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三章 豔福不淺

到底是練過武的丫頭,連說話語氣都這麽中氣十足,盡管紹岩很不喜歡別人用這種方式要挾他,不過在女人麵前自然另當別論了,雖然看不見這名女子的模樣,但通過那悅耳的聲音,他絕對有理由相信,脖子上這把劍的女主人百分之九十九點九是個小美人。

紹岩刻意伸長脖子往那女子身邊靠攏,聞著對方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體香,這是一種極其美妙的感覺,一種足以讓人飄飄逸仙的感覺。

“別動,再動我就殺了你”。那女子察覺到他的不軌意圖,指尖用力往下壓,紹岩明顯感到脖子處一陣冰涼,這家夥在女人麵前天生不怕死,用他的話去說,表麵看上去越凶的女人越是心軟,這一點他很有經驗,劉萌夠霸道吧,還不照樣被老子收拾得服服帖帖。

紹岩當著眾人的麵,裝作很委屈的樣子,說道:“各位也都看見了,我和這位姑娘往日無冤,近日無仇,她卻非要殺我,這世道還有王法嗎?還有天理嗎?蒼天哪,大地啊,還讓不讓我們老百姓活了?”

紹岩跪在地上,張開雙臂擺出擁抱太陽的架勢,白眉見他演得栩栩如生,自己作為配角也不能落後,否則會影響整台戲,便一P股坐在地上嗚嗚地哭了起來,紹岩就勢撲到他懷裏失聲痛哭,演繹著一段父子情深的畫麵,二人的演技愣是‘感動’了那些懷有正義感的人們,人群中頓時一陣騷亂,大家對那女子‘暴行’表示強烈譴責。

那女子又急又氣,責怪自己運氣不好,碰上紹岩這等厚顏無恥的無賴,隻好在原有的基礎再做出讓步,憤然地從懷裏拿出一張麵額一百兩的銀票扔在地上,圍觀的百姓不禁麵麵相覷,天哪,這丫頭出手闊綽?不用猜,肯定是大戶人家的千金。

有錢能使鬼推磨,那女子拋出一百兩,不僅堵住了悠悠眾口,就連紹岩身邊的白眉都怔得說不出話,紹岩朝他投去鄙夷的眼神,沒出息,區區一百兩就把你給收買了,以後還怎麽跟我混?

“臭小子,這一百兩就當是給你的補償,說了這麽多,不就是想訛錢嗎?你要多少,開個價,我給你便是。”那女子的態度很是冷漠。

紹岩苦苦一笑,換成是以前,他會毫不猶豫地蹲在地上撿起那張銀票,眼下今非昔比了,自從身邊多了個白眉後,他想要什麽,那老家夥都會盡力滿足他,生怕得罪這位未來的國君,就算紹岩開口要天上的星星和水裏的月亮,那老家夥也絕無二話。

“姑娘,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了,我承認金錢對我很重要,但我會憑著自己的努力和本事去掙,而不是去乞討,更不需要別人的施舍。”說罷,停頓了一下,看了看周圍驚訝的眼神,接著道:“姑娘剛剛說我在訛您,請問我訛您什麽了?自始至終我都沒有收過你的一分錢,這是你給我的十兩銀票,現在還給你。”紹岩拿出那女子留下的十兩銀票,周圍人都笑他傻,這年頭居然還有人不喜歡錢的?

錢不是萬能的,沒錢那是萬萬不能,一直以來,紹岩將錢看得比美女都重要,他之所以表現得比那丫頭還要清高,除了背後有白眉做經濟後盾外,其實就是故意在找茬,伺機拖延時間,

那丫頭見他不肯收下銀票,心中非常好笑,折騰了半天,這小子不想要錢,那他到底想幹什麽?

紹岩很想看看這丫頭的臉,礙於鬥篷的遮擋,他隻能將目光轉移在那對豐滿的胸脯上,反反複複將它與劉萌、鄭月桂作比較,隻覺得一個比一個大,一個比一個堅挺,不知道這手感會不會一樣呢?嘻嘻,紹岩不禁偷著樂,好色是天生的,色狼是要靠鍛煉的,聽說古代女人發育比較早,難怪這丫頭二十不到,體形很像是一個小少婦。

那女子的鬥篷動了一下,顯然發現了那雙狼一般的眼神,紹岩下意識地咽了自己的口水,內心倒有些忐忑不安,他昨天和鄧炳堂約好,由自己出麵‘釣魚’,鄧炳堂則挑出十幾名高手化妝成平民在附近撒網,一旦有情況,立即帶人收網,如今這丫頭已經出現,卻遲遲不見鄧炳堂現身,姥姥的,這老家夥該不會是在耍老子吧?

“臭小子,你不要錢,那你要什麽?”那女子將嗓門提到了最高。

“這個問題?”紹岩想了半天也沒想出個所以然,做生意的不要錢要什麽?除非他是白癡,紹岩排除了自己是白癡的可能性,可是對於一個正人君子來說,說出去的話等於潑出去的水,自己明明說過不要這丫頭的錢,總不至於厚著臉皮再去改口吧,紹岩拍拍額頭,腦子咕嚕一轉,趾高氣揚的上前說道:“姑娘千萬不要小瞧我們這些做生意的,我們雖然沒有什麽學識,卻也聽過‘士可殺不可辱’這句至理名言,不錯,金錢是可以買到許多東西,但卻買不到一個人的尊嚴,有人一生為錢而活,一生為奴,有人一生為臉而活,一生為主,我屬於後者,一生做自己的主,姑娘剛剛當著這麽多人的麵讓我們難堪,我要姑娘為剛才的所作所為向我們道歉。”

“對,道歉。”趴在地上的那些商販極力讚成紹岩的提議,不約而同地隨聲附和道。

那女子暗笑,分明是你們讓我難堪,憑什麽讓我向你們道歉?連錢都不要,還談什麽尊嚴?無聊至極,雖然這丫頭內心很不滿,不過為了盡快擺脫眼前尷尬的場麵,她也隻能硬著頭皮向對方妥協,“好吧,剛剛是我不對,這樣總行了吧?”

商販們勉強點點頭,紹岩可沒那麽大方,冷冷說道:“姑娘,我怎麽聽著你好像很不樂意似的,您這態度有問題,恕我不能接受。”

“你……”那女子忍無可忍,憤怒地拔出寶劍,白眉奮不顧身地擋在紹岩前麵,老家夥忠君之心日月可見,紹岩向他投去一絲讚賞之色,繼而對著那女子似笑非笑道:“一個姑娘家動不動就舞刀弄槍很不好,和諧社會,一切都要淡定,大家都是想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姑娘卻有意把事件鬧大,難道非得驚動官府,您才滿意嗎?”

那女子頓了一下,心想要是鬧到官府,自己肯定會理虧,這才收起寶劍,邁著輕盈的步伐走到紹岩跟前,畢恭畢敬地彎下腰,柔聲道:“這位公子,對不起!”

聲音非常柔美,仿佛春天裏的百靈鳥,紹岩聽著渾身舒暢,內心湧起一股莫名的衝動,就在這時,隻聽街道另一端傳來急促的馬蹄聲,偶爾還能聽到有人追趕的聲音,“快攔住它,快攔住它!”

回頭一看,隻見迎麵衝來一匹棗紅色馬,要麽之前受到了莫大的驚嚇,要麽就是正處於發情期,一路上橫衝直撞,地上頓時塵土飛揚,尤如黃河泛濫一發不可收拾,這匹瘋馬嘴裏還不停地咆哮著,像是對世人發泄內心的怒氣,所到之處皆是一片狼藉,整條街道被弄得烏煙瘴氣,紹岩很欣賞它的這股衝勁,要是天下間所有男人晚上都像這匹馬一樣,女人那還不得爽瘋了。

瘋馬衝散了圍觀的百姓後,徑直向紹岩和那名女子衝來,紹岩見那女子呆呆地站在那裏不知道躲閃,還以為她被這突如其來的場麵嚇暈了頭,危機時刻,他心中閃起一個念頭,那就是不留餘地的衝過去抱起她,自古英雄都要提負起救美的重要任務。

眼看瘋馬即將撲向那女子,紹岩以閃電般的速度從後麵抱起那女子的細腰,那女子本能的掙紮了一下,紹岩隻覺得這丫頭的身體非常柔軟,找不到一根骨頭,抱起來非常舒服,隔著薄薄的外衣能感受到她的全身微微有些顫抖,紹岩趁機順著嫩滑的腰圍慢慢往下,很快觸摸到了那又圓挺的臀部,忍不住伸手在上麵捏了一下,那女子輕啊了一聲,紹岩倍感銷魂,整個身體燃燒著一股熾熱的欲火,那女子羞得不敢回頭,任憑紹岩這匹餓狼隨意擺布。

由於紹岩的及時出手,那女子總算躲過一劫,紹岩剛剛摸到那對渾圓的P股,內心一陣狂喜,隻是生理上的反應致使他漲得難受,這麽多天以來,他還是第一次用心去感受女人的敏感部位,如果換在他那個年代,早就將這丫頭拉到一處無人的地方,而後,嘿嘿,紹岩倍感得意,用力拉了那女子一把,一不小心將自己的那根東西頂在了她的P股溝,那女子輕呤了一聲,滾燙的身體迅速後仰,頭上的鬥篷也隨之掉在地上,紹岩看到了一張極其漂亮的小臉蛋,此刻已經紅得一塌糊塗,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這小丫頭的左臉上有一道月牙刀疤,隻見她的皮膚細潤光滑,長長的睫毛襯托著一雙靈活的大眼睛,櫻桃小嘴不點而赤,整體上來說,算得上是個小美人。

經過剛才不經意地這麽一頂,紹岩終於嚐試到了穿著雨夜洗澡的感覺,盡管沒有想像中那麽完美,但對於一個‘斷葷’多日的人,已經是老天格外的賞賜了。

那丫頭臉上的紅暈一陣接著一陣,紅紅的嘴唇似張非張,想要說什麽卻又欲言又止,紹岩臉皮極厚,既使變紅了也很難看出來。

“姑娘,您沒事吧?”這家夥占盡了人家的便宜,總得說幾句‘安慰’的話。

那女子勉強能接受他的這種搭訕方式,俏臉微紅,點點頭道:“我,我沒事。”

“不好意思,剛剛我也是無意碰到姑娘的那裏。”

那女子聽到這句話後,臉比之前紅了好幾倍,紹岩不忍心再去挑逗,說句心理話,這丫頭臉紅的時候真是挑人心弦,紹岩恨不得上去抱著她猛親一番,可一想到這丫頭所作的一切,心裏又覺得有點惋惜,哎,這麽漂亮的小美人,為什麽會和票販子搞在一起呢?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