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九章 一網打盡

不管怎麽說,這小子既然能專程送茶葉過來,說明對我還算有心,那我總得表示表示,想到這裏,獨眼龍訕笑道:“紹兄弟說這話就見外了,打自上次離開常峰寨,不出半個月,我的隊伍由最初的五人一下子發展了百十號人,咱憑的是什麽?那就是一個義字,你放心,隻要你以後好好跟著我,兄弟我哪能虧待自家兄弟,保證你有享之不盡的榮華富貴,他劉府有的,將來咱這裏都有,如今這年頭兵荒馬亂的,正是咱們壯大隊伍的好時機啊,到時候,我做大當家,這二當家的位置非兄弟你莫屬了。”

獨眼龍口沫橫飛地在那裏指手劃腳,紹岩有些忍俊不禁,早在半個月前,獨眼龍將隊伍拉到這兒,正式將山寨命名為常慶寨,其規模遠不及亂石崗上的常峰寨,一百多人擠在半山腰上的一個小山洞裏,至於他手下的那些弟兄,多半是些窮苦人家的孩子,還有些是要飯的乞丐,這個時代的貧富懸殊太大,要麽大貧要麽大富,窮苦人家一年到頭賣兒賣女,忙活了半天,到頭來還是吃不上飯,最近聽說朝廷要建什麽寺廟,官府趁機在民間搜刮民脂民膏,搞得人心惶惶,甚至被弄得傾家蕩產,那家無家可歸的孩子隻有兩條路可以選,要麽到處流亡當乞丐,要麽上山當土匪。

見獨眼龍說得滿頭大汗,紹岩遞上一壺酒,獨眼龍早已口渴,拿起酒壺大口大口喝了起來。

紹岩隨口問道:“常大哥,你說這劉富舉會拿錢來贖他女兒嗎?”

獨眼龍頓了一下,皺著眉頭道:“不好說,雖然劉家家大業大,但以我對劉富舉的了解,此人在商場上混了幾十年,也算是個老江湖了,他是絕不會輕易服輸的。”

這家夥隻有一隻眼,卻比任何人都看得清,紹岩不禁心生佩服,一年到頭在生意場上打拚的人,沒有點手段是不行的,同行如仇家,要想在同行當中獨占鼇頭,首先就要具備高明的手腕,劉富舉就憑著這一點搶得江南第一首富的這把交椅。

為了提高紹岩的積極性,獨眼龍理直氣壯地說道:“紹兄弟大可放心,正所謂虎毒不食子,劉富舉就算再厲害,也不會眼睜睜讓女兒在這邊受苦的。”

“那倒未必。”紹岩心道,劉萌這丫頭天生性子倔,借此機會磨磨性子也好,這丫頭一天到晚看老子不順眼,這次我要讓她大開眼界,讓她看看什麽叫男人。

“紹兄弟何出此言?”獨眼龍忙問。

紹岩不緊不慢地走到劉萌麵前,趁機在她那嫩滑的臉上摸了一把,劉萌氣得再次吐來口水,說時遲,那時快,紹岩一個健步閃到一邊,口水直接飛在獨眼龍的臉上,獨眼龍勃然大怒,要不是紹岩攔得快,他的拳頭早已打在劉萌的臉上。

“大哥您剛剛也看到了,這丫頭天生一副牛脾氣,萬一劉富舉未能如期赴約,隻怕這丫頭會做出什麽極端的行為。”

獨眼龍明白他的意思,‘極端的行為’無非指的是自殺、自殘之類的,盜亦有道,做為一名全職的強盜,應當盡量避免和減少撕票現象的發生。

“那依紹兄弟的意思是?”

“咱們在這裏漫無止境的等待,其實是一種很被動的做法,依小弟愚見,倒不如……”紹岩故意賣著關子,獨眼龍迫不及待道:“兄弟快說,哥聽你的。”

紹岩裝作很神秘的樣子,看看四周,這才湊到獨眼龍耳邊說了一通,獨眼龍聽後那是讚不絕口,滿臉都是笑容,連誇紹岩是個人才,大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二人接下來著手商討著整個計劃,由於相隔太遠,劉萌沒能聽清二人在說什麽,但她琢磨著,隻要是從紹岩這個卑鄙小人嘴裏冒出來的,就絕對不是什麽好事,這小子向來詭計多端,這會兒不知道又想幹什麽壞事?

到了夜裏,整個山洞點起了火把,一百多名土匪整齊地排成五列,獨眼龍、紹岩二人身披黑衣蓑衣站在隊伍前麵。

獨眼龍開口說道:“弟兄們,你們跟著我獨眼龍也些時日了,以往的一些小打小劫,咱們也撈了不少,今晚我們要去幹一筆大買賣,事成之後,咱的下半輩子就會有享之不盡的榮華富貴,弟兄們,你們說好不好。”

“好……,好……”土匪們異口同聲道,聲音鋪天蓋地、震耳欲聾。

“還有件事,我要宣布一下,從今天起,這位紹兄弟就是咱常慶寨的二當家,以後他說的話就是我的命令,都聽明白了嗎?”

“二當家,二當家,二當家……”土匪們興高采烈的揚起手中的火把、大刀、木棍等等,看著一張張激情澎湃的笑臉,紹岩倍感自豪,以往總是羨慕電視劇裏的黑社會老大,如今不但身臨其境,而且還當上了土匪的二當家,日,原來當老大的感覺是那樣的舒服,紹岩偷偷抿著嘴笑了起來。

獨眼龍正式下達命令,將所有土匪分成兩半,由自己和紹岩各帶一路人馬,他們這次的目標是劉府,劉萌從早到晚一直被綁在柱子上,這丫頭性子很倔,無論紹岩和獨眼龍怎麽勸,就是不吃不喝,一天下來,身體有些支持不住,當聽到他們要去搶自己的家,一時心急竟然暈了過去,紹岩讓人將她抬到房間休息,並用繩索綁住四肢,以免誤了大事。

公然打著劫富濟貧的口號帶人上門搶劫,紹岩以前想都不敢想,心想那種感覺一定很刺激,在出發的路上,他一再叮囑手下人,呆會兒闖入府中隻準搶財物,不準傷人。

漆黑的夜晚總是那麽的平靜,道路兩旁偶爾傳來蛐蛐的叫聲,紹岩與獨眼龍的隊伍分路下山,終於在離劉府不遠處的胡同裏會合,隨城是南梁的京都,晚上一般都有士兵巡邏,見街道上空無一人,獨眼龍洋洋得意道:“真是天助我也,看來這劉府我們是搶定了。”接著回過頭對紹岩說道:“兄弟,呆會兒我先進去,你帶人守在外麵接應。”

“大哥,還是讓我進去吧,這一帶我比你熟,況且我還在劉府呆了那麽長時間,我……”紹岩話沒說完,獨眼龍笑嘻嘻地拿出一張地圖,諂笑道:“有這個咱還怕找不到?”

這張地圖出自紹岩的手筆,上麵明確標注了劉府的布局,從東坡閑居一直到劉富舉的臥房,最顯眼的地方便是銀庫,據說那裏金銀堆積如山,獨眼龍當時聽得直流口水,此刻還正沉浸在美夢當中,紹岩輕喚兩聲,這家夥才從夢中驚醒,立即收起地圖,便道:“兄弟,你在此等候,我先行一步。”

“哦,那你自己擔心點。”紹岩看著獨眼龍離去的背影,心中一陣竊喜,獨眼龍帶人砸開劉府大門,卻見裏麵一片漆黑,偌大的院子顯得非常安靜,眼前的情景讓他有些疑慮,心想難道是劉富舉聞到風聲躲起來了?不過既然來了,總不能空手而歸,便按照地圖的指示,帶著手下向銀庫衝去,然而他們並沒有找到什麽銀庫,而是來到了一大片茶園,刹那間,隻見從茶樹下麵冒出許多弓箭手,獨眼龍大驚失色,這才意識到自己上了紹岩的當,於是趕緊帶人撤退,劉富舉早已帶人斷了其後路,獨眼龍見自己身陷重圍,隻好束手就擒。

守在門口的土匪遲遲不見大當家歸來,很是擔心,其中有人對紹岩說道:“二當家的,大當家進去這麽長時間都不見出來,會不會出了什麽事?”

“是啊,要不我們進去看看吧。”

說話的這兩個人都是獨眼龍的心腹,獨眼龍表麵上與紹岩稱兄道弟,背地裏特意留了一手,讓兩名得力幹將守在紹岩身邊,名義上是保護,實則監視,這兩個家夥這麽多年來一直跟著獨眼龍打家劫舍,練就了一身的好武藝,要是他們得知自己老大被俘,紹岩立馬成為他們的刀下魂。

“你們說得都有道理。”紹岩假裝很為難,說道:“可是大哥進去之前讓我們守在外麵,我們若是貿然進去,大哥要是怪罪下來,誰來擔當這個責任,況且這個計劃,我和大哥商量了很久,必須要有人在外麵接應,一旦裏麵有情況發生,我們也好去馳援。”

“都這麽久了,裏麵連一點反應都沒有。”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