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八章 禍起劉府(2)

“小二叔回來了?”見紹岩身體無恙,劉產激動不已,飛快的向他撲了過去,紹岩氣喘籲籲的擦了把汗,急切地問:“告訴,告訴我,這事是誰幹的?”

據劉萌回憶,她今天一大早帶著一群丫環在茶園內晾曬茶葉,突然從空中落下一隻斷了線的風箏,丫環們撿起一看,發現裏麵藏著一封信,劉萌打開信封才發現是父親的筆跡,上麵寫著簡短的一行字,‘速到亂石崗救父。’

紹岩仔細看了看信上的筆跡,發覺正是劉富舉的字跡,當看到‘亂石崗’三字時,不由得為之一怔,腦海裏想起了常峰寨的大當家常峰。

“難道會是他?”

見紹岩似乎想起了什麽,姐弟倆不禁麵麵相覷,白眉走到紹岩麵前,好奇地問:“少主子,記得您和小的說過,您以前去亂石崗救過一個名叫蓮兒的姑娘,這次劉先生被人綁架,會不會還是上次那夥人?”

“不用懷疑,就是他們幹的。”紹岩一鼓作氣道,他之所以這麽肯定,那是因為他知道常峰這麽做,無非就是想用劉富舉來交換獨眼龍常慶,這種人質交換的事件,他以前在電視、小說中沒少看,對方動不動就會用‘撕票’的口吻相要挾,到頭來都沒有好下場。

說話間,隻聽‘嘣’的一聲,一支木箭射在了紹岩身後的牆上,眾人大吃一驚,尤其是紹岩,他能感受到那根箭從自己的腦袋邊上擦過去,媽的,差點把老子嚇死,紹岩不停地拍拍胸脯。

劉萌跑過去取下那根箭,發現箭頭上有一張紙條,打開一看,但見上麵寫著,“想救劉富舉,敬請莫報官,帶上獨眼龍,速上亂石崗。”

所有人都驚呆了,這強盜也太明目張膽了,竟然公然討價還價,看樣子此事非同小可,是得好好斟酌斟酌,紹岩愁容滿麵的低著頭。

“那我們接下來該怎麽辦?”劉萌心思慎密,這次父親遭遇強盜,在事情被弄清楚之前貿然去報官,勢必會對父親不利,眼下唯一的辦法隻能是智取,這丫頭平日裏對紹岩意見頗深,事到如今也隻能暫時放下大小姐的架子,雖然紹岩有時候令自己非常討厭,但這小子鬼點子特別多,說不定會想出什麽法子。

紹岩搖頭苦笑,心想這丫頭一點禮貌都不懂,有這樣求人的嗎?好歹叫聲小二叔吧,都跟你說過多少遍了,總是屢教不改,看在大哥的份上,二叔我懶得跟你計較。

“小二叔,求求你一定要想辦法救救父親。”劉產連番哀求道。

還是弟弟懂禮貌,紹岩朝劉產投去讚賞的眼神,微微笑道:“你們都放心吧,就算你們不來求我,我也會義不容辭地去解救你們的父親,你們別忘了,劉富舉不僅是你們的父親,還是我的大哥,兄長有難,作兄弟的豈能坐視不理?”

紹岩懷著一顆感恩的心,立誌不惜一切代價都要從常峰手中救出劉富舉。

姐弟倆聽後倍感欣慰,尤其是劉萌,紹岩發現這丫頭此刻看自己的眼神都與往常不一樣,以前除了瞪眼就是急眼,從來就沒消停過,看來這丫頭也不是那麽不講道理,但願這次救出劉富舉之後,大家能靜下心來和平共處。

見紹岩爽口答應了姐弟倆的請求,一旁的白眉顯得有些不樂意,悄悄地將紹岩拉到一邊,小聲道:“殿下,您真打算去亂石崗?”

“是啊,有什麽不妥嗎?”

“殿下,這一路上路途凶險,您要是出了點什麽事,您讓小的如何向皇上交待啊?”

“我呸,我說白眉大哥,麻煩你說點好聽的行不行。”紹岩開玩笑道:“就算是出事也是被你給咒的,到時候拿你試問。”

白眉一下子慌了神,趕忙撲倒在地,“少主子恕罪,小的也是為少主子的安全著想,還請少主子三思而後行。”

紹岩豈會不知白眉的一片忠心,然而,他和劉富舉畢竟是結義兄弟,本著一個‘義’字,他不能棄劉富舉而不顧,這種忘恩負義的事情,打死他也做不出來。

白眉跪在地上,試圖勸服紹岩收回這個決定,劉萌被他的赤誠所感動,便上前抱拳說道:“白老伯大可放心,劉萌定當全力保護小二叔的生命安全。”

白眉冷漠的斜視她一眼,你保護?我們殿下可是萬金之軀,出了事情你能擔當得起嗎?

見紹岩鐵了心要去亂石崗,白眉隻好作出最後的妥協,“少主子執意一意孤行,那就請帶上小的,小的就算拚了這條老命也要保護您的安全。”

劉產鄙夷一笑,“白老伯,您就別開玩笑了,您都一大把年紀了,此去路途遙遠,隻怕您還沒上山就已經累得不行了,您還是省省力氣吧。”

“你……”白眉每次看到他那副妖裏妖氣的樣子就來氣,不男不女的東西,你懂什麽?我白眉大俠的威名可不是吹出來的,誰像你,一天到晚弄脂塗粉,真是男人中的恥辱。

紹岩知道白眉的脾氣,這老家夥說到做到,九牛二虎都拉不回來,無奈之下,紹岩準予他跟在自己身邊。

翌日清晨,三人簡單收拾行裝向亂石崗進發,為了出行方便,劉萌遵照紹岩的意思換了個身男裝,這丫頭穿上男裝後看起來英姿颯爽,格外精神,比起紹岩有過之而無不及,途經大街的時候,劉萌的這身行頭吸引了無數女孩子的眼球,見劉萌臉上既得意又有些愜意,紹岩忍不住想笑,想不到這丫頭比我還臭美。

亂石崗距離京城尚且有二三十裏路程,三人走走停停,餓的時候隨便找家酒館歇息,這一路上有劉萌在身旁保護,紹岩心裏很踏實,白眉年老體弱,跟在年輕人後麵始終覺得有些吃力,隻能是走一段停一段。

三人整整走了半天,好不容易來到了亂石崗的山腳下,劉萌仰望著山頂,隻見山腰上到處堆滿了石子,光禿禿的山頂上白茫茫一片。

“小二叔,我們就這麽上去能救出父親嗎?”

“是啊,少主子,您說的方法能行嗎?這萬一……”

出發之前,紹岩一再強調這是一次以身試險的行動,搞得不好非但救不出劉富舉,甚至有可能連自己的性命都會丟掉,當時,劉萌和白眉的表現非常勇敢,如今到了山腳下,劉萌和白眉二人神情有些慌張,相互對視片刻,不禁咽了咽口水。

這年頭是個人都怕死,除非他是妖魔鬼怪,紹岩一直以來都把自己的生命看得很重要,要不然怎麽會有‘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的這句話呢,隻不過為了能夠救出劉富舉,他也隻能豁出去了,大不了十八年後還是一條好漢。

“都別慌,我和這裏的大當家常峰曾有過一麵之緣,此人比獨眼龍要通點人情,呆會兒上了山之後,一切聽我的。”

二人點點頭,然後從包袱裏拿出準備好的繩子捆在紹岩身上,事畢,紹岩在劉萌和白眉的‘押送’下往山頂上走去,就在三人剛剛到達三頂的時候,前麵突然竄出兩個黑臉大漢,紹岩一看還是上次那兩個家夥。

“你們是什麽人?”其中一個家夥凶巴巴的道。

白眉巴結的說:“兩位大哥,我們倆是劉府的下人。”黑臉大漢指著紹岩道:“那他又是誰?為何全身被綁?”

劉萌賠笑道:“他叫紹岩。”

“紹岩?他就是紹岩?”黑臉大漢把頭轉過去,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說什麽,接著回過頭道:“我們老大已經等你們很久了。”

“哦,那我們這就上去。”劉萌與白眉二話沒說,‘押’著紹岩往前走。

“等等。”另一名黑臉漢子走過去揮刀擋住去路。

“這位大哥還有什麽事嗎?”

“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

“要想從此過,留下買路財。”這些強盜們常用的順口溜,紹岩早就背得滾瓜爛熟。

那兩名黑臉大漢相互一愣,“咦,這小子怎麽知道我們的口號?”

紹岩暗自一笑,這兩個家夥真是笨得出奇,要是亂石崗裏的每個人都像這兩個家夥一樣,常峰早晚要被餓死。

黑臉大漢決定試試紹岩,胸有成竹道:“有心栽花花不開。”

“這個簡單,無心插柳柳成蔭。”紹岩忍不住想笑,敢情這兩傻瓜是想跟老子玩對子,好吧,就讓老子陪你們好好玩玩。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不對。”其中一名黑臉大漢橫眉怒目道:“應該是舉頭望明月,明月不在家。”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