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九章 打入山寨(1)

紹岩哈哈大笑,那名黑臉大漢頓時惱羞成怒,另一個走過去用腳踢著他的P股,小聲道:“瞧你那點出息,一天到晚隻想著明月,上次趴在窗口看明月姑娘,幸虧明月姑娘不在,要不然讓大當家知道了,非得殺了你。”

盡管黑臉大漢說得含糊不清,然而紹岩打小耳朵就很尖,甚至就連一枚繡花針掉在地上都能聽見,原來那小子偷看常峰的女人,差點被逮個正著,而那女人的名字就叫明月,怪不得這家夥能呤出這麽天才的詩句,幸好李白同誌不在這個時代,要不然真得讓你給活活氣死不可。

剛剛說話的那名黑臉大漢見紹岩對答如流,甚是好奇,問道:“這位兄弟既然能對出這麽多口號,想必一定在綠林呆過。”

綠林?那不就是古惑仔嗎?紹岩是個小混混,但從未加入過什麽幫派,否則也不會讓人追著跑,最後掉入井裏來到這陌生的世界,紹岩歎了一口氣,“是這樣的,兩位大哥,小弟當年也是綠林出生,所以每次看到綠林好漢都會感到非常的親切,就像二位大哥一樣,小弟從你們身上看到了許多兄弟的影子。”

紹岩在那裏借題發揮,說得頭頭是道,劉萌好幾次忍不住想笑,心想家夥臉皮可真夠厚的,白眉卻是見怪不怪,油嘴滑調是少主子的優點之一。

“哦,是嘛?那閣下以前是混哪裏的?”兩名黑臉大漢不再那般粗魯,反倒對這位渾身被綁的‘戰友’心生敬意,趕忙替他解去身上的繩子。

“唉,說來話長,不提也罷,不提也罷。”紹岩裝著一副悲天憫人的樣子,搖頭說道:“總之一句話,大家同為綠林出身,都能體會到這其中的苦,就像二位大哥一樣,長年累月在這裏站崗,拿到手卻是那麽點微薄的報酬,兄弟我當初也是為這不公平的待遇一氣之下改了行。”說罷,紹岩偷偷地朝白眉眨眨眼睛,白眉領悟到他意思,趕緊從衣袖裏拿出十兩銀子。

“二位大哥,小弟來的時候,身上帶得也不多,就當是給二位大哥的見麵禮吧。”紹岩邊說把銀子遞到他們手裏。

這兩個黑臉大漢一年到頭在這裏負責放哨,別的兄弟在裏麵錦衣玉食,他們在這裏天寒地凍,別人大魚大肉,他們喝西北風,別人在山寨裏尋歡作樂,他們在這裏望梅止渴,搖頭歎息,如今好不容易遇到一個知心人,而且一出手就是十兩銀,相當於他們半年的薪水,頓時被感動的稀粒嘩拉。

就這樣,紹岩臨時結交了兩個‘兄弟’,在交談中得知,那兩個家夥是親兄弟,年長的叫張大,另一個叫張二,這兩人早就不滿常峰的所作所為,前兩天綁架了劉富舉,常峰命他們兩人一天二十四個小時守在這山頭,以防有人對山寨不利,有道是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自從抓了劉富舉後,常峰整天晚上都睡不安穩,生怕半夜裏被人暗算,便加派人手在自己房前巡邏。

兄弟倆大致上就知道這些,卻對紹岩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告別兄弟倆後,紹岩仍舊讓白眉綁上自己,於是三人一同向山寨走去,路上連續過了幾個關卡,三人總算是來到那間大木屋門口。

“站住,幹什麽的?”兩名嘍羅攔在門口,見這兩人一身威武,精神抖擻,紹岩不由得想起了剛剛的那對可憐的兄弟倆,看眼前這兩個守門的家夥的表情,說得好聽叫嚴肅,說得不好聽叫木訥,不像是那種見錢眼開的主,紹岩總算是省了一筆‘打賞’的費用。

“勞煩二位大哥通傳一聲,我們是劉府的下人,特來與你們大當家的做筆交易。”

聽到劉萌的話後,那兩個木訥的家夥愣了一下,由一個進去通報,另一個依然虎視眈眈地攔在門口,不一會兒,那家夥從裏麵走了出來,道:“大當家的有請。”

進了屋子,紹岩看著周圍熟悉的場麵,尤其是那幾根耀眼的金黃色柱子以及金光閃閃的牆壁,由於光線非常刺眼,劉萌趕緊用手捂著眼睛,隔著手指間的縫隙巡視著四周,白眉對於這種環境並不陌生,什麽金碧輝煌、銅牆鐵壁的,比起東林國的皇宮來說,根本就是小巫見大巫。

屋子裏站著兩排強盜,看上去像是在開什麽重要會議,三人的出現頓時引起一陣騷動,強盜們哪還有心思‘開會’,一個個私下裏交頭接耳一番,有的向紹岩等人投來異樣的眼神,咦,這小子好生麵熟,好像在哪見過?為什麽全身被綁起來?難道又是山下送來的‘賀禮’,所謂‘賀禮’指的是那些有錢的商人,抓到了還能敲詐一番,那廝左看看右看看,總覺得紹岩穿得不是很體麵,短短的頭發,衣裳也不夠華麗,樣子很像一個還俗不久的和尚。

“大當家的到。”

等了半天,終於等到了主要角色的出現,紹岩心裏有數,古往今來,但凡是些有身份的人都會擺些架子,就如現代那些大明星耍大牌一樣,這樣才能更顯出自己的身份尊貴。

“各位兄弟請就坐。”一個洪亮的嗓門打破了紹岩的沉思,聽上去大有一種威風八麵的氣勢,紹岩壯著膽子往前走了幾步,這才一個月不見,大胡子常峰一下子消瘦了許多,皮膚沒有一點血色,表情也有些憔悴,從一個正常男人的角度去考慮,這家夥很可能是因為性-生活不夠和諧,才會變成這副德性。

常峰很快將目光轉移到他們三人身上,紹岩皮笑肉不笑的道:“常峰哥哥,多日不見,近來一向可好?”

在場人頓時目瞪口呆,常峰哥哥?這小子也太不懂規矩了吧,我們跟了大當家這麽多年,都不敢這麽稱呼大當家的,這小子敢情是活得不耐煩了?

麵對一張張凶神惡煞的麵孔,以及他們手中隨時劈向自己的大刀,紹岩額頭直冒冷汗,不禁咽了咽了口水,厚著臉皮笑道:“常哥哥一定還記得小弟吧?”

常峰冷冷地看了看紹岩,兩手一拍,隻見從後堂內走出一個婦人,看年紀應該就在四十開外,柳腰蓮臉,曲眉豐頰,膚色有些暗黃,嫵媚的眼神時不時掃射在紹岩的臉上,紹岩不禁打了個寒顫,媽的,這女人看著怎麽這麽像妓院的老媽子?

“梅姐,這位就是當初冒充你混入我們山寨的人。”

梅姐?紹岩臉色大變,他萬萬沒有想到這名婦人就是傳說中的梅姐,話又說回來了,這梅姐除了妖媚一點外,長相還真不咋滴。

梅姐妖裏妖氣的走到紹岩身邊,那雙桃花眼不停地在他身上轉悠,掩唇笑道:“喲,好俊俏的公子哥啊,這位小公子扮起我的模樣,一定會很美吧,竟然連常大當家的都給騙了。”

常峰聽她這麽一說,臉上有些掛不住,繼而也跟著來到紹岩的身邊,憤憤道:“好小子,真有你的。”

據張大張二兄弟講述,常峰這個人平時話不多,但每次說出來的話都是經典,紹岩深有體會,上次常峰聽說獨眼龍私藏民女,二話沒說就拿掉獨眼龍的二當家位置,紹岩不知道常峰剛剛的這句話是表揚自己,還是責備自己,不過心裏還是挺高興的,早知道老子的演技這麽好,不當演員真的有點可惜了,就憑老子這演技,這身段,沒準能大紅大紫。

常峰看了看紹岩身邊的人,冷冷笑道:“紹岩啊紹岩,你膽子倒是挺大的,出門就帶了兩個人。”

紹岩嘿嘿一笑:“常哥哥誤會了,這兩個人都是劉府的下人,他們負責將我押到這裏,目的是想和您作個買賣。”

“什麽買賣?”常峰的眼中射出一狡詰的目光,不屑的道:“用你來交換劉富舉?”

咦,這老小子一點也不笨,都說性格內向的人反應遲鈍,沒想到常峰能在這麽短的時間內反應過來,紹岩由衷的佩服。

“紹岩,你小子少在我麵前演戲,老子不吃你這一套。”常峰吸取上次教訓,哪還會輕易上當,比起獨眼龍來說,這家夥屬於那種穩重性,做什麽事情都會考慮後果,上次被紹岩這麽一騙,這家夥每天晚上睡覺前都會‘臥薪嚐膽’,發誓一定要親手抓到紹岩。

其實紹岩對演戲並不是很感興趣,有些時候也是被逼無奈,既然常峰把話說到這個份上,那老子就再演一次給你看,看看到底是你的刀厲害,還是老子的演技厲害。

見紹岩一聲未吭,常峰隨手拿起一把刀,狠狠地抵在他的脖子上,惱羞成怒道:“姓紹的,老子沒空和你扯淡,快說,你把我家兄弟藏在什麽地方?”

劍拔弩張的時刻最為扣人心弦,換成是別人,肯定得嚇得屁滾尿流,紹岩經曆過這麽多次磨難,早就習以為常了,有本事你就砍吧,砍了老子,你也別想見到你家兄弟。

白眉心中焦急,卻又不好動怒,隻得強顏歡笑道:“大當家的別生氣,這位紹先生原本是我們府上的貴客,隻因我們家老爺在你們手中,而這位紹先生甘願用自己換出老爺。”

見常峰不為所動,劉萌補充說道:“大當家的您仔細想想,以紹先生和鄧大人的關係,鄧大人肯定會將貴家兄弟放出來。”

“說得好聽,他們是什麽關係?”

白眉訕訕笑道:“大當家的不會連這個都不知道吧?紹先生馬上就要成為鄧大人的乘龍快婿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