲麵而來,即使戴著道士頭盔我也有種反胃和嘔吐的衝動。



“是邪惡蜈蚣的氣味!”金牛緊張道:“不過卻沒有當初那麽濃重,看來它已經離開了。”



“就是這裏了,先把洞口偽裝一下!再回去把金波他們帶來!”



“恩!”



我和金牛迅速把洞口偽裝了起來起來,一切看上去似乎和原來沒什麽兩樣,之後,我們小心翼翼地回到了住處。





“情況怎麽樣!”金幣也就是那個高個子法師,一見我沒就緊張湊了上來。



“洞口已經找到。”金牛簡短地介紹道:“周圍沒有發現狂龍幫活動的蹤跡。”



“太好了!”所有的人都忍不住露出了興奮的是神色。



“都準備後了嗎!”金牛沉聲環目四顧,當他看見大個子金虎背上那副墊上了軟布結實的背架的時候滿意地點點頭,至少這樣一來,昏迷中的金蘭身體應該可以在我們活動的時候始終穩固在背架上,而且也避免了劇烈的震動給她的身體造成的傷害。





“恩!”金波等人點點頭。





............................



兩個小時後,我們再度回到了那個山穀一樣的地方,確定周圍是安全的之後,迅速掀開了洞口,鑽了進去,當然我們也沒忘記從裏麵把洞口給封了起來,至少盡量讓這裏和先前的一個模樣。主要是為了防止被狂龍幫的人發現我們利用觸龍神的活動通道來逃生的計劃。



進入通道好,金波等人人都被這個巨大通道給震撼了。



“好!好!好大啊!”金幣結結巴巴道,



“恩!”金波也是艱難地咽了下口水,點點頭。



觸龍神這家夥如果跑到現代的工程隊去,絕對是一台超一流的挖掘機器啊!我心裏暗自感慨著,連炸藥都省了。光是挖隧道就肯定要賺死了。看著這幾乎媲美現代火車隧道的通道我一時間居然會有這種古怪的想法。



不過我卻發現了一些古怪的地方,就在我們的周圍,布滿了密密麻麻的死去的雞和鴨的是屍體,空氣中彌漫著一股,腥臭的,腐肉的味道。



這讓我們大吃一驚。



“奇怪,死亡棺材裏怎麽會有雞和鴨出現。”金沙疑惑道。

“而且還是出現在,邪惡蜈蚣的地道裏。”金波喃喃道:“難道是有人故意丟在這裏的。”



“看來是這樣了。”金牛沉聲道:“狂龍幫或許就是用的這個辦法,把邪惡蜈蚣給引了過來。”



“想不到,狂龍幫的辦法居然這麽簡單。”金幣難以置信道:“隻是用這些雞和鴨就能把邪惡蜈蚣引過來。”



有時候,越是簡單的方法,往往就越直接,越有效!如果不是我們親眼所見,有誰會相信,狂龍幫就是通過這樣的方法,把邪惡蜈蚣給引了過來,最終讓神月宮和聯盟的人吃了大虧呢。





“蜈蚣喜歡吃新鮮的雞肉!這點常識幾乎人人都懂,可是卻沒想到,邪惡蜈蚣居然也喜歡!”金波感慨道。



“邪惡蜈蚣再大,其本質也是變異的大蜈蚣罷了,同樣也有蜈蚣的習性!”金幣道:“這也沒什麽好奇怪的,隻是常人往往被它的恐怖和強大給,混淆了視線,而忽略了從細節方麵來分析它的習性。”



“恩!”我微微點頭,對金幣的說法深以為然。



“象星辰可以推斷,出蜈蚣所挖掘的地道,以及水源的存在一樣嗎?”金波感慨道。

“就是這樣!”金幣點點頭。



“這些以後再討論吧,現在還是趕快找到水源,然後離開才是!”金牛神色凝重道:“現在開始,所有都給我打起精神,我想你們也不願意被那個大家夥當點心吧。”



“恩。”金波等人,情不自禁地點點頭,

“金波,你負責用感應水元素的強度,帶領我們找到,水源的所在。”金牛安排著各自的分工。



“是!”

“金虎,你一定要保護好金蘭。”金牛特別交代道。

“恩!”



“現在每個人都帶上一條鳳凰明珠!”金牛說著望向了美女道士金沙。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逆龍道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獸戰天下

    作者:胡不歸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個野獸橫行,掠食者和獵物以無窮的手法演出變化多端的二重奏或多重奏的欲望世界。一個從小被恐怖組織訓練...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