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五章 奇怪的病

白眉見主人被開水所燙,那還了得,一邊用手替他擦幹脖子上的水,一邊探著腦袋用嘴巴吹氣替他降溫,可謂是關懷備至,紹岩脫去被水打濕的外衣,劉萌看到二人手忙腳亂,忍不住噗嗤一笑,這丫頭犯了錯,不但沒有一絲悔意,反倒在邊上幸災樂禍,紹岩心裏很不爽,總覺得這丫頭是在故意針對自己,扭過頭,冷冷道:“我說大侄女,你要是對二叔有意見,可以直接提出來,你覺得這樣做有意思嗎?”

“你這話是什麽意思?”劉萌是個機靈的女孩,怎麽會聽不出紹岩的意思,見他把將所有責任推在自己頭上,氣得直跺腳 “姓紹的,聽你的意思是在怪我嘍,本姑娘可沒你那麽無聊,看不出你這人的臉皮可真夠厚的,明明是自己不小心,還賴人家。”邊說邊挽起袖子。

紹岩發現她說話時,水汪汪的大眼睛死死的瞪著自己,眉目間帶著一絲憎惡之情,呼吸給人的感覺很不均勻,胸前的兩隻小白兔有規律地上下波動,一個女人隻有生氣到了極點的時候才會有此反應,紹岩並非有意遷怒她,隻是很看不慣她那副不可一世的大小姐脾氣。

女人胸大人人愛,脾氣一大人人忌,紹岩見她兩手掐腰,氣焰甚是囂張,便卷起袖子,理直氣壯地說:“不就是看我不順眼嗎,想打架就放馬過來,用不著用這種姿勢嚇唬我,我紹岩雖談不上九尺,也算是七尺好漢,拜托你趁早收起你那大小姐脾氣,老子不吃你這一套。”

紹岩邊說邊掩飾內心的恐懼,緊張地咽了咽口水,他身後的白眉聽到他的這番話後,不禁微笑地點點頭,白眉跟在龍太子身邊長達十年之久,今天還是第一次從紹岩身上聞到這股男性特有的霸氣,心中頗有些激動,記得幾個月前的殿下隻不過是一個乳臭未幹的貪玩小子,如今到底是長大了,連說話的語氣都變得這麽有男人味,看來這幾次江南之行沒有白來,讓殿下改變了不少。

看著眼前的殿下與之前簡直判若兩人,白眉打心眼裏又驚又喜,心想,這個時代是年輕人的時代,殿下也老大不小了,是時候考慮自己的終身大事了,以往在宮中的時候,皇後曾經讓內務府物選了許多大家閨秀,可陳龍太子一個都瞧不上眼,雖說眼前這位劉大小姐脾氣有些暴躁,都說‘不是冤家不聚頭,’這也許就是他們前世種下的姻緣吧,白眉望著麵前這對小冤家,偷偷一笑,繼而裝作很困的樣子,伸伸懶腰,一頭紮進了被窩。

紹岩擺出一副打架的架勢,劉萌注意到他兩膝蓋微微顫抖,冷冷一笑:“本姑娘就算要打架,也不會不屑與懦夫動手。”在此之前,她答應過劉富舉,要和這位年輕的二叔好好相處,沒想到兩人碰在一起就會忍不住要吵上幾句。

“你罵誰是懦夫呢?”紹岩對於這個新名詞並不認可,別人可以罵他‘卑鄙、無恥、下流,’但決不能用懦夫兩個字來形容他,從小到大,他最看不起兩種人,一是陰陽怪氣的變態,比如像劉產這號人物;二是任人擺布的懦夫,雖然自己每次跟人打架,十次就有九次大敗而歸,但他從未向任何人低過頭,這是原則性的問題,不容忽視,也沒有人能改變。

“罵你!”劉萌的回答顯然將雙方的爭吵推到了頂峰,

紹岩不隻一次告誡自己,無論何時何地都不會在女人麵前講髒話,更不會去打女人,眼下他實在是忍無可忍了,火山瀕臨暴發,拳頭越攥越緊,破口罵道:“你他娘的再給我罵一遍!”

“懦夫,懦夫,懦夫。”劉萌連罵三聲,得意洋洋地抿嘴一笑:“隻要本姑娘願意,哪怕就是說上一萬句也不嫌累,懦夫,懦夫、懦夫……”

當聽到一串串的辱罵聲在耳響起時,紹岩好似看見了一張魔鬼正將魔爪伸向自己,挑釁,絕對是挑釁!紹岩氣得牙齒咬得咯咯響,可是拳頭提到半空卻又很快垂了下來,恍然才想起自己不會一丁點武功,本想求助於身後的白眉,回頭一看才發現白眉睡得正香,為了不想在女人麵前丟臉,便清清嗓子,裝作一副大俠的樣子,冷哼一聲道:“既然你不屑與懦夫動手,那我更不屑與潑婦動口。”

劉萌咯咯咯地笑了起來,俏嫩的臉上泛起層層笑容,臉旁的小酒窩深深地陷了進去,“懦夫就是懦夫,除了會耍耍嘴皮子外,什麽都不會,也罷,本姑娘大人有大量,不會與你計較。”

我日,給你點陽光你就燦爛,別看我是君子就好欺負,臭三八,我警告你,君子也有發怒的時候,不要逼我出槍,紹岩恨不得將她推倒在地,用男人的專用武器來征服她,他相信任何一個再厲害的女人都不是那杆槍的對手,這倒不是假話,在穿越之前,他睡過的女人少說也有十幾二十個,試問哪一個不是被他整得服服帖帖,都說上床容易下床難,每次完事後,那些女子小鳥依人般地靠在自己的胸膛上就是不願意離開,想起那一幕幕令人銷魂的往事,紹岩的心中多少有些成就感,再看看眼前這位嫵媚動人的小瓜子臉,哎,想想還是算了,掏槍容易拔槍難,到時候又被她愛得死去活來,再說,一個真正的男人是不會隨隨便便用槍打女人,除非是他是禽獸。

“怎麽?沒話說了不是?”

紹岩很大度地背著雙手,輕呤地搖搖頭,“君子有所為有所不為,嘴既然長在別人身上,隨他怎麽說吧,劉大小姐要是覺得不夠過癮,可以跑到街坊鄰居那裏說說,紹某腳歪不怕鞋正。”發現自己說錯了,連忙補充了一句:“鞋子正了,紹某照樣將它變歪。”

劉萌掩唇一笑,心虛就心虛呸,裝什麽紳士?本小姐好心好意為你的手下熬藥,你呢,你又做了什麽?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二人正說著,隻聽門外傳來丫環春蘭的聲音,“小姐,不好了,二少爺又犯病了。”

劉萌臉色大變,立即推開門往外跑去,紹岩倍感驚訝,他記得上午剛從牢房回來的時候,劉產還活蹦亂跳地跟自己打招呼,怎麽突然間就犯病了?到底得了啥病?聽春蘭的語氣好像很嚴重似的,帶著幾分好奇,他跟在劉萌後麵來到了劉產的房間,隻見地上一片狼藉,到處都扔著衣服,鞋子,破碎的花瓶、茶幾、各式各樣的瓷器等等,劉產獨自倦縮在房間的角落裏,臉色煞白,像是剛得了一場大病,渾身不停地抽搐,嘴唇發白並且微微顫抖,口齒含糊不清,好像很冷的樣子。

“小產,小產。”劉萌第一時間跑到劉產身邊,劉產呆若木雞地抬起頭,眼神若隱若現地看著她,再看看四周,臉色略有些好轉,複又開始抽搐起來,嘴裏不停念叨,“不要,不要,別,別走,別走……”

紹岩初步判斷,劉產應該是患上了羊顛瘋,小時候在他老家,就曾親眼見過村裏的人發病,形態與劉產非常相似,但接下來發生的事,令他不得不重新下結論,劉萌讓春蘭舀來一盆冷水,然後用手沾著冷水抹在劉產的臉上,剛開始,劉產倒還算聽話,任由姐姐為自己清洗臉蛋,突然間一反常態,板著生硬的麵孔,猛地抓起春蘭的手就到嘴裏使勁咬,春蘭痛得直叫,眼淚嘩嘩地往外流,劉產越咬咬有力,形如一條瘋狗,要是照這麽咬下去,春蘭的手指肯定會被他咬斷,劉萌在紹岩的幫助下,試著分開劉產的嘴巴,然而劉產咬得很死,根本就拉不開,紹岩急中生智,立即脫下鞋子,將襪子放到劉產的嘴邊,劉產當即一陣嘔吐,春蘭總算保住了自己的手指,跪在紹岩麵前不停地叩謝,通過這件事,劉萌對紹岩有些刮目相看,雖然主意是餿了些,不過能救人就是好辦法,紹岩心裏美滋滋的,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的那雙天下無敵的‘香港腳’居然能派上了用場,看來懶人也並非一無是處。

一段時間過後,劉富舉聞訊趕了過來,經過大家的一番努力,劉產漸漸恢複了正常,由於犯病時間太長,劉產的身心早已疲憊不堪,不知不覺倒在床上睡著了,劉富舉替他蓋好被子,滿懷心事地來到外麵的走廊上,紹岩不明白劉產為什麽犯病時會全身抽搐?而且還會咬手指,劉富舉告訴他,劉產之所以抽搐是因為從小曾被狗咬過,以當時的條件,人們並不知道世上還有個狂犬病,所以沒有及時救治,十幾年後就成了這副樣子,每次發病就會情不自禁地張口咬人,府中的許多下人都曾遭過他的‘毒口’。

事實表明,狂犬病自古就有,可惜那時候的人們根本不懂得防護措施,就算出門被狗咬上一口,頂多將狗的主人叫出來隨便罵個幾句,哪像現代人一樣又是打針又是吃藥。

較之古代人,現代人生活條件改善了,愈加珍惜自己的生活質量,紹岩想起以前經常在電線杆上看到五花八門的廣告,‘XX醫院專治不孕不育’,‘XX門診專業治療男性-性功能障礙、前列腺增生等等,可謂是屢見不鮮,層出不窮,醫院越來越多,恰恰說明人們的身體素質都在下降。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