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章 宿舍驚魂

等我步伐沉重地邁入學校的時候,學校裏是一片漆黑。



說的也是,現在都放寒假了,也就隻有我跟我妹妹這種傻瓜才會因為弄錯了機票的時間還停留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



不,要說傻瓜的話,應該還有一個。住我旁邊的那個SB室友直到現在還沒買車票,問他原因也不說,搞得神神秘秘的,真不知道他到底要在這裏等哪個妹子。之後他們要做什麽事我就不方便多想了。



不過要說全黑倒也不至於,在我經過女生宿舍的時候,明顯看到一樓有一戶亮著燈。



明天就要走了,妹妹居然還沒睡?哼哼,明天要是起不來,我會讓你領教一下我叫人起床的本領的,嘿嘿嘿……



我陰笑著,懷著一顆齷齪的心走進了宿舍樓。當然,是男生宿舍。



樓道裏一片漆黑,不管我跺了多少腳,這燈根本就沒有眨眼的跡象。靠,昨天還好好的,今天怎麽就壞了?想到剛剛自己的恐怖經曆,心裏倒有些怕了,也沒敢繼續跺腳,就摸著黑摸到了我們宿舍門口。



我剛敲了一下門,門自己動了。



宿舍門是虛掩的。



我沒多想,推開門進了宿舍。靠,裏麵居然跟外麵一樣,黑漆漆一片。



我看了看手機上的表,才十二點十幾分而已,不由得暗暗佩服了一下我的逃命速度。



不對啊,今天舍友怎麽這麽早就睡了?往常都是要玩夢幻玩到三四點才肯抱著電腦爬上床去睡。這幾天可能是讓期末考試壓抑久了,他玩遊戲聲音都超大,搞得老子夜夜睡不著。雖說我一直在盼著他變得正常點,不過他今天忽然正常了,倒讓我覺得很不正常。



我按下了宿舍電燈的開關,這破燈居然像是跟樓道裏的燈商量好了似的,集體罷工,不亮。



“林雄?”我試探著喊了那個室友一聲。



沒有回應。



陽台外清冷的月光無聲地站在宿舍中。



我依稀看到他在床上躺著,背對著我,被子蒙住了頭。



又躲在裏麵看A片?



居然連我的話都聽不見,看來他真是看入魔了。我奸笑數聲,輕輕走上幾步,準備猛地掀開他被子嚇嚇他,讓他知道重色輕友的後果。



不過當我走到他鋪下的時候,忽然發覺好像有點不對勁。



現在,清冷的月光剛好照到他的肩膀,我看不清他的臉。



等我再仔細看的時候,卻發現他肩膀處從被子裏露出一頭長發!



靠!靠!靠!



我記得林雄明明是短發的啊!怎麽一天之內頭發就長這麽長了?



還是說……他被子裏藏著一個女人的頭?



這個突然冒出來的想法我不寒而栗,我頓時失去了掀他被子的勇氣,心驚膽戰地一小步一小步向後退。



陽台外的月光像是突然被雲遮住了,變得一片漆黑,宿舍裏什麽也看不清楚。



夜色異常的壓抑,壓得我喘不過氣來。



氣氛靜謐異常,靜得我隻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還有林雄有些短促的呼吸聲。



對,我能聽到他的呼吸聲,而且能十分清晰地聽到。有呼吸至少還能證明他是個人,雖然不知道他被子裏玩什麽把戲,但我一直飽受驚嚇的心跳終於稍微平穩了下來。



等等,不對!



當我爬上自己的鋪位準備脫衣服睡覺的時候,忽然意識到了一個問題:



他的呼吸實在太短促了,短促得……像是兩個人!



還有他的身體,完全就像是死屍一樣,一點起伏都沒有!



現在我完全沒有睡意了!我隻感覺周圍異常危險,心裏一直有一個聲音,不停地對我說:



快逃



快逃



快逃



快逃



快逃



快逃……



可是我卻連逃跑的力氣都沒有,隻是像林雄一樣把被子蒙在了頭上,仿佛這樣就安全了一樣。我覺得自己傻得像是那隻把頭埋進土裏的鴕鳥,可是自己的身體就是不受控製地作出了這種反應。這真的是生物的本能嗎?



忽然,一陣涼風吹過我的脖子。



我的鋪位下麵就是窗戶。



莫非沒關窗?



正當我準備翻身去關窗戶的時候,我的手機居然突然響了起來。我的手機鈴聲是信樂團的《死了都要愛》,此刻這首歌的前兩個字在那個男聲的高聲下異常詭異炸耳地尖叫了出來,嚇我這一大跳!



我趕緊把手機調到了靜音模式上。



這麽晚了,是誰這麽無聊,給我打電話?我拿出手機,向屏幕上看了一眼。不料這一看之下,我差點嚇得把手機給扔了,背後一陣冷汗。



手機屏幕上清清楚楚地顯示著四個觸目驚心的漢字:



來電林雄



我偷偷瞥了床上的林雄一眼,沒看到他那裏傳出一絲亮光。



而且我們距離這麽近,他根本沒有必要給我打電話。



難道是別人拿了他的手機?可是這整個學校裏就隻剩我們三個了啊!



那這電話到底是誰打的?



我簡直快喘不上氣來了,右手顫抖著哆裏哆嗦地按了接聽鍵。



“喂,魚哥?我稍晚點回去,你給我留門啊,我很快就到了。”媽的,確實是那SB的聲音,外麵還依稀有車輛經過的聲音,明顯不是在學校裏!



Cao!林雄現在在外麵,那我旁邊的這個“長發林雄”到底是誰?



還是說,他是其他的什麽東西?



“你……你妹的這麽晚死哪去了!”心裏胡思亂想一陣,我都快哭了,聲調也完全變了味道,聽起來我的聲音倒不像是人發出來的。



電話那頭像是石沉大海一樣,沒有回應。



我把手機拿到眼前,一看屏幕,上麵顯示“通話結束”四個大字。



你妹!



現在這麽要命的時刻你居然掛我電話!?



我心裏暗罵著,身子卻被子裏瑟瑟發抖,各種念頭在腦中亂成了一團。



我到底該怎麽辦!?



忽然,我感到一陣強烈的尿意。



正是這股尿意提醒了我,我必須馬上逃離這裏。這個宿舍,絕對不正常!



我用雙手食指跟拇指的指尖輕輕捏住了被子的邊沿,一點一點地把被子從自己身體上搬下來,每搬一下就停一停,確認對方沒有聽到我挪被子的聲音後,再開始挪。



背後涼風一陣一陣不停地吹,一下比一下猛烈,像是在催促我。



等我挪完被子起身,身上已經被冷汗浸透了。



我小心地移動著自己的腳步,輕手輕腳地從上鋪下來,穿好鞋就往門口走去。



我們宿舍的廁所就在門旁邊。



要不……先上個廁所?



心裏突然升起這個念頭之後,我的尿意更濃了。



反正離門這麽近,尿完馬上走總來得急吧。



我這麽自我安慰著,伸手搭上了廁所的門。



忽然之間,忽TND然之間,我很清楚地聽到廁所裏有人在撕衛生紙的聲音,就是那種死拉死拉的那種聲音。



聲音不大,但是卻非常清晰,非常清晰。



裏麵有人?



我嚇得一下子鬆開了握住門把的手。



然後,我聽到一個從廁所裏麵轉動門把的聲音。



“艸!”



我簡直要瘋了,再也控製不住,大吼一聲就去推宿舍門。



可是不管我如何推拉,宿舍的門隻是嘎啦啦地響,但就是打不開!



有人從外麵把門鎖上了!



可是這個男生宿舍樓除了我跟林雄就沒有人了,那到底是誰鎖的門!?



我嚇出了一身冷汗。



廁所裏轉動門把的聲音更響了。



MD!我這才意識到廁所裏還藏著一個不知道是什麽的怪物!



我慌亂中手忙腳亂地從外麵把廁所門鎖了,然後一步一步地又退回了宿舍中央。



廁所裏奇怪的聲音像是斷了電的玩具,突然沒有了聲音。



我大腦一陣失血,無力地蹲在了地上。



現在我完全是陷入絕境了。



床上有長發人,廁所裏有怪物,宿舍門還被鎖。雖然我們是一樓,但陽台上有防賊用的鐵絲網,根本別想從那出去。



難道就沒有辦法了嗎!?我今晚真的要死在這裏!?



不!



還有辦法!



我忽然想到,自己還有一線生機。



那就是林雄!



他說他很快就會回來!也就是說他回來的時候可以把外麵的門打開,那樣我們就能一起跑了。



雖說把他扯近險境之中有些不地道,但除此之外我真的沒有別的辦法了。



兩個人湊在一起總比一個人要讓人安心。



“你在幹什麽。”



一個毫無感情色彩的聲音從林雄的床鋪上傳來。



我下意識地抬頭,卻看到了一雙黑漆漆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我。



“室友”不知道什麽時候翻過身來,正對著我看,看得我頭皮發麻。



我忽然覺得,他似乎一直都在盯著我看。



背後又是一陣涼風。



“我……關關關……關關窗戶……”我幾乎都說不出話了,勉強向他(她?它?)一笑,轉身準備去關窗戶。



在我轉身的瞬間,我看到他似乎翻了個身,那雙漆黑的眼睛也一下子消失在黑暗之中。



我沒敢多看,走到窗前正準備關窗,卻發現窗戶關得牢牢的!



艸!



那我背後的涼風是怎麽回事?



我忽然想起來了,我第一次感覺到背後有風的時候是躲在被子裏的!



我明明躲在被子裏,可是風還是吹進來了!



我回想那時的感覺,越想越覺得那不像是風。



更像是一個人的手,冰涼的手的觸感。



是誰在摸我?



我不敢再往下想,打開了窗子,用力地呼吸著外麵清冷的空氣。



心髒還是在猛烈的跳。



外麵一點風都沒有。



我現在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即將到來的林雄了。不過話又說回來,我一個大男人居然如此饑渴地盼望著一個男人來救我,真是挫到家了。



他怎麽還沒回來?



我靠在窗戶邊焦急地等待著,同時警惕地觀察著床上“長發林雄”的每一個細微動作。



他依舊一動不動,像是一段死木。至少憑我的肉眼根本看不出他有任何動作。



忽然,我的手機一陣震動,我低頭一看來電顯示,是林雄。



我迅速地按下了接聽鍵。



“喂?魚哥啊,嘿嘿,剛才我GF打電話叫我,看來今晚有情況啊,我就不回去了,你把門鎖好哈……”那SB話還沒說完,我耳邊就是一陣忙音。



空洞的忙音一聲一聲地響著,震得我大腦一陣發暈。



他不回來了!?



一陣前所未有的恐懼感瞬間占據了我的身體,我連罵他的心情都沒有了,有些驚恐地給他回撥了過去。



又是一陣空洞的忙音。



忽然,窄小的宿舍裏響起了一個手機鈴聲。



那個鈴聲我再熟悉不過了。那是魔獸世界裏的經典音樂,《亡靈序曲》。



不過我熟悉他不是因為那個亡靈族的MV,而是因為這是林雄的手機鈴聲!



我循聲望去,林雄鋪位下的桌子上,一個手機不停地震動著,發出慘淡的光。



我掛斷了自己的手機,林雄桌子上的手機鈴聲也戛然而止。



頓時我就想明白了什麽。



我的頭皮一陣一陣地發麻。



我的腿在抖,控製不住地抖。



夜很安靜,安靜得深沉,如同死亡一般深沉。



如果這是林雄的手機,那麽剛才給我打電話的是誰!?



還是說,這間不足二十平米的小房子裏,還有其他人存在?



我有些顫抖地走到林雄的桌前,拿起他的手機,點亮了屏幕。



上麵畫著一個大大的電話符號,顯示有一個未接電話。



而這個未接電話上的名字正是我!



我背後又感覺到一陣一陣的冷風。



我現在明明麵對著窗戶,背後的冷風又從何而來!?



“你在幹什麽。”



跟剛才同樣僵硬的聲調,仿佛他隻會說這一句話。



隻不過這次他的聲音是從我背後傳出來的!



“啊!!!”



我完全崩潰了,再也沒有勇氣回頭看,大聲吼叫著,居然就這麽縱身一躍,從窗戶跳進了陽台。



我晃晃悠悠站起來之後的第一個反應就是從陽台把窗戶鎖了起來。



可是陽台的門是沒有鎖的。



我依稀看到一個穿一身白的人像僵屍一樣朝陽台的門走了過來。



他的頭發果然很長,居然擋住了半邊臉。我隻看到他揮起大手,開始一下一下猛烈拍擊陽台的門!



我拚命地用身子抵住陽台的門,可是他的力氣卻異常地大,他每拍一下,陽台的門都會被拍開將近五厘米。



尼瑪這還是人嗎!?



這門不會就這麽讓他給拍爛了吧?



在他把門拍開一道縫的時候,我透過那條縫隙,依稀地看著他長大了嘴,臉上腐爛地都看不出五官了。



而他的身上,斑斑駁駁的都是鮮紅的血跡!



那絕對是新鮮的血!



他剛才殺了誰?



是林雄嗎?



剛剛危險中我爆發出的潛能幾乎被我耗盡了。現在他每一掌幾乎都可以將門拍開十幾厘米,有一次甚至差點將我從門後拍飛。



我感到一陣絕望。



沒想到,我今晚居然會不明不白地死在這裏。



我甚至連女朋友都沒有。



這個時候,陽台的門突然裂開了一個大口子,“舍友”一隻血淋淋的手從裂縫中伸了出來。



像是確認獵物的存在一樣,他觸碰到了我。



他的手,很涼,很涼。就像是……



停屍間裏的冰櫃。



我艸!



人在收到驚嚇之後一般都會恐懼,可是如果受到的驚嚇過多,那麽恐懼的心情就可能會轉化成憤怒。



“你M了個B的!TMD怎麽老是我!?”我隻覺得自己的胸腔都要氣炸了,一下子將陽台的門打了開來。



管你是什麽鬼東西,今天老子TM跟你拚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死活人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陰陽偵探

    作者:流浪的法神  

    懸疑驚悚 【已完結】

    鄧龍擁有五世奇人之身,可通陰陽,又得異人傳授《茅山伏魔錄》,精通奇門遁甲之術。且看陰陽偵探鄧龍如何在一次...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