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七章 吉宅凶化

不是老媽的客人?



那他們是什麽人?



我站在空蕩蕩的客廳裏,不寒而栗。



連家裏都能進來一些不幹不淨的東西,現在還有哪裏是安全的!?



我艸



“我跟你說話呢!這孩子,怎麽也不吱一聲。”老媽的抱怨聲攙雜著廚房裏炒菜的滋啦聲和著陣陣香味,飄了出來。



不管了,現在先把老媽應付過去再說。



我開了廚房門,故作輕鬆地做了個嘻嘻哈哈的表情,強笑著說:“我跟你開玩笑呢。剛才沒關門,我關了下門,沒有人出去。”



我想起老爹臨走前叮囑我的話,最終還是沒跟老媽說實話。



咦?不對!



一個念頭在我腦海中一閃而過。



老爹的話?



我努力地回想著當時老爹的表情。



沒錯,那是個欲言又止的表情。



現在想起來,老爹就好像是有什麽瞞著我似的。



他到底瞞了我什麽事情?



我忽然記起來,剛才老爹看到那個趴在窗上的老太婆的時候,似乎說了一句“最近也不知道怎麽回事,我老是看見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也不知道是不是看花了眼”。



老爹到底看到什麽亂七八糟的事情了?



這些事情是不是跟我媽有什麽關係?



否則他為什麽特別叮囑我不要對老媽說?



如果真的隻是怕嚇到我媽,為什麽又像是欲言又止的樣子?



“去,別開你媽的玩笑,我膽子小著呢。你趕緊收拾收拾東西,洗洗手準備吃飯了。也不知道這上了半年大學那些破習慣改了沒有……”老媽絮絮叨叨地說著,後麵我幾乎沒聽進去,腦子裏亂哄哄的,翻來覆去都是老爹的話和表情。



這TMD到什麽時候是個頭!?



我頹然地倒在沙發上,用遙控打開了電視。



突然,我意識到現在自己正好坐在剛才那兩個不知是人是鬼坐著的位置!我幾乎是騰的一下就從沙發上滾了下來,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這一下徹底把我摔蒙了,我甚至記不起來到底是自己滾下來的還是被誰推下來的。



我艱難地從地上爬起來,從沙發旁邊拿了一個小板凳,坐到了上麵。







這破沙發也鬧鬼?



我兩眼無神,空洞洞地盯著前方。



空蕩蕩的客廳裏隻剩下電視中男女演員做作的對白還在不停地回蕩,回蕩。





晚餐很豐富。



老媽做了一盤炒豆腐腦,一條蔥油魚,還有一大碗排骨燉白菜,都是地道的山東菜,而且都是我愛吃的。



妹妹被老媽從被窩裏拽出來,本來還有些悶悶不樂,結果一看到這些好吃的,眼睛直冒綠光,連個招呼都不打就直接撲了上去。



不過我實在是沒有什麽胃口。



“怎麽,嫌我做得不好吃?你再不吃,以後做飯的重任就交給你了哦。”老媽看我不怎麽動筷子,開玩笑地說。



“不要!!”妹妹馬上抗議了起來。隻不過她嘴裏塞滿了東西,我隻聽到了一個“嗚嗚”的聲音,不過再結合她的表情,我瞬間明白了這兩聲“嗚嗚”是在向我抗議加示威。



“不是我不想吃,而是我這半年來日夜苦學,實在是太久沒看電視了,你就讓我看一會兒吧。”餐桌上溫馨的氛圍讓我緊繃的心也放鬆了下來,也不自覺地開始開一些玩笑。



“真的這麽認真?”老媽好像有些不太相信。



妹妹一邊吃一邊鄙視我說:“裝。昨天晚上你還……”



“昨晚打工,回去晚了點,我檢討,嗯,檢討。”我急忙打斷了妹妹的話。這坑爹貨的妹妹是要把老子的老底全給揭了啊!?



“家裏又不缺錢,你打什麽工啊,要把精力放到學習上,懂不懂?”老媽貌似沒有發現什麽不對,又擺出大道理給我上課。



“懂,懂。”我隻好無奈地低下頭乖乖地聽著,順便側過臉去狠狠地瞪了妹妹幾眼。



孰料妹妹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居然還嘻嘻地笑了起來,對我說:“打工也不見得沒有好處嘛。哎,對了哥,前幾天在網上看到,藍魔又新出了款MP5,好像挺不錯的哦!”



我靠!!!!我差點當場吐血。NND,這個死妮子居然連她哥都敢TM黑?艸,說的也是,TMD她不黑我還能黑誰?



“行啊~~~~等會我看看~~~~”雖然我是笑著說的,但聲音卻因為帶看憤怒而顯得有些顫抖,乍一聽還真有點恐怖。



老子昨晚拚死拚活地去救你,結果還讓你拿到把柄了?現在想想,當初把我鎖在宿舍裏差點讓“林雄”吃了的不正是你這坑爹貨嗎!靠!



算了,誰讓她是我妹妹,媽的,咬牙挺住!



在我答應下了血本之後,妹妹果然十分合作,一句多餘的話都不說了,衝我詭秘地一笑,然後繼續撲到食物上猛啃。



不過我倒是更沒有胃口了,心裏悲憤地直想仰天長歎:



天那!老子打了一個月的工錢那!



唉。



吃完了這頓傷心的晚飯,我到浴室痛痛快快地衝了個澡,這兩天來積鬱的壓力也隨著噴頭裏的水一瀉而下,一時間身心俱爽。



我突然想,要是能永遠這麽爽下去就好了。



不過那是不可能的。要是這麽一直衝下去,我就要變成某種東西了。



當我裹著浴巾從廁所裏出來的時候,客廳漆黑一片,老媽和妹妹都不在了。



這麽早就睡了?



我拿浴巾擦了擦頭發。借著浴室裏微弱的燈光,我看了一眼客廳裏的座鍾。



才九點半而已。



我沒多想,走到我的屋子門口,擰開門把進了屋子。



瞬間,我發現對麵的玻璃窗上掛著一個表情陰鬱的女人。



“我幹!”我大叫一聲倒退了一步,手忙腳亂地按開了電燈的開關。



玻璃窗上的女人忽然變成了一個裹著浴衣臉色蒼白的人。



“艸!”



我又是一聲尖叫,腳下一滑,差點摔倒。



玻璃窗裏的那個人身子劇烈地晃了起來,好像也是要摔倒的樣子。



嗯?



我扶著牆站穩了身子,仔細地觀察著玻璃窗上的人影。



隻見那個人披著白色浴衣,留著短發,臉色蒼白,跟我一樣扶著什麽站著。



TM了個B的,這不就是老子麽!



居然讓自己給嚇了,敢不敢這麽挫的!



我這是怎麽了?



我使勁甩了甩頭,努力想讓自己清醒一點。



可是剛才那個女人跟我長得也差太多了吧?



我壯了壯膽,顫抖著再一次關上了燈。



這一次玻璃窗上什麽也沒有。



沒有那個女人。



也沒有我的身影。



難道是我看花眼了?



我忽然眼前一亮。



莫非老爹看到的就是這個?



我沒有開燈,就這麽一路走了過去,撲到了久違的床上。



雖然開燈更有安全感,但我這個人開著燈是絕對睡不著的。



如果今晚再養不好精神,我恐怕就要神經衰弱了。



我閉上了眼睛。



可是經過剛才那個女人這麽一嚇,我此刻根本就是睡意全無。



房間裏很安靜。



我側過身去,盯著玻璃窗。



那個女人沒有再出現。



屋子裏沒有任何異常,一切都像往常一樣。



一陣涼風從窗戶的縫隙處吹了進來,吹動著書頁摩擦發出的嘩啦嘩啦聲,傳到了我耳朵裏。



窗子沒關?



我不由得打了一個寒噤,趕緊起身關緊了窗戶,用力地卡上了窗戶的鎖。



然後我回到床上,仰麵看著天花板發呆。



夜色籠罩下的屋子裏,環境十分幽靜。我的大腦也有些不受控製地胡思亂想了起來。



一直纏著我的那個女人,到底是誰?



我明明連見都沒見過她。



而且從爸爸那裏的情況看來,她似乎也在一直騷擾我這邊的家人。



從漳州到濰坊何止千裏,她是如何做到任意穿梭的?



最讓我驚悚的是,她到底是人是鬼?



我就這麽呆呆地盯著天花板,思緒萬千。



突然,我發現天花板上出現了幾塊紅色的斑點,而且還在不停地向中間凝聚。



那幾塊斑點紅得有點滲人,乍一看上去,就像是……



人的鮮血。



我用力搖了搖頭。



我這不是自己嚇唬自己嗎?世界上紅的東西多著呢,紅就一定是人血?



可這些斑點是從哪來的?



我仔細地看著天花板。



那些血色斑點四麵八方地向我頭頂上方凝聚了過來,漸漸地凝成了一個古怪的形狀。



這是什麽?



我好奇地凝視著正在不停變形的血斑。



突然,我看清楚了。



那是一個人的臉!!



我艸!



那張臉就這麽直勾勾地盯著我,麵無表情。



那張臉白得像一張蒼白的紙,嘴唇紅得像是要滴下血來。



忽然,我看到那張臉嘴角詭異地動了。



然後,那張臉直直地向我撲了下來!



“噗通”一聲響,我感覺到有什麽毛茸茸的東西掉到了我臉上。



那張臉直接跟我來了個零距離接觸!!



靠!!



我當時全身的血都快爆進腦子裏了,“騰”的一下就跳了起來,發了瘋似的拍開那張臉。



那張臉“噗通”一聲就摔在了玻璃窗上,然後發出“吱呀”一聲讓人牙磣的聲音,掉了下來。



我坐在床上,脆弱的心髒一直跳個不停。



那是個什麽東西?



我安靜地聽了一會兒,地上沒有聲音。



我哆哆嗦嗦地掏出手機,小心地探過頭去,照地麵。



我幹!!



剛才在黑暗裏沒看清楚,這會兒用手機照著我才看清,地上趴著的是一隻超大號的蜘蛛!而我看到的那張臉,正是這隻蜘蛛背上的花紋!



我仔細打量了一下。



這隻蜘蛛至少有小臉盆那麽大,這會兒正一動不動地在地上趴著,嘴裏發出微弱的“滋滋”聲。



我從沒見過這麽大隻的蜘蛛,不由得有些愣住了。



這破玩意什麽時候鑽進我屋裏來的?而且這個頭也太大了吧?我記得蜘蛛喜歡呆在陰涼幹燥的地方沒錯,但我們家裏一向很幹淨,它又是靠吃什麽長這麽大的?



難道是……



死人?



心裏剛冒出這個念頭,我就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



艸,都什麽時候了,還自己嚇唬自己?



我咽了口口水,拿起床頭的一本雜誌,卷成一個杆狀,看準那隻蜘蛛的後背,用力地一下捅了下去。



不過我捅下去的瞬間我就後悔了。



我眼睜睜地看著手中還沒看過的《萌芽》雜誌“噗”的一聲就插進了那隻蜘蛛的身體內部。那個牙磣的聲音讓我一陣惡心。我有點可惜地想,看來這本雜誌是不能要了。



正當我為自己手中這本嶄新的《萌芽》雜誌感到惋惜的時候,突然,讓我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現了。



那隻大蜘蛛在我將雜誌插進它背後的同時,背部完全爆裂了開來,無數白花花的小蜘蛛不停地從它背上爬了出來,在地板上到處亂跑,有幾隻甚至順著雜誌爬到了我手上。



我嚇了一跳,手抽了筋似的一甩,將雜誌和手上的蜘蛛都甩回了地上。



艸,這TMD怎麽回事?哪來的這麽多蜘蛛?



我看著眼前滲人的一幕,驚詫地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不多會兒,地上的蜘蛛都四下裏散了開來,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



想到自己睡覺的地方居然在暗處藏了這麽多惡心的蜘蛛,我身子不由得劇烈地顫抖了起來。



你大爺的!!



這屋子沒法住人了!!!



我身子蜷縮在床上,牙齒不停地在打顫。



我怔怔地盯著手機。



月光下,未被喚醒的手機屏幕上映出了我蒼白的臉。



我忽然又覺得一陣安心。



這些蜘蛛雖然惡心,但至少還是真實存在著的,能用科學道理解釋的。比起昨晚那個女人,這點程度還真是差多了。



我長舒一口氣,正準備劃開手機屏幕逛逛D8的時候,我忽然看到了一個讓我差點崩潰的畫麵。



手機屏幕上,在我蒼白的臉後麵,清清楚楚地映著一個白色的淡淡的人影!!



我當時真的是差點就嚇尿出來了。



誰站在我背後?



我猛地一回頭,隻見我老媽飄忽忽地出現在了我麵前。



“非魚~~~~~~~”



老媽顫巍巍的聲音飄進了我的耳朵,可是我根本沒看到她張嘴!!而且她的聲音根本像是從正麵傳過來的,而更像是是來自一個陰森、晦氣、永遠受著詛咒的地方!!



“什……什麽事啊?”我感覺我的聲音有些發抖。



“我怕啊~~~~~”一個幽幽的、甚至夾雜著些許嘲笑意味的聲音傳了過來。這TMD根本不是我媽的聲音啊!!



我盯著老媽麵無表情的臉,心裏慌亂地一點主見都沒有。



老媽頭上像是戴著什麽,在月光下閃閃發亮。



我心中一動,老媽沒有戴首飾的習慣啊?難道她真的不是我媽了?



“你怕什麽啊?”我硬著頭皮問了她一句。



“我怕啊~~~~~”那個聲音就像是錄音機一樣,又重複了一遍,甚至連腔調都一模一樣。



我警惕地打量著房子四周,衝著不知道藏身何處的人大聲道:“你怕什麽你倒是說清楚啊!!”



“屋子裏一個人都沒有,我好怕啊~~~~~~~”



聽完這句,我的魂兒一下子就飛了——尼瑪的什麽叫沒人?我不是人?我老媽不是人?我妹妹不是人?



還是說……老媽跟妹妹都死了?



那我眼前的老媽到底是怎麽回事啊!!



我再次細細打量了打量老媽的身影,突然意識到了什麽,僵住了。



老媽她根本就沒有腳!!



我看得清清楚楚,老媽此刻就像是屍體一樣靜靜地懸掛在我麵前,睡衣下麵空蕩蕩的,什麽都沒有!



懸在半空的老媽直勾勾地盯著我,眼睛放出一閃一閃的精光,一個字一個字地對我說:“這次你明白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死活人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陰陽偵探

    作者:流浪的法神  

    懸疑驚悚 【已完結】

    鄧龍擁有五世奇人之身,可通陰陽,又得異人傳授《茅山伏魔錄》,精通奇門遁甲之術。且看陰陽偵探鄧龍如何在一次...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