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九章 無理取鬧

劉萌?那不是劉大哥的女兒嗎?紹岩猛然抬起頭,隻見跟前站著一名十八九歲的少女,瓜子臉蛋,彎彎的眉毛,一對水汪汪的大眼睛時而閃爍著驚奇的目光,胸前那對高聳的肉團隨著她的呼吸一起一伏的抖動,小小年紀竟然發育得如此豐滿,紹岩看得直咽口水,忍不住搓搓雙手,大有一種意猶未盡的感覺,看來劉富舉沒有說瞎話,這丫頭確實是個大美女,就是不知道這脾氣怎麽樣?

劉萌見他不停地盯著自己看,兩手掐腰,哼了一聲,沒好氣地問:“看什麽看?你又是誰?”

聽這語氣,不用說,又是一個刁蠻的主。

“我……”紹岩暗笑,我是誰?我是你二叔,來,大侄女,快到二叔這裏來,讓二叔好好抱抱你。

都說古代女子夠單純,這劉萌也不例外,隻知道對方是個大淫賊,卻不知道對方的臉皮如此之厚。

“淫賊!本姑娘在問你話呢,你笑什麽?” 劉萌瞪著眼睛,咬咬牙,“你再不說話,我可要喊人了。”

威脅,絕對是威脅,姥姥的,有本事你喊呀,老子身正不怕影子斜,再說老子可不是被嚇大的,盡管放馬過來,紹岩厚顏無恥地笑了起來。

“來人。”劉萌打出一個手勢,刹那間從屋子裏衝出四名女工人,個個手持木棍,虎視眈眈地看著紹岩。

我日,又跟老子來這套,這姐弟倆還真像,不愧是一個娘胎裏出來的,紹岩壓根就沒把這些女流之輩放在眼裏,更不會去和女人交手,即便交手也隻會選擇在床上。

劉萌見他一言不發,以為是心虛所至,表情略顯得意,說道:“你這賊人若是不想挨板子的話,就快快道出你的姓名,來此有何目的,本姑娘可以既往不咎。”

“說!”旁邊的四個女工一齊厲聲道。

紹岩最討厭這些狐假虎威的嘴臉,平日裏趾高氣揚,一到關鍵時刻就掉鏈子,冷冷笑道:“回各位姐姐的話,俺叫紹岩,是你們家老爺的把兄弟,你們就喊我紹先生好了,至於目的嘛,你們應該去問你們家老爺。”

“紹先生?就憑你也敢稱先生?”劉萌一笑,那些女工也跟著笑,她們當中沒有一個好看的,隻有排頭喚作春蘭的丫頭,臉上除了有少許青春痘外,還算勉強對得起觀眾。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紹岩試著悄悄地往她邊上靠近,春蘭這丫頭似乎發現他的‘詭計’,憤怒地朝他吐了口口水。

日,臭三八,你當你是噴泉呢,神經病。紹岩抹著臉上的口水,氣得滿臉青筋,劉萌等人又是一陣嘲笑。

笑不死你們,盡情的笑吧,老子才懶得跟你們一般見識!不過話又說回來了,紹岩發現劉萌笑起來真的很美,尤其是那兩個深深的小酒窩,看著心情格外舒暢。

“敢問姑娘為何笑得如此燦爛?有什麽不妥嗎?”

劉萌止住笑容,說道:“本小姐笑你無知!”

“此話怎講?”

“在隨城隻有我們家老爺才敢稱先生,他在這一帶德高望重,更受皇上器重,先不說別的,皇宮內喝的茶都是由府上一手供應,而你……”

春蘭目不轉睛地盯著紹岩,左看看,右看看,總覺得他的發式有些古怪。

紹岩一陣好笑,這丫頭瞄得挺細,該不會是看上我了吧?哎,這人長得太帥就是耀眼,就我這身板不管到了哪裏,隨便這麽一站,那就是一個標準的帥哥,不過最令他好奇的是便是‘先生’二字,為什麽隻有德高望重的人才可以叫‘先生’?這與現代顯然大相徑庭。

“小姐,此人身上穿得好像是老爺的衣服。”一名胖胖的女工眼神特別好使,一眼就認出了紹岩身上的衣服,她的驚呼聲立即引起眾人的高度注意,劉萌走上前一看,甚是驚訝,指著紹岩身上的衣服,訓斥道:“你這賊人膽子不小,竟敢跑到劉府偷衣裳。”

紹岩想哭又想笑,這是一個多麽令人煩感的字眼,想不到居然會從一個美人的嘴裏冒出來,有人曾經說過,美女大都都是沒什麽腦子的,照這麽看,先輩的話還是有科學依據的。

“小姐,您真的誤會在下了,您看在下這樣子像小偷嗎?”紹岩從身後拿出一把折扇,‘啪’的一聲很蕭灑的打開,樣子有點像初入仕途的才子。

劉萌想了想,覺得他說的也有點道理,自己無憑無據,怎可胡亂猜測,便道:“那你說,你到底是什麽人?為何會出現在此處?”

這的確是個嚴肅的問題,折騰了半天,鬧也鬧夠了,紹岩琢磨著是時候自報家門了,於是就將與劉富舉相識的過程,從頭到尾,一字不差地向她道來。

劉萌似信非信地點點頭,春蘭湊到她耳邊小聲道:“小姐,千萬別相信他,此人油嘴滑舌,一看就不是好人。”

紹岩的耳朵是何等的靈敏,氣籲籲地收起折扇,暗罵道,你個不知所謂的長舌婦,還沒輪到你說話,你插什麽嘴呀!

紹岩心裏覺著非常委屈,雖然自己有時候是無恥了些,但也不至於那麽一文不值,他恨得直癢癢,恨不得衝過撕爛那些長舌婦的衣服,再來個五花大綁拉到大街上遊行,念在自己初臨劉府,萬事要以和為貴,再不然,就當是給劉富舉一個麵子,繼而誠懇地作揖道:“在下不知什麽地方得罪了春蘭姐姐,姐姐為何這般抨擊在下?”

春蘭哼了一聲,囂張地把頭扭到一邊,劉萌的情緒比之前緩和了許多,接著道:“你說你自己是我爹的義弟,你有什麽證據?”

證據?紹岩傻眼了,這年頭,義結金蘭講究的是誌同道合,通常隻有雙方知道,哪會留下什麽證據?

劉萌見他猶豫不決,淡淡道:“既然你拿不出證據,本姑娘就有理由相信你是冒充的,姐妹們,把他給我抓起來。”

“等等。”紹岩哭笑不得,哭喪著臉道:“我都說了一百零八遍了,我再重申一遍,我叫紹岩,要是你們還不相信,我這裏有身份證。”說完便將身份證遞給劉萌。

“紹岩……,”劉萌仔細看著身份證的正反麵,不解道:“咦,為何上麵的字寫得如此古怪?‘中華人民共和國’,這是什麽地方?為何還有如此古怪的地名?”

女工們搖搖頭,都表示沒有聽過。

紹岩差點沒笑出聲來。

“怎麽樣,現在總該相信我了吧?我的大小姐,以後不要一天到晚淫賊淫賊的喊,我好歹也是你二叔,更何況剛剛還抱過你呢。”

“呸。”劉萌俏臉微紅,然後將身份證遞給身邊的春蘭, “速將此物交給老爺,此人言行古怪,身份異常,說不定是他國派來的奸細。”

“oh! My god!”紹岩幾乎要暈倒,這年頭為什麽會有這麽多的奸細,記得上次在皇宮裏,司馬俊那廝也是這麽說。

“你說什麽?”劉萌倍感詫異。

紹岩輕搖著扇子,漫不經心道:“這些你不用知道,就算跟你說了,你也不懂,你不是說我是奸細嗎?那麽一切就等你爹過來再說吧,我倒要看看他是怎麽教你尊重長輩的?”

劉萌杏目圓瞪,考慮到事情在沒弄清楚之前,沒必要大動幹戈,於是強壓胸中的怒火,笑道:“好,本小姐不跟你一般見識!春蘭,立刻去請劉先生。”

“是,小姐。”春蘭正欲轉身,隻聽不遠處傳來朗朗笑聲,“不用請了。”

大夥舉目望去,隻見劉富舉滿臉笑意地走了過來,女工們紛紛屈膝行禮,劉萌跑到劉富舉麵前,笑盈盈地說:“孩兒見過爹爹。”

劉富舉微笑地摸摸她的額頭,慈祥的父愛讓人看了好生羨慕,紹岩見救星已到,一P股從地上站起來,嘻皮笑臉地招招手,“大哥,小弟總算把你給盼來了。”

“紹老弟,這一大清早的,你可是讓為兄好找啊!”原來,劉富舉一早讓下人準備好了早飯,然而卻遲遲不見紹岩的影子,心中未免有些擔心,急忙出來尋找。

劉萌聽父親這麽一說,這才證實了紹岩沒有說謊,俏麗的臉上頓時泛起一層紅暈,那些女工們不禁目瞪口呆,春蘭趕忙跪在地上向紹岩賠禮道歉。

“萌萌,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

“不用了。”劉萌咬咬嘴唇,輕蔑地看了紹岩一眼,淡淡道:“他叫紹岩,是您剛認的弟弟。”

劉富舉眉開眼笑地捋捋胡子,“既然你都知道了,為父就不作介紹了,總之以後這位紹老弟就是你二叔。”

劉萌從小脾氣比較倔強,哪會這麽輕易服輸?便接過劉富舉的話,說道:“爹,女兒真不明白,您一生閱人無數,又怎會看上這種無恥小人?”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