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章 引蛇出洞(1)

“沒有反應說明計劃進行得很成功,我們就不用擔心了,在這安心等著吧。”紹岩在說完這些話的同時,發現那兩個家夥的臉色特別難看,兩人互相交換了眼神,雙雙拿起刀,憤怒地抵著紹岩的肩膀,土匪們個個目瞪口呆,紹岩看著鋒利的刀口,腿腳有些發軟,殺人不過頭點地,隻要對方的手輕輕這麽一推,後果將不堪設想,便壯著膽子問:“你們這是幹嘛?你們眼裏還有我這個二當家的嗎?把刀拿開!”

其中一個體態偏胖的冷冷說道:“二當家的,實在抱歉,大當家臨走時曾經交待,如果在一柱香的時間內,他還未出來,就讓我們兄弟倆護送您回山寨。”

紹岩焉能不知,說得好聽叫護送,其實就是綁票,到目前為止,他還沒聽說過用刀架在脖子上護送人的,姥姥的,把老子當成什麽人了,就憑你們倆也想綁老子?

“原來如此,大哥想得可真周到啊,那好,你們把刀放下吧,我隨你們回去便是。”

聽到紹岩這麽一說,二人彼此遞了個眼色,相繼放下手中的刀,紹岩靈機一動,踮起腳看著他們身後,大喊一聲:“大哥終於回來了。”說罷,快速從懷裏拿出一包碎銀子灑在地上,然後拔腿就跑。

二人信以為真,猛地回頭一看,卻發現身後空無一人,頓時氣得咬牙切齒,本想轉身對那個欺騙自己的家夥好好教訓一番,不料對方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二人命大家前去追趕,土匪們一個個隻顧著蹲在地上撿碎銀子,誰還有空去找人?二人隻能自己親自去追,紹岩疲於奔命,一路上拚命地跑,卻一不小心鑽進了一個死胡同,裏麵又黑又窄,紹岩實在是跑不動了,氣喘籲籲地靠在牆上,那兩名土匪很快堵在了胡同口。

看著那兩個黑漆漆的身影,紹岩內心極度緊張,原以為自己的那點小聰明足以保住性命,哪知道聰明反被聰明誤,他現在終於知道什麽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隻能閉上眼睛等待著厄運的到來,就在這時,隻聽胡同外麵響起白眉的聲音,“殿下,小的來也。”

在這種情況下,白眉的到來無疑是雪中送炭,紹岩稍稍鬆了口氣,兩名土匪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猛地回過頭,白眉雙拳同時出擊,這兩個家夥武功再好也躲不過他的天生神功,當即昏倒在地。

“小的救駕來遲,請殿下恕罪!”白眉跪在胡同口恭迎道,紹岩見他胳膊上的繃帶已去,關切地問:“白眉大哥,你胳膊上的傷好了嗎?”

白眉站起來,笑嗬嗬地說:“多謝殿下關心,小的的傷已無大礙。”

“那就好。”紹岩走出胡同,看了看四周,未見劉富舉等人,甚至連一個劉府下人都沒看見,白眉善於察言觀色,一眼就看出他在想什麽,忙道:“殿下不用看了,劉先生正和鄧大人在提審犯人呢。”

“提審犯人?”

“是啊,這次多虧了您,要不然鄧大人也抓不到票販子。”

“票販子?什麽票販子?”紹岩越聽越糊塗,他記得出門前,劉富舉跟他說過,要是在運送茶葉的途中遇到情況,務必保住自己的性命,二人以一天為限,如果劉富舉一天不見紹岩歸來,便會立即請求鄧大人派兵在府中設伏,而紹岩則想盡一切辦法引誘獨眼龍到劉府,如今獨眼龍已經被抓,怎麽突然間又弄出了一個票販子?

白眉一時半會兒也回答不上來,紹岩便讓他找幾個精幹的下人火速前往常慶寨救出劉萌,雖說紹岩對這丫頭沒什麽好感,卻也不能眼睜睜看著她去受罪,況且這一天下來,也夠這丫頭受的了。

白眉遵從他的指示,帶了十幾個家丁前去營救,紹岩便加快腳步回到了劉府,劉富舉此刻正和鄧炳堂坐在客廳正前方,幾個衙差們雙手撐著木棍矗立在兩旁,看上去很像一個小衙門,劉產緊挨在劉富舉身後,他今天穿著一身白袍,臉上的膚色嫩白剔透,嘴唇抹著一層淡淡的口紅,手裏拿著一盒胭脂,時不時塗抹在臉上,這小子天生好女妝,一天不化妝就會大病一場。

席間,隻見獨眼龍狼狽地跪在客廳中央,鄧炳堂嚴厲地問道:“常慶,事到如今,你可知罪?”

獨眼龍怔怔地抬起頭,目視前方,不屑一顧道:“鄧炳堂,劉富舉,你們費了那麽大的心思,該不會就是為了要殺我吧?”

“沒人要殺你,是你自己不請自到。”劉富舉說道。

獨眼龍冷哼一聲,淡淡道:“我早就知道紹岩這家夥不可靠,不錯,從表麵上看,這次是我輸了,不過我奉勸二位也別得意的太早,紹岩身邊有阿貴和阿福兩兄弟跟著,隻要我在一柱香之內趕不回去,他們就會殺了紹岩,還有劉家大小姐。”

獨眼龍的這句話極具震懾力,在場人頓時黯淡失色,要真是那樣的話,縱然獨眼龍罪大惡極,也絕不能收監,否則一失就是兩命,很明顯是一筆賠本的買賣,甭說劉富舉這位大商人不願意,就連對做生意一竅不通的鄧炳堂也會反對,劉產可沒他們想得那麽多,當聽到劉萌和紹岩有危險,便激動地跑到獨眼龍麵前,憤憤道:“獨眼龍,你要是敢傷害姐姐和二叔,小心我把你大卸八塊!”

獨眼龍咯咯地笑了起來,說道:“劉二公子,其實我和你一樣,也想保證他們的生命安全,可是你爹他們偏偏要把他們往火坑裏送,我能有什麽辦法?還有那個紹岩,我已經給過他機會了,甚至不惜將二當家的位置留給他,而他呢?非得跟我做對。”

“不是我在跟你做對,是你在跟天做對。”門外響起一聲渾厚的嗓音,話音剛落,隻見紹岩落落大方地走了進來,劉富舉、鄧炳堂見他平安歸來,甚是欣慰,劉產激動地有點想哭。

紹岩竭力避開劉產那雙如癡如醉的眼神,悄悄走到獨眼龍跟前,抿嘴一笑:“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你一生作孽太多,注定會一敗塗地!”

獨眼龍見他完好無損的站在自己麵前,並沒有感到太大意外,早就半個月前,他就已經領教過這小子的狡猾,這小子當初假扮梅姐幾乎瞞過山寨裏所有人,說明這小子不是一般的機靈,獨眼龍覺得他是個可造之才,這才拉攏他做山寨的二當家,沒想到這麽快就栽在他手裏,想到了這裏,獨眼龍深深地歎了一口氣,自責道:“唉,都怪我一廂情願,才使得引狼入室,如今功虧一簣,我實在是沒有臉麵去見大哥了。”

獨眼龍常慶與大胡子常峰本是同胞兄弟,就因為紹岩的無端介入,導致兄弟二人反目成仇,常慶此刻被俘,心中追悔莫及,要不是自己急功近利,斷然不會落入今天這個下場,這世上什麽藥都有,唯獨沒有後悔藥,見獨眼龍一籌莫展地跪在地上,紹岩的內心深處頓生同情之心,這時候,劉富舉走了下來,將一大疊銀票丟到獨眼龍麵前,怒斥道:“常慶,敢問劉某是什麽地方得罪了你,你竟然要這樣陷害我?”

獨眼龍低頭看著那些銀票,半天沒有說話,紹岩卻是聽得一頭霧水,據劉富舉回憶,他在京城的附近有家店麵,專門對外銷售茶葉,一日清晨,當劉富舉的夥計阿三打開店門的時候,發現庫存的一千多兩銀兩全部被換成假銀票,此事很快驚動了當地的縣官,幸好該名縣官曾經是鄧炳堂的學生,一旦鬧到朝廷,少則判刑,重責沒收所有家產並予以充軍。

鄧炳堂一方麵讓那縣官守口如瓶,一方麵秘密調查此事,當時,獨眼龍剛剛離開亂石崗,經常在京城一帶閑逛,鄧炳堂很快懷疑到他的頭上,並派人跟在他後麵,第一時間將他用過的銀票換回來,經過細細一比對,凡是獨眼龍使用過的銀票,上麵都有一股茶香味,因此獨眼龍身上有最大的嫌疑。

聽到這裏,紹岩這才知道地上的那些都是假銀票,之前劉富舉在司馬俊麵前承認自己是票販子,起初,他還以為這些銀票真的是劉富舉所製,反過來一想,像劉富舉這麽一個聰明的人,怎麽會做出這麽愚蠢的事呢?這不明擺著自己找罪受嗎?怪不得自打那天出獄後,假銀票這件案子便不了了之,原來鄧炳堂早就知道內情了,聽劉富舉說,劉萌也是一時貪玩,私自將一千兩的銀票拿到街上,進而引出了一場不小的風波。

事到如今真相大白,罪魁禍首正是麵相醜陋的獨眼龍,不過紹岩怎麽也不相信他是幕後真凶,鄧炳堂、劉富舉二人也覺得這件事絕對沒有想象當中那麽簡單,真正的指使者另有其人。

整個審問過程當中,獨眼龍將所有罪名包攬在自己一個人身上,很顯然,這家夥與那位幕後指使者關係非同一般,要麽就是有把柄在對方手上,然而這些都隻是紹岩的個人臆測,說不定這背後還有著更大的陰謀,與其這麽漫無止境的審下去,倒不如幾個人聚在一起好好研究研究對策。

三天過去了,案情依然沒有任何進展,鄧炳堂照著紹岩提供的辦法,讓手下士兵到處張貼告示,說是票販已經被逮捕歸案,誰的家中若是有假銀票,可一並交由官府兌換,以減少經濟損失。

告示發出的第二天,有一名名叫王三的屠夫一下子就拿出了一百兩假銀票,這可是一筆不小的數目,鄧炳堂覺得非常可疑,立即讓人傳喚王三,並特別邀請紹岩做陪審員。

鄧炳堂一拍驚堂木,道:“堂下所跪何人,速速報上名來?”

王三體形肥胖,看上去很是笨拙,他吃力地抬起頭,半晌才戰戰道:“草民王三見過青天大老爺。”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