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一章 屍檢報告

我倒抽了一口涼氣。



這雙腳是誰的?



難道真的是小張的?



可是這雙鮮紅的嬰兒鞋又是誰的?



我跟小高和小劉對望了一眼,都從彼此的眼中看到了原本不應該屬於這個世界的震撼。



那個嬰兒哭泣的聲音還在臥室裏不停地回蕩。



那個聲音……就像是從那雙鞋上麵發出來的。



這間屋子裏就像是有什麽肉眼看不見的東西存在著,而且此刻它就站在這雙鞋上。



忽然,老爹一個箭步衝到我前麵,手中的槍穩穩地端在手中,朝著這兩隻小小的鞋子猛地開了幾槍。



老爹的那把手槍口徑很小,又安裝了消音器,所以我幾乎沒有聽見什麽聲音,隻是看見眼前紅鞋裏的兩隻斷腳瞬間被手槍打穿了幾個洞,鮮血和肉渣飛濺了一地。



而那個哭聲也在此時像是斷了線似的,戛然而止。



空氣裏彌漫著一股異常詭異的氣息。



風,從陽台上窗戶的縫隙中吹了過來。



臥室門旁邊上擺放著幾盆鮮豔的紅花。



不知為何,它們居然在這個寒冷的季節盛開了。



我忽然想起了彼岸花。



難道它們是因為沾染了血腥的氣息,才有了這般旺盛的精力嗎?



繁密的綠葉互相摩擦的窸窸窣窣聲不停地傳來。



這間臥室顯得更加幽靜了。



老爹走上前去,戴上白手套在那雙爛腳中扒拉著什麽。



我有些恍然,剛才那個聲音應該是小型錄音機什麽發出來的音效,而那個小型錄音機此時此刻很可能就藏在這雙斷了的腳裏。



不過應該已經被老爹打壞了。



我忽然覺得有些安心。



不管怎麽說,至少這種事情還能夠用科學來解釋。



但之前的事情,卻無論如何也解釋不了了。



“艸,怎麽沒有錄音機?”老爹突然罵了起來。我明顯地聽到他的聲音有些顫抖。



剛才的聲音不是錄音?



我心裏更加害怕了。



“於……於隊,”小高哆嗦著身子,說,“那個東西……剛剛你們都看到了吧?那是真的啊!這個臥室絕對不幹淨!!”



“少TM放屁!鑒識組的同誌馬上就要來了,你們就這麽一副樣子給他們看?”老爹大聲怒吼著,仿佛要把心中的恐懼感全部喊出來,大聲說,“小高!你過來把這個洞給我挖開!我倒要看看這裏麵到底放了什麽東西!!”



小高聽到命令,猶豫了一會兒,從隨身攜帶的挎裏掏出一把便攜鏟,對著那個小孔用力挖了幾下。



不過還沒挖多久,我就忽然發現,裏麵的血已經不再噴湧,像是被什麽堵住了一樣,突然斷了。



這是怎麽回事?



我有些好奇地湊過去,向那個小洞裏看了一眼。



那個地方一片漆黑。



一片深邃的黑。



黑得讓人感覺不到任何希望。



那裏麵仿佛集結了這個世界上所有的怨念與仇恨,並且永遠地在那裏糾纏下去。



我真切得感覺到,這個洞的深處,有一個人在不停地悲鳴。



甚至,我能隱約地聽得到他淒慘的呐喊聲。



這片黑暗給了我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不知為什麽,就在我眨了一眨眼之後,那片黑暗裏忽然有一抹黃色閃過,然後就消失不見了。



取代那片黑暗的,是一片明朗的光亮。



從那片光亮裏,我能夠清晰地看到樓下人家的臥室布局。



已經鑿穿了?



“於隊,這個洞下麵是一樓的人家,沒有什麽特殊的。”小高似乎鬆了一口氣,抹了抹頭上的冷汗,向老爹匯報。



“牆裏有沒有什麽夾層?地板之間藏了什麽暗格沒有?”老爹皺了皺眉,問小高。



小高又趴到洞口挖了幾下,確認之後搖了搖頭,回答老爹說:“沒有,全都是實心的。”



實心的?



怎麽可能!?



那剛才那股血流,到底是從哪裏淌出來的?



我們四個人互相對望著,彼此的眼裏滿是對這個世界的不解和畏懼。



突然,我想起了剛才的那片黑暗。



還有那抹一閃而過的黃色。



忽然,我明白了什麽,“啊”的一聲驚恐地大喊出來,全身都劇烈地顫抖著。



“怎麽了?非魚?”老爹他們四個關切地向我圍了過來,同時警惕地看著四周,不讓隱藏在臥室裏的“那個”東西有機可乘。



可是我卻隻能長大了嘴,眼神空洞地看著前方。



我知道為什麽我會對那片黑暗有一種莫名其妙的熟悉感了:



因為那就是我曾經在生化樓妹妹空洞的眼睛裏看到的那片黑暗!!



也就是說,剛才有什麽東西,正透過那個小洞,一眨不眨地盯著我看。



那抹黃色就是眼皮的最佳證明!!



我感到一陣強烈的後怕。



“不要緊吧?”老爹還在緊張地看著我,從他關切的表情中,我深切地體會到了老爹對我的愛。



我勉強微笑了一下,點了點頭,示意自己沒事。



但是我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老爹看到我並沒有大礙,點了點頭,並沒有問我原因,後退回了原位置。



氣氛一瞬間再次變回了詭異的靜謐。



我們幸存的四人或蹲活站地在這間臥室裏等著,誰也沒有先要撤退的意思。



因為這是任務,他們都是警察中的精英,絕對不允許擅離職守。



就算身處再危險的境地,也絕對不行。



就算是隊友已經犧牲了,也絕對不允許有時間哭泣。



其實,我們都已經被這間凶宅裏的經曆嚇得魂不附體了,根本沒有心情為隊友表示傷慟。



我拿起手機,看了一下時間。



4:43。



離我們破門而入也隻過了20分鍾而已。



時間似乎永遠都走得這麽慢。



就這樣,不知道過了多久。



外麵忽然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老爹猛地一個激靈,似乎意識到了什麽,站起來就向屋子門口走去。



果然,是鑒識組的人到了。



隻不過他們也沒有停留多久,隻是將屍體簡單的處理了一下,然後就將屍體抬下了樓,裝車運走了。



臥室裏又剩下了我們幾個。



“等一會兒,再等一會兒,”老爹忽然喃喃自語地說道,“馬上接班的同事就過來了。”



我們三個人互相看了一眼,誰也沒說話,隻是掏出幾根煙來點上,一個勁兒地抽煙。一時間,將這間小小的屋子搞得烏煙瘴氣。



窗子外麵漸漸亮了起來。



我掏出手機,靠,居然已經六點多了。



折騰了這一晚上,現在肚子倒是有點餓。



不過在這個充滿了屍臭的地方,實在是吃不進東西。



不過話說這整棟樓的人到了這個時間居然沒有出去晨練的,還真是異常。



唉,可是現在哪裏又正常呢?



我仰起頭,看著天花板。



天花板上電燈還在發出昏暗的燈光。



乍一看,像是一隻有些泛黃渾濁的眼睛。



昨晚家裏鬧鬼,今早TM又看見死屍。



想起這幾天來遭遇的事情,我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被玩弄於股掌之上的玩偶,無論怎麽掙紮,都逃不出那個女人的手掌心。



我TM這輩子就跟她扯不開關係了麽!!



她到底為什麽一直糾纏我不放?



難道隻是因為我偷看她裙底的那一眼?



TM我也沒看到什麽啊!!



就因為這個,還麻煩她老人家從墳裏爬出來把我給哢嚓掉,這豈不是太TM沒事找抽了?



再說她明明有很多機會把我給哢嚓掉的,卻怎麽感覺她留一手的樣子?



她純粹就把我當成隻耗子耍了是吧!



想到這裏,我胸口又是一陣發堵,呼吸瞬間急促了許多。



TMD這什麽時候是個頭?



“死了————————!!”



忽然,一個男人的尖叫聲猛然響了起來,在這間空蕩蕩的房子裏不停地回響。



艸!詐屍了?



MD剛才是誰?



我明顯地看到老爹、小高、小劉同時抽搐了一下,然後我們四個又同時警惕地環顧了一下四周的環境。



那個男人還在拖著長長的腔調,像是臨死前喊得最後一聲,裏麵飽含了對這個世界的不舍和憎恨。



可TM沒看到有人啊!



又鬧鬼!?



想到這裏,我TM背後頓時涼了一片。



“都要愛——————!”



那個男人的腔調忽然又轉得婉轉悱惻,就TM像是被情敵殺死之前忽然發現情敵的孩子居然是自己生的一樣。



艸!這TM的不就是老子的手機鈴聲嗎!



我急忙拿起手機,一看,是妹妹打來的。



妹妹?她還活著?



而且她居然給我打電話了?



艸,看了昨晚憑空消失的那一幕,再聯想到老媽的話,我死也不敢相信妹妹還活著啊。



那TM這個電話是從哪裏打過來的?



地獄?



MD,一想到這裏,我又是一陣惡寒,手一哆嗦,手機差點沒掉地上。



“接電話啊你!”老爹的罵聲瞬間打斷了我的胡思亂想,我趕緊按下了接聽鍵。



“你TM這是什麽JB鈴聲啊,嚇老子一跳!”我還沒聽到電話那頭有什麽聲音,老爹的抱怨聲就傳了過來。



我沒理他,剛準備聽電話的,老爹TM又發癲似的嚷道:“趕緊給我換鈴聲!你說日本有那麽多溫情歌你不停聽,偏聽這麽驚悚的歌,真找刺激是不是?”



“你TM給我小點聲行不行!?”我忍不住朝老爹吼了一嗓子。最近就夠鬧心的了,老爹再跟我嘮叨,這TM受得了受不了的?



我喊了這一嗓子之後本以為老爹會立馬回罵過來,結果沒料到他卻異常安靜,蹲在地上抽著悶煙,沒理我。



靠,老爹也不像老爹了!莫不是他也要變吧?



正當我胡思亂想的時候,手機裏忽然傳出一個銀鈴般的悅耳聲音:“喂?喂?”



“哦哦,喂?”我趕忙接起電話,回應了一聲。



聽妹妹的聲音貌似沒有問題啊,難道昨晚發生的一切真的隻是我的幻覺?



想到那個女人疑似能控製時間感的能力,我不由自主地開始暗示自己:



這個妹妹是真的,這個妹妹是真的,這個妹妹是真的,這個妹妹是真的……



“你幹嘛呢?又跟誰打架?讓誰小聲點?”電話裏妹妹的聲音還是那麽好聽,一點都沒有喪屍的味道,果然這個妹妹是真的啊。我輕而易舉地接受了自我暗示,心也安下了一大半。



“沒,沒什麽,”我敷衍她道,“我現在在老爹這裏,他有個案子人手不夠,把我叫來了。”



“你們什麽時候回來?我跟老媽正做飯呢!要回來趁早,不然可就沒得吃了。”



聽著妹妹熟悉悅耳的聲音,我忽然感到一陣莫名的恐懼。老媽?她昨晚不是拿針紮你來著?今早就配合地這麽默契了?



還是說……昨晚的老媽跟妹妹都被那個女人操控了?



不,從老媽那副懸空的模樣看來,那絕對不是人能辦到的。



“我知道你素來能吃,我跟老爹的份兒都讓給你了,我們在外麵吃。”我沒有將昨晚的事情告訴妹妹。要是真告訴她,憑她那個小膽子,不立馬給嚇尿了?那可有失觀瞻了。



“哦,那你……嘎啦……們……哢喇……”



手機裏忽然響起了一陣古怪的聲音,將妹妹的聲音完全覆蓋了起來。



“你說什麽?”我大聲向電話裏喊。



“我……嘎……嘎……嘎……嘎……”



從電話那頭傳出來一個喉嚨深處發出來的恐怖聲音,我嚇了一跳,幾乎是瞬間就把電話從耳邊拿了下來。



“TM沒事你裝什麽咒怨啊!?”我衝著電話大聲喊了起來,聲音都有些顫抖了。



等我將手機從耳邊拿下才看到,屏幕上已經轉到了背景圖片,沒有了通話的提示。



但是那個惡心的聲音還在不停地響。



“嘎……嘎……嘎……嘎……嘎……”



我艸你媽!



我簡直快瘋了,拿起手機就要往地上摔,不過剛抬起手,忽然想到手機貌似挺貴的,一時間舍不得就這麽砸下去,手就這麽舉著,愣住了。



就在我猶豫不決的時候,忽然從隔壁鄰居家的門裏傳來一個聲音——



“嘎……嘎……嘎……嘎……嘎……”



我屏住呼吸,仔細地聆聽著那戶人家裏的動靜——



“嘎……嘎……嘎……嘎……嘎……”



沒錯!跟我手機裏的聲音一模一樣!



而此刻我的手機裏的聲音還在響著!!



我腿都軟了,小腿肚不停地打轉,全身顫抖不止。



這是怎麽回事?



這是怎麽回事?



難道是對麵門裏的人在給我打電話!?



我戰戰兢兢地向對麵的門望了一眼,不料這一看之下,我卻完全驚呆了:



剛才那間還在關著的門現在居然打開了!!



而且從門縫裏露出一頭長長的頭發,還有一雙黑漆漆的眼睛!!!



“嘎……嘎……嘎……嘎……嘎……”



這充滿了驚悚的聲音不停地在走廊裏回蕩著。



“非魚,你電話打完了嗎?”屋子裏傳來了老爹的聲音。



就在這時,對麵的那扇門忽然關上了。



就仿佛從沒有打開過一樣。



怎麽回事?



TM又是幻覺?



我用力揉了揉眼睛。



眼前的門還是悄無聲息地關著。



沒有絲毫破綻。



“打完了,”我回應了老爹一聲,然後邁步走進了客廳,問道,“什麽事?”



這個地方太不正常了。



TM處處都透著詭異。



我心有餘悸地走到老爹身邊,看著他。



“剛才鑒識組來電話,說屍體檢驗結果出來了,”老爹抽了口煙,緩緩地說,“死者的死亡時間至少是四個月前,而且通過對地板上那隻的手上的指紋對比,鑒識組可以確定,這名死者可以就是四個月前一名被處以槍決的罪犯。”



說完之後,老爹繼續抽起了煙。



整個屋子裏氣氛異常地安靜。



我們三個人麵麵相覷,都從彼此的眼裏看到了深深的震撼。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死活人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陰陽偵探

    作者:流浪的法神  

    懸疑驚悚 【已完結】

    鄧龍擁有五世奇人之身,可通陰陽,又得異人傳授《茅山伏魔錄》,精通奇門遁甲之術。且看陰陽偵探鄧龍如何在一次...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