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45殘兵敗將

奶奶的,我這選的什麽風水寶地,兩天前,金波逃命的時候也是這樣跑著衝了過來,身後跟著四個追兵。沒想到兩天後,相同的戲碼再度上演,隻不過逃命的人換成了金波的夥伴他們幾人,而追兵卻整整多了十倍。



最要命的是金波一邊跑著,還一邊大喊:“臭小子,還不快幫忙!”



靠這下我連最後一絲僥幸的心理都沒有了,現在她這麽一喊,傻瓜也知道,這石洞裏還藏著一人。



無奈之下,我隻好,飛身而出,衝向那幫追兵。



既然避無可避,也隻好全力出擊了,這金波,明白著是把我拖下水了,這筆帳以後再找她算。







吼!突然衝出的我,立刻斬出幾道攻殺劍氣,衝向了那密集的追兵。



而由於金波的喊聲,使得追兵也發現了我的存在,因此我的出現並沒有讓這群追兵出現什麽混亂。



碰!碰!碰!很快就有幾個戰士也以同樣的半月彎刀斬出幾道半月劍氣把我的攻擊給化解了。同時向我衝了過

來。

而金波等人有在這個是時候和我搽身而過。

“把他們收拾了!”金波居然停了下來。

靠,這女人對我還真有信心啊。我沒好氣道:“你們快走,我先頂一陣子。”

金波似乎不以為然,還想說些什麽,卻被那個高個子法師一把抓住飛身就跑。



而我依然速度不減,隻是 眨眼間便和飛速接近的幾個戰士正麵交鋒了。



吼!橫掃千軍!

我一邊盤算著速度和出刀的角度。直到他們接近了我五米的範圍。突然一個瞬間加速,同時運足全力,一式快如閃電一般橫掃千軍。百戰長刀卷起一震耀眼的半月,以驚人的速度,攔腰掃向了他們。



啊!是半月!



對於我的突然變速,五個迎擊的戰士根本就猝不及防。此刻的我隻是身穿輕型盔甲的遊俠裝扮,雖然我所佩帶的是祖瑪首飾,不過因為隔著一段距離,再加上我移動的速度很快,他們根本無法分辨出來,更何況先前我故意以攻殺劍法攻擊他們,讓他們誤以為我隻是個初級遊俠,潛意識裏,就讓他們對我渾不在意。



卻那裏想到我其實是個赤月級別的高手呢,雖然此刻我所施展的隻是高級遊俠的半月彎刀,但是那速度,和其中所蘊涵的鬥氣能量根本不是普通的高級戰士所能夠抵擋的。更何況我存心拌豬吃虎,結果可想而知了。



撲哧撲哧!隻是 一個照麵,五人立刻被我的半月彎刀斬成十截。



“啊!小心,那家夥是高級戰士!”很快追兵中便有人看穿了我的意圖。



無數的半月劍氣和靈魂火符,以及雷電術等瘋狂地砸向了我。

吼!再度發力,速度爆增,隻是眨眼間便突然欺身搶進他們中間,雖然我沒有裝備戰神盔甲這樣的超級防禦裝備,不過體內的渾厚的鬥氣,再加上有了祖瑪裝備的加成功效,我體內的鬥氣強度比起這群高級戰士強得太多了。隻是憑借著護身鬥氣的保護便強行突入他們中間。



吼!百戰長刀,猶如瘋狂飛舞的巨型銀蛇一般,在密集的人群中飛速閃現,幾道耀眼的烈火光弧閃現後,立刻倒下了十幾具屍體。



“啊!”所有的人都是大吃一驚,就連逃跑中的金牛等人也停住了腳步。

“這家夥是赤月戰士。”



“走!”

轟又是幾道半月劍氣激射而至。卻被我以護身鬥氣給震開了,但是當我 正想著反擊的時候,那剩下的二十幾個追兵,早就跑得沒影了。

.....................我真是給弄糊塗了,這些家夥是演得拿出戲。



“嗬嗬,我早就說了,交給他,沒問題的啦!”身後傳來金波得意的歡笑聲:“才不過是一群高級遊俠而已。”

“原來他已經晉升為赤月戰士了啊!難怪你對他們會這麽有信心呢!”高個子沒好氣道:“害我白白擔心一場。”



“.........”金牛痛苦萬分不過還是望向了我:“你說的是真的。”



“是真的!”我接著補充道:“領頭的是個女法師,還有,我知道裏麵還有個叫赤霄的家夥。”



“是赤燕,和赤霄!這幫人!”高個子法師陰沉道:“難怪在當初和狂龍幫交戰的時候沒有看見這幫人,如今看來,他們的目的是死死地守住出口讓我們困死在死亡棺材裏了。”





“可惡!可惡可惡啊!”金牛悲憤欲絕,卻什麽辦法也想不出來,看得出他並非貪生怕死之輩,可是 他也同樣清楚以我們目前的幾人想要成功地闖出那道石門是決不可能的。



眼前的幾人幾乎象熱鍋上的螞蟻,團團亂轉。



“我想大家還是靜下心來,一起想想辦法吧!”雖然我 知道,這句話說了等於沒說,可是他們再這樣亂下去,永遠也不可能想到辦法了。



“對!要冷靜,千萬不能自亂陣腳,否則蘭姨就死定了!”金牛深吸了一口氣強行讓自己平靜下來。



“不過我想在這之前還是另外找個安全的地方先躲起來吧,畢竟剛才逃走的人,很有可能會把狂龍幫的高手們給叫來的。”冷靜下來的金牛,意識道現在還沒有完全擺脫危機。



老江湖就是老江湖,這樣的心理素質硬是要得,我忍不住暗自讚歎了一番。



恩!大個子戰士也是微微點頭,連忙蹲下,把蘭姨給背了起來。



於是我們七人背著昏迷的蘭姨又換了個地方,並最終選了個比較大的石洞做為藏身之處,當然必要的偽裝是少不了的。相比之前我和金波同居的那個山洞,這裏可就大多了。八個人藏身在這裏麵一點也沒有擁擠的感覺。蘭姨被安放在鋪好的簡易床上。之後大夥都靜了下來。



到底要怎麽樣才能離開死亡棺材呢!所有的 人都在拚命地攪盡腦汁。苦思冥想著。



想到這裏,讓我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傳奇裏的地牢逃跑卷和回城卷,可惜的是,現實和遊戲似乎還是存在著某種差距,來到這個世界這麽久,我還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特殊道具。傳說中這類物品隻有及少數的幾卷被皇室所收藏著,並不象傳奇遊戲裏那樣在雜貨店裏可以買到。至於法師的瞬息移動也隻有極少數的空間係法師可以修煉。而且難度甚至比戰士修煉成烈火劍法還要大得多,即使是東關,現在也不過是掌握了開辟異位空間的方法罷了,想要練成瞬息移動,估計還得等個十多年吧。



哎!遊戲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



“到底該怎麽辦才好恩!”金牛已經不知道第幾遍重複著這句話了。



而我也將大腦的運轉速度提高的到了極限。



首先想要要離開死亡棺材,就必須得通過那道關卡,可是以我們目前的實力根本是辦不到的,另外就是 另找出口,但是這同樣是是不可能的,死亡棺材通往外界的唯一出口正是那道石門,除此之外,再也沒其他的進出口了。

至少在遊俠手冊裏是找不到其他的出口的了。



那麽剩下的就是借助外力強行闖關了,可是眼下死亡棺材內的神月宮和聯盟的人幾乎傷亡殆盡,即使集合起來了,也不可能敵得過守在洞口的狂龍幫的高手的。可以說,所有可以逃出去的方法似乎都不可行啊。



當然我也想到過,把那被我殺死的十幾個狂龍幫的成員的衣服剝下來,然後穿在身上,混出去,隻不過,這個方法也同樣是不可能的,現在狂龍幫全麵戒備,必定有著極為嚴密的防範措施,想要靠這鍾小花招,是絕對行不通的。





看來除了強行突破,似乎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可是 情形突破就必須要有足夠的力量才可以啊。更何況死亡棺材內除了下落不明的神月宮和大聯盟的殘餘人馬外,似乎就隻剩下狂龍幫的人了吧,我總不可能叫狂龍幫的人自相殘殺來著。



再有就是那個神出鬼沒的觸龍神了。總不可能讓我 把觸龍神叫來幫忙吧,我還沒有那種神通呢。



觸龍神!等等!觸龍神,一時間我幾乎跳了起來。就是 觸龍神,既然當初狂龍幫的人能夠將觸龍神引到離洞口沒有多遠的地方。那麽他們必定是掌握了如何吸引觸龍神的方法。那麽隻要我們以同樣的方法也可以把觸龍神引到出口那裏,把守在那裏的狂龍幫上下一網打盡,隻是 這個方法似乎太多瘋狂了。



另外,還有一點,那就是邪惡蜈蚣特殊的行動方式讓我想到了些什麽,它幾乎從來不再地麵活動,而是在地底來回穿梭,隻有在攻擊地麵的敵人的時候,才會顯露出那猙獰恐怖,巨大的身軀。



既然它在地底活動勢必要開鑿地道,那麽。在死亡棺材的地底,必然會存在著一條巨大的地下通道,至於這條通道究竟是通往哪裏,我也說不準,不過可以肯定一點,那就是,邪惡蜈蚣肯定是要喝水的,那麽他的通道必定會通往某處水源。而就我所知道的,盟重地處沙漠地帶,周圍有水的地方也不過是位於北方和西北放方的外海。以及靠近祖瑪寺廟方向的淡水河流,雲經河,不過這些地方似乎太遠了,如果邪惡蜈蚣真的要跑那麽遠的地方喝水的話,那麽在遊俠手冊的記載上也不會寫著它隻出沒於死亡棺材的最深處了。那麽剩下的就是位於死亡棺材內的唯一個有水的地方石墓小溪,這也是離死亡棺材最近的水源,而在我的推斷中,石墓小溪下肯定隱藏著一條和死亡棺材相同的路。



其實我的這個推斷也並不是完全沒有道理的,我記得以前在玩傳奇的時候在觸龍神出現的地方,也就是死亡棺材的右下角有一個隱蔽的門,從這個門進去就可以到達地牢二層北,隻不過在地牢二層北卻怎麽也不可能進入死亡棺材。我當時也沒怎麽在意,認為這也不過是遊戲裏的BUG罷了,可如今仔細想想看,既然這個是世界和傳奇裏幾乎是一模一樣的,那麽傳奇裏的的BUG是否也同樣會出現在現實世界裏的死亡棺材呢。想到這裏,我幾乎忍不住有種狂叫的衝動。



老天,為什麽我以前就沒想到這點。在傳奇裏,通往一線天的的出口並不是死亡棺材通往外界的唯一出口啊。





“我有個想法!”我有些猶豫,考慮著要不要把這個方法說出來,畢竟這隻是傳奇裏麵的隱藏地圖吧,至於現實世界中的琺瑪世界 是否會存在這樣一條道路我也沒把握。



“什麽想法!”十幾道灼熱的目光瞬間射向了我。



“快說啊!”金牛更是一副急不可耐的神色。



“其實我也沒多大把握,這隻是我的初步猜想而已。”我有些心虛道。



“到底是什麽辦法,你倒是快說啊。”大個子更是焦急萬分,看著我遲疑的模樣,恨不得把我爆打一頓。

“我在想著,既然邪惡蜈蚣的身體那麽大,而且它從來不在地麵上活動。往來行走隻在地底。那麽在死亡棺材的地下,必然會存在著一條由邪惡蜈蚣所開鑿的地下通道。我想這些地下通道應該會同往別的地方吧!”



...............



所有的人都是一臉見鬼的表情望著我。



“難道,你是說要我們找到邪惡蜈蚣活動的地下通道嗎。”金波的是聲音幾乎走了吊,那是因為極度的恐懼而不可抑製地顫抖而產生的。



“恩!老天,你不是瘋了吧,即使找到了那條地下通道,可如果遇見了邪惡蜈蚣的話,我們還不是得死嗎?”另一個美女道士也是 一臉駭然。



隻有金牛和那個大個子戰士,還有高個子法師卻是 一臉凝重的神色。



“難道你們能想到更好的辦法嗎!”高個子法師極力讓自己平靜下來:“確實走這條路非常的危險,但是比起那硬闖一線天的那道石門,機會卻是大多了,隻要小心點不要撞上邪惡蜈蚣,我們還是比較安全的。”



“金幣說的有道理。”金牛猶豫道:“可是。這條地下通道究竟會通往那裏呢!”



“這點我不知道!”我接著道:“不過我猜想,邪惡蜈蚣那麽大的個肯定是要喝水的,而這條地下通道肯定有一條是通往,蜈蚣洞穴內有唯一有水源的地方,那就是石墓小溪。”其實我更傾向於地下通道會通往地牢二層以北,隻不過這個想法實在是沒有任何的理論依據,完全是傳奇裏麵的隱藏地圖,真要說出來肯定是很缺乏說服力的。因此我幹脆不提了。



..............

“老天,這都給你想到了。”美女道士望著眼裏星星閃耀,看的得我都有點頭暈了。



“這家夥才十五歲半就練成了烈火劍法!”金波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能夠想到這點也沒什麽奇怪的不是嗎。”



“嗬嗬!天才就是天才啊!”美女道士喃喃道:“要是我有這麽聰明就好了。”



“笨丫頭,你就省省吧!就你那死腦筋!一輩子都別想出這麽絕妙的主意了!”或許是因為想到了可行的辦法,金波也有了開玩笑的心情吧。

“這個!哈哈!”我幹笑著,看來這頂天才的光環我是想摘也摘不掉了,不過我還是把最壞的結果事先預報一下:“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這水源不是通往石墓小溪,而是 通往某處地下河的,如果真是 那樣就比較麻煩了。所以大家還是不要他樂觀的好。”



“不錯。”高個子法師分析道:“就算不是通往石墓小溪,也肯定會通往其他有水源的地方。而盟重的地下水幾乎都是以地下河的形式分布著,如果是碰上了這類水源的話。並不麻煩,相反還是天大的好事!”



“啊!”這回卻是我大吃一驚!



“別忘記了,盟重地勢最地的就是位於祖瑪寺廟以東的,雲經河,如果真的找到了地下運河的話,那麽地下運河的流向最終的目的地肯定是雲經河,因為雲經河正是 又無數的地下河流所流出的水所匯聚而成的。因此,隻要我們順著河流必然會到達雲經河的。”高個子法師興奮道。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逆龍道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獸戰天下

    作者:胡不歸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個野獸橫行,掠食者和獵物以無窮的手法演出變化多端的二重奏或多重奏的欲望世界。一個從小被恐怖組織訓練...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