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八章 富家千金

這話要是從小姑娘嘴裏蹦出來,紹岩說不定會感動得稀粒嘩啦,這年頭誰不想聽好話,尤其是像他這種厚臉皮的人,雖說在他的記憶裏沒少聽到類似此類的讚美,但多半都是些大美女,要麽就是些純情學生妹,哪怕再不濟,至少也是個母的,眼下倒好,整出一個人妖來。

“二叔,您說我美嗎?”劉產扭扭捏捏地向前兩步,麵帶幾分羞澀,兩隻眼睛含情脈脈地盯著紹岩。

我日,紹岩忍不住張開嘴巴哇哇地吐了起來,劉產趕忙從懷裏掏出一塊手絹遞給他,“二叔,您這是怎麽了?您是不是還在生產兒的氣呀?”

紹岩半趴在床上,好不容易調整好心態,抹抹嘴巴,坦然一笑:“哪裏,哪裏,你看二叔我像那麽小氣的人嗎?”

“我看也不像,那您說我漂亮嗎?”劉產妖裏妖氣地甩甩手帕,看上去很像是八大胡同裏負責接客的老媽子。

“漂亮,當然漂亮,簡直是貌美如花。”為了哄他開心,紹岩隻得昧著良心地說,你丫丫的就是一變態。

“噢,是嘛?連您也是這麽看的?”劉產頓時心花怒放,“我還以為就我姐會欣賞我的容貌,想不到您和我姐的眼光是一樣的。”

紹岩強顏歡笑地點點頭,心中感慨萬分,做人不能這麽不要臉啊,哎,這人哪就是不能太聰明,否則生出來的兒子多半有問題,想當年詩仙李白生了一個智障兒,白居易生了一窩子蠢蛋,劉富舉雖然談不上什麽名人,但他既然能當上茶商老大,靠著自己的雙手闖出一片天空,說明此人絕非泛泛之輩,然而卻生了這麽一個怪胚。

“二叔,二叔!”劉產見他坐在床邊發呆,連忙上前拍拍他的肩膀,紹岩無精打采的應了一聲。

劉產好奇地問:“二叔,您在想什麽呢?想得這麽入迷。”

“關……”紹岩本想說‘關你個屁事’,想想還是算了,好歹自己是個長輩,長輩得有個長輩的樣子,總不至於跟小輩們一般見識,他倒是很想知道自己為什麽會睡在這兒。

關於這個問題,劉產是這樣解釋的,劉富舉早在半夜裏就已經醒來,醒來的第一件事便是打聽紹岩的下落,並將自己與紹岩結拜的事告訴劉產,劉產意識到自己闖下大禍,趕緊讓人到柴房將紹岩弄到自己房間,為了不驚動紹岩,他讓家丁使用迷香。

紹岩這下算是徹底明白了,為什麽外麵的人隻要一提到‘劉家公子’都會談虎色變,之前他還以為劉產隻是一個陰陽怪氣的變態狂而已,沒想到這小子還有這麽一大堆的鬼點子,就連‘放迷香’這種下三濫的江湖手段都能想到,幸虧這小子好男色不好女色,要不然肯定就是一個采花大盜。

紹岩借機對他表揚一番,劉產自然是欣喜若狂,為了證實自己的說詞,他將昨晚的犯罪‘證據’——迷香,呈到紹岩麵前。

要說‘迷香’這玩意兒,紹岩以前在武俠片和小說裏聽過,並未親見,所以覺得很稀奇,可是拿到手裏搗騰了半天也沒看出個名堂,除了上麵散發出來的香味稍微濃厚一些之外,其它方麵與普通檀香沒什麽兩樣,他聞著那股醉人的香味,腦海裏忽然閃過一個念頭,這玩意看著不咋滴,卻也是個寶貝,以後萬一碰到壞人,打不過就跑,等到晚上再去偷襲,嘿嘿,這樣既能報仇又能趁機撈一把,何樂而不為呢?

紹岩想的非常周到,甚至連下一個目標都為自己選好了,那就是司馬俊,誰讓這家夥一天到晚找自己麻煩,媽的,不給他點顏色看看,老子就不姓紹,紹岩毅然地咬咬牙。

在此之後,叔侄二人隨便寒暄了幾句,有道是話不投機半句多,紹岩最討厭和那些變態的男人說話,生怕自己染上這種不良嗜好,幸好劉產沒有提出進一步的要求,而是一個勁地賣弄著自己的風姿,紹岩為了討他歡心,盡在邊上挑些讚美的話,拚命地為他鼓吹。

怕什麽,反正老子臉皮夠厚。

劉產滿意地離開了房間,紹岩這才鬆了口氣,以他的能力和無恥的本性,吹牛根本用不著打草稿,可老是重複著那麽一句話,實在是有點讓人受不了,死人妖!我日,確定劉產已經走遠,紹岩朝門口狠狠吐了口痰,然後換上劉富舉為他準備的新衣服。

佛靠金妝,人靠衣裝,換裝後的他與之前判若兩人,渾身鑲金帶綠,一看就是有錢人家的公子哥,走起路來威風八麵,頗有幾分大官的氣勢,一切就緒後,這家夥恬不知恥地哼著小曲,學著古代人走路的姿勢走出房間。

不知道是劉富舉特意安排,還是自己長得太帥的緣故,隻見門外早已站滿了丫環,還有一群家丁。

“紹先生早安!”眾仆人異口同聲朝他彎腰行禮。

有錢人家就是好,丫環家丁跟著跑,紹岩看到自己被一大幫人前呼後擁著,心中多少有些成就感。

劉府很大,紹岩沿著走廊一直往前走,一路上多虧有丫環為他指路,要不然真得迷路不可,在丫環們的指引下,他來到了一座八角亭,聽下人說,這裏是劉府的最高位置,也是中心區域,站在這個位置便能看到整個劉府,坦白說,劉府在麵積上比不上皇宮,皇宮有三宮六院,議事大殿以及朝堂等等,而劉府共有房間四十多間,分別有春曉閑居、秋月閑居、東坡閑居、風茶閑居等等,並且每個房間門口都有一個茶園。

如果說皇宮以‘天下第一林’聞名天下,這劉府應該稱得上是茶葉的故鄉,據說劉富舉當年從茶葉裏白手起家,因此對茶葉有很深厚的感情,便讓人在院裏院外大麵積種植茶樹。

紹岩望著這些茶樹,心中萬分感慨,他的老家就住在皖南山區,那裏以茶葉最為出名,所以說,他對於茶葉的方方頁麵並不陌生,就在這時,一陣微風飄過,他隱隱約約聞到一股濃濃的茶香味,確切的說,很像是炒茶葉的味道。

“什麽東西這麽香?”紹岩盡情地吸上一口氣,丫環上前稟道:“回稟紹先生,這是小姐在風荷閑居為老爺煎茶葉。”

丫環口的‘小姐’指的是劉富舉的女兒,小名萌萌,聽說長得很漂亮,紹岩記得昨天在酒館喝酒的時候,曾聽劉富舉提過,因此迫不及待地想見上一麵,然而,就在他見到劉產之後,內心徹底失望了,劉富舉既然能生出劉產這等怪胎,女兒肯定也好不到哪去。

“煎茶葉?茶葉不是用來炒的嗎?”丫環的回答激起了紹岩的好奇心,尋思著先去弄個究竟,便吩咐下人先行退下,隻身一人沿著香味方向很快找到一扇鐵門,隻見鐵門上寫著‘風荷閑居’四個大字。

偏偏就在這個時候,紹岩的煙癮犯了,於是靠在鐵門邊上,從口袋掏出一根香煙叼在嘴裏,可是打火機怎麽打都打不著,這讓他好生泄氣。

“沒理由啊,還有這麽多氣,怎麽會打不著呢?一定是太長時間沒用的緣故。”紹岩用力晃了幾下,又連續試了幾次,卻絲毫沒有任何反應,他一氣之下,拿起打火機狠狠地砸在地上。

“嘣”的一聲,打火機炸開了,紹岩二話沒說,隨手拉開鐵門往裏麵走去,由於走得太急,一不留神撞在一個不明物體上麵,當場被撞個人仰馬翻,那物體也跟著壓在他的身上。

“他娘的誰呀?走路不長眼啊!”紹岩連聲罵道,然後用力推開對方,兩隻手無意中抓住了兩團軟軟的東西,像饅大?不像,比饅頭要大許多,而且有點尖,像籃球?不像,沒那麽誇張,媽的,這到底是什麽玩意兒?咋還熱乎乎的呢?他一邊捏,一邊琢磨著,那對東西彈性十足,捏起來特別順手。

“淫賊!”

屋內響起女子的罵聲,紹岩下意識地鬆開手,裝作很吃驚地說:“原來摸錯了地方,怪不得這麽有手感。”

“無恥!”

無恥?嘻嘻,紹岩對這兩個字眼並不陌生,那是你自找的,誰讓你趴在老子身上,有便宜不占,你當我傻啊?得了便宜還賣乖,這是曾經和他交往過的女孩子的評論語,可是不管怎麽說,未經人家女孩子同意就去摸人家MM,孰是孰非都是不對滴,更何況在這個封建社會的大家庭裏,女子把貞節看得比什麽都重要,要是萬一想不開,不就……

紹岩沒敢往下想,把頭垂到胸前,喃喃說道:“這位姑娘,對不起,我不是有心的,要麽你看這樣好不好?你幹脆給我一拳,或者踢我一腳,如果你覺得這樣還不能解氣的話,你大可以再摸回去!我紹岩敢作敢當,來吧!”邊說邊拉開胸前的衣服。

“下流!”

話音剛落,紹岩的臉上重重地挨了一巴掌,我滴個娘累,你還真打呀,見自己平白無故被人打了一記耳光,並且還是自己最值錢的地方,紹岩氣得火冒三丈,立即抬起頭,挽起袖子,粗吼道:“老子隨便說說,你還真敢跟老子動手啊,你他娘的誰呀?”

“劉萌!”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