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八章 倩女幽魂

我整個身子一下就抽了。



我一把拉過被子,把自己死死地蒙在被子裏,全身都癱成了一團,冷汗不停地流。TM我現在寒毛一根根都挺得跟JB似的,跟此刻萎到不行的真JB倒是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我的眼睛瞪得牛大,可就是不敢閉上。我怕一閉上眼睛,那個人就會撲過來。



突然我轉念一想,靠!不對啊,閉不閉眼睛跟她撲不撲過來有個JB關係啊!?



我一邊哆嗦一邊胡思亂想著。



不過她卻遲遲沒有撲上來。



我T娘D都想罵人了。



你要撲上來就快點啊!TM這不上不下的算怎麽回事?還讓不讓人活了!?



我縮在被子裏都快兩分鍾了,外麵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



艸!



你再不動手我TM都忍不住想動手了!



我一邊在心裏罵著,冒著生命危險從被子裏露了個頭。



外麵空蕩蕩的。



老媽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不見了。



跑哪去了?



我有些驚魂未定地打探了一下周圍。



完全找不到人。



就在那個時候。



忽然,客廳裏傳來了一下座鍾拖得長長的敲擊聲。



“咚……………………”



我條件反射似的跳了起來。



TMD這個點鍾怎麽響了??現在是十二點半?還是一點?



我掏出手機。



兩點整。



我背後一涼。



鍾壞了?怎麽隻響一聲?



“咚……咚、咚、咚、咚……”



那個悶悶的敲擊聲再次響了起來。



這次我聽清楚了。



這個聲音根本就不是什麽座鍾的聲音!它是從我隔壁傳過來的!



我凝視著眼前這麵有些陌生的灰白牆壁。



“咚……咚……咚咚咚……”



我仔細地聽著。那個聲音就像是有誰在用胳膊肘不停地撞擊牆壁一樣。



牆的另一邊有人!?



不可能啊!我臥室的隔壁是廚房,這個時間誰傻得跑到廚房裏呆著敲牆?



而且這屋子裏隻有三個人。



不,或許隻有我一個活人了。



…………那到底是個什麽玩意?



要不要……過去看看?



我都被自己這個大膽的念頭嚇了一跳。莫非這兩天多重刺激之下,把我膽量也給刺激出來了?



“嘩啦啦……叮當叮當叮當叮當…………”



突然,樓上傳來了一陣小孩子玩的玻璃珠在地板上彈來彈去的聲音,而且一直響個不停。



艸,誰家的熊孩子半夜了還玩這個!?



我知道有很多同學都在半夜聽到過樓上的彈珠聲,甚至有些同學家住在頂樓,樓上什麽也沒有,有的隻是一片一無所有、無限延伸的空間……



我也知道官方解釋是TMD什麽黴菌滋生什麽的。



雖然這個解釋看上去略假,但著實讓我安心了好長時間。



不過現在我卻再也沒法安心了。



一般來說聽到的聲音大多都是2-4聲而已。



可是我聽到的聲音是一片連綿不絕的彈珠聲,就像是誰推倒了一個裝滿了彈珠的罐子。



我敢肯定這是人為的。



“呯!呯!!呯!!!”



廚房那邊傳來的聲音更響了。



那個敲牆的人似乎有些不耐煩似的,加重了敲牆的力度,而且越敲越急。



忽然,嘩啦的一聲響,臥室的牆壁上灑下了一片灰塵。



“艸!”



我發出一聲慘叫,就像是偷偷潛入女生宿舍被發現一樣,猛地衝到了門前,雙手握在門把上“嘩啦”一聲摔開了門。在我的身子閃出去的瞬間,臥室的門像是在發泄我心中積鬱的不滿,“哐當”一聲狠狠砸在了牆壁上。



在我衝到客廳裏的時候,我看到廚房裏是一片無盡的漆黑。



沒有一點光明和希望的黑。



我簡直快要尿了,拉開大門就衝了出去。



不過,外麵清冷的空氣頓時讓我意識到了一個嚴峻的問題。



我TM現在衣冠不整的,就披了一件浴巾,這麽在外麵零下五六度的溫度下呆一晚上,豈不是要凍死?



我把雙手撐在膝蓋上,急促地喘息著。



現在怎麽辦?



我腦子裏亂哄哄地胡思亂想著,忽然,我想起了剛才聽到的那片莫名其妙的彈珠聲響。



樓上那戶人搞什麽JB?這麽晚還TMD鬧騰,讓不讓人睡覺了?



我越想越氣,加上這幾天實在是淒慘得可以,一股莫須有的怒氣“騰”的一下瞬間衝上了我的大腦。我忘記了自己所處的危險環境,有點失去理智地爬上了18樓,用力地拍開了樓上那戶人家的門。



出乎我意料的,開門的是一個睡眼惺忪的少女。



本來我還很警惕地看著她身後的家裏是不是藏了什麽不為人知的恐怖秘密,但自從這個少女出現後,我發現自己的目光就再也離不開她了。



那一刻我的心髒居然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跳速,腦子裏亂哄哄的,塞滿了亂七八糟的東西。



靠靠靠!這個妹子也太TM清純漂亮了吧!而且此刻她有些迷迷糊糊的表情更是萌得有點過分了啊!跟她比起來,什麽奶茶MM,什麽BY2,統統都要給我靠邊站啊~實在沒想到,離我這麽近的地方居然住了這麽一個漂亮妹子,那我豈不是……



艸,想著想著,我居然心潮澎湃了起來,某些重要部位一副蠢蠢欲動的架勢,仿佛已經整裝待發,隻等我下令了。



“你是?”就在我心中慌亂不已的時候,那個MM說話了。她看著我站在門口有什麽都不說而且表情很2的樣子,臉上表現出了一些疑問。



“啊?啊!我,我是你樓下,那個剛睡醒,不是,是彈珠弄的,彈珠,彈珠你知道吧?你家的!你……靠,我沒事了……”



MD,我這個人就這個毛病,一見到美女就開始不知所雲,我自己都沒聽懂自己在說什麽,臉騰的一下燒了起來,扭頭就衝下了樓,留下18樓那個少女還不知所以地愣在原地。



唉,小DD啊,老大無能,對不住你啊~~~~



等我淚奔著跑回了17樓。



眼前的黑糊糊的鐵門又讓我瞬間跌回了冰冷的現實。



現在這個家是絕對不能久呆了,真虧我還有閑心想泡妹子神馬的。



我盯著沒關緊的大門,心裏有些發虛。



現在該怎麽辦?



我已經想好了,今晚就先到老爹的值班單位去湊合湊合,明天就直接搬到我二姑家去住一段時間。



關鍵是現在怎麽下樓?



電梯?



萬一電梯裏麵冒出什麽東西來怎麽辦?



樓梯?



這麽高爬下來的時候累個半死倒是事小,TMD萬一那一層樓燈壞了,從黑魆魆的樓道裏躥出什麽東西豈不是更要命?樓長夢多啊!



我盯著眼前電梯上紅紅的“18”符號,一時間沒了主意。



18?電梯現在停在18樓?



十八,十八,不怎麽吉利嘛……啊!



我想著想著,忽然自己都嚇怕了:



我們這個地方因為十八容易聯想到十八層地獄,稍微有些不吉利,所以一般是沒有十八樓的。而且我現在清楚地記起來了,我們家TM的就是樓頂啊!!



剛才那個少女……莫非也不是人!?



瞬間,泡她的念頭被我甩得一幹二淨。



尼瑪我說怎麽這麽漂亮,這鬼的整容術可比韓國強多了!



忽然,電梯上“18”的字符下麵出現了一個指向下的箭頭。



不好,尼瑪那女鬼要下來!?



我屏住呼吸,全神貫注地盯著電梯上顯示的數字。



老舊的電梯發出噶拉噶啦的聲響。



但是,電梯隻響了一會兒,聲音就小了,好象有要停下的趨勢。



果然,電梯在十七樓停住了!!



艸,這TMD老子可真是消受不了啊!



我身子一哆嗦,在電梯門打開之間,“刺溜”一下鑽進了屋裏。



在我進門的瞬間,我看到了那條不知是通往十八樓還是十八層地獄的樓梯。



我看到一個黑衣服的男人,從屋頂用繩索垂吊下來,在冷風中搖來搖去。



他的臉朝向我這邊,漠然地盯著我看。



尼瑪這外麵簡直比裏麵還恐怖啊,艸!



我掏出家裏門鑰匙,牢牢地從裏麵把門鎖了上去。



我不知道自己這個動作會給以後逃亡帶來多大麻煩,但現在我隻求那個女鬼不要進來,別的根本顧不上了。



我一步一步地向客廳裏退,每一步都走得心驚肉跳的。



現在事情遠遠地超出了我可以控製的範圍。



我根本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走出去會出現什麽情況。



比如說現在我後方傳出的“吱呀”聲。



艸!



誰從房子裏出來了?



我小心地回頭看去。



客廳裏黑乎乎的,什麽也看不清楚。



艸尼瑪的,屋裏屋外都TM鬧鬼,還讓不讓人活了!?



我隻感覺胸口都要氣炸了,找不到敵人的那種沒有著落的感覺讓我異常憤怒。



忽然,我感覺到一隻手拍在我肩膀上。



好機會!



我的左手條件反射似的撲向了肩膀。



中了!



這次我的手沒有抓空,我很明顯地感覺到自己握住了什麽。



感覺起來,像是一隻人冰涼的手。



我幾乎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左手用力叼住肩膀上的這隻手,然後用從老爹那裏學來的擒拿法,逆時針劃了一個半弧,右腳同時回身上步,閃身來到那個人的身後。



果然是一個人影!



慌亂中我沒有看清楚那是誰,而我的右手早已順勢抵住了那人左臂的肩關節,左手由叼變抓,猛地把那隻手腕反扭到那人的背後。



這一係列動作說起來複雜,但在那種驚心動魄的情況下我卻做得超乎意料的自然,猶如行雲流水一般。



我隻聽到一個女生“啊”的一聲嬌嫩又略帶痛苦的喊叫,身體失去平衡,一下子跌在了地上。



這TMD又是個女鬼?



我仔細打量了一下眼前這個“俘虜”,越看她越覺得眼熟。



靠!這T娘D不就是我那個坑爹妹妹嗎!!



喵了個咪的,抓錯人了!



我趕緊鬆了手,關切地俯下身去問她:



“怎麽樣,不要緊吧?”



妹妹緊皺著眉頭,還維持著剛才的姿勢,低著頭,反背著手,跪在地上一動不動。



“喂,喂……說句話啊,你這樣我很害怕的……”



我看到她一動不動的樣子,忍不住又想起了某些莫名的生物,不由得打了個寒噤。



我抬頭看了看客廳。



周圍的環境很安靜。



死一樣的安靜。



靜得連喘息聲都聽不到。



“叮……”



突然,我聽到有水珠落地的聲音。



哪來的水聲?



我警惕地看了看四周,沒發現什麽異常。



“叮……”



又是一滴。



我循聲看去,那個聲音好像是從妹妹下方傳出來的。



“哇……”



妹妹突然放聲大哭了起來,TMD在這麽詭異的環境下著實嚇了我一跳!



我看著妹妹的臉,她的眼角下不停地有淚珠像是珍珠斷線似的流下來。



那是她的淚水?



我感到一陣內疚。



本來是打算要保護好她的,結果現在卻讓我給傷害了。



不過這種內疚感隻持續了不到一分鍾就消失殆盡了。



我聽了妹妹的哭喊方式後,隻感覺我唯一能做出的反應就是——傻眼。



TM我都讓她給哭懵住了。她那哭聲那叫一個震天撼地,簡直就不是人能吼出來的。我一時間手足無措,不知道該幹什麽好,隻能輕輕地攬過她的腰,讓她撲到我肩頭上,繼續哭。



艸,不靠近還好,這一靠近音響效果更TM震撼了。



我輕輕地摟住了妹妹。



忽然,這種軟玉在懷的感覺刺激到了我。



我心神一蕩,開始享受這個福利時刻。



隻有這麽近距離地跟妹妹接觸,才能感覺到她是真的長大了。她發際間的幽香就不用說了,胸前的充盈彈性更是不次於校花級別的,再加上那纖細柔滑的小腰……唯一的遺憾就是整天盯著她這張臉雖說百看不厭吧,而且比起樓上那個女鬼,似乎還差了點。



靠!我真覺得自己TMD就是個敗類,人家妹子都哭成啥樣了,我居然還老像是禽獸似的想著那點不和諧的破事兒?在這裏深深地鄙視自己一下。



又過了一會兒,妹妹的哭聲漸漸低了下來,不過身子偶爾還是會有些抽搐。她的身子現在緊緊地貼在我身上,她每抽動一下,我胸口就跟她的某些私密部位深深地接觸一下,也不知道她抽動了多少下,我隻覺得全身都爽到爆了,本來還打算著想安慰她幾句的話,這時全堵在嗓子眼裏讓我給咽了回去。剛剛深深鄙視自己的那些話,又TM全都給忘了。



也不知道是過了多長時間,妹妹總算是平靜了下來。



隨著我這邊刺激越來越小,我的腦子也開始慢慢清醒了。汗的,沒想到生理刺激對大腦影響這麽大,各位,聽我的沒錯,以後可要盡量少擼管了。



“哥,”妹妹就這麽靠在我懷裏,抽抽搭搭地在我耳邊說,“我疼,我疼……”



“不疼了不疼了,哥在這呢……”我輕輕地拍著妹妹的後背,一邊幫她揉著胳膊,一邊柔聲安慰她,“怎麽樣,好點了沒?”



妹妹又是一陣啜泣,伸出右胳膊對我說:“咱媽她剛才拿東西紮我,我好痛……”



又是老媽!?



我拿手機照了一下妹妹的胳膊,一陣怒火頓時冒了起來:妹妹的胳膊上現在一塊青一塊紫的,布滿了傷痕,靠近手腕的地方密密麻麻地紮進了至少五六根針!而且有幾個針都貫通了皮肉,滲出鮮紅的血來。



艸,老媽這是要瘋啊?



我心裏一邊暗罵,雙手伸到那幾根針旁邊,小心翼翼地捏住了一根針。



我咽了口唾沫,瞥了瞥妹妹的表情。她緊緊地咬著嘴唇,額頭上汗珠密布,我可以看得出她很緊張。



我猛地一用力,將一根針拔了出來,順勢還帶出了一些血跡。



“呀……”妹妹忍不住痛叫了一聲,表情十分痛苦。



我呼吸也跟著變粗重了起來。



太TM混蛋了。



我每拔一根針,心裏都跟刀絞似的。雖然妹妹強忍著不喊疼,但我的怒氣卻越積越盛。



MD,就算你是老媽我今天也要跟你說道說道了!



拔完之後,我拉起妹妹的手,恨恨地說:“老媽現在在哪?我們不睡覺了,先去找她問個清楚再說!”



妹妹的身子有些驚恐地哆嗦了一下,聲音有些顫抖地說:“不,不要去了,她現在也沒在家,我,我不敢去……”



艸,不在家?跑了?



我的眼光自然而然地看向了大門。



不料就是看了這一眼,我的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



剛剛我拚命用鑰匙鎖緊了的大門,現在居然打開了一條縫!!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死活人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陰陽偵探

    作者:流浪的法神  

    懸疑驚悚 【已完結】

    鄧龍擁有五世奇人之身,可通陰陽,又得異人傳授《茅山伏魔錄》,精通奇門遁甲之術。且看陰陽偵探鄧龍如何在一次...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