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七章 攔路打劫

劉富舉不知道自己兒子得的到底是什麽病,可又不忍心看到兒子發病時那副痛苦掙紮的樣子,這麽多年來,他訪遍了天下名醫,卻無人能醫治此病,滿麵愁容的他隻能對著天空發呆,許久才發出一聲深深的歎息。

從醫學角度上來講,狂犬病重在預防,很難根治,更何況像劉產這種情況已經病入膏肓,難聽的說,隻能是坐著等死,看著劉富舉無奈的表情,紹岩本想告訴他實情,可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安慰道:“大哥,您也用不著太擔心,依我看,產兒的病隻是些小毛病而已,過段時間自然會好。”

“紹老弟,你就不用安慰我了。”劉富舉知道他是在哄自己開心,心存感激地微微一笑,語重心長道:“紹老弟有所不知,產兒被這種怪病困擾了十幾年,每次看到他發病的樣子,作為一個父親,我能體會到那種生不如死的感覺,恨不得替他承受所有的痛苦。”

常言道,知子莫若父,劉富舉早年喪妻,一手將子女拉扯大,這麽些年來一直忙於生意上的事,總覺得對兒女虧欠太多,看到兒子得了這種怪病,他比任何人都著急,那可是心頭肉啊,每次劉產發病的時候,他都會心痛一次,夜裏躲在被窩裏落淚,可憐天下父母心,作父母的不求兒女有多孝順,但求子女一生平安。

為了讓劉富舉放寬心情,紹岩岔開話題道:“對了,大哥,你不是說今天有批貨要發出去嗎?”

劉富舉猛地回過頭,這才想起今天要將一批茶葉運到河縣,不禁拍拍額頭,道:“唉呀,瞧我這記性,倒把這件事給忘了。”

紹岩隻不過是隨口說說而已,沒想到還真讓他說中了,河縣位於隨城的最北端,距離隨城大約有五十餘裏,步行的話最少得半天,劉富舉與那裏的吳老板是幾十年的合作夥伴,關係相當密切,所以非常在乎這筆買賣,做生意要講究誠信,劉富舉今天一大早就讓人裝貨,要不是發生劉產這檔子事,估計早就在出發的路上了。

“大哥,這件事就交由小弟來辦吧?”紹岩自告奮勇道,劉富舉是個大忙人,裏裏外外都要麵麵俱到, 紹岩被他這種‘又當爹又當媽’的精神所感動,劉富舉平時忙於生意,難得有時間在家裏陪陪家人,自從來到劉府,紹岩就一直想找個機會曆練曆練,眼下正是一個好時機,做生意不外乎兩點,膽大,心細,紹岩覺得自己離開這個標準相差很遠,既然老天讓我穿越,與其一天到晚瞎轉悠,倒不如學點實際的,做生意是一門大學問,如果能練成劉富舉的那身本領,等將來再回到老家,隨隨便便辦個廠不成問題,這年頭光靠打工永遠沒出息。

聽到紹岩的話,劉富舉大吃一驚,通過這段時間的接觸,他發現紹岩不僅腦子轉得快,口才也非常好,最關鍵的一點,那就是臉皮夠厚,像這樣的人才,不去做生意確實有點浪費。

紹岩見劉富舉愁眉不展,走上前拍拍胸脯道:“大哥盡管放心,不就是運批貨麽?小弟保證完成任務!”

劉富舉想了想,爽快地點點頭,“好吧,那就有勞紹老弟走一趟了。”

“嗯。”紹岩高興地咬咬雙唇。

這次負責運送的是一批茶葉,紹岩因此並不擔心半路上被人打劫,況且身邊還有劉萌跟著,就算中途冒出幾個土匪,相信這丫頭的鞭子足以保護自己。

運送的途中,紹岩像個沒事人似的,大搖大擺地走在最前麵,身後跟著十幾個推車的夥計,這些人大都是劉府家丁,還有一些是臨時雇來的臨時工,自從發生假銀票事件後,劉府上上下下的下人都對紹岩敬佩不已,要不是這位年輕俊郎的年輕人,他們早就成了司馬俊的棍下魂了,以春蘭為首的那些丫環們,一個個背地裏將紹岩當成自己的偶像,看到這些花癡女那副如癡如醉的媚態,紹岩並不覺得奇怪,誰讓自己長得帥呢?好色是男人的天性,他很想試試古代女人的床上功夫,但考慮到自己初來乍到,萬事還得小心為妙,隻好壓住腹中的欲火。

這一路上,劉萌手時拿著鞭子負責斷後,邊走邊提防著四周,不一會兒,隊伍駛入一片大山,四周皆是矮矮的土包,上麵長滿了蘆葦,微風吹過,所有的蘆葦都向一邊倒去,紹岩看了看附近的地形,不禁有些擔心,眼前這種地形最適合打伏擊,古裝劇裏都是這麽放的,為免節外生枝,他讓大家放慢腳步,放低身體往前挪去。

五輛馬車滿載著一百多袋茶葉緩緩前行,風繼續吹著,看著那些東倒西歪的蘆葦,紹岩咽了咽口水,生怕前麵衝出幾個攔路搶劫的強盜,劉萌本能地捏緊手裏的鞭子,這時,一名家丁悄悄跑到紹岩跟前,臉色一陣緋紅,伸手指了指褲襠下麵,紹岩愣是不明白,那名家丁急得直跺腳。

紹岩望著他那副苦瓜臉,暗笑道,丫丫的,老子隻是讓你小聲點,你倒是跟老子打起了啞謎,你不開口,讓老子怎麽幫你?還是旁邊的老家丁見多識廣,貼著紹岩的耳朵,小聲道:“紹先生莫怪,他是個啞巴。”

“原來如此”,紹岩又問:“那他這個動作是什麽意思?”邊說邊學著啞巴家丁的手勢,指著褲襠下麵,老家丁嘿嘿一笑,“興許是尿急了,想小解。”

紹岩頓時恍然大悟,責怪自己太過聰明,以至於糊塗起來比誰都糊塗,那個地方不正是排水的地方嗎?

“原來是這樣,那你快去吧。”紹岩話還沒說完,那名啞巴家丁早已衝進那片蘆葦。

我日,小個便居然跑那麽遠,誰沒見過你那玩意兒?一個大男人搞得跟女人一樣,紹岩暗暗一笑,便打出一個手勢,吩咐大家原地休息,一路走來,夥計們早已累得精疲力竭,一個個像團棉花糖似的粘在地上,劉萌拿著鞭子守候在馬車邊上,兩隻眼睛時不時地盯著周圍。

紹岩覺得好笑,淡淡地說:“我說大侄女,你累不累啊?沒人惦記你的茶葉,抓緊時間坐下來休息休息,呆會兒還要趕路呢。”

劉萌見他當著眾人的麵,一口一個‘大侄女’,心中大為不悅,但為了大局著想,隻好壓住怒火,冷冷道:“不用了,小二叔,你自個兒慢慢休息吧。”

紹岩很高興,住在劉府這麽久,劉萌這丫頭還是第一次稱呼自己‘小二叔’,盡管聽著有些勉強,不管怎麽說,這也是良好的開端,他相信不久的將來,這丫頭肯定會撲到自己懷裏撒嬌,長輩嘛,得拿出長輩的氣度,“嗯,大侄女不愧是大哥的好女兒,那就辛苦你了,你的功勞二叔我惦記於心,等到任務順利完成後,我會讓你爹給你記頭功。”

劉萌輕呸了一聲,心中埋怨父親交友不慎,竟然交上這麽一個厚顏無恥的家夥。

紹岩看她眉頭緊皺,暗自得意道,我說大侄女,你就別在那兒生悶氣了,還是留著力氣將來替我生個好寶寶吧,這家夥恬不知恥地打起了侄女的主意,幸虧是義兄的女兒,要不然真得背上一個‘亂-倫’的罪名。

過了好大一會兒,大家左顧右盼都不見啞巴回來,紹岩急著趕路,要不然天黑之前趕不回來,狗日的死哪去了?情急之下,便派了一名家丁前去打探,那家丁一去也沒了蹤影,大白天的一下子消失了兩個人,夥計們都有些害怕,難道是被豺狼叼走了,還是大白天鬧鬼?紹岩寧願相信前者,他決定親自去看看,劉萌不放心他一人前行,雖然她非常討厭紹岩,可在這個時候,大家需要的是齊心,便隨他一起往蘆葦裏走去,殊不知,二人前腳剛走,隻聽身後傳來一陣尖叫聲,回頭才發現十幾個夥計全部倒在血泊中,而邊上並無可疑人出現。

二人走到屍體邊上一看,隻見那些夥計的喉管都被一塊花瓣狀的鐵片割斷,劉萌一眼認出那梅花鐵片正是江湖暗器——一葉滴血,據說這種暗器極其鋒利,能在最快的時間讓人窒息,紹岩慌了神,擔心自己也會像他們一樣,嚇得趕緊縮起脖子躲在劉萌背後,劉萌膽子比他大,看了看四周,麵色不改地說道:“躲躲藏藏算什麽英雄,有本事就站出來。”

到底是學過武功的人,連說話都那麽底氣十足,真不愧是女中豪傑,紹岩此時的心中除了佩服便是慚愧,一個大男人還要女人保護著,實在是人生最大的不幸,紹岩真後悔當初沒有跟劉富舉學個一招半式,要不然也不至於在這丫頭麵前丟臉。

“哈哈哈,劉大小姐果然厲害。”聲音來自蘆葦叢裏,霎時間,裏麵走出十幾個身穿青衫的漢子,一個個大刀闊斧地走到二人麵前,躲在劉萌身後的紹岩微微側過臉,頓時大驚失色,他發現為首的那人正是亂石崗的二當家獨眼龍,奇怪,這小子上次因為私藏女子被大當家的撤了職,現如今應該是小嘍羅一個,什麽時候又輪到他來發威了?此處距離亂石崗至少有幾十裏路,這些人跑到這麽遠的地兒犯罪,真要有個什麽情況,跑命都來不及,媽的,這獨眼龍八成是窮途末路了吧?紹岩曾經在常峰寨裏呆過三天,再看看獨眼龍身後這幫人,也不像是常峰寨裏的人,莫非這家夥自立門戶了?

獨眼龍往前邁了一步,剩下的那隻眼睛貪婪地盯在劉萌身上,笑嘻嘻地說:“久聞劉大小姐大名,今日一見果然是非同凡響,劉大小姐不僅人長得美,這武功好像也不賴嘛?”

劉萌沒有見過獨眼龍,但一看對方就知道不是個好東西,冷冷笑道:“山中無老虎,猴子稱霸王,看閣下這裝束,不像是哪個山寨的,倒像是一夥地痞潑皮,一群烏合之眾而已,怎麽今日想到一起來打家劫舍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