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章 妹妹的招待

尼瑪有時候事情就是這麽巧。



我剛把門打開一道縫的時候,“林雄”忽然一巴掌拍了過來。



陽台的門本來就不怎麽結實,在我們互相對峙過程中又破損了不少,這次被長發人一拍之下,整個陽台門居然一下子被他拍飛了,猛地撞到了封住陽台的鐵絲網上。



巧事就這麽出現了。



我隻聽見“嘩啦”一聲巨響,陽台上的鐵絲網居然被陽台門給撞翻了,一下跌到了陽台外麵。



也就是說,陽台上已經沒有障礙了。



當時我的心緊張到了極點,心裏那要跟敵人死磕到底的決心瞬間就消融殆盡,我雙手在陽台邊沿上一撐,然後縱身一躍,跳到了宿舍樓外麵。



落地之後我連一口氣都沒喘,一個箭步連滾帶爬地向前竄了出去.向眼前無盡的黑暗中衝了過去。



我向後瞥了一眼,“林雄”還在陽台上揮舞著手臂,似乎出不來的樣子。



我一邊跑著,一邊把物業的祖墳都挖出來感謝了。我還是第一次打心底裏對豆腐渣工程表示感謝。



我一直往前跑,頭也不回地跑。



那棟宿舍樓我是再也不敢進去了。



也不知跑了多久,我忽然發現眼前出現了一點亮光。



仔細一看,那抹亮光是從一棟樓裏傳出來的。而我眼前正是妹妹所在的女生宿舍樓。



妹妹她還沒睡?這倒是幫了我大忙。



看來今晚隻能在她這裏湊合一晚了。



好在我沒敢脫衣服,雖然有點狼狽,但至少還不至於不堪入目。



我平穩了一下氣息,整理了整理衣衫,走進了女生宿舍樓。



背後忽然又是一陣涼風。



我下意識地猛地一跺腳,走廊裏的燈刷的一下全亮了起來。



背後沒有人。







我現在簡直比驚弓之鳥還鳥,沒敢再觀察,腳下加快了速度,向妹妹的宿舍奔去。



我發現我今晚就是TMD寸。



快走到妹妹的宿舍門口的時候,結果我TM居然滑了一跤,鼻子“哐當”一聲就砸在了宿舍門上,然後一陣劇痛,我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我摸了摸鼻子,靠,流血了。



這一跤摔得我全身骨頭都快散了架,居然連站都站不起來。我就這麽趴在地上敲了敲妹妹的宿舍門。



“誰啊?”裏麵傳來妹妹悅耳的聲音。這麽晚有人敲門她居然還這麽淡定,簡直跟我完全不同啊。



我鼻子疼得直哼哼,也沒回答她,繼續趴在地上敲門。



“來了來了。”妹妹的聲音再次傳來,然後我聽到有挪動桌椅的聲音,接著是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門開了。



我抬頭看妹妹,她此刻一身睡衣,一頭烏黑的長發自然柔順地披散在兩肩,警惕地看著走廊兩旁,似乎沒發現我。



“看下麵啊。”我用手握住了她的腳踝。忍著疼仰頭對她說。



“啊啊啊啊!!!!”



她低頭一看之後,像是見了鬼一樣大叫一聲,“呯”的一聲瞬間把門給關了。空曠的女生宿舍裏回蕩著妹妹的尖叫聲。



“啊啊啊啊!!!!”



其實我的尖叫聲一點也不比她小。因為她掙脫我手的同時順便一腳蹬在了我臉上,我艸,又是一陣鼻血長流。



“你就這麽招呼你哥啊?快開門!我又沒死,你叫什麽叫。”我捂著鼻子沒好氣地衝門喊了一聲。



我說這句話的時候,明顯地感覺到她還在門後呆著。畢竟她隻是被我的鼻血和詭異姿勢給嚇了一跳,還不至於嚇得連理智都喪失了。



果然,她小心地把門打開了一個縫,探出半個頭來看我,疑惑地問我:“真的?”



“我靠!有這麽說話的嗎!?你這是盼著我早死啊?”受了一晚驚嚇,我的心情實在是有點糟,當下衝著她劈頭蓋臉地就是一頓數落。



好在妹妹是相當善解人意的那種好孩子,完全沒在意我說的話,小心翼翼地把我扶了起來,關切地問:“你不要緊吧?怎麽搞的,跟別人打架了?”



她用力地扶著我,我全身的重量幾乎全部都壓在她身上了。由於我們靠的很近,妹妹身上的香氣把我柔柔地裹了起來,我感覺全身都暖洋洋的,胸腔裏那顆心居然砰砰地加速跳了起來,一時間居然忘了回答她的話。



妹妹見我沒反應,一把將我推到了她的座位上,氣鼓鼓地看著我。



她這一下不僅把我喚回了神,同時也喚醒了我身體的某種欲望。



我看著她,嚴肅地說:“讓我上個廁所先。”



……



從廁所裏出來,我的心變得平靜了許多。劫後餘生的我開始認真地思考今晚發生的一切。不為別的,隻是為了明天能帶著妹妹順利離開這個鬼地方。



不過今晚這事實在是太怪了,不管我怎麽想,都想不出任何頭緒。



我在妹妹對麵做下,伸手結果她遞來的一杯咖啡,輕輕抿了一口。



“現在該跟我好好交代了吧。”妹妹自己也喝了一口咖啡,雙眼凝視著我。



“該交代的是你,”我岔開話題道,“你怎麽這麽晚還不睡?明天一早就要走,你起得來嗎?”



說實話,我從一開始就沒打算告訴她我今晚的遭遇。我知道就算我說了她也不可能相信,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明天就要走了,也沒必要給她增添一些不愉快的回憶。



事實證明我的反擊還是很有效的,妹妹聽我說起這個問題,忽然臉一紅,像是犯了錯誤的小孩一樣,低下了頭。



見她不說話,我也把目光從她身上移了開來。



我將目光移向了這間宿舍的窗戶。



窗外不遠處,就是我死裏逃生的男生宿舍。



外麵還是一如既往地黑,死一樣的黑。



讓人透不過氣來的黑。



我們宿舍那小小的陽台裏已經沒有了“林雄”的痕跡,隻剩下陽台的門還直挺挺地立在那裏。



他已經不在那裏了?



難道他出來了?



他會不會找到這裏來?



這裏的燈亮得這麽刺眼,豈不是很容易就被他發現嗎?



想到這裏,我的心不由得抽搐了一下。



還是不要再看這棟樓了。



我將目光轉向男生宿舍樓後麵。



突然,我看到了什麽。我不自覺地打了一個激靈,手中的杯子從手中滑落,重重地摔在地上,跌成了碎片。



滾燙的咖啡全部潑在了我身上,可是我完全感覺不到疼痛。



就在男生宿舍樓的後麵,我看到了一抹亮光。



那是一棟樓裏的燈光。



而且是一樓的燈光。



我記得從學校回來的時候是先經過了女生宿舍,然後才到了男生宿舍。



而我從男生宿舍逃出來,拚命地向前跑。



我真的是拚命地向前跑。



可是女生宿舍在男生宿舍後麵。



一直向前跑我怎麽可能跑進女生宿舍裏!?



而且男生宿舍樓前麵明明就是傳聞中一直在鬧鬼的生化樓!!



所以我現在看到的那抹亮光才是我妹妹宿舍的燈光!!!



我艸!



那我現在豈不是正呆在生化樓裏?



那我身前的“妹妹”又是什麽東西!?



我全身都在不停地顫抖。



周圍很暖和,可是我不停地感覺到背後有一陣一陣的冷風在吹著我。



“你在幹什麽。”



一個毫無生氣的聲音從我對麵傳來。



我有些僵硬地將目光移向“妹妹”。



她的眼睛很黑,漆黑,深夜一樣的黑。



她的臉上麵無表情。



電燈忽然閃了幾下。



有幾滴汗珠悄無聲息地從我額頭滑落,跌在地上,摔成了碎片。



“你早點休息,我……先回去了。”我硬著頭皮說了這句話,然後站起了身,向門口走去。我不想被困在這麽惡心的地方。在我站起來的瞬間,我就下定了決定,就算是要死,我也絕不能死在生化樓裏。



據說我們學校是建在一片墳地之上的。



那麽鬧鬼的生化樓裏絕對少不了冤魂厲鬼。



想想就惡心。



從“妹妹”身前走過的時候,她什麽反應也沒有。



安靜得連呼吸都沒有。



就像是一具人體標本。



我忐忑地走到宿舍門前。



“就這麽走了?”



“妹妹”有些陰沉的聲音突然從我身後傳來。



我隻感覺心髒忽然漏跳了一拍。一種詭異的感覺衝擊著我的大腦。



那是一種危險的感覺。



我猛地打開了宿舍門,全力向外衝了出去。



門居然就這麽順利地開了?連我自己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還是說她已經料到我絕對跑不出這棟樓了嗎?



走廊裏的燈全滅了。



無論我如何用力地跺地板,燈就是不亮。



就像是男生宿舍樓裏的燈一樣。



就像是被誰控製著一樣。



我看不清方向,隻是憑著印象,一口氣衝出了大樓門口。



逃亡過程順利地讓人不可思議。



可是,就在我跑到大樓出口的瞬間,一個陰森森的聲音從我背後飄了過來:



“就這麽走了?”



我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我一回頭,結果卻驚恐地說不出話來。



“妹妹”不知什麽時候已經走到了我身後。



不,應該用飄來形容更合適。



因為我完全沒有聽到她的腳步聲。



她走路都沒有聲音的嗎?



看到我停下來,她的身子詭異地搖晃了一下。



這一個動作讓我想起咒怨中那個掉了下巴的女僵屍。



我屏住呼吸,小心地看著她。



我知道自己絕對跑不過她。



現在把自己的背部露給她,純粹是找死。



我盯著她的眼睛。



她的眼睛還是那麽黑,黑得深邃,黑得恐怖。



就像是與黑夜融為了一體。



隻是在我看來,她的眼神有些空洞。



空洞地不像是在看著我。



而更像是在看我的身後。



我被她看得毛骨悚然。



我的身後有什麽東西?



除了一陣一陣的冷風,我再也感覺不出其他的什麽東西。



冷風?



直到我回了宿舍,我背後的冷風就一陣一陣地吹著。



幾乎沒有停止過。



是誰?



MD!艸!



我再也受不了了,顧不得眼前詭異的“妹妹”,冒死向後看了一眼。



結果就是看了這一眼之後,我的心口都涼透了。



“妹妹”就站在我身後!



我嚇得寒毛都倒豎了起來,再向後看,我的背後隻剩下了一片比黑夜更漆黑的樓道。



無邊無際的黑暗。



黑得看不見底。



我下意識地後退了一步,眼睛死死地盯著擋在我前方的“妹妹”。



她白色的睡衣長長地,遮住了腿。



我看不到她的腳。



突然,我看到一隻蟲子掉落在她腳邊。



緊接著,又是一隻。



我抬頭望去,隻看見一隻蟲子從她的眼睛裏爬了出來。



這次我連喊叫都做不到了,發了瘋似的向外跑去!



我現在才明白為什麽“妹妹”的眼睛看上去那麽黑。



那不是因為她的眼睛顏色黑,而是她根本就沒有眼睛!



我瘋狂地向外飛奔,速度快得我幾乎睜不開眼睛。



耳邊除了風聲我再也聽不清其他的聲音。



兩旁的樹木齊刷刷地向後飛去。



到現在我才發現自己的潛力真是驚人。



明明之前都完全跑不動了,現在居然還能用超越跑百米的速度跑這麽久。



我就這麽一直跑,跑過生化樓,跑過男生宿舍樓,跑過女生宿舍樓,向著校門口跑去。



我一口氣衝出了校外。



在衝出校門的瞬間,我全身的力氣像是被誰抽走了一樣,全身癱軟地撲倒在馬路上。



周圍很安靜。



能聽到的隻有我耳朵裏嗡嗡的響聲,和我粗重的喘氣聲。



我遠遠地向跑來的方向望了過去,隻見那棟生化樓變得模模糊糊,像是籠上了一層薄霧。



我突然想到正麵去看一看它的樓牌號。



我想知道它到底是不是生化樓。



可是我沒有那個勇氣。



現在整個學校的氣氛都詭異異常,像是發生了什麽異變。



生化樓可以變成女生宿舍,男生宿舍樓可以鬧鬼,而學校外麵又有不知道在什麽地方遊蕩著的幽靈巴士。



我現在該往哪裏跑?



我在地上躺了足足有半個小時,才稍稍恢複了一點力氣。



我勉強站起身來,掏出手機,看了看時間,已經快兩點了。



我有點佩服自己,剛才跑得那麽快,手機居然沒丟。



接下來去哪?



我記得學校附近有一家網吧,如果是那裏的話,應該可以通宵。



現在隻有跟活人在一起,我才會感覺到有些安全感。



我一瘸一拐地走到了那家網吧門前,長呼了一口氣,推門走了進去。



網吧真不愧是網吧,都到這個時間了,裏麵居然還是爆滿。



他們都盯著屏幕,沒有一個人注意到我走了進來。



“老板,還有沒有機子?”我走到前台,向一個正睡得迷迷糊糊的女人詢問。



她好像有些不清醒,晃了晃腦袋,然後用力擠了擠眼睛,看了看我,剛想回答,卻長大了嘴,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說實話,她這個表情實在是挺滲人的。



“啊啊啊!!!”



那個女人過了好半天才驚恐地喊了出來,伸出食指顫顫巍巍地指著我胸前。



這時,全網吧的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了我身上。



我順著她的目光低頭一看。



靠!!



我衣服上剛才被咖啡潑到的地方,現在居然出現了一大攤血跡!!



我這才意識到一個問題,一時間隻覺得一陣眩暈:



我剛剛喝的到底是什麽?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死活人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陰陽偵探

    作者:流浪的法神  

    懸疑驚悚 【已完結】

    鄧龍擁有五世奇人之身,可通陰陽,又得異人傳授《茅山伏魔錄》,精通奇門遁甲之術。且看陰陽偵探鄧龍如何在一次...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