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二章 引蛇出洞(3)

劉產見自己幫不上什麽忙,加上他一向聞不慣豬肉的那股腥味,便捏著鼻子對劉萌道:“姐姐,我們還是不耽誤小二叔做生意了,你陪我到集市逛逛吧,順便買點胭脂水粉。”

劉萌眉頭一皺,道:“不行,你忘了出門前爹是怎麽交待我們的嗎?爹讓我們暗中保護小二叔的安全,”

劉產撅著嘴巴道:“爹也真是的,這大白天的哪會有什麽歹人?就算有歹人,不還有白眉大叔嗎?”

白眉聽他喊自己大叔,心中多少有些得意,連忙說道:“是啊,劉公子說得對,少主人這邊有我,你們隻管去吧。”

紹岩心想大白天的應該不會有什麽事,況且這是一次‘引蛇出洞’的行動,人多了反而不好,於是笑著說:“萌萌你就陪小產去吧,不用擔心我這邊。”

萌萌這兩個字,叫起來順口,聽起來舒服,劉萌不禁臉色通紅,當今世上除了他爹,誰敢這麽叫她?即便是未來的夫婿,最多叫個娘子啥的。

“那好吧,白眉大哥,小二叔就交給你了。”

劉萌含情脈脈地看了紹岩一眼,看得出來,她其實很留戀豬肉攤這個位置,倒不是因為對豬肉有感覺,而是對人萌生情誼,通過這近一個月的接觸,她發覺紹岩並沒有想像中那麽討厭,而且嘴巴很會逗女孩子開心,古時的女人不像現代女人那麽豪放,偶爾聽到男子的幾句讚美的話,就會一輩子記在心裏,尤其像紹岩這種自認為很帥的厚臉皮男生。

望著姐弟倆離去的背影,白眉深深歎了一口氣,紹岩好奇地問:“我說白眉大哥,人家走了,你跟著歎什麽氣呀?該不會你也想買點胭脂吧?”

“少主人,您是真不知道還是在裝傻呀?”

我日,竟敢說你家主人裝傻,我一刀砍死你,紹岩舉起手中的斧子,啪的一聲剁在豬肉上,兩手掐腰,沒好氣地問:“你這話從何說起?我聽過大白天做夢的,沒聽過大白天裝傻的,你要是有什麽話就直說,我最不喜歡拐彎抹角的人了。”因為他覺得自己是這樣的人,不希望別人也跟著學。

白眉仰望著藍天,很有規律地搖起了頭,“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神女有心無人問,襄王無意惹紅顏。”

我日,這家夥竟敢在我麵前吟起了詩,紹岩聽過前麵兩句,後麵兩句顯然是白眉所創,這麽些天來,白眉曾不隻一次在紹岩吹過,說他自己當年是如何用一首詩‘淫’得女孩子芳心,紹岩剛開始聽得津津有味,到大結局的時候,聽說這老家夥的相好出家當了尼姑,他有點按捺不住內心的怒火,你丫的能用一首詩吟得女孩子芳心,咋就沒本事把她從尼姑庵裏拉回來呢?恥辱,男人的恥辱。

“賣肉的,勞煩你給我弄個五兩豬肉。”一聲清脆的嗓音,當中還透著一絲嬌媚,紹岩聽得渾身酥軟,再也顧不得‘淫詩作對’了,立即邁過腦袋,卻見眼前站著一名身穿白衣、手持青龍寶劍的女子,頭上還戴著一頂黑色的鬥篷,紹岩意識到眼前這位應該就是傳說的‘神秘女子’了。

“敢問這位小姐是要肥一點的,還是瘦一點的?”紹岩邊問邊把頭湊到那女子下頜前麵,試圖由下至上看清她的真實麵目,那女子似乎看出他的意圖,本能地用劍鞘擋在頜前。

紹岩縮回脖子,厚著臉皮說道:“這位姑娘,今天天氣好像挺熱的,您為何還戴著鬥篷?幹脆摘了吧,在下聽姑娘的聲音,就知道姑娘絕對是個百裏挑一的大美女,倘若一不小心中了暑,這漂亮的小臉蛋就不好看了。”

女人天生愛美,再加上有人在邊上奉承幾句,肯定會有一種飄飄逸仙的感覺,實踐證明紹岩想錯了,那女子不僅沒有一絲欣喜,反倒有些生氣,嬌斥道:“用不著你管,隻管將五斤豬肉拿來便是。”

見紹岩一副失落的樣子,一旁的白眉忍不住想笑,少主人的臉皮可真夠厚的。

紹岩悶哼一聲,小丫頭片子在老子麵前裝什麽清高?老子今天不把你鬥篷摘下來,老子就不姓紹,紹岩暗吞口水,恬不知恥地微微一笑:“既是這樣,那請問姑娘是要肥一點,還是……”

“哪那麽多廢話,隻管切來便是。”女子將劍鞘架在紹岩的脖子上,白眉護主心切,為免打草驚蛇,卻又不好動怒,隻得上前賠笑道:“這位姑娘請手下留情,小兒不懂事,還望姑娘多擔待些。”

紹岩聽到他稱自己‘小兒’,心中老大不悅,我日,你他娘的敢占老子便宜,不過想到白眉這麽說也是為了自己,隻好硬著頭皮喊了聲爹,白眉答應得非常親切。

那女子見他們是父子倆,加上父親的態度比較好,便收起劍鞘,冷冷說道:“臭小子,看在你爹的份上,我不與你計較,要是再敢多嘴,小心我一刀宰了你。”

靠,嚇唬誰呢?你當是宰豬啊。紹岩壓住內心的憤慨,強顏歡笑地點點頭,然後拿起斧頭,‘啪啪啪’,三刀砍下半個豬腦袋,並將它推到女了跟前,“姑娘,這是您要的,憑借我多年的刀功來看,這裏五斤綽綽有餘,多的算我請客。”

那女子見他給自己半個豬腦袋,氣得拔出寶劍,狠狠地砍在那半塊豬腦袋上,“臭小子,你是聾了還是咋的?我要的是豬肉,你卻給我豬頭,你在故意耍我?”

“姑娘這話就不中聽了,同是豬的屍體,分什麽頭尾呀,都是豬肉,再說,您剛剛也沒說清楚啊。”

見紹岩一副強詞奪理的嘴臉,那女子氣得直跺腳,白眉在得到紹岩的眼神暗示後,笑嗬嗬地說道:“姑娘稍安勿躁,我兒說得很對,您剛剛是沒有說清楚。”

“你……你們合夥坑我?”那女子氣急敗壞地掄起手中的寶劍,紹岩料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麽,女人通常生氣的時候,不外外乎有兩種表現,要麽動手要麽動口,這丫頭屬於前者,未等對方揮劍砍來,他立即跳到攤位上,站得越高看得更遠,他張開口嘴巴朝著四周吆喝道:“大家快過來看哪,有人買肉不給錢哪,快過來看呀,這位小姐要公然打劫了。”

周圍的百姓聞訊趕來,那女子瞬間成了一隻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紹岩雖未看見她的模樣,卻能猜出這丫頭的臉色一定非常難看,跟老子玩,看老子玩不死你。

“你,你無賴,誰買肉不給錢了?我要的是豬肉,你卻給我豬頭。”那女子氣洶洶地說。

紹岩提著豬腦袋,對著圍觀的群眾問道:“各位大爺大娘,大哥大嫂,你們說說看,同樣都是豬身上的東西,這算不算是豬肉。”

眾人大多數點點頭,隻有一名五六歲的小女孩走了出來,指著豬頭大聲說道:“不對,這是豬頭。”

眾人又是點點頭,那女子略有幾分得意,輕蔑笑道:“臭小子,聽到了吧?你想耍賴,沒門。”

這時,那名小女孩接著道:“不過豬頭也是豬肉。”眾人依舊是點點頭,顯然最終抉擇權隸屬於這位可愛的小女孩。

童言無忌啊,紹岩感激地摸摸她的小臉蛋,之後提溜著豬頭理直氣壯走到人群中央,說道:“各位,剛剛這位姑娘到我這裏買肉,我問她要肥一點還是瘦一點的,她不說話,而是用劍砍向這個豬頭,很明顯,這位姑娘要的是豬頭,在下準備將它包好,可是這位姑娘很快又變卦了,她說豬頭不是豬肉,這不是擺明在折騰人嗎?麻煩大家給我評評這個理,咱們做的都是小本生意,本來就賺不得幾個錢,哪能經得起這位姑娘這麽攪和。”

周圍人的目光全都盯著那女子身上,私下裏指指點點,顯然很不滿這女子的蠻橫舉動。

圍觀群眾中有人義憤填膺道:“這位姑娘,看你穿得如此體麵,為何要刁難我們這些做生意的?”

說話人是一個賣雞的商販,後麵還跟著一幫人,看上去都是些做生意的,這年頭同行如仇家不假,不過在遇到自身利益受到侵犯時,作為同行都會一鼓作氣,同仇敵愾,紹岩心存感激地他們點點頭,那些人同樣回敬一番,像是在說,不用客氣,讓我們團結一致,整死這丫頭。

那女子意識到自己遇上了無賴,一時半會兒難以說清楚,隨即從懷裏拿出一張銀票扔在攤位上,怒氣匆匆地說:“也罷,這裏是十兩銀子,剩下五兩不用找了。”說罷便從紹岩手裏搶來豬頭。

這麽好的機會,紹岩豈能輕易放她離開,悄悄走到那名賣雞的商販旁邊,悄聲說道:“這位兄台,這丫頭說你的雞最近在發雞瘟,請問是不是真的?”

商販大怒,紹岩又對其它人道:“不僅如此,這丫頭還說我們京城裏的小販都些奸商。”

“什麽?這丫頭膽子也太大了吧,她是什麽來路?”

“管她什麽來路,侵犯到我們頭上,那就是我們的敵人。”

“絕不能這麽放過她,他娘的竟然說我的雞有雞瘟,反了她了。”

賣雞的商販勃然大怒,第一個跑到那女子麵前,張開雙臂攔住了她。

那女子冷哼一聲:“你想幹什麽?”

“臭丫頭,竟敢說我的雞有雞瘟,我今天要好好教訓教訓你。”賣雞的卷起袖子,往那女子身上撲去,紹岩等人站在邊上大喊加油,那女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閃到一邊,賣雞的撲了空,當即撲在地上,鼻子一不小心磕到石頭上,頓時鼻血直流,在紹岩的唆使下,其它幾個商販一齊衝了過來,那女子三兩下將他們製服。

看著這些趴在地上哭爹喊娘的家夥,紹岩極為惱火,一群大老爺們連個丫頭都收拾不了,太丟我們男人臉了,讓爺爺我教教你們什麽叫男人,紹岩搓搓手掌,卷起袖子,決定親自出馬,那女子領先一步把劍搭在他的肩膀上。

“臭小子,你少在這裏得寸進尺,我今天還有事,暫時先放過你,你要是膽敢再喋喋不休,小心我要了你的腦袋。”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