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16沃瑪森林1

炎炎烈日,當空普照,灼熱的陽光穿過茂密的樹林,灑落在地,組成了一副星星點點的奇異的圖案,猶如無數個金幣散落在地上一般



不時地還能聽到陣陣嘩啦啦的聲響,那是山風掠過林間,摩擦著樹葉和草叢所發出的奇異的聲音。林間的空地上,勉強還能分辨出似乎象一條路,隻不過路麵鋪滿了半人高的雜草,和灌木顯示著,這條路似乎好幾百年沒人走過了,之所以能認出這是一條路,是因為兩旁遠比中間還要高出很多的大灌木叢,和雜草叢,相比之下,中間低矮的一片充滿了人工雕琢的痕跡。自然能輕易分辨出,這原本是一條路,至少在很久以前,這曾經是一條路吧。



雖然早知道,沃瑪森林裏,環境險惡,路況複雜,不過直到我們身臨其境後,我們才知道,所謂的路況複雜居然複雜到這種程度。每前進一步,都要付出難以想像的代價。無數就荊棘,灌木布滿了路麵,以至於每次行進都必須把這些灌木和雜草砍斷並切將其移開一旁,這樣才能勉強通行。而開路的工作自然而然地落在了我和龍戰兩個戰士的身上。此時此刻龍戰兩手握著一把斬馬刀,正左右揮舞將攔在身前的灌木斬斷。然後用刀背將其挑開一旁至於那把修羅戰斧則被他背在了身後,畢竟斬馬刀開路的效果要比修羅戰斧來得明顯。龍齊則是跟在龍戰身後三米的距離,小心謹慎地警戒著周圍的風吹草動,畢竟這裏已經是屬於沃瑪森林的範圍了。無論是在曆史上,還是流傳於遊俠行會,或民間的各種故事裏,都有很多關於沃瑪森林的傳說,這些大陸上流傳著無數的關於沃瑪森林的驚心動魄的冒險傳說,都無一例外地證明了沃瑪森林是個極為恐怖險惡的所在,裏麵有劇毒無比生吞活人的食人花,更有那麵目猙獰,力大無窮,殘暴嗜血的半獸人,甚至於比半獸人更加可怕的森林雪人也同樣分布在這廣闊的原始森林間。狼群,猛虎,以及個中希奇古怪的魔獸更是數不勝數。隻不過,現在的我們是處於沃瑪森林的邊緣地帶,也因此還沒遇上什麽可怕的怪物或獸人什麽的。可即使如此,進入沃瑪森林的三天裏死在龍戰刀下的狼群 猛虎 還有豹子 獅子等猛獸也已經多達一百多隻,我們不知道,繼續往裏麵走到底還會遇上什麽,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接下來將要出現的絕對不是獅子老虎這樣的小兒科了。



另外為了安全起見,紫月也就是那個紫法美少女少女她的名字也是後來才知道的,和她的弟弟紫雲被我們安排在了隊伍的中間,跟在她們身後的則是龍欣,一旦發生什麽突發事故,龍欣可以近保護她們兩人,至於斷後的自然是我了,當然,如果龍戰的體力消耗得差不多了,我就得頂到前麵開路,而龍戰則接替我的斷後的位置。至於開路的工具,自然是斬馬刀了,我可舍不得用百戰刀來砍那些灌木和雜草,如今力量大漲的我,即使握著重達六十多斤的斬馬刀也絲毫沒有沉重的感覺,這在現代社會簡直是難以想像,如今的我雖然個子沒前世那麽大了,但是力量絕對要比以前強了好幾倍這都是練成了攻殺劍法所帶來的作用,我猜想如果練成了刺殺劍法後肯定又會有更加驚人的變化。另外為了鍛煉自己的臂力我並不象龍戰那樣雙手握刀,而是用單手握刀的方式來斬斷那些攔路的灌木和草叢,右手累了就換左手。這樣一來兩手的臂力都得到了鍛煉,不過即使是單手開路也絲毫沒有影響我們的行進的進度。當然我的百戰刀還是習慣地背在身後。作為一個優秀的戰士,趁手的兵器絕對不能離開自己的身旁,否則和自殺沒什麽分別。



“真是很抱歉!讓你們吃了這麽多苦頭!”這句話紫月不知道已經說過了多少遍了。確實她所付出的傭金,和我們所付出的勞力不成比例。



“別放在心上。”龍欣一副沒什麽大不了的神色,其實通過幾天的相處後,我們發現,紫月是個很溫柔,善良,還有些單純的女孩。而且通過交談後,我們也知道了一些她的事情。



紫月出生在盟重南嶺紫家,要說這紫家可是真正的貴族世家,傳到這一代爵位是侯爵,在比齊帝國,擁有侯爵爵位的家族絕對不超過三十家,由此可知她們的家族是何等的威榮顯赫。在法瑪世界,有著嚴格的爵位等級,分別是公爵、候爵、伯爵、子爵、男爵,這些都是直接受皇室冊封的爵位,這和中國曆史上先秦時期的爵位等級倒是如出一轍,至於其他的還有很多貴族連爵位都排不上,象家主大人就沒有爵位。隻能算是一方小吏,雖然葉家的祖先是比齊帝國的開國功臣,不過那也是幾千年前的事了。而龍欣她們所屬的白日北川龍家,卻是大有來頭,屬於子爵這一級別。比家主大人高了不知道多少個等級,但是龍家的爵位還是比紫家足足低了兩級啊。當然說到爵位的問題我套出了不少關於龍欣的情報,龍欣的哥哥是龍家的嫡長子,將來可以直接繼承家族的爵位,至於龍欣,雖然不是長子而且還是女兒身,但是出身嫡係一脈她,在完成修煉後,也會有一片屬於自己的領地,雖然不知道有多大,不過可以肯定絕對要比家主大人的領地要大上很多,可以說如果一切正常的話,龍欣將來肯定是個女權貴了。

至於龍戰,龍齊兩人其實和龍欣是堂兄妹的關係。由於不是嫡係子弟一脈,也因此他們是沒有機會獲得家族所分配的領地的。一般象這樣的旁係子弟,都會選擇依附嫡係子弟,為將來某個好出路,就象現在的龍欣和龍齊還有龍戰三人的特殊的關係,在龍欣獲得領地後,龍戰和龍齊將會成為龍欣的得力助手,幫助龍欣打理日後的產業,這種情形在法瑪大陸上是非常普遍的,這也是為什麽龍欣的實力不及龍齊和龍戰,但是龍戰和龍齊卻要聽命於龍欣,,而三人一起外出遊曆也是為了將來打下堅實的合作基礎.可以說,在以後的他們三人都將是同進同退,榮辱與共。和他們的情況差不多,紫月也是因為家族的安排而外出遊曆的,而且一起出來的還有她的弟弟紫雲,不過紫月和紫雲的父親雖然是家族的宗主,可她們的母親卻是地位低下的,珍娘(相當於小妾的身份),也因此他們在家族內的處境並不怎麽樂觀。而且看紫雲和紫月兩人隱晦和憂慮的神色,可以看出她們還有著更多難以言語的苦衷。



又是一個錯綜複雜的豪門恩怨。在前世,我看到太多的這方麵的電視劇了。光看紫月這疑似天仙的美貌,便可以輕易想到,她的母親肯定也是極為美麗的女子,之後不難想像。在眾多的妻妾中,她們的母親將遭受怎樣的,攻擊和羞辱了。而且觀其女知其母,紫月單純善良。那麽她的母親性格也應該和紫月差不了多少,象這樣的性格在那種世家大族內不處處碰壁才真的是奇跡了。另外她們居然隻有那麽一點錢來雇傭,遊俠保護她們回家,那麽她們的母親在家族內的經濟狀況肯可想而知了,總之就是典型的庶出母女子受正室壓迫的活樣本了。雖然這些都是我通過一些細節而暗自揣摩出來的,不過我想事實的真相也應該差不了多少了吧。



“哎!可憐的姐弟兩!”我暗自歎息著。



“太陽快下山了!”龍齊抬頭看了看天空:“再走一會便找個地方露營吧!”

“恩!”龍欣看了看天色也是微微點頭。

“看前麵似乎、有快棵大樹,我看就到那裏露營吧!”走在最前麵的龍戰,遙指前方。



大約半小時後,我們終於到達了樹下,這是一棵很大的類似前世的榕樹那樣的枝繁葉茂的大冠副的樹木,整棵樹居然高達二十幾米,樹冠卻更加誇張,足足占了將近一個籃球場那樣大小的一快地方。不過我敢肯定這不是榕樹,因為他的葉子上居然有刺整個形狀看起來有點象仙人掌,卻沒仙人掌那樣厚實,不過最奇特的是它的樹身,居然塗滿了濕漉漉的類似於油脂一樣的液體,而在這些液體中還能看見無數的小蟲子的屍體,被粘著。



“看來這應該是沃瑪針葉樹了!”龍齊同樣仔細地觀察著這棵大樹一副若有所思的神色。

“沃瑪針葉樹!”我有些奇怪:“你是怎麽知道的!”

“笨!”另一旁忙著整理空間包裹的龍欣隨口道:“這些常識隻要看看遊俠手冊,誰都會知道!”

“遊俠手冊!”我有些愕然。

“別告訴我你不知道遊俠手冊是什麽!”龍戰一邊甩動著有些酸漲的胳膊一邊接著道:“想要成為一個合格的遊俠,第一件事不是學會什麽高強的本領,而是必須要記住遊俠手冊裏的每一個字!”



“啊!”居然有這種事,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撓撓頭皮。雖然我來到這個世界已經有三個月的時間了,而且通過書籍或辰楓的介紹對這個世界的狀況多少有些了解,不過卻不清楚這個世界的遊俠居然還有這樣的講究。



“真是敗給你了!”龍欣一副狠鐵不成鋼的表情:“這本遊俠手冊!有時間的時候好好看看!”龍欣說著從空間包裹裏翻出了一本厚厚的小冊子:“免得到時候,丟人現眼,怎麽說你也是遊龍幫的副幫主!”

“是!幫主大人!”我接過遊俠手冊,一副必恭必敬的模樣。雖然很想翻開冊子來看不過現在可不是時候。龍齊雖然也很想仔細研究下沃瑪針葉樹,不過看在和一旁在忙著整理包裹的龍欣還是很識趣地過去幫忙。

至於龍戰早早地便在周圍轉悠著,找些幹柴什麽的,為晚上的篝火準備燃料。而我則比較舒服了,因為我的任務就是就在休息的時候近保護紫月和紫雲,這些都是早就分工好了的。此時此刻,早就累得不行的紫月和紫雲也很沒形象地癱坐在龍欣所擺出的凳子上,拚命地喘息著,看來這兩家夥平時雖然不至於嬌生慣養,不過象這種在沃瑪森林強行穿越的差事肯定是沒幹過的。進入森林的三天了可真是苦了這姐弟兩了,畢竟她們兩人並不是練武的遊俠,而是修讀史書和商論的文科生(史書相當於現在的政治 商論則是法瑪世界的經濟學)體力自然要差了很多,更何況為了更好地保護身體不受傷害,龍欣還給她們每人發了一套皮甲,這是一種用鱷魚的硬皮所製成的輕型鎧甲,雖然防禦力遠遠比不上重盔甲不過用來抵禦那些雜草灌木的毒刺卻綽綽有餘了,可即使如此,對於姐弟兩而言這套輕型鎧甲還是顯得太過沉重,更何況她們已經穿著這套鎧甲走了十二個小時的路了,並且所走的還是沃瑪森林這樣滿地荊棘的山路。也因此,在坐下的同時,兩人幾乎想散了架一半灘靠在椅子上,再也不肯動彈分毫。



直到,龍欣從空間包裹裏摸出了兩瓶水遞到姐弟兩身前,她們才勉為其難地伸手接過。直接就往嘴裏猛灌,那模樣那是在喝水,根本就是在灌水啊!



呼!姐弟兩同時發出了滿足的長歎聲,不過卻對上了我一臉探究的神色。

“恩!嗬嗬!”姐弟兩人同時鬧了個大紅臉,要知道貴族最講究的是優雅的儀態,這姐弟兩在開始的時候還是勉強可以保持著身為貴族優雅得體的儀態,可這種貴族儀態在進入沃瑪森林後僅僅維持了半天就完全走形了。就如此刻,紫月就很不淑女地用手在臉上抹了一把汗水,要是在幾天前她肯定會從袋子裏摸出汗巾來搽,看來環境改變人這一點不論用在哪個世界都是一樣的。



而我也接過了龍欣的遞來的水喝了幾口,感覺體力又恢複了許多,似乎整個人都獲得了新生一般,身上的疲勞一掃而空,每到這個是時候我總是羨慕著龍欣的那個神奇的空間包裹,很難想像,如果沒有龍欣的空間包裹來為大家裝載這些沉重的隨身物品,在這樣一片危機四伏的森林裏,究竟會是怎樣一番情景,至少可以肯定一點,那就是這水絕對是不敢亂喝的,要知道這裏可是毒物遍布的沃瑪森林啊。而由於有了空間包裹使得我們可以裝著更多的水和幹糧,足足五個立方的空間,不但是水和幹糧還有帳篷之類的東西,真是太方便了,我暗自琢磨著,到了盟重之後怎麽也得給自己弄個空間包裹,雖然價錢貴得離譜,不過我想在盟重那樣的高級練級區肯定能接到不少的,高額報酬的任務吧!



“呼!帳篷搭好了”,龍齊微微甩了甩酸漲的胳膊。



而龍戰也抱著一大捆的柴火回來了。被他帶回來的還有一隻被分成了兩半的小野豬,看那整齊平滑的切口應該是被龍戰的攻殺劍氣瞬間劈成了兩半,野豬是遊俠手冊上記載的沃瑪森林裏為數不多的幾種可以吃的動物之一,雖然包裹裏有麵包肉幹之類的幹糧,不過能夠以其食物代替幹糧的話我們都不介意換換胃口,畢竟幹糧的味道實在是不怎麽樣。



當我們燃起了篝火後,森林裏的最後一縷陽光也被遠處的山脈所淹沒了。

龍欣在大樹的四周布下了一道淡藍色的聖言結界,這是一種神奇的屏蔽魔法,有些類似於現代的光學迷彩,隻不過比光學迷彩更加的巧妙罷了,如果站在結界的外圍,看去,被結界所包裹的空間幾乎和周圍沒什麽兩樣,一般沒有撞進結界的壁層是很難發現裏麵的奧妙的,不但如此聖言結界還有著隔絕聲音的神奇作用,身處結界內的人不管怎麽大聲說話,在外麵的人也是聽不到的,但是結界內層的人卻一切如常,可以看見聽見外麵的一切,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我真的很難相信世界上居然有這樣的魔法存在。這一神奇的魔法技能在傳奇裏麵可沒有任何的記載,老實說當初看到這個魔法的時候去卻是為它的神奇所震撼,同時也是心中一懍,看來這個世界並不是所有的技能都被傳奇的設置給囊括了。如果太依賴於傳奇裏麵所掌握的一切,很有可能哪天連死都不知道怎麽死的。

龍欣布下了聖言結界後,又在周圍安上了布上了幾個魔法陷阱,這樣一來,如果有什麽人或動物闖進結界的話必然會觸發魔法陷阱從而遭到攻擊。這隻是魔法陷阱其中的一個作用,但卻不是主要作用,魔法陷阱的真正的作用是可以取到報警的作用,因為魔法陷阱在攻擊了闖入者後便會發出響聲,使得我們能夠第一時間作出反應,不得不說,聖言結界和魔法陷阱的組合實在是野外安家的必備法寶,隻可惜這中結界和陷阱隻有身為法師的龍欣能夠施展,其他的人隻有羨慕的份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逆龍道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獸戰天下

    作者:胡不歸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個野獸橫行,掠食者和獵物以無窮的手法演出變化多端的二重奏或多重奏的欲望世界。一個從小被恐怖組織訓練...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