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17沃瑪森林2

聖言結界內

大樹下的空地上,三個帳篷分三角 排著,帳篷的中間則是火堆,這火堆上,則架著一個用木頭搭起的,燒烤架子,四周已經變成了灰黑色的一片,天空中則布滿了密密麻麻的閃亮的星星,隻不過靠近頭頂的正上方已經被巨大的樹冠完全擋住了,在樹陰的籠罩下,我們周圍顯得更加的漆黑了,不過明亮的篝火卻將每個人的臉龐清晰地映上了一層明亮的通紅色。而每到這個時候,我總是 有種莫名的感慨和恍惚,野外 帳篷 篝火 支架 烤肉這一經典的畫麵幾乎是任何一部玄幻小說必不可少的橋段,在前世的我曾經無數次地幻想過這樣的畫麵,如今我卻是真實地身臨其境了,感覺比想像中更加的舒心愜意,當然如果再加上美人在懷的話就更加完美了,想到這裏,我情不自禁地瞄向了紫月,卻見她依然是滿臉的心事重重的神色,一時間我剛才的那種陶醉跑了個精光。是啊,如今確實有個美人,坐在身旁,不過卻是個神思恍惚,心事重重的,美人,還真是掃興呢,而紫月身旁的紫雲也是同樣的一副表情。另外一個勉強稱得上是美女的龍欣卻是興致勃勃地翻滾著支架上的,穿著野豬的那根大木棒,隨著龍欣的每次翻滾,支架上早就被燒得金黃的野豬一會肚皮朝上,一會肚皮朝下,不時地還會滴出亮晶晶的油質掉進火堆裏,發出吱的一聲,隨後漸起一陣陣耀眼的星星點點。 終於,龍欣感覺到火候應該差不多了,隨即將野豬移下了火堆,把它放進了小桌子上的大圓盤裏,而龍戰早早地就抄刀在手了,看他的模樣恨不得現在就把整隻野豬給吞了。



很快,整條小野豬就被我們大卸六塊了,我分到了好大一塊連著左前腿的肉,而龍戰則如願以償地分到了,那顆豬頭,另外一塊連著前腿的肉塊著給了紫月 紫雲姐弟兩,至於剩下的兩趕快自然是歸龍欣 龍齊所有了。



酒足飯飽後,龍齊和龍戰早早地就鑽進了帳篷裏,而龍欣則繼續盤坐在火堆旁,似乎在冥想著,和戰士不一樣,法師和道士在閑暇的時候也可以通過冥想來修煉,三人裏龍欣的實力無疑是最差的,更何況後來再加上一個更加不知所謂的我,讓龍欣感到了巨大壓力,因為我出現使得,龍欣連最後一個試圖說服自己的理由都沒有了,過去還能說龍戰和龍齊的年紀比她大,那麽實力比她強自然是無可厚非,不過現在出現的我,雖然年紀比她,可是 實力卻比她還要強上不少,更何況我的職業還是屬於戰士一係,是因為魔法資質不合格而被淘汰的一類人,自尊驕傲的龍欣肯定是無法接受這一事實的,當然這些都是龍齊隱晦地告訴我的,其目的無外呼是不想讓我表現得太過火,以免刺激到龍欣,而我也欣然接受了。



靜坐的冥想的龍欣一臉恬靜安詳,猶如睡蓮一般,惹人疼愛,我想這應該才是龍欣內心真實的一麵吧。其實我能感覺到,這丫頭平時看起來有些大大咧咧的,而且看起來很強勢,凡是都以自我為在中心,不過說到底也不過是個丫頭片子罷了,之所以有這樣的應該和她的出身有很大的關係,畢竟一個貴族如果沒有一點強勢和魄力,是很難駕馭手下的,很顯然,這一思想也被她的父輩灌輸到了她的腦海,也正因為如此,平時的龍欣都會下意識地表現出一種貴族所特有的,威嚴和霸道,雖然她現在的表現看起來有些幼稚和不成熟,就好在骷髏洞的時候,三言兩語就把我誆進了遊龍幫。現在仔細想來那個時候也就是碰上了我,如果遇見其它人,又有是誰會鳥她,反而會覺得這不過是小孩子的過家家一樣的遊戲罷了。可是我很清楚,隨著時間的積累。閱曆的增加,思想的成熟,龍欣將來一定會成為一個,很出色的女權貴,因為現在的她正下意識地朝著那個目標而努力著。



在龍欣身後的帳篷裏,能聽見裏麵傳來了一陣陣展轉難眠的細微的響動聲,看來還是那個心事重重的貴族大小姐同樣沒有合眼。我猜想我身後的帳篷裏,紫雲也應該和他的姐姐一樣吧,畢竟母親重病在床,隨時都有生命危險,但是他們卻因為距離的阻隔無法立刻回到母親的身邊,這事無論發生在誰的身上都肯定不好受吧。



想著想著我情不自禁地又想起了媽媽,也不知道媽媽現在怎麽樣了,還有辰楓,漸漸的一陣困意逐漸侵蝕著腦海,我隻能打了個哈切,鑽進了帳篷,帳篷外的龍欣依然想木雕一樣靜靜地盤坐著。對於法師而眼,冥想和睡眠幾乎沒什麽分別,所以我絲毫不用擔心龍欣因為睡眠不足而導致的精神不佳。更何況龍欣還有個更加讓人信服的理由呆在外麵,那就是為大家守夜。確實在冥想的狀態中龍欣依然能察覺到周圍的變化,這樣一來龍欣確實成了守夜的最佳人選了。當然龍齊也可以辦到這點,不過龍齊可沒打算違抗幫主的命令自然安心地睡去了。



床上的紫雲依然還醒著,雖然裏麵是黑呼呼的一片,不過我還是敏銳地感覺到了,當然紫雲也察覺到了我,隻是微微地朝著床的一側移動了一下,算是給我空下了位置了,出於安全方麵的考慮,我們都是兩個人睡同一個帳篷,這樣無論有什麽變故都可以,相互照應著,當然這也是在進入了沃瑪森林後才決定的,畢竟特殊的環境也得有特殊的應對措施,誰也不能保證在沃瑪森林裏究竟會發生什麽,即使龍欣在周圍布下了聖言結界,還安裝了預警的魔法陷阱,更加上龍欣本人擔當著守夜的工作,不過我們還是不敢有絲毫的大意,開始的時候,紫月和紫雲死活不願意和別人睡在一張床上,不過還是被龍欣強勢的態度所壓倒,龍欣的理由很簡單:“既然雇用了我,自然得聽我的,想要發什麽大小姐脾氣,那也得有命活著回到家裏才行!”之後紫月自然無話可說了。



躺在床上的我也不知道是什麽時候睡著的。



次日清晨,一陣悅耳的鳥鳴聲將我從睡夢中驚醒過來,走出帳篷的時候,卻見龍欣正忙著收拾東西,而龍齊龍戰也是一臉哈切連天,猶如夢遊一般,為了能夠早日到達盟重南嶺,幾乎是天微微發亮,能夠勉強看見路麵的時候我們就得出發了,早餐是麵包加牛奶和水,不過卻是一邊趕路一邊啃著喝著,而我在吃完了手裏的麵包後,很自覺地替換了龍戰的開路工作。



就這樣,我們天剛放亮就開始趕路,為了避免消耗的體力,在行進的過趁中過程中我們都很少開口說話,而我和龍戰也隻知道機械地重複著,橫掃,然後反聊,將看斷的雜草 灌木 荊棘 撥開一邊,直到天黑才找地方安營露宿,次日清晨再度出發,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了整整一個星期。當然在這一過程中也會遇見一些突發事故,經常會也些不開眼的狼群和猛虎等猛獸襲擊我們,不過迎接他們的不是龍齊的靈魂火符就是,龍欣的雷電術,往往剛一冒頭,便一命嗚呼了。

這個星期可以用沉悶,單調還有陰沉來形容。不過我卻在這段時間裏練就了一項特殊的本領,那就是我的身體居然能夠不用的刻意控製,也會下意識地作出橫掃反撩的機械動作,而且及其的標準和規範,就好像正常人根本不用可意控製自己的雙腳走路一般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麽的自然而然。雖然很不可思議,但這卻是真的發生在了我的身上,而且我的耐力也比過去提高了很多,至少我可以連續不停地砍一天也不會覺得疲倦了,這讓我暗自稱奇,想不到,當初在骷髏洞的那種讓意識成為本能的想法居然實現了,這讓我想起了前世玩傳奇的時候曾經一度出現的掛機練級外掛,想不到我的身體居然也能想外掛運作那樣自動練功了啊!於是很很幹脆地將這套特殊的本領稱之為掛機刀法。不過龍欣三人卻象看著怪物一樣盯著我瞧了好一陣子,弄得我好不自在。

“那個!”龍戰也些奇怪道:“難道你不累嗎!”

“是啊!”龍齊也是一臉的不可思議:“這段時間,你一砍就是十個小時哦!”

“而且還是不停地不停地砍!”龍欣說著還比了個很誇張的劈砍姿勢。



“可能是砍得太久,砍傻了吧!”紫月難得地說了句玩笑話。



“或許是吧!”我有些尷尬地摸摸頭:“龍戰,你來,現在我累了!”



“嗬嗬!”龍戰微微笑了笑便頂替了我的位置。



兩個小時後。

“你們發現了沒有!”龍欣一臉猶豫地望著我們幾人:“周圍的樹好象越來越矮,而且密度也越來越小了!”

“不錯!”龍戰也是微微點頭:“我在前麵開路也沒以前那麽吃力了!”

“看來我們很快就可以脫離沃瑪森林的密林地帶,進入沃瑪森林的腹地了!”龍齊神色凝重。



“恩!”紫月和紫雲也是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從現在起!沃瑪森林才會展現出它真正可怕的地方!”龍欣緩緩道:“大家提高警惕!”

其實根據我在傳奇裏所知道的,沃瑪森林的中央腹地是可怕的沃瑪寺廟,而根據這個世界的遊俠手冊記載,事實也確實如此,唯一不同的是,在沃瑪寺廟的周圍還散落著許多半獸人部落,而我們此行最擔心遇上的就是半獸人了,雖然我們自信實力不弱,不過如果獸人的數量太多的話我們也是無法招架的,另外,根據遊俠手冊中的記載獸人裏有著實力超強的高手,相當於人類世界的高級戰士的實力,那就是讓所有遊俠談之色變的半獸勇士,傳說半獸勇士都是神力驚人,身穿鐵甲,手持重斧,即使是普通的高級戰士也根本難以和他抗衡,但是半獸勇士並不是獸人中最厲害的,在半獸勇士之上還存在著更為強大的獸人統領,其實力遠超一般的半獸勇士,如果按級別劃分的話,半獸統領的實力應該相當於人類戰士的赤月戰士,可即使如此,在半獸人中還是存在著比半獸頭領更加恐怖,更加強大的存在,它就是獸皇,在獸人的世界裏,獸皇就是戰神的化身,曆史上還沒聽說過有人類戰士在單挑的情況下打敗過獸皇,千百年來無論是遊俠組織哈是國家的軍隊都曾試圖征服沃瑪森林,但是沃瑪森林那幾乎天塹一般的密林幾乎抹殺了一切征服沃瑪森林的可能,而人類世界千百年來也派出了無數的人類精英前往沃瑪森林,試圖殺死盤踞在那裏的獸人部落,從而奪取藏在沃瑪寺廟之內的寶藏。這些人,有實力超強的高級遊俠,更有皇室派出的精英小隊,但是在進入沃瑪沃瑪森林後他們再也沒有返回人類世界了,也因此時至今日,沃瑪森林早就成了所有遊俠眼中的禁忌之地。



雖然我們無意奪取沃瑪寺廟的寶藏,甚至於靠近獸人部落的念頭我們都沒動過,我們唯一的願望就是悄悄地穿過這片土地,到達沃瑪森林的另一端。可事實真的能讓我們如願嗎!說實話,我們誰也沒把握,隻能祈禱著上天能夠保佑我們。



“真的很抱歉!”紫月一臉的愧疚,從她的眼裏能輕易地捕捉到不安和惶恐,更有一種難以言語的堅定和決絕,雖然感覺上真的很矛盾,不過我卻真實地感覺到了。



“姐!”紫雲隻是下意識地緊緊地抓住了紫月的手,看得出他同樣強忍著內心的恐懼。

“走!”龍欣斬釘截鐵道,之後帶頭走向前方。不得不說龍欣確實是個很有魄力的人,看來龍齊和龍戰之所以對她唯命是從,並不是單純地主仆之間的關係,這其中龍欣的人格魅力也占了很大一部分因素,有時候身為首領的不一定要具備強大的實力,但是卻一定要有著超人的膽略和智略,此刻龍欣所表現出來的雖然有些衝動,和幼稚,但是她的行為卻直接讓小隊成員的心境發生了根本的變化,至少沒有人會表現出害怕的神色。從這點來說,龍欣天生就是個領導者。



兩個小時後,龍戰已經把斬馬刀收回背上,而將修羅提在了手裏。因為此刻的路已經不需要龍戰來開路了,展現在我們眼前的是一望無際的茫茫樹林,和前麵的樹林不同,這裏的林間隻有一些嬌嫩的雜草,沒有那種帶著毒刺的灌木荊棘,不時地還可以看見許多成群羚羊,野馬,野牛一類的食草動物在這些林間的草地上悠閑地漫步著。而不遠處卻是虎視眈眈的獅子,豹子之類的猛獸,這情形讓我想起了前世的非洲大草原,隻不過這裏的環境似乎比非洲大草原更加的得天獨厚,水草豐茂,植被密集,雖然少了些許非洲草原的那種空曠和荒蕪混雄蒼涼的氣息,但卻更顯陰沉和蕭殺,因為這裏的戰鬥幾乎是直麵的一處即發的,沒有任何一方會躲避對手的攻擊,這這個世界,食草動物並不是弱者的代名詞,無論是羚羊,還是野馬。野牛,麵對其他肉食動物的攻擊所采取的並非逃避,而是瘋狂,血腥的報複,它們之間唯一的不同就是,一個食草,一個食肉,但是肉食者,想要捕獲一隻食草者所要付出的代價是相當慘重的。我們就親眼看見一群獅子為了捕殺羚羊,而被瘋狂的羚羊群用粗長的羊角,頂穿了肚皮,連腸子都被拉了出來,最後落敗的一方居然是獅子。這一切讓我目瞪口呆。



“天啊!這還是羚羊嗎!”我喃喃自語:“要是非洲大草原上的羚羊個個都這麽勇猛,那非洲草原上的獅子豈不是要絕種了!”



而龍欣三人還有紫月姐弟兩卻是一副平靜的神色。也難怪,這裏畢竟不是地球,或許在他們看來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當然我也知道,現在不是感慨好奇的時機,隻能打起精神警惕地注視著周圍的風吹草動。所幸的是,我們一直都是沒有遇到什麽突發事故。就這樣進入了沃瑪森林的腹地後,總算是有驚無險地度過了第一天。



夜幕下,火堆旁,明亮的篝火映襯著我們幾人通紅的臉龐。所有的人都是麵色凝重,在不遠處,龍齊則警惕地環顧四周。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逆龍道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獸戰天下

    作者:胡不歸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個野獸橫行,掠食者和獵物以無窮的手法演出變化多端的二重奏或多重奏的欲望世界。一個從小被恐怖組織訓練...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